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娘子乖乖,将军爱妻如命

更新时间:2020-09-02 12:46:03

娘子乖乖,将军爱妻如命 已完结

娘子乖乖,将军爱妻如命

来源:落初 作者:青言若雨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任梦莹 人气:

新书《娘子乖乖,将军爱妻如命》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青言若雨,主角小姐任梦莹,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她叫“馥【fù】隐”,馥家八子一女,她身为馥家唯一幺女尤为尊贵,却历经磨难成长着。*他是赫赫有名的大将军“和政”,人称“炼狱鬼王”,唯独对她情有独钟,集宠爱于一身。*她为他生了一个又一个,却都是女儿身~~~说道:“你把本夫人当猪吗?呜呜,我不要生了,没力气了!”*馥隐咬牙切齿的说道:“下次再用持久战,小心本夫人不让你攻城掠池。”和政:“遵命,下次使用轮番战。”馥隐:“你……”和政无耻的说道:“轮番战就从今夜开始。”随后房里传来馥隐大叫的声音:“和政~~给本夫人滚下去~~~~”‘咚’的一声,伴随着和政的哀嚎。馥隐盖上被褥嘀咕道:“不给你点颜色瞧瞧,就不知道本夫人的厉害。”*点击收藏加入书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和政放开成玉,握拳轻咳。成玉得到自由后,从怀中掏出玉佩,递给馥隐。馥隐低头看,玉佩微黄,上面刻着一朵荷花,荷花正下方刻着大大辛字,辛字右下角刻着隶书成玉二字,馥隐掂了掂玉佩份量,看来是准四嫂亲妹没错。

将玉佩还给成玉不以为然的说道:“谁知道你这是不是从辛家顺来的?”

和政这次直接扶着竹子猛咳,他算是见识到了,这馥家小姐是个记仇的,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她。看来这女子是要被馥家小姐戏耍一翻了。

成玉愤愤道:“这玉佩乃是贴身之物,怎可顺得去?”

馥隐捋捋额角发丝漫不经心道:“这就要问你了,据我所知,这荷包亦是贴身之物。”

“我……”成玉想起那日情景,脸上竟烧的慌。

呵~看这小妮子满脸通红的模样,想必碰见了不少好事。

突然,馥隐在成玉耳畔轻声道:“我记得,辛家有特殊手法在辛家人左肩上纹个墨色的莲花家族标志。”

成玉大惊,从来没有人知道那个手法,馥家却知道,不仅知道,连细微的墨色莲花都知道,馥家真恐怖。不过成玉一想,姐姐已与馥家四子订亲,这馥家人最是护短,不然她也不会暴露身份,若是这样还有望躲过这次牢狱之灾,想到这里成玉释然。

只是,要想让馥隐相信,必须让她看左肩莲花图。成玉看了眼和政,落到他手里,他与她可没有任何关系,与其如此还不如给馥隐看她莲花图,至少她与她还有个姻亲在。

成玉眼睛一闭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道:“看吧!”

和政早在馥隐说话时就已经退到十步以外,看到辛成玉这副模样,也早已背过身去。

馥隐噗呲一声笑道:“逗你的呢!”

“你信我了?”一双美眼弯弯笑道。

馥隐笑着点点表示相信。

成玉突然苦着一张脸看向和政背影嘟嘴道:“可是……”意味明显,馥隐想不知道都难。

馥隐负手走向和政,抬手挺胸傲然看着和政道:“和将军可否给我一个面子放了成玉。”

“你的面子?我倒不知馥家何时成了馥小姐掌家”和政挑眉道。

辛家他和家还是不惧,更何况这是皇上下旨的案子,他只是奉旨办案,这岂是他说放就放的,若是馥家能欠他一份人情,他当然是可以放的。

馥隐不知和政除了常年带兵征战沙场,却是个从不吃亏的主,不管是战场还是其他方面。

真是不吃亏的主,馥隐尴尬的呵呵两声道:“这个~和将军,若是成玉将她所有不正当所得的物品交还~”馥隐看和政丝毫不动心的漠然,狠心道:“加上馥家的一个诺言,不知是否能放了成玉。”

成玉双眼放大,吃惊道:“什么?”全部物品?那她这一年不是全白费了,最主要的是馥家一个诺言堪比圣旨,只要馥家承诺,馥家又是个重诺的家族,哪怕倾其所有也会完成他们的诺言,这真是便宜和政了。

同时成玉甚是感动,其实馥隐大可不必如此,如今姐姐同她四哥只是订亲,并没有成婚,这其中会不会有变数不可而知,就算姐姐嫁于馥家四子,那也是姐姐是馥家的人,她顶多是馥家四媳妇的亲妹,并不是馥家人,馥家自是可以不管。成玉暗自感慨,以后定不能在做这事,决不给姐姐和馥家惹麻烦。

看和政还是不为所动的模样,馥隐又道:“看来和家手握重兵,自然看不起我馥家的一个小小诺言,我只能让祖父与皇上……”

