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江山为祭,山河为囚》主角白紫宸萧阳小说全文阅读精彩章节

《江山为祭,山河为囚》主角白紫宸萧阳小说全文阅读精彩章节

时间:2020-05-23 01:06:07编辑:凯鲁亚克 作者:安与洛惜 人气:

《江山为祭,山河为囚》是安与洛惜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江山为祭,山河为囚》精彩章节节选:白紫宸摇了摇头,缓缓走上前,蹲在地探了一下鼻息,“都死了,你们竟然没留一个活口,这怎么能够知道是谁要杀我们?”萧阳无奈的笑了一下,

《江山为祭,山河为囚》 第二章 蹊跷中毒 免费试读

白紫宸摇了摇头,缓缓走上前,蹲在地探了一下鼻息,“都死了,你们竟然没留一个活口,这怎么能够知道是谁要杀我们?”

萧阳无奈的笑了一下,“我知道是谁要杀我。”

“二位公子赶紧上车吧,这个地方本来就很偏僻,还好没有百姓看到死人,恐怕会引起惊慌。”

这个时候白紫宸也不好再争执什么了,这些人也不知道会不会卷土重来。

车上,萧阳才发现白紫宸竟然是受伤了!左侧的胳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刺伤的,因为穿着白色的外衣殷红了一大片,他却没有说出来。

“我帮你。”

萧阳脸色当即就暗沉了下来,不是因为别的,如果说是自己受伤了也无可厚非,毕竟这些人是来追杀自己的,但是白紫宸算是他请过来的客人,无缘无故的受伤,心中难免愧疚。

小心翼翼的撕开衣袖,伤口不是很深,但是口子有一寸长,看的萧阳有些触目惊心,柳南在外面急促的驾着马车,两个男人彼此都是一言不发。

萧阳从未给人治过伤,弄的白紫宸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他知道他在忍,是自己手重了,好不容易弄好,胳膊上多缠了一个难看的蝴蝶结。

“你受伤了为什么不喊疼?是什么时候伤到你的?”

刚刚混乱中打斗,只知道给他推到了一边,谁知道他也会遭受牵连。

“忘记了,可能刀剑太过锋利当时并没觉得疼,如果我喊了岂不是会让你分心,又哪里那么容易就将这伙人给绞杀。”

萧阳定眼看了白紫宸好一会儿,这个男人说的对,如果当时他若是喊了一声痛,恐怕他们都不能这么顺利的杀出重围。

“对不起,是我给你带来祸事了……其实我……”

萧阳舔了一下有些干裂的嘴唇想要解释一波。

“我有些乏了,先睡一会儿。”

白紫宸没有继续听他说,而是自顾自的靠在了车窗之上,整个人合上了双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失血的缘故,萧阳总觉得白紫宸的脸色白的有些不自然,虽然说,他本人也是肤白貌美,但是,隐约有些不安。

他拉开车帘跟柳南说了一声,慢点驾车。

他叹了一口气,此去南方的路可能并不会太平,他已经被贬了,为什么还不放过他?

东夷国,王宫。

探子来报,“刺杀任务失败了。”

黑暗中,一人背手肃穆而立,“一群废物。就杀两个人也做不到,可留下什么把柄?”

“都是死士,不会泄露任何消息。”

“下去吧,等我消息伺机而动。”

马车一直是行进到了傍晚才看到集镇,萧阳打开轿帘看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天黑了,不知道走了多少个时辰。“白公子,你是不是饿了?我们下车吃点东西吧。”

他吩咐柳南几句话,回头又问了一遍,但是并没有任何人回答他。

萧阳回头一看,白紫宸依旧是维持着先前睡觉的姿势,就算是昨天晚上没睡好,这会儿也应该醒过来了吧。

他走到白紫宸身边,想要直接推醒他,想了想又觉得有些唐突,只好小声叫了几句,“白公子?白公子?”

