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农门医妃:妖孽王爷缠上门

更新时间:2020-09-24 09:40:43

农门医妃:妖孽王爷缠上门 已完结

农门医妃:妖孽王爷缠上门

来源:落初 作者:非常特别 分类:言情 主角:朱氏大忠娘 人气:

经典小说《农门医妃:妖孽王爷缠上门》由非常特别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朱氏大忠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本文一对一,男女双处,男强女强,强强联合!】天师世家第八十八代嫡传弟子阮绵绵因情而死,死后穿越到大秦朝的阮家村。睁开眼恨不得再死一次。亲爹赶考杳无音讯,亲娘装包子自私自利,继奶阴险狠毒害她性命,还有一窝子极品亲戚虎视眈眈等着吃她的肉。食不裹腹,衣不蔽体,姐弟三个过得猪狗不如。屋漏偏逢连阴雨,前世手到擒来的法术时灵时不灵,还好法术不灵空间凑。阮绵绵拍案而起,赶走极品,调教亲娘,教导姐弟,走向发财致富的康庄大道。可是谁来告诉为什么她路越走越宽,肚子却越走越大?!到底是哪个混蛋给她下了种?桃花朵朵开,一二三四五。谎话一个个,越来越离谱。俊美皇商温柔地说:那一夜月黑风高,你我有了鱼水之欢。妖孽皇子骄傲地说:那一夜月明星稀,我俩共效鱼飞。腹黑神医不要脸地说:那一夜暗无天日,我被你那个了一百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阮绵绵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画风变得太快了吧?不是问她头疼不疼么?怎么好端端地脱起衣服来了?

只听过秀色可餐,没听过美色能治病的啊?再说她又不是男人,还能被美色所迷?

阮绵绵打量着少女的身体,前平后扁,瘦成了一道闪电,怎么也不觉得这少女的身材有让她忘了头疼的本钱啊。

少女脱着衣服看阮绵绵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不禁脸一红啐道:“死丫头,眼睛往哪看哪?真不知羞!”

阮绵绵唇狠狠的抽了抽,别过了眼,心里却想:又不是我要看的,是你自己要脱的。再说了飞机场有什么好看的?

少女把衣服脱掉后,卷成了一卷,然后小心翼翼地垫在了阮绵绵的头下:“来,把你的头枕高一点,这样头疼就会好点了。”

少女的动作十分的轻柔,声音更是透着温柔。

阮绵绵这才知道原来少女脱衣服是为了把衣服给她当枕头用的。

不知道是不是原主还留下的感情存在,还是少女实在太温柔,让阮绵绵从心底开始接受了这个少女。

阮绵绵道:“姐,有你真好。”

这次是真心实意了,而不是开始的敷衍了事。

少女眼里润出一抹湿意:“不,姐不好,姐没有保护好你。”

阮绵绵默了默,她不知道怎么接话了,毕竟她这个身体的主人是真的死了。她做不到安慰少女说一切都好。

她能做到的就是代替原主好好的保护原主的亲人。

“大姐,水来了。”

小包子拿了个缺口的碗跑了进来,碗里还冒着热气。

少女接过了碗,先是试探地喝了一口,然后对阮绵绵道:“这水温正好,来,二妹,我扶你起来喝点水。”

阮绵绵不习惯喝别人喝过的水,不过嘴里实在是干,加上少女的亲情让她感动,她遂也不再计较,就着少女的手把水喝了。

喝完后,阮绵绵终于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少女又让阮绵绵枕在她的衣服上,然后拉过补丁带补丁的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大姐,再给二姐垫高一点吧,我也有衣服。”

小包子见少女把衣服给阮绵绵当枕头了,也开始脱起了衣服。

阮绵绵看向了小包子的衣服,一看之下唇狠狠的扯了扯。

这哪是衣服啊,分明是一条条形状各异的布条拼接成的两片布,因为颜色太多,把小包子裹得跟条火赤练蛇般五彩斑澜。最离谱的是这件衣服没有袖子,为了保暖,小包子竟然用一条条稻草绳把自己的手臂绑得密不透风,整个人看着就跟稻田里的稻草人没什么区别。

“沉央,你别脱了,要是着了凉的话,家里可没钱给你看病。”少女阻止了小包子的脱衣服的举动,又摸了摸小包子单薄的衣服道:“现在已经入秋了,白天倒是热,但晚上却凉得冻人了,明天我再求奶给些新稻草,帮你在身上也绑一些。”

小包子摇了摇头:“别问奶要稻草,到时要不到还得挨奶一顿打。今天我给李奶奶割了一筐猪草,李奶奶答应给我一捆稻草呢。到时够咱们三人用了呢。”

少女听了眼睛一亮,喜道:“真的么?李奶奶真的答应给咱一捆稻草么?”

“答应了,让我明天去拿呢。”

“太好了,你二姐受了伤,怕冷,正好一半给你二姐用,一半给你用。”

“都给二姐用吧,一半垫着一半盖,这样伤好得快。我还不冷,等过几日再问李奶奶换些稻草我再绑吧。”小包子很懂事道。

“这样也行。”少女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阮绵绵听了也不禁心头酸楚,没想到她重活一世居然要让一个五六岁的孩子照顾了。

这孩子真是懂事的让人心疼。

她有气无力道:“沉央,把大姐的衣服拿走,我垫着头更晕了。”

少女补丁带补丁的亵衣上绑着的全是稻草,脱了外衣根本就没法子见人了,阮绵绵做不到心安理得的枕着少女唯一的外衫。

这个家可真穷啊!

老东西可真会给她找地方!

就这还让她逍遥过日子?她拿什么逍遥?穷逍遥么!

阮绵绵脸色很难看,咬牙切齿地把老爷子又骂了个狗不吃屎。

正在家里翻着族谱看着阮绵绵配偶栏里的名字,长吁短叹的老爷子突然觉得一阵的冷。

老爷子叫道:“管家,把空调调高点,冻死老子了,怎么好端端的就冷了呢?难道是那死丫头在骂老子?”

“绵绵,你咋脸色这么差,是不是冷了?”少女关切地看向了阮绵绵,非但没有把衣服穿上,反而铺平盖在了阮绵绵身上。

阮绵绵连忙阻止:“姐,别给我盖了,我不冷,还是你穿着吧,不然走出去没法子见人。”

少女笑了:“别担心,天都黑了,谁能看得到?再说了,在这个家里,除了你与沉央关心我,谁还会在意我?”

少女说话时很爽利,根本看不出一丝的伤感,仿佛被人忽视的人不是她一般。

阮绵绵不禁有些心疼少女,按着少女的年纪,在前世还在父母怀里撒娇,更是恨不得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来满足一颗虚荣的少女心,而这个少女却负担着生活的重担了。

没有原主记忆的阮绵绵并不知道在这个家里,被忽视反而是一种幸福。被忽视还能开心一些,要是被盯住了那就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了。

“对了,二妹,你一定饿了,我去弄点吃的来。”

少女站了起来,对着小包子道:“沉央,你守着你二姐,大姐去找点吃的。”

“知道了,大姐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二姐的。”小包子坚定的点了点头,五六岁的孩子脸上浮现出与年龄完全不符的认真。

少女欣慰的摸了摸小包子的头,然后走了出去。

“沉央,你叫沉央是吧?”阮绵绵摸了摸额头露出迷糊之色:“我头疼,我记不清我是谁了。”

小包子一惊,差点哭了起来:“二姐,二姐,你别吓沉央,你不会连沉央也忘了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