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公子难惟

更新时间:2020-10-27 03:26:45

公子难惟 已完结

公子难惟

来源:落初 作者:半颗桃 分类:言情 主角:秦相笙顾子清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公子难惟》的小说,是作者半颗桃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夙愿难平,一抹异世孤魂借尸复生。在她还未站稳脚跟之时,便接连遭遇刺杀、毒杀。若非是她命大,早就一命呜呼了。这具身体到底是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竟如此遭人嫉恨?且看物华该如何在短短五年时间,翻云覆雨。完成自己夙愿的同时,将那幕后之人挖出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袖素手轻勾,葱白细嫩的手指轻轻拨动琴弦,柔和温婉的美妙琴声顿时倾泻而出。

像是溪水流动的潺潺之声,又好似丛林之中鸟儿轻鸣声般悦耳,一波三折。

曲风陡然一转,委婉而又刚毅,宛若浪花击石波涛入海,带着不可阻挠之势,震人心眩。

一曲罢了,厅内寂静无声,众人尚且还在魂游之中,久久不能恢复。

台下有人率先站起身拍手叫好,像是被他带动,其余人皆站起身。

“明袖姑娘的琴艺越发精湛了。”秦相笙从迷醉之中清醒了过来,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瞧着物华意有所指。

“物华,你可是艳福不浅啊。”

前桌的一人站起身,对着台上的明袖姑娘举了举杯。“今日一饱耳福,在下敬明袖姑娘一杯。”

厅内虽然比外头暖和,但是明袖明显穿的少了些,一等她弹奏完毕,身边的丫鬟立马便给她披上大麾,她顺着台阶而下,身边跟着的茗儿递过一杯酒水。

“却之不恭,但无奈明袖酒量太浅。只好借此酒敬在座的诸位公子。”

她仰头喝尽,雪白脖颈优美的如同一只骄傲的白天鹅。明袖伸手一翻将酒杯倒在头顶。

她面颊飘起红云更添上了几分娇媚,看的周围的公子哥蠢蠢欲动。

明袖艳名已久**她的公子哥不在少数,可她与物华公子纠缠不清。就算是如今物华公子已有一段时间不曾来过花满楼,但明袖姑娘婉拒之后,他们之中还真没有几个不长眼的敢跟明袖用强。

以前不敢,现在更别提了。如今的太子可是物华公子的亲姐夫,风头正盛的时候,明袖再怎么也不过就是个歌姬罢了,犯不着为了她跟物华公子结下梁子。

物华静静坐着,瞧着明袖在那些人中流连,安抚着他们。

明袖对于这样的场景遇上的不是一次两次了,她穿梭在诸位公子身边显得十分如鱼得水。

众人也不过笑闹了几句,便也放过了明袖,任由她走了。

不过是说了几句话的功夫,茗儿先行进来在物华的身侧添上了一张椅子。

便静候在了一旁。

台上明袖的琴已经撤了下去,而代替明袖上台的女子容貌艳丽虽长相不俗,但却跟明袖差上了一个档次。

不久之后,一道窈窕身影在薄帘上晃了晃。

明袖揭开布帘,含着笑意走了进来。先前远远瞧来,觉得明袖也算是个绝色,这就近了瞧,更是觉得她气质典雅不似一般的风尘女子。

明袖微微倾了倾身子,跟桌上的另外一人打过招呼后,在物华耳边柔声问道。

“已经有月余未见公子了,听闻公子身体不适,如今可好了些?”

“恩,好些了。”物华垂眼,淡淡应了一声。

“这就好。”明袖点了点头。物华本就不是多话之人,明袖与她说话,也不过得到她的单音回复。

不过明袖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反倒是让秦相笙觉得有些不自在,在心中低叹了一句自己是个孤家寡人以后。

意味深长的关怀道。“听茗儿说明袖姑娘前段日子扭到了脚,不知是为了什么?”

“难不成是为了练舞?”秦相笙揣测。

明袖一笑,并未接话。

倒是她身后站着的茗儿接嘴道。“姑娘一向对这些注意的很,练舞也不是一两年的事情了,自然不会因为练舞而扭伤脚。”

“再说了,姑娘是磕伤的,又不是扭伤。”

“哦?”秦相笙一想,确实茗儿先前只是跟她说明袖伤到脚,并未说崴到脚。

这个想法确实是自己先入为主的。“明袖姑娘是何时磕伤的?”

“恩?”茗儿细想了片刻。“是几号,奴婢倒是记不得了。”

“反正就是黄公子纵马的同一日。”说完这话,茗儿才后知后觉感到秦相笙面色都有些古怪,她也不好再插话,退到了一旁。

秦相笙满是疑惑。“明袖姑娘那日也在?”

明袖瞧了秦相笙一眼,微顿了片刻,还是答道。“那日妾身前往绣阁采购些针线,下马车时,被人撞了一下,踩空了,这才崴到了脚。至于公子的意思….”

