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桃娘录

更新时间:2020-05-25 18:05:23

桃娘录 连载中

桃娘录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浴巾落 分类:言情 主角:桃娘儿 人气:

完结小说《桃娘录》是浴巾落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桃娘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一代倾城妃,也是一代乡野妇。 愿寡寂淡寥一世,勿坎坷一生。 奈何谈笑风生之间,引得四国浩动,民不聊生。 当真是那妖颜祸国? 她白眼一翻:“关我屁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 这灾祸玄乎啊

整整一大袋银子,桃娘做梦都得笑醒。有一阵没吃肉了,念的紧,过些时日去村里买只鸭烧汤。这番想着,仿若鸭汤味都闻到了。她谨慎的把钱缝进方枕内里,入夜,月光从窗透进,孤儿寡母酣睡的香。

不知梦着些啥,半夜忽听水声,还带着些咸气儿,睡梦中的人儿翻了个身,有寒气侵入身子骨里,迷糊之间,听孩儿笑得欢,她手拿船桨划着清波绿水,给他指着那些个白色家畜。

“鹅,这叫鹅。”

胖孩儿扭着肥硕的小身子,就往船头爬,伸出小手去够那只鹅,桃娘心一跳,赶忙扔下船桨,去拉扯这不省心的东西,刚把孩儿搂进怀里,醒了,睁眼一瞧。

清波绿水个屁,黑漆麻黑的小木屋,潮气扑鼻而来,自个浅蓝棉布绣鞋飘得远,还荡漾。房梁发出嘎吱一声响,尤其吓人,纸糊的窗户被风吹得来回煽动,眼瞅着矮木桌渐渐漂浮,上头的茶碗挨个扑通落入水底。

怎的,发大水了?

桃娘心道也不对,这大旱才治没许久,水还缺的很,怎的还发起大水来了。瞅着这架势,说不怕是假的。桃娘瞧着水以眼见速度往上漫,坐不住了。

光脚下地踩着浮水把娃一抱,还不忘带着枕头,就往门口冲。越走越深,等到了门口水都漫过大腿根了,好在月色透亮,稍看清了些。水上飘着母子俩近半年存粮,好不容易积攒下的干菜都泡发了,这会子水已经漫过半腰,桃娘没空心疼,保命重要,刚一迈腿,忽听老猫凄厉喊叫。

“喵嗷!喵呜..啊!”

她抬头一看,可不是自家养的小畜生吗。平日臭美,一身毛自个儿打理透亮,如今爬在老枯木树干顶,比落汤鸡都还狼狈些。

见着桃娘,老猫也攀不动了,慢慢往下降,就怕一个没注意落水里。桃娘伸手一抓,就把猫往背上一扔,一家三口加个枕头,全靠小桃娘背着,水浮力大,有些没站稳,她扶着墙缓缓移动,费了老鼻子劲才到茶铺堂。

座椅板凳全数飘着,不复往日景象。又听嘎吱一声,桃娘往上看,漆黑一片,只觉不妙。水漫过胸口,老猫尾巴也被淹了,这房梁也快塌了,往深处走,跟送死没啥区别。

她心道这下完了,才穿来没两年,啥也没干成,光生了个娃,就得淹死在这。眼一闭,想怎不有个威武壮阔的男人来救自个儿,平日那些个男人情话说的深,到这时刻顶个屁用。

不远外地势较高处,长水村全员聚齐了,今年收成被淹过半,为了能过这个冬,都是拼了老命把整袋粮食往房顶上甩。

人群之中,一男人手脚比谁都麻利,平日别看架子端得高不好惹,但怎样都是个好将军,祖上世代为宋国效力,到鹤将军这代,别说抗旱有功,早些年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数都数不清。

“哎哟喂呀,这该如何是好呀,为何会有如此境地...”

“老村长!你一旁歇息去,这事儿一时半会儿说不清!”

将士们把老人搀扶着往旁坐,手脚更麻利了些。好在水不深,才漫过小腿肚,如若把堤坝堵住,水也就顺势去了。

这事儿要从头讲起,之前为抗旱修的一条水路,本好好地。还建了个堤坝,缺水便开。好几月没生过事儿,昨晚有将士来报,说堤坝塌了半边,东河近日水势渐涨,恰逢将军进京面圣,新上小兵夜里看守时睡着了,这才铸成大错。

大将军二话不说,听闻来报,先是发布急令,九成将士赶往堤坝堵水,一成将士跟他去救附近受到灾害的村落。

好在及时治理,水渐渐小了,没殃及更深的村落,可这挨着军营城的长水村便遭了秧,好在水只漫过小腿肚,在深点那可就保不齐生出别的事儿。

伤了俩人,并无大碍。

忙了近半宿,手忙脚乱的,大将军还没歇下脚跟,便听不知哪家男人一阵呼和。

“糟了,茶铺子!”

众人心下一惊,把这事儿给忘了!

茶铺子就开在村头,地势最低,他们这都没过小腿肚了,那...那...

这都两个时辰了,天都快亮了,保不齐...一男人这番想着,不经流下懊悔的泪水,刚落没两滴,便被自家糟糠揪住了耳朵。

“哭!你在哭个试试,老娘生孩子那阵疼的死去活来都没见你流下两滴马尿。怎的,被那狐狸精迷了心?瞅瞅瞅瞅,这天公都看在眼里,收了那妖怪,你在哭,都没用!”

