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将军在此:这个夫君,有点缠

更新时间:2020-09-24 09:38:25

将军在此:这个夫君,有点缠 连载中

将军在此:这个夫君,有点缠

来源:落初 作者:莫名不是奇妙 分类:言情 主角:安然温儿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莫名不是奇妙原创的言情小说《将军在此:这个夫君,有点缠》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安然温儿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前世她遇良缘,倾覆一生助他登上皇位,却不想换来满门抄斩,永禁冷宫。年过半百才得知竟错爱了一只财狼虎豹!一切都是他的计谋!她不过是他玩弄的棋子!可她却无法再报仇!家人背着污点死无葬生,仇人却风光大葬入了皇陵。一口心间血喷出,她倒在了雪地里,弥留之际仿佛看到了逝去的至亲,却不想伸出手再也无法触碰。一睁眼她重回豆蔻年华,那场噩梦尚未开始。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今生你再谋我不得!定要让你,血债血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坐在对面的白沐涟凑了过来:“然儿你看什么这么逗趣呢?”

白安然笑着摆摆手:“没什么。”

下了马车,三人乘上那偌大的画船,此时湖面的船舱并不少,少说也有十几个。

来到顶层的观赏台,比赛还未开始,两岸却是人身鼎沸,热闹非凡。

白沐涟与魏无绵聊着朝中之事,偶尔酌饮一杯,白安然很少会插话,只是欣赏着船外的风景。

想要与他如前世一般亲近,又不能过于显得热切。

如今这般忽冷忽热的态度便刚刚好。

正想着,一艘较小的船舱慢慢靠了过来。

船头站着一俊气少年,笑着唤道:“三哥!”

白安然定睛一看,是八皇子魏无延。

三皇子起身相迎,俩人谈笑两句,决定在一起观赏龙舟。

八皇子带来了两个人,一个是白袍云锦的英气公子,一个是碧落温婉的妙玲少女。

白安然认出那个白袍的公子正是之前在天香楼上见到的夏夕颜,而那个少女则是九公主,魏玲珑。

随即走过去一一见礼。

夏夕颜本就与白沐涟交好,俩人便凑在一起说话。

不多时岸上传来阵阵擂鼓声,四艘龙舟便飞一般的冲了出去,一时间难分胜负。

此时魏无延忽然说:“我们不如来赌上一赌,看看哪艘龙舟能第一个冲过终点!”

几人觉得有趣,纷纷赞同,很快压了赌注。

四艘龙舟船头各绑着不同颜色的彩旗,八皇子压了红,三皇子压了蓝,白沐涟想了一番压了黄。

他们三人便朝夏夕颜看去,只见他从容不迫的取下了腰间一块玉佩,跟着八皇子也压了红。

一旁的九公主眼神微闪,让丫鬟拿出一个绣着红菱的玲珑金球,挨着他放下。

魏无延一看,笑道:“九妹!你可真是舍得啊!这玲珑金球不是前些日子父皇才赏赐的么?父皇还说,这普天之下能配得上你的便是这玲珑金球了!”

魏玲珑撅了撅嘴:“不过一个金球罢了!反正也不会输掉,你们看现在那红队可是一直都保持领先的呢!”

她话音刚落,便听到旁边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我压绿。”

几人回头见到白安然取下了发髻上的一个簪子,放在桌上。

白沐涟悄悄拽了她一把:“然儿,那绿队可是一直都落后的啊!”

她却只是笑:“你且看着。”

魏玲珑在一旁撇了下嘴,只觉得白安然在故作清高。

谁知她的话好似有魔障一般,那一直落后的绿色龙舟,竟然在后半程,一点一点的追了上来,最终第一个冲过了终点线。

岸上欢呼一片,画船内却一片寂静。

那绿色龙舟竟然真的赢了?

