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腹黑相公独宠贤妻

更新时间:2020-11-30 03:10:02

腹黑相公独宠贤妻 已完结

腹黑相公独宠贤妻

来源:落初 作者:九天圣人 分类:言情 主角:望女成凤望子成龙 人气:

火爆新书《腹黑相公独宠贤妻》是九天圣人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望女成凤望子成龙,书中主要讲述了:他与她天生绝配,恩爱无比,可是上天不开眼,在拜堂前刻让他们穿越到了古代商朝,见到了远古祖先。接着发生了一系列千奇百怪之事,他们肩负起了家族的历史使命,为了拯救被下诅咒的村庄,而历尽艰难!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观世镜?这是神马东东?真的有如此神力,能看过去和未来,看来古代的神器宝物可真多,先前出现了云宝传家之宝神玉罐子,现在又有观世镜,还有那云家远古祖爷爷所说的复世镜,哇噻,真是太令人不也相信了。

“娘娘,观世镜拿来了。”只见月奴捧着一个活像石镜子的东西。

“过来,农郎,我让你看个明白。”苏坦已对云中跑说。

“嗡嘛呢叭咪吽……神呀,佛呀,我是她的千世苦恋情人,希望这一切不是真的。”云中跑心里想着,只看见他迈着沉重的脚步缓慢地向苏坦已移动,他害怕,真的好害怕苏坦已所说的事件是真的,如果是纯熟谎言那还好办,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不去理会就好,也落得个心安理得,如果是真的,叫他如何面对苏坦已,冷若冰霜直接拒绝叫他于心何忍,如果接受了眼见为爱而狂的苏坦已,叫他如何面对未婚妻水中漂,叫他情何以堪。

“快点过来,农郎,快来照一下观世镜,上古时代的你马上会展现在你面前了。”苏坦己在催促着云中跑,想让他快点知道事实的真相。

神呀,佛呀,快帮云跑跑想想办法,此刻的他,或许真不敢面对这件事,毕竟这段时间的怪异事件接二连三近乎把他给逼疯了,一切皆有可能,这个词,或许现在不适全用在这里,因为云中跑他怕,他怕苏坦已说的是事实,他已经承受不了这些打击了,如果再来个东瓜豆腐之类的重量级打击,他即使不立刻阵亡,也会被吓得魂飞魄散的。

哦,有了,假如云中跑马上装晕,不管苏坦已的故事是真的,还是虚构的,都可以暂时缓和一下自己的情绪,也可以暂时避过这一劫。快呀,云中跑,快点倒下装晕。嗡嘛呢叭咪吽……他还是没反应,他大概已经麻木了吧,或许更严重些吧,变成行尸走肉了,请各方神灵大显神威助他一臂之力吧。

不知道是各方神灵大显神威助他,还是是云中跑那小子在耍小聪明,只听见“砰”的一声,云中跑倒下去了,他真的倒下去了,摔得挺痛的吧,摔得这么响,还流了些许血,这可是坚硬的古代大理石瓷砖,真难为你了,用这招苦肉计,不过,用得好,用得妙,用得呱呱叫。

“农郎,你怎么了?”苏坦已非常着急地过去扶着云中跑,她担心着,紧张着。

“月奴,快有请妙手回Chun龙太医。”苏坦已连忙喊道。

苏坦已果然厉害,叫太医来诊治,云中跑你的小小障眼法怎么逃得过宫中龙太医的法眼,这下子云跑跑你的苦肉计算是泡汤了,这疼痛算是白挨了,这血也算是白流了,面对苏坦已这样的装B高手,你还嫩了点,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强中自有强中手。

云中跑,你就认栽了吧,快点爬起来吧,云中跑,快点爬起来吧,否则让苏坦已知道你是在装昏倒,还不知道要怎么来折磨你呢?这妖后苏坦已可不是泛泛之辈,她有十大酷刑,她可是妖后,她可是会心狠手辣的,她可是会妖法的哦。

数分钟之后,妙手回Chun龙太医火速来到了苏坦己的寝宫。

“微臣,叩见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妙手回Chun龙太医很是诚心诚意地跪叩妖后苏坦已。

“龙太医,平身,快过来看看此人怎么了。”苏坦已说道。

出于忌讳,苏坦已不敢直接说“农郎”,而巧妙地换成“此人”,苏坦已必定是久居深宫中,吃尽了苦头,学到的自保术,可见她的心思是那么的缜密。也难怪,商纣王后宫佳丽3000,宫斗自然是常有的事,所以说话也好,做事也罢,必定要步步为营,否则很容易惹火烧身,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请娘娘放心,让老臣来看一下。”龙太医说道。

“回娘娘话,不妨事,此人只不过是劳累过度,再加上饮食失衡,才会晕倒的,稍后老臣叫人送上两副药过来,喝完自然会没事的。”龙太医把过脉之后说。

“龙太医果然厉害,把把脉就能知道此人的病症了,真不愧是妙手回Chun的神医,有劳龙太医了。”苏坦己很是客气地说道。

“微臣不敢,此人只是小病而已,普通的太医都能轻易诊断,微臣只是略尽绵力,娘娘,微臣告退。”龙太医说道。

本来以为云中跑是装晕逃避看观世镜,没想到他真的是晕倒了。这也不奇怪,自从在2013年5月13日后,他就再也没有进过食,准确地说,应该是没有食物可吃,俗话说得好呀,“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云中跑好几顿没吃了,不晕倒才是怪事,才是天下之大奇事。

服过药之后,云中跑在苏坦已的凤床安安静静地睡了整整五个时辰,苏坦已也在他身边守候了整整五个时辰,可见苏坦已对他的爱是真的,是不可取代的,甚至情比山高,爱比海深吧。

终于,云中跑醒过来了。他张开眼看见的是苏坦已,瞧他的神情,应该是他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分钟过去了,又一分钟过去了,他努力地回想起了一切,回想起这几天经历的事,他心中充满忧虑和不安,他在担心他的末婚妻水中漂,他在担心他的祖先远古祖爷爷,不知道他们现在在何方,是否安全,是否也如同自己一样,在为对方忧虑着,担心着。

“来,农郎,先喝碗燕窝,补充一下体力。”苏坦已说道。

只看见苏坦已静静地递上了一碗燕窝,真像一位称职的夫人,俗话说得好呀,嫁鸡随鸡,可是她是纣王的妃子,这样似乎不太妥吧,要是让纣王知道了,给皇帝戴绿帽子,这是何等的大罪过,说不定他一气之下会灭云家九族,屠杀全国无辜百姓三天三夜呢。拜托,苏坦已,为了天下苍生,请你住手,你是纣王的,而水中漂才是云中跑的。

可是,苏坦已依旧对云中跑钟爱有加,对云中跑依旧温柔体贴,一点也不像历史书上记载的那样,凶残成Xing,恶贯满盈,为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的妖后。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