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大国女

更新时间:2020-05-22 23:11:50

大国女 连载中

大国女

来源:掌中云 作者:冬沐雪 分类:言情 主角:阿良冷汗 人气:

主角是阿良冷汗的小说《大国女》此文是冬沐雪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叫做桃夭。她妖娆,她狠绝,在暗无天日、战火纷飞的乱世之中,有钱的男人愿为她散尽家财,有势的男人愿为她两肋插刀,她是大上海当之无愧的女王。 很多年前,一个霸气狂狷的男人,残忍地将她绑在铁床之上,毁去了她的清白。 很多年后,同样是这个男人,温柔地将她护在怀中,轻声呢喃:“从今以后,谁也不能再欺负你,就连我也不行!” 她轻轻勾起嘴角,眼神如猫一般魅惑:”从今以后,谁也不能再和你上*床,除了我之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女孩有些后悔,刚才就应该趁着酒吧里的混乱和昏暗的灯光,孤注一掷逃走,不应该等到现在。 机会已经错过了吗? 月姐指了指左边的沙发,示意女孩过去坐会,自己和昆哥走到阿良那边加入他们的谈话。 女孩缓缓走到沙发旁边,却没有坐下。 沙发上搂搂抱抱的两对男女都停下了动作,上下打量着女孩,唯有中间的两个青年依然仿佛女孩不存在般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呦,新来的?小脸儿够俊的啊,来,坐过来,哥哥好好疼疼你。”本来抱着一个女人亲热的男人突然站起来拉住女孩的手。 女孩像被电打到一样奋力地甩开,向后退了几步,眉头紧锁,表现出心中的愤怒和厌恶,但始终保持沉默,也没有其他过激的行为,只是站在那里盯着几个人,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女孩的表现引起了那两个男青年的注意,穿黑夹克的男人缓缓抬起头,眼神狠辣而阴冷,盯得女孩有一点慌乱。 而白衬衫的男人却只是微笑的看着她,表情略带玩味的意思。 他们就这么互相盯着对方,气氛有些尴尬和诡异。 “好,那就这么定了。”月姐吩咐人拿了个袋子递给昆哥和阿良。 二人接过袋子,往沙发这边走,来到女孩身边,对沙发中间的两个青年点头哈腰:“川哥,风哥,那……我们就先走了。” 穿黑夹克的男人连眼皮都没抬,依旧盯着女孩,倒是白衬衫男人似笑非笑地点点头。 之后,昆哥和阿良就像逃走一样,赶紧往门口走去,仿佛女孩是空气一般。 女孩想跟上去,想逃离这里,却被两个打手一样的男人拦住去路。 “你们干嘛?他们开车撞了我,要带我去医院的。”女孩紧张地解释,但他们仿佛听不见女孩的话,只是执意拦着女孩不让她离开。 “你们什么意思啊?喂,你们不能不管我!喂……”女孩极力朝昆哥他们喊着,却丝毫阻止不了他们离开的脚步。 眼看着他们两个消失在门口,女孩疯了一样与拦住他的人撕扯,边撕扯边喊着:“你们不能不管我,你们回来……” 这时候的恐惧已然无法掩盖,女孩仿佛猜到了她的命运会有怎样的转折。 她不顾一切地嘶吼,仿佛眼前快要消失的两个背影,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而不是想让她永远消失的人。 女孩开始后悔,是不是刚刚就该让他们俩杀了她,一了百了? 这样就不用鬼使神差地来到这个地方受辱。 只是想找机会逃走,怎么就出了狼窝又进了虎穴? 难道老天真的就这么不公平,真的就不能给她一条活路? 拦着女孩的男人一左一右将女孩钳制住,阻止她的反抗。 