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鲛人泪

更新时间:2020-09-03 22:57:39

鲛人泪 已完结

鲛人泪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水何澹澹 分类:言情 主角:聂流珠澹云容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水何澹澹的原创小说《鲛人泪》,主角聂流珠澹云容,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我叫聂流珠,本来只是想着能在师尊身边快乐生活一辈子就够了。一个小意外却让我终生被贬下东海,我邂逅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海妖,人类,妖族,修仙者,上界,下界,内陆王朝,各方势力搅扰。而我也只是希望在他身边,即使经历这生离死别的一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别师

蓬莱岛上一片寂静,流珠叩头声声入耳,直教人不忍听闻。

澹云容神色肃然,眼睛却有点红了,他背过身去,负手而立,不愿让门下弟子看见自己面容。

“师父,这普洱精是弟子带回,此事也算因我而起,弟子愿同小师妹一并受罚。”秋慕白突然跪倒,语声凿凿,竟是无比坚定。

“天意弄人,天意弄人啊”只听得澹云容叹息声声,“慕白并无过错,为师不愿牵连于你,起来吧。”

“师父,东海妖人肆虐,小师妹孑然一身,弟子放心不下”秋慕白并不起身,“弟子心意已决,其中诸般困厄,弟子甘愿承受。”

澹云容剑眉倒竖,厉声喝道“秋慕白,你敢违逆师命?”

殿中温度陡然下降,众人屏息噤声,不敢直面师尊雷霆之怒。

“弟子不敢!”秋慕白这才起身,惶恐答应。

“大师兄,这事全是流珠不好,不关你的事。流珠自生自灭,何须你等挂念呢”流珠轻声道,眼角泪水滑落。

“是,小师妹,你今后多保重!”秋慕白眼眶湿润,却不敢再多说一句。

殿中已经隐隐有女弟子的啜泣声,澹云容长叹一声“流珠,你这次犯下的大错,师父不能再纵容你了。既然天意如此,你也不要再怨师父”

似乎一瞬间苍老了十岁不止。

“师父”聂流珠声音哽咽,再也不能说话。

“普洱,这次饶你一命,你去凡间行迹也尽在本尊掌握之中,若是有为非作歹之事,我定饶不了你。知道吗?”

普洱不情愿的点点头,对这死气沉沉的蓬莱阁,他可一点也不留恋,知道自己死里逃生,高兴还来不及,转身对流珠道“喂,泼妇,别这么愁眉苦脸的。要我看,这里才没什么好玩,说不定东海那边更有好风景。”他说的原本是玩笑话,只是谁都笑不起来,连他自己也叹了口气,“只是若是东海再见到了什么精怪,你可别只顾着贪玩,把我忘了。”

流珠点点头,毅然道“师父,徒儿去了。既然此世不能再见,师尊恩情,流珠只能来世再报。”

言毕不再回头,身形在云海之中渐渐隐去。

落霞山上,听雨楼前。

云雾缥缈之中,一个婀娜的身形正在翩翩舞动,这舞凝结了落霞武功极高的奥义,只见她左手结印,口中喃喃做声,右手一道掌影挥出,“隆隆”之声回荡山中,当真是开碑裂石,叫人耸然变色。

“好!”不知什么时候,一声喝彩声传来。

灵袖微一皱眉,自己刚才修习这式“摩天掌”太过专注,竟然不知道有人近身,她回头看时却是自己的父亲,掌门落霞子,心下稍宽,笑道“爹爹,你看我这一手摩天掌,天界年轻人中可有谁能接的下?”

落霞子捋捋胡子,欣慰道“灵袖啊,你这一年来的长进,为父都看在眼里,若是我落霞门众弟子都像你这般勤勉,哼,这天界格局,恐怕要好好改写一遍了。”

“什么啊,师兄弟们天资虽然比不上我,但是若说道行,我看未必就在什么蓬莱岛的酒囊饭袋之下。假以时日,谁还敢小瞧我们落霞门?”

“哈哈,说得好,说得好。”落霞子宽慰一笑道,“灵袖啊,想要振兴我门。光靠爹这把老骨头是不够的了。想要实力上战胜蓬莱诸门,获得话语权,应当涉猎他们的武功。爹决定送你去蓬莱做弟子,这其中的用意,你可明白?”

“什么?您要女儿去蓬莱做弟子?”灵袖一愣,随即明白了父亲的用意,点头道“我明白了,爹爹要明中与蓬莱结盟,暗中要女儿修习他们的武功。女儿说的对吗?”

“不错,我正是这番用意。”落霞子点点头,“还有一事你不知道的。蓬莱门中禁锢了鲛人灵魄,你前去设法探明此物所在。若是能被我们‘借到’,这澹云容可就得对我马首是瞻,为我落霞所用,到时候,哈哈哈哈”

灵袖不解道“这鲛人灵魄怎么会有这么大法力?教蓬莱仙尊如此畏惧?”

