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烽火繁花

更新时间:2020-05-23 00:14:03

烽火繁花 已完结

烽火繁花

来源:落初 作者:慕梓谣 分类:言情 主角:花布砰砰 人气:

《烽火繁花》作者:慕梓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花布砰砰,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十三年前,貊系虎狮军上将尉蓝满门被灭,同年冬,安居闵州的云家接回了一个外室所生的女儿。十三年后,她智计无双,情势逼迫下成为他帐下第一谋士。他少年为帅,节制七省十师二十八个兵团,以为天下尽在囊中,然而纵使囊尽天下,却唯独弄丢了她……她可知?他的所有努力,不过是为——在苍茫烽火中,许她一世繁花……某男:我不为这权势,只为在这苍茫烽火中,给你繁花似锦的一生!本文架空民国!每天早晚八点档,谣谣和你不见不散!书友群:36444395,欢迎进来讨论剧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次日依然是淅淅沥沥的雨,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院子里已经有了积水,几个下人正在梳理。梓谣不能再请假了,只得去上了一天课,不过今天乐正梅却没有来上课。

这天刚好是大哥的女儿云霓的生日,晚上下了学回家,云太太已经吩咐厨房做了家宴,大嫂徐氏带着孩子在餐厅帮云太太布置晚餐。梓谣回去之后,也洗了手去帮忙,顺便将自己准备的礼物送给小侄女和小侄子。

大哥的儿子云飞已经七岁,生的唇红齿白,肖似大哥,任谁见了都夸这孩子好看。女儿云霓却没有遗传到父亲英俊的相貌,她长得像母亲多一点,小脸胖胖的似红苹果,十分讨喜,她今年五岁。梓谣回家的时候顺便去蛋糕房订了蛋糕。

一直到天黑了云德开才回来,进门时眉宇间的烦躁任谁都看得出来。梓谣和云太太,大嫂徐氏带着孩子等在餐厅。看见云德开进来,他们都站起身来打招呼。

云太太和软地笑道:“回来了?就等你开饭呢。”说罢亲自给云德开布了几样他喜欢的菜。

梓谣接过父亲的礼帽和外套,帮他挂好也来到餐桌前坐下,心里还有些打鼓,不过父亲似乎忘了要找她算账的事,昨晚也是安然无恙地过去了。然而越是这样,梓谣心头就越发地不安起来。昨天阿华并没有打探出什么消息来,而父亲出门也几乎不带他,只带着以前云家的司机老周。

大嫂徐氏探头向外面看了看,问道:“父亲,梓容呢?没有跟您一起回来?”

云德开坐下来,端起饭碗就吃,他一整天都没有好好吃饭,这会儿闻到香味便觉得饿得厉害。一边扒了几口饭一边说道:“码头那批货出了点问题。梓容要留在那里处理,今天不回来了。”

大嫂“哦”了一声,迟疑地瞟了父亲一眼,还是开口道:“孩子过生日,他也不回来吗?”

话刚落音,云德开一个严厉的眼神扫过去,徐氏吓得立马噤声。

云家是前朝的官宦人家,虽然时已至民国了,但是在这里家庭里,女子依然是不能过问男人在外面的事。不过云家家风纯正,男人在外面除了生意上的应酬,是不许沾染任何不三不四的事情的。这也是当年全闵州富商公推云德开为会长的原因之一。况且大嫂徐氏是个十分软弱的老式女人,裹着小脚,从小养在深闺,接受的是三从四德的封建教育。

徐氏低下头,默默地给孩子夹着菜。大哥的两个孩子都很乖,看见祖父神色严厉都不声不响地埋头吃饭。

云家的孩子都很独立,云德开虽然保持着老派的思想,不过对孩子的教育却是与时俱进的,他规定云家的孩子必须自己吃饭、穿衣,不能要佣人伺候。这倒是对于孩子的成长十分有帮助。

云德开匆匆吃罢了饭,瞥了眼桌上的蛋糕,像是才想起来,向着小孙女抱歉道:“囡囡生日快乐!爷爷这几天太忙了,都忘了我们宝贝的生日了,明天爷爷补个礼物给你!”

云霓很懂事,知道怎样哄爷爷开心,走上前去,搂着云德开的脖子,往他脸上亲了一下:“谢谢爷爷!囡囡最爱爷爷了!”

云德开摸摸孙女的头:“乖!”嘱咐太太不要等他,又出门去了公司。

云太太怕儿媳心里不落实,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你父亲虽然严厉了点儿,也是不想让咱们担心,再说梓容也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了,不是那不知轻重的人,咱们也不要白担那个心思。真要有什么事,不是还有你父亲吗?”

徐氏点点头,应道:“妈说的是,是我不懂事。”

梓谣道:“来,我们给小公主过生日吧!”她笑着拿出蜡烛来,带着云飞、云霓一落初文学。

云霓又过来搂她的脖子,亲亲她的脸颊:“姑姑最好了,囡囡最爱姑姑了!”

云梓谣笑起来:“咦,你不是最爱爷爷吗?”

一家人都笑起来。云太太笑得肚子疼:“这张小嘴儿这么甜,像抹了蜜一样,不知道跟谁学的!”

“不是不是……”云飞说道,“妹妹是偷吃了糖果,嘴巴才这么甜!”

“呵呵……”大家再次被逗笑,刚才紧张的气氛倒是消散了不少,偏偏云霓撅着小嘴抱怨:“哥哥坏!说好了不说的!”

虽然后来一家人其乐融融,但是梓谣回去之后还是睡不着,她直觉一定是出事了,她心里惴惴不安,一晚上辗转反侧,不住想着誉坊码头的那批货究竟出了什么事,一会儿又想到昨天早上蒋督军走的时候说的那番话。勉强迷迷糊糊的睡着,就看见一个人站在她面前,一双寒冰似的眼睛死死盯着她,冰凉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你会收到一个巨大的惊喜!”那冷冽寒凉的尾音,令人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梓谣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刀光一闪,那人手中一柄锃亮的军刺迎面向她扎来……

梓谣倒抽了一口气,几乎从床上跳了起来。这才惊觉是做了梦,身上的睡衣已经都湿了。她起身去浴室冲了个澡,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十分,天还没有亮,外面还在下雨,冰凉的雨滴噼里啪啦地敲打在玻璃上。梓谣坐了片刻,到底还是又在床上躺了下去。

昨天晚上,特意让院子里的粗使婆子到门房去打听,一直到她睡觉的时候,父亲都没有回来,她不知道码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昨天下午应该是货船登岸的时候,难道是货出了问题。

梓谣平时不关心家里的生意,这时候想起来也是毫无头绪。这一批到岸的货应该是布匹,难道是连续阴雨导致布匹受潮了?还是……

脑子里突然有些不好的东西一闪而过,她急急忙忙爬起来到小书房里翻报纸。近两个月的报纸堆了厚厚一摞,梓谣挨个儿翻过去,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海难的报道,一切都很正常。

到了五点半,素雪就上来敲门,说阿华刚刚打听到消息,誉坊码头被封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