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我爱总裁大人

更新时间:2021-10-15 08:33:59

我爱总裁大人 已完结

我爱总裁大人

来源:落初 作者:夜飘邈 分类:言情 主角:常雯徐俊 人气:

火爆新书《我爱总裁大人》是夜飘邈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常雯徐俊,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学生常玟偶遇商业才子徐俊,误打误撞,接连擦出爱的火花,结局自然是甜美的,中间又会发生什么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车子继续高速行驶中,常玟下意识地把身子缩紧,让自己尽量少些存在感。

车子行驶的方向似乎不太对,常玟为了避免他少绕路,觉得有义务提醒他,她嗫喏道,“徐总,这好像不是去学校的路。”

车子嘎的一声刺响,又是意外的紧急刹车!后面紧跟的桑塔纳差点追尾。

桑塔纳的胖司机气急败坏,探出头来,刚要破口大骂前面赶着投胎超生的家伙,只是当他的眼睛被那铮亮的幻影晃得眼痛时,他不自信地眨了眨眼,看了又看,自觉气馁,到了嘴边的狠话生生给吞了回去,恹恹地把脑袋缩了回去。

常玟望着他像刺猬一样竖起满脑袋的黑刺,目瞪口呆,心惊肉跳。

这又是哪儿错了?

她的牙缝丝丝灌进凉风,牙根隐隐发痛。

牙痛不是病,痛起来真要命。

看起来,在他面前只有做哑巴才是最安全的。

沉默是金。

也许他真的是喜欢别人装哑巴、做隐形人。

那就依了他吧,又哑又隐,应该不难做到。

她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缩回目光,威襟正坐,目不斜视,像是课堂上认真听讲的小学生。

“看着我。”徐俊冷得彻骨的声音炸在耳边。

做隐形人都不行?常玟茫然,乖乖的听话,乖乖的扭头看着他的鼻子。他的鼻子很高很挺,看得出是一个控制欲|望极深的人,也就是说,这样的人不好惹。

很不幸的是,她一根筋的、傻傻的,已经招惹了。

惹火烧身。

他敏锐地觉察到了她的敷衍,声音更冷冽了,“看着我的眼睛。”

她跳进反射似的未经思索就把无辜的眼神往上挪了三公分,那里是他的眼下,相对安全,没有炽热的烈焰。

“再往上两公分。”他很精明,雕虫小技根本糊弄不了他。

她的目光轻轻微微往上挪了一挪,就是两公分,那里是熊熊烈焰的中心地带,可怕、恐怖、惊悚、用在这样一对眼神中毫不为过。

他看着驯化的她,眸子里的凶相敛了下去,冉起了些许温柔,“要听话,知道吗?”

车子在她的悸动起伏的心情中平稳启步,她出于惯性原理还在注目着他,看他的脸色似乎略有缓和,再看他平稳的车速,他的心情应该不算太坏。她恹恹地猜测,可是,下一秒呢,上帝都不一定知道他下一秒会怎样,因为,因为他就是一个变|态的恶魔。想到这儿,她的眼神有了明显的变化。

徐俊似乎感受到了兔子的变异,他转头深奥地朝她咧嘴一笑。

她看着那口让人心跳紊乱的白牙,身上猛地一激灵。

好冷啊!该是冷气开得过了头吧?她只能找到这样一个颇有说服力的理由。

她的憨态可掬丝毫不落尽收他的眼底,他狡猾地不动声色,心情越发地好,专心开着车子,随手按开了音乐,他好心地选了一首舒缓轻快的田园乐,很适合放松情绪,算是他送给她的礼物吧。

音乐果然是神奇的东西,美好的旋律漾进心里,漾进每个紧张不安的细胞。

它让人生出错觉,常玟在音乐的极致效果中,仰靠在软软的椅背上,眼睑随着那轻快的拍子,不知不觉阖上,竟就那样沉沉睡去。

车子划了一道漂亮的弧形之后,车速微有减慢,驶进了自家院里。

车子缓缓停在,他俯过头去看着她熟睡的小模样。剔透的肌肤,长长的睫毛,微扬的唇角,像是很享受的样子。

他的唇畔噙着鲜活的笑容,有些不忍心打扰她的美梦。

心思是善良的,行动是残酷的。

他伸出了他罪恶的爪子,替她解去安全带,“喂,该醒了。”

轰隆隆的噪音,是打雷了吗?常玟迷迷糊糊中,眸子倏然睁开。撒眼四望,周围暗朦朦的看不透彻。应该是天阴得太厉害了吧,夏天的天气就像是某人的脸,说变就变。她很大胆得呆想。

“发什么呆?快下车。”某人的声音再度扬起,在这样阴森森的晦暗里更加阴冷可怕。

她行尸走肉般随他下车,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感应灯明明灭灭。常玟这才后知后觉得想到这里原来是地下车库,森森冷风扑面而来,空旷阔大的车库里,只有他们两个相对弱小的身影。她不由得联想到鬼片里的恐怖镜头,多半都会采用这样阴森的场景做铺垫。她的小脑瓜里浮现出那些缺鼻子少眼、满面是血的恶鬼,她身上瑟瑟发抖,脚上紧了几步,与他前脚接后跟。

这段路似乎还很长,七转八转,还不见出口。或许是她心里太急的单纯缘故,她忽然像被什么东西绊住,身子一时之间失去平衡,而她又很怕这样恶劣的环境,远远胜过怕他。

她本能得抓住他的胳臂寻找支撑。

他掉转过头,面无表情。

他生气了吗?很糟糕。常玟的心像落入冰窖,她垂眸看脚,躲开那样让人不安的眼神。

“怎么?你急不可耐了吗?”他的唇畔扬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眼神里充斥着别样的光彩。

“啊?”她天真无邪,懵懵懂懂没听清他的话。

“你又开始接近我了。还没进屋你就这么急不可耐了吗?”他的雄性生理机构蠢蠢欲动,在这样隐冷的地方似乎有些不合适。

“不,不是,不是这样的,徐先生,您,您误会大了。”她结结巴巴、磕磕绊绊不知如何才能解释透彻。

“有了这样的心思是好事,我很喜欢。你就不要抵赖了,温柔点。”他根本不理会她的无辜,顺着自己暧|昧的心思往下想。

他的爪子钳住她的下巴,眼神暖暖的,她开始心律不齐,胸膛里响起激烈的敲鼓声。

“徐先生,在,在这里好像很不安全,不如,不如,我们上去吧。”她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敷衍他道。

我们?他好像很受用这两个把她和他连在一起的词,听起来像是亲密无间的连体人。

“好啊,记住一会儿进了房间,要好好表现,不然,我就把你丢到车库里。”他又故作神秘压低声音道,“这里好多年前死过一个女人,是他杀,至今没找到那个变|态的凶手呢。”

原来他早就看透她了,老谋深算!

常玟顾不得生气,脑际里盘旋着是他话里那个满脸是血、缺鼻子少眼的女鬼。

该不该信,能不能信,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真的很怕,很怕呆在这样的地下,像是阴曹地府的感觉。

她的唇隐隐抿住,一副要哭的模样。

徐俊善解人意得牵起她的手,一步一步往前走。

他的大爪子有几分温度,让她的心里稍稍有一点安慰,最起码,他不是厉鬼。

厉鬼生前怨气太重,听说他们死后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眼前的这个人,虽是阴晴不定、反复无常,他到底还是有血有肉,是她的同类,总不至于把她大卸八块。

她的心律渐渐找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