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魅王绝宠小嫡妃

更新时间:2021-11-25 08:49:56

魅王绝宠小嫡妃 已完结

魅王绝宠小嫡妃

来源:落初 作者:涵幽惊芳华 分类:言情 主角:崔叶非尘 人气:

完结小说《魅王绝宠小嫡妃》是涵幽惊芳华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崔叶非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叶非尘是个本土皮外来心的伪萝莉。继母阴柔伪善?表姐狡诈阴险?若是不安分,那她就让她们打哪来滚哪去。选夫?眼前就有个现成,但这厮是个大爷,身份高贵,俊美无疆,传言神经有点问题。不过念在你有当保镖潜质的份上,虽然老了一点点,将就收下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显然,她的亲切并没有很好的传到对方的心里,因为下一刻便传来了一声轻呼,‘呀’。

急促而短暂。

叶定荣顿时扭头,正欲呵斥便传来一个如烟如幻、软绵绵的声音。与此同时,环佩叮当声也小声的响起。

“媳妇见过婆婆。”

这声落下,随后便接着稚嫩却清脆悦耳的两道声音,“珍儿、珠儿见过老祖宗。”

没有直接喊祖母倒也算知点分寸。

叶非尘一一看去。首先一人是她继母李姗,年方二十四,美艳柔弱,似乎连眸子里的光都晕做了淡淡烟尘;身材纤细,柔若无骨。属于男人最欲捧在手心的那类。

李珍李珠虽才十四,但眉眼中已有醉人之貌。两人相似度七成以上,不过李珍脸要更为瘦削一点,而且额际中间有一颗美人痣。

李珍颇有其姑之风,眉眼动人,身姿瘦削,迎风一站就好像随时会被吹走;李珠则明朗一些,有着小姑娘对自己十分自信的一抹傲然,那流露出的一抹不仅不会让人反感反而让人觉得朝气蓬勃。

两人都很瘦,但是该胖的地方已经胖了起来,不说傲然,却也前景可观。

叶非尘眼神不经意的扫过李珠头上的胡蝶钗便有点郁闷的垂了眼,视线触到自己扁平的身材时眼睑更是耷拉了点。

不过转瞬便开朗,她还小呢,前景该更是广大才对。

四周的沉默拉回她游走的思绪。

李姗还摆着行礼的姿势,她的两个侄女也一样,都静静的垂着头等候着叶老太太发话;随着她们一起出现的婆子丫环一个个跪在地上,静默无声。

叶定荣只扶着老太太,也不发一言。

叶非尘眼里暗色一晃而过,眼睫微颤,眼珠子一转,将众人的表现看在眼里。

李姗姿势很标准,即使半垂着头也能让人看到她恭敬顺从的神色,只是腿儿微微的打颤;李珍颤的更厉害,想来平日里没有这么蹲过;李珠没有颤,但头垂的低一些,那交叠在身侧的手已经要把手里的手绢给拧破了。

叶非尘只是看着,没有装乖卖巧去打破这时的沉默。对叶定荣偶尔落到她身上的视线完全无视。祖母处事有她的准则,她不会打乱。

你敢逼,祖母怎么就不敢顺水推舟让你难过一会?你做出这一副纯孝之样便以为祖母不敢为难,殊不知名声什么的有些人不在乎!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被无限拉长,不过一小会却好似已过了几个时辰。

叶老太太终于发话了:“起来吧。”

“谢婆婆。”

“谢老祖宗。”

抬起头的李姗已经小脸儿泛白,却仍是挂着真诚的笑过来挽上了叶老太太的手,只不过迈步子时有些小小停顿。

叶老太太任她挽着,手搭在李姗的手上,忽的一叹,“你这身子太弱了些,平日里要多补补,身子好了子孙才能绵延。”

看似关怀实属锥心之言,进门六年无所出当是李姗最难言的痛,小脸儿微僵,更白了几分。

“媳妇谨遵婆婆教诲。”

依旧柔顺,却无由的有些委屈之感。一边的叶定荣脸上闪过一抹心疼。

叶老太太状似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回头唤道:“非尘,过来。”

她只说过来,并不言‘过来见过你母亲’。

所以叶非尘只是对着李姗端端正正的行了礼,“夫人。”

不卑不亢,不怨不怒,平平静静的声音涤荡在空气中,不知波动了哪些人的哪些神经。

“你……”叶定荣开口。

大大的眼睛刹那间转了过去,叶非尘直直的看着叶定荣,清澈如一汪湖水,映射所有黑暗。

见他微愣,叶非尘歪了歪头,似疑惑道:“非尘这样叫不对吗?”

似乎刚才的那抹夹扎着凌厉的质疑只是错觉。

叶定荣竟一时没转过弯,“没什么不对。”

李姗微讶的抬了下头,眼神从纯真的笑着的叶非尘的脸上晃过。

“那就好,非尘还以为一回家就犯错了呢。”娇俏的声音,淡淡的谨慎。

叶定荣只有这一个亲女儿,虽没有长在身边,但血浓于水,想到她年幼病弱远去休养历经数载,无父相陪无母为伴已是艰难,又听她话里的小心,心就软了几分。

“错了又如何?这是相府,你自在的过便是。你是相府的嫡长女,畏畏弱弱可失了风范。”

叶非凡眼角扫到双胞胎姐妹齐齐变色,脸上绽放了一个奇特的笑容,“女儿谨遵爹爹的话,往后绝不会丢了相府的脸。”

这话说得是绝对的笃定,看着吧,她是绝对不会丢脸的呢!

对自个女儿有这种气度叶定荣表示很满意,亲切的拍了拍她的小包子发型。

“非尘如今也出落成大姑娘了,真是叫人欢喜。”李姗执起叶非尘的手,亲切的道:“这两个是我的侄女,虚长你几岁,府中没有姑娘,往后你在这府里无聊便可以找她们玩。”

叶非尘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很得体。任由李姗说的好像她侄女才是这府里的姑娘而自个好像是个借住的。

“是呀,非尘若无聊便找我们玩。”李珍欢喜的应承着。

“这些话晚些再叙。”叶定荣见一干女眷都各自有了互动,便开口道:“母亲一路劳累,当先去歇息才是。”

“是媳妇疏忽了。”李姗惭愧道:“屋子已打扫干净,婆婆随时可以休息。若有什么不满媳妇立即叫人换了。”

“非尘的院子不久前新建,相爷亲自监工,你定会欢喜。院里的人手已做安排,若用的不顺手立时可以换。”

叶非尘施礼:“爹爹和夫人费心了。”

李姗笑了笑,便挽着老太太的手欲走。老太太顿了顿,瞅了眼叶非尘才迈出步子。

李珍李珠两人一人挽着叶非尘的一只手,很是热情地欲带她去她的院子。

叶非尘脚步不动,唤了句‘夫人’。

李姗停步,回头。

叶非尘道:“我原以为相府规矩甚严,没想到竟这般没有规矩。夫人温柔,想必平日总被这些没规矩的恶奴欺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