白安然不动声色的把那簪子又插回了发髻间,抬起玉手,拿起了白沐涟放在桌上的那个紫玉扳指。

紫玉本身就罕见,尤其是一整个雕琢而成的扳指,外面不仅雕工细致,里面也是温润得很。

她笑得弯了眼:“哥,那然儿就不客气了!至于两位殿下、九公主还有夏公子的,便都拿回去吧!然儿只是运气好罢了,得了哥哥的赌注便足够了!”

本来她也就是想贪哥哥一个玉扳指而已。

九公主正恼着,听到白安然这般说,才缓和了脸色,算她有眼力见。

正要伸手去拿那玲珑金球,却听见旁边的夏夕颜说:“愿赌服输!这玉佩便归白姑娘所有了!”

魏玲珑咬着唇,忍痛一般收回了手。

这一幕被白安然看在眼里,她顿时明白了,原来九公主中意夏夕颜啊!

夏夕颜把玉佩交了出来,两个皇子自然不会吝啬这点东西,都纷纷劝着她收下。

龙舟看完,几个人打道回府。

湖面上此时起了大风,画船上下三层,比一般的小船舱都要吃风,一度行驶的不太稳当。

好不容易到了岸边,却是无法再靠近了。

最后只得铺了长长的木板条。

白安然是倒数第二个走的,夏夕颜在最后。

她咽了口唾沫,这才踏出脚,踩在颤巍巍的木板上。

好在一路稳妥,眼看着就要到岸边了,劲风却卷土重来将她往湖里推。

白安然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只听得耳边几个惊呼声。

“安然姑娘!”

“然儿!”

“小姐!”

白沐涟急的就要往湖里跳,身旁两道身影却是快他一步飞身而上。

想象中落水的凉意并没有来,她只觉腰上一紧,已被人飞身抱起,踩着湖面上的荷叶,飞快的落在岸上。

她站稳之后,那人便松开了,耳边传来一个温润的声音:“已经没事了。”

白安然福下身子:“谢殿下又一次救了安然。”

“无妨。”他浅笑如初:“我倒是希望每次都能及时救你,却又不希望你总遇到这种事体。”

白安然垂着头,没有回答。

她身后半米远站着的夏夕颜朝俩人看了一眼,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了。

——

回到丞相府正是晚膳的时间,热腾腾的粽子刚从蒸笼里端上来。

白安然望着满桌的菜肴,累了一天倒是胃口大开。

旁边的白沐涟却拿着筷子偶尔夹一下,似是有心事。

今夜是残月。

食过晚膳两人坐在后院的小亭子里。

白安然知道他定是有话要说,便耐着性子等着。

过了一会儿,白沐涟开口道:“然儿,你对那个三皇子是怎么想的?”

白安然低头看着茶盏中倒映出的天上那轮残月,眼神微寒。

若要说实话,自然是恨之入骨。

“然儿对三皇子并无甚好感,只是碍于身份,不好拒绝。”

白沐涟长长的叹了口气:“可是今日我看那三皇子,似乎对你有心。”

白安然脸上不由得挂了一抹嘲笑。

“他有心的,不过是然儿这个丞相府嫡小姐的身份,是爹爹在朝野的权利罢了。”

他脸上诧异之色难掩,那喉咙间说不出口的话,他这天真烂漫的然儿竟是知晓的?

一时间,白沐涟心中有几分苦涩。

爹爹手握重权,皇上是绝不允许丞相府再与皇家联姻的。

三皇子殿下风神卓越,外貌品行皆是一等一的好,可偏偏,他生在帝王家。

白安然握住他冰凉的手,淡然一笑。

“哥,你不用为然儿担忧。虽然你和爹爹从不与我说起朝野上的事情,不愿让我看到那些阴暗的勾当,可这些,我都是懂得。我的心中有一把尺子,谁是真心,谁又是假意,我看的清清楚楚。毕竟有爹爹和沐涟哥做范本,一比较便知了!”

白沐涟被她逗笑了,心中的担忧消散了些。

他抬起手抚着她额前刘海:“我的然儿,长大了啊!”

长大便意味着要开始经历很多残酷的事体了。

这一点,白沐涟终究是舍不得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