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盗墓笔记续

更新时间:2020-09-16 10:55:59

盗墓笔记续 已完结

盗墓笔记续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夜初落 分类:言情 主角:王蒙小春 人气:

完结小说《盗墓笔记续》是夜初落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蒙小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草根书生远赴任,娇媚妖狐夜倾身。魂魄相连为知己,灵肉合一定三生。 鬼谷阴阳传千载,猥琐老叟奇术深。懵懂失身入此道,光怪陆离梦似真。 魑魅魍魉迷真性,妖精鬼怪身后跟……哎呀,怎个脱身? 一块灵玉惊动黑白两道,八道神符引发四海纷争。 身处绝境哪个MM来救我?咒曰: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本书有许多真实的道术、咒法、符箓、卜筮、相术、风水等玄学,请勿随意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章 三叔的讲述

三叔走到屋里唯一的一把椅子边坐下,又点起一了根烟,贼眼时不时在我身上转来转去,看这架势分明就是高堂上要开审犯人,只不过缺少了两旁“威……武……”人员的伴奏。

想起爷爷曾经跟我说过得一句话:做事要主动。现在跟三叔这只老狐狸必须玩点策略,与其让他问的不知所措,还不如由我主动出击来的更有利。

于是我率先开口道:“三叔,好久不见了啊,蛇沼一别,我还真以为你死了呢,没想到你这只老狐狸瞒了我这么多年,今天再怎么说也得给你侄儿解释一下吧?”我说的不冷不热,知道这招对大多数人都管用。

等了一会只见老狐狸的贼眼突然的眯成一条线,然后慢慢的吐出一个烟圈,我知道,这是老狐狸要发话了,马上竖起耳朵仔细听。事实上,三叔消失的这十年我不是一点也没猜到他去干什么了,但是毕竟我了解的还是有限的。

只见老狐狸贼眼突然一挑,然后厉声道:“小兔崽子,我还没问你怎么回事呢?你倒是先给你老子出难题,说吧,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的?”

见老狐狸又开始转移话题,我恨恨的咬了一下牙,“你别管我怎么找到你们的,这些要不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就要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今天必须告诉我。”我斩钉截铁道。

老狐狸估计是被我誓不罢休的气势所镇,低下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如果你真的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其实这件事也没必要隐瞒,不过,我说了,信不信还是由你决定。”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并叫他继续说。

盯着他的眼睛,但是老家伙却没看我,眼睛开始迷离起来,然后看着即将消散的烟圈,好像在努力回忆着什么。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十年后,三叔其实变老很多,头发几乎都白的差不多了,脸上的皱纹也增加了许多,看来这些年三叔的日子估计也不会太好,不过又一想,这都十年了,是个正常人大都会变成这样。

“你应该记得当年在西王母国那颗巨大的陨石吧,我和你分开又过了应该是七八天后遇到了黑眼睛,然后我跟他又去了一次那陨石所在的地方,毕竟那里是许多问题的关键。”

“黑眼睛,他不是带着一帮人先回去了吗?”想了一下,我就这么问了出来,但是一想又不对,“等等,等等,你说后来你也去了陨石那?”

“我说大侄子,你到底想先问哪个,一个一个来。”

我犹豫了一下,但是又一想,前面的两个问题对我的意义其实都不大,我真正想问的是三叔的遭遇,还有,

“你现在是谢连环对吧,三叔?”