并无任何回答。

他猛地用手探了一下白紫宸的额头。

怎么会这么烫?萧阳一下子就慌了,本来以为是昨天晚上他没睡好一个下午才会都在睡觉,没想到竟然是病了。

感受到车内的异样,柳南掀开轿帘问了一句,“少主,发生什么事情了?”

“赶紧找个落脚的地方,白公子生病了。”

萧阳连眼皮都没抬,赶紧让柳南找地方,他担心待在车上会把白紫宸给闷坏了,急急忙忙就给抱下来了,“快附近找个合适的地方,等白紫宸好了之后我们再动身。”

“可是少主你……还是我来吧。”

萧阳没有给他机会,死死的把着不撒手,眼看前面有个药铺,抱着白紫宸就进去了。

这个时辰,药铺店里面的人并不多。

“郎中,快帮忙看下,他是怎么了?”

一到店内,萧阳就连忙找郎中过来给他看,可能是看萧阳太着急,亦或者这么大一个男人还怀里抱着一个,想必一定是有什么大事,赶紧从柜台里面出来,只探了一下脉搏之后就说,“赶紧到内屋看一下。”

萧阳当时心都凉半截。

“他是怎么了?”

萧阳不懂药理,只是看郎中一会儿扒开白紫宸的眼睛看了下,一会打开他的嘴巴看看舌苔,反倒是弄的他很紧张。

“郎中,他到底是怎么了?”

“他是中毒了,我姑且先给你开个方子你回去熬制服下去,老夫只能够暂缓他的病情,但是不能根治,如果想要解毒,需要另请高明。”

萧阳听到这里,愣了一下,中毒?难不成那剑上有毒?

他是一边生气一边焦急,现如今连郎中都说这毒难解,他本来就与这件事无关,被自己给牵连了。

“少主,找到落脚的地方了。”

“去拿药。”

萧阳再一次抱起了白紫宸,好在白紫宸身单力薄的,并不重。

男人将他慢慢的放到床上,以免惊扰到了他,已经让下人去煎药了,柳南用重金买下了这一处府邸,知道自己家主子的做事风格,现在出了这档子事,没个十天半个月是不会走的。

下人将药送过来,萧阳拿过碗就要给白紫宸喂,“少主,还是我来吧,你的身份不合适。”萧阳冷漠的看了一眼柳南,都这个时候了,还计较什么礼数,“他是因为我才中毒受伤的,不照顾他我心里不安。”

说完之后,舀起来一口汤水,放到唇边吹了一会然后喂入到床上昏睡人的口中。

柳南眉头深皱,平日里不见少主对谁这般亲近过,现在倒好了,对一个男人无微不至,这不是个好兆头。

好不容易将一碗汤药喂了下去,白紫宸的脸色依旧没有什么改观,身上的热燥倒是消下去了,但仍然未醒。

萧阳紧紧的攥着他的手,担心他一不小心就会从自己的面前消失。

足足坐了有半个时辰。

咻的,萧阳突然站起来,拿起床边的配剑就要出去。

“少主,您这是要做什么?”

“回王宫。”萧阳脸色坚毅,一双剑眉拧起,他平素的性子很少发怒动气,这半个时辰之内把想不明白的都想清楚了,如果想要解毒,必须回王宫,宫中有最好的医丞,然后拿解药给白紫宸。

“少主!万万不可啊!”

柳南拦住在萧阳的跟前低着头,“少主您是关心则乱,才刚刚被贬出王城,现在王上的气可能还没消,您这个时候回去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求解药恐怕王上会更加生气,现在白公子情况还算稳定,等到明天我去街上张贴告示重金悬赏能够解毒之人,必定能够治好白公子的毒,少主,冷静啊。”

萧阳深吸了一口气,这里离王城少说也有三天的脚程,就算是他快马加鞭回到王宫拿了最好的药,但是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白紫宸谁来照顾他能放心。

“少主稍安勿躁,我已经命人去寻访名医,白公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咳咳咳……”

床上传来窸窣的声音,萧阳赶紧跑过去,“萧……萧阳……”