“并不是这妖物灵魄有多么大的法力,只是十年前灭鲛一役中,澹云容中了鲛皇之毒。这毒十分霸道,传闻只有鲛人灵魄才能解,而且解毒之法,除妖人之外并无别人知道。所以澹云容一面禁锢了鲛人灵魄,一面派人四下寻访解毒之法,若是这鲛人灵魄到了我们手中,嘿嘿”

“那蓬莱仙尊可就不得不屈尊我门了,哈哈哈”灵袖会意笑道,“女儿知道了,明日我就动身,定然不辜负爹爹的期望。”

落霞子摸着灵袖的肩头,欣慰道“这天界法则,以后将由我父女制定。事不宜迟,你尽快动身便是。”

蓬莱阁主殿恢复了往日的清净,平时和聂流珠相交甚好的兄弟姐妹们郁郁寡欢,谁也不知道师尊为什么发了这样大的脾气,那盒中禁锢的是什么物事,连秋慕白这些大弟子都说不清楚,更不要说其余门人了。

澹云容独居密阁之中,从逐出流珠的喝令发出的那一刻起,他就后悔了,可是不这样做,也难以给天界其余门派一个交代。他呆呆的望着八卦上的女像出神,口中喃喃有声,只是这密室之中,并没有谁听得清他在说什么。

“流珠啊流珠”澹云容摇头叹息,“怪我看管不严,可是这次你闯下的祸,实在是太大了”

女像的形容像极了流珠,一样清丽的容颜,让人不忍亵渎的美丽;一样的婀娜身姿,比起落霞灵袖,更多了许多清秀,却不像那么妖冶。

只是和女像比起来,灵袖只能做到形似,在神情上,却又大大不同。若说灵袖出落的像是仙女,这女像,却几乎是创世帝女了。

澹云容摇了摇头,或许不是自己的东西,终究得不到吧。

密阁之外,却忽然传来了弟子禀报“启禀仙尊,崆峒掌门崆峒君枯竹求见。”

澹云容一愣神,起身走出密阁,道“教客人稍待,我这就去迎接。”

殿门之外正是等候已久的枯竹,这崆峒掌门,原是落霞掌门之子,灵袖之兄,生的剑眉星目,英姿勃勃,端的是少年英雄,年纪轻轻就做了崆峒掌门。

“自从上次东海一别,弟弟十分挂念兄长,见到澹兄修为又有所精进,老弟这才放心不少。”

“哈哈”两人同时大笑,似乎充满了久别重逢的喜悦。笑声止住,枯竹这才缓缓道“澹兄,我近日闲来无事卜了一卦,卦象大凶,恐怕天界将有不小的麻烦,所以特地前来提醒澹兄,料想澹兄智勇双全,若是有了防备,定能渡过此劫。”

澹云容淡淡一笑,“枯竹兄弟,我虽然敬佩你的未卜先知之能,但恐怕这次,你是算错了。”

枯竹只是微笑,并不答话,静等澹云容说下去。

“自从妖人被灭,鲛人皇子为我等所擒,这世上能翻得起风浪的,恐怕并无二人,枯竹兄弟恐怕是多虑了吧?”

“澹兄所言非虚,”见澹云容不以为意,枯竹也并不气恼,只是沉声说道“自从鲛人灭族,天界之中甚是清净,然而就在几个时辰之前,我却感应到东海之中的异动,想来澹兄也感应到了吧?”枯竹神色不变,语气却突然变得咄咄逼人起来。

澹云容陡然变色,但是以他的修为,这一丝愠怒很快被压制下去,他缓缓道“不错,我也感应到了,恐怕东海之中尚有漏网之鱼,然而不足为惧,我已派门下弟子前去东海巡视,所以枯竹兄弟就宽心好了。”

枯竹心中狐疑,问道“冒昧相问,澹兄派的这名弟子,恐怕也是蓬莱岛上的年轻俊才吧?”

澹云容笑道“便是聂流珠。”

枯竹听到这里,吃惊不小。聂流珠这个蓬莱仙尊最上心的女弟子,二十余年来从未出过蓬莱阁半步,一直被澹云容守护在身边,这次究竟是出了什么异变,以至于澹云容要将她远派东海?

只听澹云容悠悠叹了口气道“枯竹,过了这么久,那件事情,你还没有忘吗?”

“我没有忘。”似乎是在赌气,枯竹的声音无比坚定。

“我也忘不了。”澹云容眼神不看枯竹,也学着他说道。

“你要知道,你一味执拗,恐怕最终一切还是镜花水月。聂流珠也好,仙珑也好”

“你不要说了。”澹云容神色疲惫,“我想做到的事情,没有什么人能阻拦的了。”

枯竹不以为然道“你若是不信我的预言,日后定然有你后悔的一天。但是若是因为你阻碍了仙珑重生,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澹云容苦笑道“莫说是你,我也不会原谅自己。”

帝女仙珑,聂流珠这两个人的影子在他的脑海中交织反复,二十余年了,从未消散。

枯竹调转了话题道“近日我爹派我妹妹来蓬莱做弟子,一来仰慕蓬莱剑术已久,二来蓬莱,落霞,崆峒三门就更加亲密,这桩美事,还望澹兄成全。”

澹云容脸上看不出喜怒,淡淡道“何谈成全,那自是再好不过。只是唐唐落霞掌门之女做了蓬莱弟子,恐怕是要委屈令妹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