老狐狸目光一滞,随机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那你就接着讲吧”我不再纠结前两个问题,陨玉里面的东西也一直是我想了解的事,当时闷油瓶走出来时我们都以为他失忆了,但是五年之前,我把作为吴邪刚下墓时的经历总结了一遍,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也许,闷油瓶当初从陨玉里面出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失忆。

想到这,我的心情又凉了大半。

三叔继续道:“黑眼睛身手很不错,他从陨石的空洞里先爬了进去,然后用绳子把我也拽了上去,随及我们就共同进入到了陨石内部,最后发现,陨石的内部竟然是空的,一个大约三米长直径的空洞。”

“空洞,怎么可能?先别说文锦进去了没出来,就是闷油瓶进去了……”还没说完,我就想起了闷油瓶当时并没有失忆的可能。

“里面是空的没错,不过,当黑眼镜走到中间时,那小子就跟中邪了是的,很激动的转来转去,然后不一会竟然晕倒了,我其实当时也有劝他不要乱动,没想到向来很慎重的眼镜那次竟然那么鲁莽的乱闯,不过这还不是很糟糕的事情的,倒霉的是,那家伙刚晕倒,通往空心里面的每一个洞口都探出了一张张死人脸”三叔说道这,不大的眼镜又眯了眯,然后又道:“你猜那一张张死人脸是谁,那竟然都和陨石外面西王母长着一样的脸,你三叔我虽说也是身经百战,但是遇到这种情况也是慌得很。”

“西王母?怎么可能?就算是西王母也不可能有那么多西王母啊?”我随口就道,又转头看了看胖子,胖子显然也是非常吃惊的样子,然后竟然心有灵犀是的转头看我,随即开口道:“小天真,其实胖爷我觉得吧,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你还记得小哥刚从陨玉出来时,咱们在陨玉里看到了什么吗?”

我一听胖子的话,还真有这么回事,要不是胖子那时跟我一样也看见了我还以为是自己在特殊情况下产生的幻觉呢吗,这么说来,西王母的脸出现在陨玉中间就非常有可能了,但是,当时我们也只看见一只啊,三叔怎么就看见了一大筐呢,难道西王母还有分身术不成?

这么想着,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一群干尸脸的西王母,确实够令人惊悚的。

“那后来呢?你们怎么出来的?”我继续问道。

“我们怎么出来的?”三叔笑笑,“我根本不记得自己怎么出来的,但是醒来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看见黑眼睛。”

三叔继续道:“黑眼睛昏迷的时候,我和几只西王母粽子打了起来,虽然你老子刚开始也算是老当益壮,率先撂倒了好几只母粽子,但是后来随着越来越多的粽子进攻,我就直接退到了黑眼睛旁边,然后突然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我醒来的时候自己躺在沙漠中一间避风帐篷里,后来得知是一家土著居民救得我。”

“土著居民,不可能吧,不是说沙漠深处一点人烟都没有吗,怎么会有土著居民?”我疑惑的问道。

“小兔崽子,你先别打岔”三叔说着又让胖子给他倒了一杯水,抿了一口继续道:“事实上,后来我得知我醒的地方根本就不是柴达木的深处了,而是离草原接邻的一偏远小部落,而且在我被救的几年前,那里还是绿洲来着,只不过后来沙漠化了。”

“那既然你没死为什么不回家,也不告诉我一声?”我撇嘴道。

“你也不是不知道,在蛇沼一行之后,我原本是打算回我那铺子来着,但是半路上又传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它’在蛇沼之后依旧没有灭亡,你还记不记得在蛇沼那阵,我夹喇嘛夹来的那群人,其中就有‘它’的人,‘它’已经知道我了,所以我就不能再出现在‘它’面前,这样‘它’就会自然的以为我死了。”

刚听到“它”竟然还存在着,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想当年,“它”把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现在,这个“它”还会再对我们下手吗?想到这,我觉得事情更加的紧急了,闷油瓶的终极宿命还没有解决,怎么“它”又从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了,而且,是绝对的来着不善,想着我就头痛。

“所以?”

“所以我就直接定居在了我被救的那地方,然后一呆就是十年。”

“为什么刚好是十年?”我问道,其实我想问的是:为什么刚好也是十年?但是又一想,三叔不一定知道闷油瓶在云顶天宫守护终极的事,所以就直接把“也”这个字去掉了。

三叔没料道我竟然会真么问,竟然半天没出声,然后直接起身就要进里屋了。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