四周吵吵嚷嚷,喇叭花也在一旁插嘴。

“哼,死了好,成天勾.引一些有妇之夫,看,报应来了吧。”

人群中,只见一男儿步伐敏捷,就往坡下飞奔而去。是死是活,看一番才知晓。这番作为可把女人们惹气了,不知谁插了句:“得,将军都被这狐媚子迷了心。”

“休得胡言!”刘副将听闻这话,怫然不悦,瞪了眼这些个妇道人家。

“鹤将军一生清廉,一心为国,立下汗马功劳数不胜清,皇上赏的倾国美人都不要,怎的到你们这群舌妇口里,倒成了迂腐之人!”

“副将,息怒息怒。”村长打着圆场,也是狠瞪了眼这些妇人,只把她们吓得后退数步,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乡村野妇之言大可不必放于心,副将您且息怒,桃娘虽来这时日不长,到底也在长水村人谱上记了一笔,也算是村里人,今晚水灾,不知桃娘何等状况,有劳将军等人前去营救,如若活着...便谢天谢地。”

刘副将哼了声,拂了拂湿袖,也不跟妇道人家一般见识,这事儿就过了。又转头瞧鹤将军去路未见人影,有些心忧,他一人如若碰到什么没人搭把手也不方便。便喊了几个小将,随自己一同前去。

漆黑之夜,鸟叫声都无,月色洒在水波上,以往地界都看不清。他越往深处走,水越涨的高,等到了茶铺院外,都漫过了腰,暗感不妙。

回溯昨日下午,那个头较小女子,连他胸都够不着,柔弱无骨的很,这水漫的深,说不定...

将军眉头紧皱,脚力在水的浮力下往前一步步深扎,夜色不足便以手寻摸着凑,过了栅栏,茶铺堂近在眼前,咧开嗓子喊了声,回应的,竟是一片无声。

“桃娘!你若是活着,便应一声!”

迷糊之间,她竟听出有人换她。她嘴唇轻启,既说不出半字言语。水里冻得久,即使在这般夏日,边关温差也如寒冬腊月那般。嘴唇被冻成了青紫,手始终维持着同一种扶木柱的姿势。只得拼出一点余力,用头敲击木头,发出些许声音。

迷糊之间,只听水声渐大,紧接着,身子被揽入宽大的怀抱中,胸膛的温度有暖绒触感,亲不自禁靠近些许。

嘴里虚弱的念叨着:“枕头,枕头...”

他四下看去,哪儿见着什么枕头,娃子坐在高处木柜上,便被在背上,用腰带捆严实了。好在娃子乖巧,没来回摆动。将军又拦腰抱起桃娘,缓步走出茶铺子,往高水势便下去了。这一路有些匆忙,既浑然不觉他和桃娘靠的如此之近,人虽是救出来了,也成了半昏迷状态。

远处脚步声渐大,既是刘副将带着二位将士来寻。手中举着火把,见着将军时毕恭毕敬点了下头。刘副将往他怀中看去,桃娘脸色苍白,湿.润的青丝蜿蜒洒落在将军衣上。水把她衣衫浸湿,玲珑有致的女儿身显现在眼前。

都是些男儿,场面自然略有尴尬,将军瞪了眼刘副将,见他低眉顺目没在乱瞟,便低声说了句:“天黑,她有些物件拉下了,明日在寻。把老大夫请来,备上些热水,看看还要些什么,等她醒来再问。”

说罢,便想把桃娘递去,交与他处理。刘副将刚伸出双手,见将军又把手收回去了,疑问的看了眼他。

“罢了,村子这边余下些事儿便交与你,她与村里人不交好,免多生事端,我先带回军营处理。”

刘副将应了声,略有诧异,却不言语,等将军走远了,便挺起身子和身旁人打趣道。

“看来,咱们鹤将军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平日对这茶铺子苛刻于此,可这关键时刻,倒是处处周到。”

“可不是嘛刘副将,我看刚才您往桃娘身子上看一眼,鹤将军眼神都跟吃人样儿,保不准是欢喜着桃娘的。铁树也开花,枯木也逢春呐这不是?”

刘副将故作冷脸,却正经道了句:“瞎说什么大实话!”

说完都憋不住笑成了一滩,等了会才清清嗓子道:“走走走,村里一堆事儿要咱处理呢,别嚼咱将军的舌根子了。”

将士们哎了声,又步伐匆匆折了回去。

而折返回军营的这一路,由桃娘无理的请求,闹出不少事端。

将军本是通情达理之人,可现在,他只得黑着脸,强迫性的把人往军营处拉扯。偏桃娘不听他话,哭的梨花带雨。

这事儿还得从刚才说起,风吹的冷,桃娘头虽还昏沉着,但清醒不少,等睁眼一瞧,俊朗的下巴映入眼帘,带着些许胡渣, 喉结稍滚动了下,那人便低头瞧来。四目相对,桃娘不合时宜的狠狠打了口喷嚏,人又清醒了不少。

“醒了?”

桃娘点了点头,挣扎着下了地,先是瞧了一番将军背上的孩子,见还如当初那般傻了吧唧便放宽心不少,可再往将军身上瞧去,便空无一物。

“糟了!我的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