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吾家皇后貌倾城

更新时间:2020-09-24 09:40:24

吾家皇后貌倾城 已完结

吾家皇后貌倾城

来源:落初 作者:洛水漪漪 分类:言情 主角:浅笑宫殿 人气:

《吾家皇后貌倾城》由网络作家洛水漪漪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浅笑宫殿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世间传言倾城公主貌可倾人于初见,才可倾世举手间,德亦倾城吹灰之力。她自幼研习佛法,一心向慈,银发银眸,宛若濯莲。皇权倾轧,宫阙沉浮,朝代更替,一路踏歌。阴谋迭起,险象复生,兜兜转转,永不离弃。她一路走来,终有一人拥她入怀。他摘得世间最美的那朵濯莲,将江山置入她手,只笑言:“聘礼,我的皇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想到这,纳兰天阙的眸子暗了暗。

侍从迅速去取了建筑略图来,帝朝云展开来,细细的看了,似乎怔了怔,才道:“双溪环绕,成为难得的聚水格局。临川挡风,山环水抱必有气,坐北朝南,气聚而不散,是难得的风水宝地。怎会变得如此凶煞,阴气繁重?”

“若非是人祸?”她喃喃道。

安南太子闻言,眸色霎时间千回百转,面色愈发阴沉。

“敢问太子八字为何?”她轻眯起双眼。

“丁卯、丙午、辛丑、乙未。”

“那就是了。”帝朝云手指轻轻划上东宫南方一座宫殿,“这座宫殿是何人居住?”

安南太子顺着手指看向那座宫殿,答道:“先前无人居住,数月前聆风郡主向父皇请了旨说要搬进去,父皇想这也并非位于皇宫内三进,便了由了她去了。”

“聆风郡主八字可是戊辰、甲子、辛亥、己丑?”

安南太子一怔,“正是。她出生那年楚王妃难产,本宫便记得尤其清楚。”

帝朝云轻叹一口气,“郡主与你八字年命相穿,生月相冲,想来就是这原因。但是区区命数不至于是阴气集聚,想来是那殿里摆了什么脏东西罢。太子仔细想想,是否从郡主搬进去后,就开始接连厄运不断?”

安南太子细细想了,点头:“如今想来,却是如此。公主,这该如何是好?”

“太子殿下莫慌。”帝朝云招来贴身侍女,从马车上取来两只檀香木盒,交由太子手中,“此佛珠是我多年前游历讲学所得,是难得的雪檀木所制,两串各含一颗百年舍利。太子与郡主各执一串,再找出那殿内的脏东西,殿下父子定然无碍。”

安南太子尤为感激,长鞠一躬,“多谢倾城公主,既然如此,还请公主随本宫去看看,找出那大逆之物,才可安心。”

“自当如此,可朝阳太子及我四哥,该作何安排?”帝朝云转身,看向已经站立许久的纳兰天阙及帝凌渊。

“噢。”安南太子恍然,刚才太过专注紧张,现在才发现竟有他人在场,对着纳兰天阙和帝凌渊歉意一笑,“实在抱歉,竟然懈怠了朝阳太子和四皇子。晚宴还有些时辰,还请二位先去驿馆歇息,可好?”

纳兰天阙含笑点头,迎光而去。漫天的金光铺洒在一袭白衣,给俊美无俦的面庞踱上了一层神圣感。帝朝云轻眯狭长的眼眸,看向那一抹身影,不知为何,涌上一种奇异的熟悉感。

“七妹?七妹?”

“嗯?”回过头来,只见帝凌渊不知何时已移身近侧。

“七妹看什么这么专注?”帝凌渊追随着朝云的目光看向那一抹身影,斜眯着眼睛,涌上一股危机感。

“无事。”帝朝云回眸浅笑,瞬间摒弃了脑海的念想,“四哥有事吗?”

帝凌渊细细凝视了朝云的神色,目光,没有发现有什么奇怪的,才道:“七妹,万事皆小心。”

“我明白。”帝朝云颔首,一股温暖涌上心头。

帝凌渊跟随侍从去了驿馆,朝云也随着安南太子去宫殿,却在还没进宫殿内里时,便停住了步伐,细细的凝视着宫殿檐角。

今日的阳光强烈,刚才却在那处闪现出一抹强光,这应该不是偶然。

“太子殿下,你命人去那檐角看看是否有东西,若有就取下来。”帝朝云轻眯起眸子,看向宫殿一角的屋檐。

安南太子不敢懈怠,命令人去了,只是片刻,便从那檐角上隐秘处取下了一个物什。

帝朝云一看,瞬间变了脸色,“好歹毒的心思。竟是钉了符咒的黄光棱镜。”

这物什如三棱镜状,最上方栽着一枚锈迹斑斑的铜钉,压下一页黄纸符咒,符咒上用红线描了圈圈绕绕,让人看来都不禁打一个寒颤,头皮发麻。

太子等人还未反应过来“黄光棱镜”是什么东西,帝朝云指向东处,又道,“太子殿下,那处是否为乱葬岗?”

不出意料,安南太子当即点头称是。

“那作祟的脏东西,便就是它了。”帝朝云面色有片刻的阴沉愤慨,“想不到那人竟如此阴毒,棱镜一面向东引阴气,乱葬岗的阴气何其重,又有一面南引命格,皇族龙脉不再保护周全,棱镜聚光,最后一面直指东宫,不出三月,便会被阴气环绕,东宫人皆会暴毙身亡。一命二运三风水,四阴德五功名。这种事可是会折寿数的的,此人如非与殿下有深仇大恨,断断做不到这地步。”

安南太子一瞬间面色千回百转,十分难看,“多谢公主,还请公主替本宫保守秘密,万万不能打草惊蛇。公主想必也累了,还请公主暂回驿馆歇息,本宫会处理好此事的。”

帝朝云含笑告辞,微微低沉下头,面纱下的嘴角掀起一丝诡谲的微笑。

回到了驿馆,帝朝云再没出来过,仿佛真的如太子所说“旅途劳累奔波,身体娇弱卧床休养”一般。

一直到夜幕降临,皇宫差了人来提醒该进宫了,公主才“不胜娇弱,还有偏头痛”的婷婷袅袅的带着她的四位婢女进了宫。太子一看,只觉得是人家帮自己解决了事情,耗费的精力太多,更加愧疚。

各国的大殿都有品级分阶次,第一道玉阶自然是皇帝之位,第二道玉阶以左分属朝阳太子、安南太子、北封四皇子,以右分属倾城公主及代表后宫且最受宠爱的宋贵妃。连丞相、王爷等人都位于三道玉阶以下,祝客为尊,众人自然没有异议。

不肖片刻,众人都已整整齐齐的入席,皇帝才姗姗来迟,甫一坐上象征皇权的帝座,席下众人纷纷起身,叩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纳兰天阙、帝朝云等人身份尊贵,自然不必行叩拜大礼,却也都象征Xing的起身行了一礼。

“这只是家宴,诸位怎都如此客气,快坐下!快坐下!”安南帝容项看来心情很好,满面笑容,双袖一挥,坐在了帝位。刚坐下,又大笑道,“寡人今年大寿,何其有幸,竟得朝阳太子、倾城公主、凌渊皇子亲来贺寿,实在是他人无法享得之福。三位殿下,在我安南可还习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