“小白,我在这,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约摸着白紫宸好像也就是醒了这么一下,萧阳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话,他就又昏睡过去了,不过好在,证明这汤药还是有用的,本来柳南还想说些什么话的,但是看到自家主子跟失了魂似的,也就没有多说什么,白紫宸瞬间就缓解了他们主仆之间的争辩,柳南识相的退下去。

萧阳死死的盯着白紫宸,生怕错过他再次醒来,其实第一眼见他就是因为看到他无比精致的面庞,一双眉眼宛若星辰,可是现在,他本来皮肤就很白,现在更是惨白的可怜,萧阳轻叹了一口气,给他掖了掖衣角,才不过一天的光景,情况就变成了这样。

后半夜他终究是支撑不过去睡在了床头边。

大概在快要清晨时分的时候,突然从窗外进来一人来到了床边。

翌日,萧阳第一个就醒过来了,由于晚上昨天是歪着脑袋睡的,醒过来之后脖子难受的要命。

“小白,小白?”

可能是被这聒噪的声音给吵的睡不着,也可能是被萧阳不知轻重给摇醒了,总之,白紫宸是真的醒过来了。

“我这是在哪儿啊?”

白紫宸转动乌黑的眼珠,除了眼前的这个人没变之外,这里不是客栈也不像是在马车。

“这是我新买来的府邸,你受伤中毒,现在可好些了?”

白紫宸眉头皱了一下之后很快就舒展了,仿佛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辛苦你了。”

即便是病了一场,但是依旧没有改变白紫宸疏疏离离的性子,好像,还有更加冷淡的趋势。

“先吃药吧,来人。”

柳南从外面进来,端了一碗粥和一些小菜,还有一碗药。

“少主,刚刚府上来了一个人说自己善于解毒,不知道是否需要给白公子看?”

“好生招待,等小白吃完饭之后,再请他过来。”

柳南领命,关上门的时候才发现自家主子竟然是衣不解带的照顾了白公子一个晚上,还真的是遇到对的人了呢,平日里也不见得公子对别人这么好过。

房间里,白紫宸想要自己吃,萧阳则是很霸道的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勺子。

“我自己来吧,只是中毒,手又没废掉。”

“我喂你,你就安安静静的靠在那儿,小白,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白紫宸一下子楞在那里,一张俊脸有些不知所错的看着他,“你,刚刚叫我什么?”

萧阳被这么当面一问,反倒心虚,勺子平白的搅动在粥碗里,“我觉得你的名字太拗口呢,所以叫你小白,你看可好?”

末了,还加上一句话。

白紫宸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嘴角微微向上扬起,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叫我,只有你。”

萧阳尴尬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只觉得自己堂堂一个东夷国的王子只是因为白紫宸对他笑了,差点难以自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拿眼角偷偷的看了看小白,人家似乎一点事没有,一口接一口的喝粥,这喂粥的人倒是满脑子乱糟糟的。

“小白,以后你多笑吧,你笑起来的样子跟东夷王宫中的梨桑花一样。”

白紫宸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王宫之中的花你如何见过?”

萧阳支支吾吾了半天,“我,前年有幸进宫看到的。”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隐瞒他的身份,可能,之前听到他关于东夷攻打巫朝说过的话吧,又或者,因为是自己的王室灭了他的国,总之,他想着暂时先不告诉他,等到,等到时机成熟再说也不迟。

吃过粥之后,白紫宸下地还是有些困难,两只脚站不稳,一路上只能由萧阳搀扶,前厅内,已经是有人早已在此等候。

“在下齐灵,今天早上看到贵府家丁在街上张贴告示,在下虽不擅解毒,但愿为先生一试。”

萧阳走到齐灵跟前,连忙扶起了他,“齐先生能够来到府上已然感谢,不用多礼,这是我的挚友白紫宸昨日中毒。”

白紫宸只是淡漠的点了一下头,这个齐灵看起来身姿不凡,谈吐优雅,并不像是江湖骗子。

“白公子我需要为你诊脉。”

白紫宸没说什么,简单的露出来纤细的手腕,一道紫红色的伤疤狰狞的爬在上面。

“小白,这…”

之前萧阳并不知道他曾遭遇过什么。

这伤疤看的齐灵也是倒吸一口冷气,看样子受伤的时日不久,只是可惜了这样的一张令女子都嫉妒三分的容颜,好在伤疤在手腕之上,平素也没有人能够看见,只是不知道拥有妒人之貌的白紫宸会不会…

“齐先生?”

