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一等嫡女

更新时间:2021-02-28 04:00:21

一等嫡女 已完结

一等嫡女

来源:落初 作者:夏太后 分类:言情 主角:容暖心小姐 人气:

火爆新书《一等嫡女》是夏太后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容暖心小姐,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世的荣宠风华,换来的是人死情灭,这一世容暖心发誓定要将上一世负她毁她的人打入地狱,狠心姨娘、贪婪庶妹、风流表哥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千暮离扮猪吃老虎,上一世恋不够,这一世继续花前月下,美景、美酒还有美人,人生如此,何乐而不为?(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归程的马车一路朝着定北候府的方向行驶着,入了京城,到处是一片繁华热闹的景象,天子脚下,果真是让人目不接暇。

容暖心冷漠的靠在车中柔软的锦缎迎枕上,头则微偏移的透过大红色的窗帘锦布往外瞧,她看着眼前慢慢的热闹起来,心中暗暗恒量着,过了这条街,前头便是长安大街了,而定北候便是坐落在长安大街的最尽头。

秦彩芸不安的搅动着自己十个粗糙的手指,越发的焦虑惊慌了,按理说,她才是定北候容定远的原配,只是她心里清楚自己身份低微,即使进了定北候府也不可能做容家的正妻,或许连个妾也安不上。

她倒是不要紧,只是……女儿的身份该如何安插?

想到这里,秦彩芸忍不住唤道:“暖心,我们还是回去吧!”

她的声音极小,却仍旧掩饰不了她此时的惊慌,容暖心慢慢的回过神来,却见母亲的双手早已搅出了细汗,久经风霜的脸上是不知所措的茫然,眼中虽有隐隐的期望,却又复杂的渗透着浓浓的担忧。

经过了上一世,她自然知道母亲的苦,母亲的忧。

容暖心微微一笑,紧紧的拉住了秦彩芸的手,目光坚定且信心满满的说道:“娘,我们不是去受刑,我们是去享福的,该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必须要拿回来”。

“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秦彩芸疑惑的轻问道。

真的能拿回来么?本该属于她的男人、名份,细细一想,却又觉得容暖心有些天荒夜谈了。

她摇了摇头,望着容暖心,心中似乎被她的一番话安抚了不少,心脏也不再‘扑通扑通’的直跳了,握着女儿的手,秦彩芸说道:“暖心,你想做定北候府的小姐么?”

这么些年来,她受了无数的苦,遭了无数的罪,却都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她觉得没能给女儿一个好的归宿,算算年纪,暖心也十四了,再过一二年,也该许人家了,兴许进了定北候府,便能许个好人家。

想到这里,秦彩芸咬了咬牙,豁出去了。

“想,娘要做定北候的夫人,那本该是我们母女的东西!”容暖心轻轻的笑着,那笑容轻轻淡淡,好似在笑,却又好似不笑,好似深若无底,却又好似明媚Chun光。

秦彩芸看着此时的容暖心,突然有种陌生的错觉,似乎眼前的人,在一夜之间变得让人捉摸不透了。

却在这时,外头传来一声婆子的低唤:“小姐,到了!”

正是定北候府管事的林妈妈,在大夫人,也就是当年王太傅的千金,此时的定北候夫人身边也算是个说得上事的红人。

府里的下人哪个敢不给她面子?

想起上一世,容暖心随着母亲刚刚回到容府,脚跟都没有落稳,母亲一向硬朗的身子便得了一场急症,大夫只说会传染,不许任何人接触,就连容暖心也是不许靠近那院子半步的。

大夫人又是请法师作法,又是请名医就诊,来来去去闹了小半年,母亲却是最终撒手人寰,死的时候连个名份也没落下,虽然葬在容家的祖坟上,却是没有标明夫家身份的。

曾经一度,容暖心是心存感激的,那时候她心思单纯,以为母亲的死不过是寻常的病死,如今一想,这其中定有蹊跷。

这么想着,容暖心已然扶着母亲下了软轿,慢悠悠的随着林妈妈进了府。

单单看府外的气势,秦彩芸便被吓了个结实,好半天都是被容暖心拉扯着才勉强能往前走,这一进了府门,她更是看得目瞪口呆,整个定北候府可谓是庄严肃穆,雅致奢华,对于她们这种在乡下呆惯了的妇人来说,就好比刘姥姥进大观园。

此时拿来形容秦彩芸是再合适不过了。

林妈妈领着她们一路穿过层出不穷的长廊,绕过弯弯曲曲的小道。

这条道,容暖心还是记得的,是通往老夫人的怡福院的,这一路上,穿着翠绿小袄的丫环到处可见,见了容暖心母女都是垂手立足的规矩行礼。

容暖心并不看她们,只是微微笑着一路走过,她拽着秦彩芸的胳膊不让她与那些下人过礼。

上一世,便是因为这样的小事,使得秦彩芸在府里丢尽了颜面,不仅主子笑话,连最低等的丫头都不曾将她们母女放在眼中。

如今想来,又是谁纵容了这一切的发生?

“哟……那是谁呢?”长廊的那一头,正好能看到在花园的空地中比赛踢毽子的几个丫环和一名穿着淡粉色锦州香缎的高贵小姐。

“二小姐,您还不知道呢?那可是……奴婢也说不好,只知道是老爷乡下的女儿,听说是个野丫头,但这样看来,却又不像!”

她的话立即惹来了容蕙乔的不满,她斜斜的看了空暖心一眼,嘴角勾起了一丝轻蔑的冷笑:“我看就是个乡野丫头,看她那模样,看她那穿着,哪里抬得上台面?”

说来,这容蕙乔也不过十来岁,倒是个柳眉大眼的俏姑娘,平日里仗着自己是二房夫人唯一的女儿,在府里从不将谁放在眼中,连大夫人那边,她也是高兴就给面子,不高兴就反着来干。

为此,大夫人对她也是不太喜爱的。

要说这二房夫人,那也是有些来头的,据说那一年她女扮男装随父亲视查边疆,好巧不巧,就偏偏看中了当时还是个小小的校慰的容少二老爷容定南,二人一拍即合,没过多久,她便央了当时的吏部侍郎父亲与二人作主,成了亲。

为此,容定南一直觉得自己高攀了,于是这一生都没有再纳妻妾,即使如今已经战功累累,威镇四海,他也不曾背弃当年的誓言。

“是是是,二小姐说的极是……”

容暖心一路走着,耳边不断传来各种闲言碎语,她都不加理会,一笑置之。

到了怡福院的正门口,守在外头的丫环远远见她们走来,早就跑进去通报了。

没过多久,从里头走出来一位慈眉善目的妈妈,容暖心认得她,正是在老夫人跟前伺候的张妈妈,见到她们母女,张妈妈微笑着喊了声:“请夫人小姐进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