和政干笑两声,以手握拳放在唇上轻咳道:“馥小姐说笑了,只是日后,要如何让馥家承情。”

狐狸,这是和政给馥隐的印象。馥隐从袖袋中取出一玉佩递给和政道:“这是我馥家信物,到时你拿着它到府上找我便可。”

和政伸手接过,玉佩简单大方,正中梅花图纹,图纹上一个大大的馥字,随后笑道:“牢里有名女性死囚长的就像玉面神偷。”能让馥家欠他一人情可不易,怎么白白便宜那老皇帝。再说了,这牢里的死囚成堆成堆的,随便拉出一个糊弄糊弄皇帝,那也是分分钟的事。

馥隐咧嘴一笑,能答应便好,让和家承情总好过皇家,和家掌握储国重兵,馥家掌握储国经济,和家对馥家可是没有任何冲突,皇家就不一样了,若是对皇家有个诺言,哪日皇家让她馥家散尽家财,然后在乘机安个罪名,将她们馥家来个满门抄斩,那她馥隐岂不是罪人。

两人迅速达成共识,和政这才知道三人你追我赶的来到京城郊外的灵山竹林,离京城甚远,快马预计也要一个时辰左右。

此时辛成玉的肚子咕噜噜的唱起空城计,和政馥隐看向辛成玉,再看看日头,已经是未时,早已过了用膳时辰。

成玉尴尬,不好意思呵呵两声。

三人决定,既然没法短时间赶回府中,倒不如在先灵山脚下的馆子随意用饭,垫垫肚子。

途中成玉步履蹒跚的走在山路上,一路哀怨的看着和政。要不是因为他,她能跑那么远的路吗?能饿着肚子吗?难道他不知道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么?还有她那些上百件的宝贝啊~那可是她的心她的肝,没了它们她要怎么活啊~都还没有捂热呢就这样没了……呜呜呜……想到这里,哀怨的眼神更甚几分。

那哀怨的眼神看得和政满身鸡皮疙瘩起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和政是个抛弃自家娘子的败类,欺负了成玉似的。

馥隐在一旁看的起劲,暗笑原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战神将军竟然害怕这哀怨的目光,欣赏够那和政的表情,馥隐对成玉道:“别伤心了,改天我让青荷从五行罡剑阵取十样八样的小玩意,给你玩玩。”

辛成玉一个踉跄,差点摔个狗啃泥,然后兴奋的围着馥隐道:“馥姐姐说的可是馥家十阵中的第五个阵法五行罡剑阵里的宝贝么?”

“不错”

“馥姐姐,我有说过你是一个心地好又美的人么?嘻嘻……”辛成玉得到肯定,笑得媚眼弯弯的,如同天上的月芽一般。

馥隐摇头无法理解道:“不就是送你几样东西,竟能让你乐的这番模样。”

“当然啦,这可是五行罡剑阵的里东西,随便一个也是价值连城的呢?”

“你若喜欢,就多送你几件便是。”

三人来到山脚的一间茶舍,叫了茶舍里的招牌菜,便又聊了起来。

成玉咕噜咕噜的喝了口水道:“送我十样八样便好,多了招贼惦记。”

和政喝茶的手一顿想到什么似的问道:“你怎么不惦记馥家的宝贝?”

成玉看和政就像看白痴似的:“和将军近日才回京,你有所不知,在京城,谁家的宝贝都可以偷,哪怕皇家的也遭遇过盗贼,唯独馥家不曾有,你可知为何。”

和政放下手中茶杯问道:“为何?”

辛成玉很有神秘感的在和政身边低语道:“因为馥家有十大阵法,你可知是哪十大阵法?”不待和政回答自顾自的又道:“分别为一路归流阵,二道铜蛇阵,三截精武阵,四象虹云阵,五行罡剑阵,六合天盲阵,七星北斗阵,八卦乾坤阵,九曲黄山阵,十地迷幻阵。此阵法一个比一个厉害。”

“传言曾有一位偷盗,圣手仙盗,偷遍三国九岛。”成玉一脚放在櫈上玉手一甩声情并茂:“那日夜黑风高,正是偷鸡摸狗的好时机,圣手仙盗一身黑色夜行衣,单枪匹马,一路闯进馥家十大阵法中的四象虹云阵,从此再也没有出来过。馥家十大阵法,没人能过第四阵。”

“听人说,馥家是十阵阵法,阵阵相扣,动一阵惊十阵,真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啊!”成玉满口吐沫横飞,讲的是情深意动,扣人心弦。成玉言罢又喝了杯茶水。

这时小二上了菜肴,馥隐动筷道:“不过放一些俗物罢了,哪有你说的如此夸张。”

和政听后,掩去眼中情绪挑眉不以为然道:“嗯,着实厉害。”难怪成玉会盯上已出馥家家门的玉镂凤钗。

馥家不愧为百年世家,掌握储国经济命脉,的确有些个本领,不仅如此,他的密探来报,说是馥家近几月在……

想到密探所查到的内容,和政不动声色的看了馥隐一眼,便低头用膳。

三人吃了饭,招了辆马车回京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