“原是如此。”说到此,秦相笙不由瞧了一旁静坐的物华一眼,感叹了一声。

“这些日子,倒是不太平啊。”

“听公子先前的意思,可是指黄公子的那桩案子?”明袖笑问。

“恩。”秦相笙点了点头。“差不多罢。”

明袖微微一笑,又说。“今日黄公子之案想来是定下来了,也不知府尹大人到底是如何判决。”

“明袖姑娘不知吗?”听到这里,秦相笙微愣了片刻,“姑娘未曾去京兆府瞧瞧热闹?”

明袖摇了摇头,“妾身倒是想去,可惠姑不许,说妾身这腿还是少走为妙。妾身仔细想想便也就未去了。”

“恩,也是,惠姑说的倒也不错。”秦相笙赞同的点点头,便娓娓叙述了今日在京兆府内发生的戏剧Xing的一幕。

秦相笙兀自说的起劲,房内便也一时安静下来。

没到片刻,只见门口方向,茗儿替那送茶的小厮掀起门帘。

那小厮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来不久,手上端着的托盘在微微颤动着,他小心翼翼的缓步走着,像是生怕一个不小心,将那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茶具统统给打碎了。

明袖只是向着门口方向看去了一眼,瞧见那小厮端了茶水进来,便收回了目光。侧耳倾听着秦相笙叙述。

也不知是被什么刺激到了,物华突然低声咳嗽,这一咳只感觉差些将血都咳出来,竟是一会都停不下来。

“快端过来。”瞧着物华丝毫没有缓和下来的迹象,明袖有些心忧故事都来不及继续听了,一边轻轻拍打着物华的背脊,一边催促道。

被明袖这么一催促,又或者是怕什么来什么,那小厮脚下步子一乱,手中的托盘一斜在房内几人的惊呼声之中,向物华迎面打去。

好在小三反应快,伸手就拦了一拦,抓住了那茶壶,但因为壶身倾倒覆水难收,大半茶水都泼在了物华的身上。

但让人庆幸的是,好在明袖让人上的是温水,要是开水…

只听得几声清脆的碎裂之声,托盘与茶盏统统落地。

那小厮知晓自己坏了事,吓得腿软,就地跪下了。

明袖的手尚放在物华的背脊上,袖子上也沾上了不少水渍。她收回袖子,回头来瞧那跪在地上因为惊惧而浑身发抖的小厮。

“你怎么这么粗手粗脚?”

身后跟着的茗儿本来也想拯救一下那套杯子,可因为手比较短,一只杯子从她的手指前滑落,那种感觉让她十分的气恼。“我待会要让惠姑好好教训教训你。”

“姑、姑娘…”听到茗儿这么说,小厮抖得更加厉害了,却嘴笨的似乎不会求饶。

物华只感觉背后湿了一大片,冷飕飕的让她感觉寒入骨髓,顿时颤了一下。

明袖顿时察觉到了,从袖中抽出了一张绢帕,替物华擦拭着背脊。

物华摆了摆手,示意没有什么用处。

一边的秦相笙已经站了起来,没想到他今夜就只是想来听听曲,竟闹出这样一出,看物华那衣物已经湿的差不多了。

“物华,不如我先送你回府吧?”

明袖却对着秦相笙摇了摇头。“秦公子,花满楼离相府还是有些距离的,总不能让公子穿着湿衣服回府吧?”

她站起身来,“不如,我先扶公子去换身干净衣裳,再回相府不迟。”

“我倒是没想那么多。”秦相笙仔细一想,也确实如此,不由赞叹。“明袖姑娘真是细心。”

目送着明袖扶着物华走出去,秦相笙坐下,耳中回旋着一楼歌姬弹奏的曲子,他却始终静不下心,隐隐觉得哪有不对,却又搞不清楚。

他的目光落在了面前还跪着的小厮身上。

花满楼分前后两院,前院三层,一层大厅二层皆是包厢,三层上便是姑娘们自己的房间。

明袖乃是花满楼的台柱,一般都是拥有自己的小院落的。

只是她考虑到前院距离她住的小院落有些距离,物华本就带病在身,要是身着湿衣裳吹了凉风病上加病就不好了。所以她直接将物华扶上了三楼。

物华闭上眼褪下外裳,喉结上下滚动着,先前不停咳嗽,导致她的声音略带鼻音。“明袖,何事?”

“那李氏子孙被人带走了。”明袖替她将大麾晾在一旁。

“可知是何人?”物华以袖掩住唇,想要压住喉咙口的瘙痒。

“不知。”明袖仔细想了想,推开衣柜,从柜里翻出几件大麾。

“不过听贡言描述,一身普通的蓝色布衣,用蓝巾裹面,像是怕麻烦而刻意掩去的面容,哦,用的乃是一把软剑。”

“贡言派人尾随,却是跟丢了。现在正在四处寻那子孙两的用力踪迹。”

明袖翻出一件厚重的棉衣顺手给物华披上。“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便是那并非是黄家的人。”

物华点头,感觉身体暖和了不少。“既然如此,那便不用找了。”

明袖转过身子,认真的与物华对视了片刻,笑容可掬。“看来主子是晓得那人是谁了。”

物华也不否认,只是淡淡道。“我只曾许诺护她周全,现在既然别人插了手,想来他会做的比我很好。”

“我对她已是仁至义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