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盛宠冷妻

更新时间:2021-11-25 09:03:13

盛宠冷妻 已完结

盛宠冷妻

来源:落初 作者:窈窕眉黛 分类:言情 主角:盛寰歌盛寰庭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窈窕眉黛的原创小说《盛宠冷妻》,主角盛寰歌盛寰庭,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盛寰歌是私生女,小妹遭遇车祸,陆家相亲的人选换成了她。陆天唯是S城权势滔天的陆少,陆家亿万财产的继承人。结婚对他来说是权宜之计,却是深陷其中。两颗冰凉的石头,自然温暖不了彼此。但古人云摩擦生热,由是陆天唯开始长时间的摩妻之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一口气说完,只见盛寰歌沉默着思考。

“你怎么了?”

“我突然知道了一件事。”

“什么?”

“你念中文系可惜了,研究生的专业应该去学法律,怎么从来不知道你的口才不错。”

“盛盛。”她句句说得这么真切,和着她以为都是在开玩笑,其实这些话好早好早之前她就想说。

盛寰歌咧嘴笑笑,“那你想知道些什么?”

“想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你……又是什么人?”孟晓诺先是盯了盛寰歌一会儿,而后摇摇头。“但是如果你不想说,我就不想知道了。”

孟晓诺比她大两岁,可很多时候,盛寰歌都觉得应该是孟晓诺比较小,活像是小孩子一样纯真善良,挽着孟晓诺,“谢谢你,晓诺,你不知道我这几年以来最好的运气就是有了你这个真心对我的朋友。”

“梦瑶不算吗?”

“昨天晚上你回去的时候,寝室里的人有没有说是什么?”

“对了,我忘记和你说,有些传言可难听了,他们说你是偷了别人的毕业设计,而且你和那个陆总不知道什么关系,得以进陆氏。”

“他们?”

“林月逢人就说,我专业有几个人同她关系不错,这话传得已经是满园风雨了,现在厅里的人半信半疑,不过还是相信的人多,真气死我了,我不想呆在寝室,这不就出来了。”

“你问我林梦瑶算不算朋友,她把我的设计图偷了给了冯军,你说她这算真心对我吗?”

“原来如此,你昨天打那巴掌就是因为这个。”

盛寰歌点点头。

“那她真的太过分了,比林月还恶毒。”

“为什么?”

“林月不过喜欢逞能,顶多图个嘴快,可她这种所作所为,简直让人不齿。”背后捅别人一刀。

盛寰歌想:刚巧,她也是这么觉得的。

两个人正好走到寝室门前,说巧也巧,正说到林梦瑶,她立刻便出现在了寝室门前。

“盛盛,我想和你谈谈。”林梦瑶的声音柔柔的,不知道为什么,今日听来只觉得刺耳。

“谈吧。”

“可以和你单独谈谈吗?”林梦瑶看了孟晓诺一眼。

“晓诺,你先上去吧。”

“我……”

“没事。”她会怕林梦瑶吗。

“好。”孟晓诺先一步进了宿舍门。

林梦瑶和盛寰歌走到寝室旁边的一个小亭子,亭子下面是碧波湖,有些活泼的金鱼在里面跳来跳去。

盛寰歌看着那些鱼儿出神,林梦瑶迟迟没有说话,“有什么话就说吧。”

“盛盛,对不起。”

“恐怕我当不起,这三个字。”

“那设计稿是表姐让我偷的。”

盛寰歌却是微微一笑,“如果你昨天告诉我这句话,我或许会信的,而且还会傻傻地真心祝福你和学长。”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头一次觉得像林月这样的人挺好。”嚣张跋扈,但至少所言所行都摆在明面上。

历来口无遮拦的林月,如果设计稿是她让林梦瑶偷的,她不会一口一个冯军画的,反而会认为自己的计划没有成功,觉得比较败兴,根本不会在自己面前炫耀。

而林月依旧是耀武扬威,说明她全然不知道那份设计稿是盛寰歌的,全然认为的确是冯军的,即便对冯军能不能画出那幅设计图有些许怀疑,也会因为平日里讨厌她盛寰歌而抹去。

“可是真的是表姐让我偷的。”林梦瑶说这话的时候,眼角还闪着泪光,当真是我见犹怜。

“你历来比林月聪明,所以我们之间明人就不说暗话了。”

林梦瑶闻言,脸上的笑容僵住,“盛盛,我因为喜欢晨阳做了错事,我不奢求你原谅我,可是你不能不信我。”

盛寰歌对她的楚楚可怜视若无睹,“林梦瑶,你我之间仅此一件事情吗,去年的奖学金名额是你动用关系让学院没有通过我的申请;年初的时候,我被人从图书馆二楼推下去,扭伤了脚,没有去成社团旅行,也是你找人做的……”而就是那次社团旅行,促成了她和许晨阳,她淡漠地将那些事情摆在林梦瑶面前。

盛寰歌怎么也没想到这些看似寻常的事情居然和平日里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林梦瑶有关系,还记得答辩完的那天,她将笔记本电脑放回寝室,威娜给她打了那个电话,让她对于林梦瑶所有的友情荡然无存。

之所以威娜之前没有告诉她的原因,是因为林梦瑶就是盛寰庭用来对付许晨阳的最强武器,所以盛寰庭选择沉默。

而如今,许晨阳和她已经分手,便不需要再遮遮掩掩的,听到威娜一件一件说出来的时候,从最初的惊讶、愤怒、继而平静。

“这些你都是怎么知道的?”林梦瑶的脸色随着她说出的那些话逐渐变了。

“你不必管,如今在我面前就不需要伪装了。”

林梦瑶肩膀颤抖,闭上眼良久。

嘴上逐渐扬起的是得意的笑容,卸去那些娇小柔弱,“盛寰歌,你眼里容得下过谁啊,是,你本事得很,连晨阳都对你一见钟情,但你自认为配吗,凭什么让他这样对你。”

“或许答应他的追求是我的错,但这段时间,我自问尽了最大的力量对他好。”她的确是在试着努力爱上许晨阳,可是没有用,在她心里,一开始就将许晨阳摆错了位置。

“你一次一次的拒绝,换他苦苦哀求,是啊,你弃之无用的,是我最想得到的,大概你不会晓得我是怎么留在他身边的,我这样的女人竟要用那种手段,讽刺的是那次他嘴里叫的是你盛寰歌。”

撕下面具的林梦瑶,让盛寰歌觉得可怜,但那句话非常精辟,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劝你把这一切告诉学长。”

“不可能。”林梦瑶很恐惧。

“你不说我也会说的。”

“你要摧毁我的幸福吗?”

幸福,必应是一个等号才能称之为幸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