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兄台有礼了

更新时间:2020-09-16 10:58:20

兄台有礼了 连载中

兄台有礼了

来源:落初 作者:一只小松许 分类:言情 主角:周舜宋思鸢 人气:

《兄台有礼了》是一只小松许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兄台有礼了》精彩章节节选:生于现代,孤寂一人,她在那晚的雷雨夜生了心结。重生夏朝,获一家人,她拥有了以前不敢想的亲情。龙凤双胎,一胞孪生,她有一个和她长得万分相似的哥哥。女扮男装,混入书院,却因此有了一个想要共度一生的人。红烛暖帐,心愿得成,她也因此成了满夏朝女子羡慕的对象。PS:背景均为虚构,请勿过于较真。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再PS:这是轻松宠文,甜文,一点都不虐,别被穷作者编的简介骗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郑毅的事解决后书院一派安宁平静,读书人之间是和谐得不能再和谐,宋思鸢要藏拙,于是整日无所事事就盯着肖彦琛的行程。

肖彦琛此人生活极为规律,卯时起戌时作,每日还去书院后院帮菜农种菜,在宋思鸢还在睡大觉的时候人家已经背完一篇文章了。

本来宋思鸢也是有生活规律的一个人,毕竟她有这么个严肃的爹,但来了这书院后一切全靠自觉,宋思鸢没了束缚自然是不管不顾地睡懒觉。

除此之外,宋思鸢还发现一个肖彦琛鲜少有人知道的秘密,肖彦琛酷爱画画且极有天赋,不知是何缘由,他从不表现出这一天赋。

宋思鸢能发现他这爱好,还是她无意间看见他在一张练字的宣纸上画的牡丹,随是寥寥几笔却极为传神,比她以前的老师精心画的好很多。

但他不用专门的宣纸,只在用费的纸上画,宋思鸢想,他多半是因为绘画太过烧钱而选择隐瞒。

不过自那之后,宋思鸢便时不时地拿着自己故意作毁的画去肖彦琛那儿请教。

“彦琛兄,我又来了,你帮我看看这画怎么改才好。”宋思鸢指着她胡乱画的墨线道。

“嗯...线条虽凌乱却笔直,可以画成竹子。”肖彦琛思索道。

宋思鸢点点头,她本来是想画成竹子的。

“那这张呢?”宋思鸢又指着一张仅有一颗墨点的纸道。

肖彦琛见状满脸黑线,“这张思远兄可随意。”

宋思鸢又点点头,她是没想好画什么来着,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听闻彦琛兄画技高超,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彦琛兄可否讲究着画几张给我临摹临摹?”宋思鸢道。

还不等肖彦琛拒绝,宋思鸢又道:“彦琛兄,我们开始吧。”

肖彦琛被她这类似强买强卖的行为震惊了,但他本就不打算拒绝,于是顺势提笔开始作画。

等等,她从哪里听说我画技好的?肖彦琛有些懵,刚刚抬起的笔顿了顿。

准备转头问宋思鸢,就见她似乎已经全身心地投入到作画中去,于是不忍打扰就此作罢,转头回去继续思考。

肖彦琛刚转过去宋思鸢就偷偷摸摸瞄了他一眼,小样儿,姐想帮你难道还会被你发现?

可惜,宋思鸢低估了肖彦琛的智商。

宋思鸢隔三差五地就去给肖彦琛送一回纸,两人一同作画,顺便欣赏一下他的盛世美颜,次数多了,宋思鸢就干脆把自己画具之类的东西全都搬到了肖彦琛房里,反正两人就住对屋。

“彦琛兄,这喜鹊的眼睛该如何画?”宋思鸢趁肖彦琛画完一张后的时间道。

肖彦琛转头一看吃了一惊,这是喜鹊还是野鸡,怎的画地如此色彩斑斓,不过看宋思鸢这虚心求教的样子,他还是不打击她为好。

想着这些,肖彦琛随手就握上了宋思鸢的手,接触到时肖彦琛有一瞬的停顿,这手怎么如此娇小柔弱?

但又想着宋思鸢本就身材弱小,于是甩甩头带着宋思鸢的手轻松勾勒几笔就将眼睛画好了。

宋思鸢猛地被肖彦琛的气息环绕还有点反应不过来,注意力全在肖彦琛握着自己的那双温暖的手上,整个人的心扑通扑通跳着,完全没注意到肖彦琛是怎么画的。

等回过神来时,肖彦琛早就放开手一脸奇怪地看着她道:“思远,你的脸为何这样红?”

宋思鸢赶紧道:“天气有些热了。”

肖彦琛似信非信。

宋思鸢见状赶紧拿起画转移话题道:“彦琛兄,你看这画如何?”

肖彦琛看着画无奈道:“思远可以多思考再下笔,否则画得就不太像。”

宋思鸢点点头,他倒是没有一点要恭维她的意思。

于是随手将画一收准备画下一幅。

自从尝到当小辣鸡的甜头后宋思鸢就时常装作不会的样子让肖彦琛教。

肖彦琛倒是万分认真,宋思鸢则是每次都故意往他身上靠,享受小鸟依人的感觉。

本来肖彦琛是真以为宋思鸢是真心请教,但时间久了,他发现宋思鸢的画作虽然看起来一塌糊涂,但是仔细看那些线条和配色,都不像是一个不懂作画的人画出来的。

况且宋思鸢将画具都搬到他房间,还让他随便用,仔细一思索就知道多半是宋思鸢知晓他喜爱绘画却没钱,又怕直接说要帮助他他不接受,才这般想方设法地帮助他。

想通这些肖彦琛也没揭穿,宋思鸢这般细致入微的人,这些恩情记在心中便是。

至于宋思鸢每次找借口让他教这事儿,肖彦琛也非常自觉地找了借口替她圆上。

两人因为画画有了不少接触,宋思鸢又热衷于暗戳戳吃肖彦琛豆腐,因此大半时间与肖彦琛呆一起,还被周舜抱怨了好几次,宋思鸢全当耳边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今晚可能会下雨,思远,你房间的窗户修好了吗?”肖彦琛看着天上的乌云道。

“嗯?什么窗户?”宋思鸢随口道。

说完才猛地想起之前肖彦琛提醒过她的事,于是赶紧道:“最近太忙,把这事儿忘了。”

太忙?忙着跑他房间来画画?肖彦琛表示疑惑,不过这人挺可爱,他不准备戳穿。

“那可以现在赶紧去请,晚上的雨可能会有些大。”肖彦又道。

宋思鸢闻言抬头望望天空又看看肖彦琛不以为意道:“这点儿雨没事儿,彦琛兄来帮我看看这画如何。”

肖彦琛闻言无奈地接过她手中的画,但也不忘继续道:“你还是快去请师傅吧....”

宋思鸢见他不死心于是道:“你看这天色已经很晚了,师傅早就回家了,明日再请也可以。”

听到这话,肖彦琛就知道她是铁了心不想去请了,又见空中的乌云似乎要散的样子,也就不在再催促。

直到太阳落了西山,宋思鸢才磨蹭着从肖彦琛的房间出去。

等到宋思鸢慢吞吞地洗漱完关窗准备休息时,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惊雷,把宋思鸢吓得够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