“在下失礼。”

齐灵方知自己是想多了,把手在脉搏上,时而蹙眉,时而舒展。

萧阳双手攥拳,凑上去忍不住的问,“齐先生,可有办法?”

齐灵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换上了一脸轻松的表情,“慕先生多虑了,这毒素并无大碍,稍后我给你写个方子你亲自去药铺抓药,喝三天就没事了。”

“为何我不能去?需要我家公子亲自去?”柳南在一旁忍不住的问。

“你在城中贴了数十张告示,现在你家公子无碍难道不应该立即撕去吗?现在门口就应该有前来上门的人你不做解释,是想要让萧先生亲自去吗?”

齐灵这么一说柳南倒是明白了,回头跟萧阳请示,男人点头应允。

“那我现在就去抓药,还唠叨先生照顾小白。”

“你客气了,医者父母心,我也希望白公子能够早日恢复,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萧阳离去之后,齐灵走到白紫宸的跟前,白紫宸轻咳了两声,看起来身体还是有些虚弱。

齐灵轻酌了一杯,又拿了另外的递了上去,忍不住问道,“白兄明明无碍可是为何要假装自己中毒呢?还是说在我来给你诊治之前你就已经解毒了?不知白兄可否给齐灵解释一二。”

白紫宸停止了咳嗽,过了一会,冷眼看着他,“我跟你很熟吗?”

“白兄如果觉得我们之间并无交情那我方才就应该直接跟萧先生说,您的病已经去了大半,不需要他白跑这一趟。”

白紫宸思来想去不知道这个齐灵到底是何意?

“你想说什么?”

“我只是想知道……”齐灵站起来,然后深施一礼,“如何能够跟白公子这样上等仙姿的人交朋友?”

画风突转,说实话,连白紫宸都没想到这个齐灵最后说出来这么一句话,他打小便知道,自己长的算是清新脱俗,自古以来都是女子祸国殃民,他从来不知道原来美男色也是可以为之追捧。

“紫宸只是一介平民,齐先生刚刚严重了,我跟萧阳相识不久,他说要带我去远方,我需谈谈他对我的情意,仅此而已,我确实中毒,只是情况不严重罢了。”

难得白紫宸说了这么多的话。

“原来如此,是齐某唐突了,在下为宿迁国人士,如果白公子愿意的话,我可以带公子到宿迁为你谋个官职。”

白紫宸轻笑,摇了摇头,“齐兄的美意在下心领了,只是暂时无意朝廷,如果以后有机会,我倒是可以去宿迁走走。”

“那齐灵在宿迁静候公子佳音,这是我的玉佩,如若以后去了宿迁拿此玉佩公子定能找到我。”

白紫宸淡漠的将东西接过来,道了一声谢。“那齐某便不再打扰,此次前来本来是打算到处走走,看看东夷的风土人情,难得能够结识公子这样的人物,告辞。”

齐灵来的快,走的也快,萧阳回来的时候只看到白紫宸一个人坐在厅内。

“那个行脚医呢?”

“走了?”

“什么!走啦?那小白你中的毒好了没啊?”萧阳一把将药仍在了桌子上凑到了白紫宸的跟前。

这么近的距离,男子一时间还没有适应。

“我……我已无大碍,劳烦你挂心了。”

“小白,你说的这是哪里的话?跟我还客气什么?我已经拿回来药了,一会儿命人煎药,你吃过之后不日定会痊愈的。”

江山为祭,山河为囚

江山为祭,山河为囚

作者:安与洛惜 类型:言情 状态:已完结

《江山为祭,山河为囚》好看,对人物的刻画也非常不错,面面具到,符合逻辑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