这时,月姐悠然地扭动着她的水蛇腰移步到女孩面前,正好挡住她的视线。 她面无表情地盯着女孩,女孩也毫不示弱地瞪回去。 月姐优雅地抬起她看似纤弱的左手。 “啪!” 女孩顿时觉得右脸一阵火辣,嘴角也仿佛有一丝腥味,视线瞬间被迫从月姐的脸上移到地板。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女孩保持这个姿势停留了几秒钟,仿佛在消化眼前的情况。 可是几秒钟之后,又倔强地抬起头,盯上月姐的眼睛。 “啪!” 又一声脆响。 女孩的右脸已经有一些红肿,却依然在被迫扭头之后,再次将脸转回来,她看着月姐的目光依然掺杂着愤恨。 “以后不准你用这种眼神看我。”月姐仿佛命令一般吐出这句话,随后微笑着坐在旁边的一个高脚凳上。 “你叫什么名字?” “不记得了。” “这么说是真的。那好,无论你记得不记得以前的事,都不重要了。现在你有了新的身份。”月姐说得很慢,仿佛故意放慢速度,让女孩听得更清楚些。 “给你介绍下情况,坦白讲,你被卖到这儿了,成交价是50大洋,老娘从来没花这么多钱买过货,所以,希望你物有所值。不然……呵呵,有你好果子吃。” 随着月姐的话,女孩的瞳孔越来越大:“他们……把我卖了?他们凭什么卖我?我跟他们没有关系!我……” “你说的东西跟我说的没有关系。”月姐毫不客气地打断女孩的嘶吼,“你跟他们有没有关系关我屁事?我知道的就是他们把你卖给我,我用钱买了你。就这么简单。” 女孩瞬间沉默了,因为她明白了,无论再怎么反驳,这些人是不会跟她讲道理的,不然也不会堂而皇之地做着贩卖人口的勾当。 月姐玩味地看着女孩:“不要想着逃跑,不然会让你生不如死。也不要想着死,因为你不会成功的,一旦被发现,结果还是生不如死。” 月姐的脸慢慢靠近女孩:“这么精致的脸,这么好的身材……如果……毁容了,或者……残废了,真是……那个词儿怎么说来着?暴殄天物。啊哈哈哈……” 整个屋子的人都仿佛看好戏一样地看着月姐和女孩,没有人动,也没有人说话。 月姐笑着笑着就尴尬地停了下来,因为她没有等到以往这个情节该出现的求饶或者哭喊。 女孩就这么沉默地站在那里,目光呆滞地看着月姐花枝乱颤地大笑,只是眼睛里溢出无尽的仇恨。 “咳咳”月姐轻咳了两声缓解尴尬:“你们两个,送她下去地下室吧。” 两个打手马上驾着女孩走向楼梯。 “等一下!” 正当大家都以为这场戏已经收场了的时候,穿黑色夹克的男人缓缓站起来,走到女孩身边,轻轻勾起女孩的下颚,仔细端详她的脸。 女孩被迫抬起头看着他,感觉男人的气息已经拂到自己的脸上,佯装倔强的眼神慢慢溢出了些许恐惧。 男子满意地轻笑一声:“跟男人上过床吗?” 随着男人的话声,周围的人开始随之起哄。 “是啊,不会是个处吧!跟男人上过床吗?” “要不要跟哥哥我试试,保证让你……。” “放屁,哪轮的上你?还是跟我吧,一定好好疼你。” “哈哈哈哈哈……” 女孩紧咬着一口银牙,冷汗已经渗透了脊背。 她没有精力理会旁人的起哄,只是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你什么意思?” 男人没有回答,扭头看向月姐。 月姐双手抱肩,挽在胸前,更加凸显出她本就傲人的事业线:“怎么,堂堂风月高手秦大少爷,居然对她感兴趣?你的口味不是一直是熟透了的吗?这么青涩的,你肯给调教调教?那可是这丫头的福分,呵呵。” 女孩听着月姐的话,脸色铁青。 “慕川。”一直没说话的白衬衫男子终于开口,仿佛想阻止眼前这个目光如狼一样狠烈的男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