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盛世田园:娇俏娘子带球跑

更新时间:2021-10-15 08:20:30

盛世田园:娇俏娘子带球跑 连载中

盛世田园:娇俏娘子带球跑

来源:落初 作者:陈沫希 分类:言情 主角:诺雪白云山 人气:

完结小说《盛世田园:娇俏娘子带球跑》是陈沫希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诺雪白云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句话:现代女村官与古代神秘男勾搭成奸相互扶持的故事。两个词:一生一世一双人、双洁。穿越了,不是公主小姐万千宠爱,而是爹不疼娘不在命悬一线。知识改变命运,沦落山村她照样混的风生水起,至于那些欠了她的人,迟早会还!只是,便宜娘亲,您老高瞻远瞩深谋远虑,可这全能大帅哥是肿么回事?还有你,进女子闺房怎么能如此淡定随意——“娘子,该歇息了。”某男衣衫半解。“滚!”“你我夫妻一场,怎可翻脸不相认?”“那是假成亲,假成亲!”“咱孩子都俩了,早该转正了。”男人眼神灼灼魅惑至极。诺雪无语,堂堂大将军,太损兵哥哥的形象了,告诉你,糖衣炮弹制服诱惑啥的,真的不好使......(用力吞口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诺雪睁大眼睛迷茫的看向舒暮云,她什么时候中毒了?

“你当真不知?”华天胤挑眉,显然不信,医毒不分家,就连暮云都觉得棘手。也不是说这毒有多厉害,而是这毒来的怪异,十二时辰不到,发作凶猛,却不致命。

诺雪的眉头紧皱,难道真的有什么自己忽略的东西?努力的回想,她醒过来就发现躺在了这里,难道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所经历的?

舒暮云看了华天胤一眼,再次朝诺雪开口:“姑娘是否有难言之隐?但说无妨,华大哥是很好的人,能帮上忙的,肯定不会推脱。”嗯,除了喜欢欺负压榨他以外。

“我、、、”诺雪有些无力,也有些落寞,她也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姑娘可是不相信我们?放心,你是华大哥救回来的,我们也只是想知道所救的人是不是一个麻烦。”

“并非我等不相信你,但是姑娘出现的蹊跷,还望详细告知,以解我们心中疑虑。”华天胤开口,虽然说的委婉温和,但是放在一张古井无波淡然无比的俊脸上,让人倍感强势,不容置疑。

诺雪看了一眼双手的伤痕,她也想知道自己经历了怎样的险境,以致于此刻哪怕随意假想都能清楚的感受到那好似从灵魂深处传来的痛彻心扉的凄凉。

好看的眉毛纠结着,她好似看到狰狞的女子、刁钻的恶奴、面无表情的大汗、林间荆棘、高耸云天的大树、、、

诺雪觉得自己心跳越来越快,头越来越晕,整个人越来越累,冷热交替,很快汗湿了一片。

“可有哪里不舒服?”舒暮云赶紧握住手腕号脉,这回轮到他纠结了,刚刚还好好的,这一下子怎么就成了这幅模样?

怀疑防备是一回事,但是好不容易才救过来的人突然又倒下,那是对他医术的亵渎,他可以亲手解决掉花费大力气救活的人,但决不允许出现技术Xing的偏差和纰漏,这一点,他是非常在意的。

华天胤的眉头轻蹙,盯着诺雪的脸一动不动,好似要看出对方的心虚和伪装,清冷默然的脸上看不出心中所想。

诺雪很快就像从水里捞起来似的,忍着难受,却是超舒暮云勾唇摇头,想要告诉他自己没事,只是那苍白的脸满头的虚汗没有一点说服力。

“还说自己没事!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明明身体羸弱却还这么要强,这么倔强!你看看,露馅儿了吧?”舒暮云一边不满的唠叨,一边看向冷脸的华天胤,“华大哥,麻烦你扶她去躺着,这样会舒服一些。”

即使对方身份可疑,此刻却不是审问的时候。

华天胤定定的看着面色苍白满头虚汗的诺雪,心下的疑虑更甚,为什么他一询问对方就脸色大变,一副心虚的样子?难道,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若真是如此,他倒要佩服对方的演技了。

或许,当初就应该狠下心来不理会对方的求救,抑或者,现在把人丢出去?

嗯,兴许还来得及。

“华大哥、、、”舒暮云看着自家大哥,心下也更加慎重,只是,既然担心这位姑娘的情况,为何还一块木头似的褚在那里不动?他可没有忘记当初是谁急匆匆的将他抓来为这姑娘医治,甚至,还拿出了珍藏的解毒圣品、、、、

华天胤冷冷的看了舒暮云一眼,那不悦的眼神明显的传递了一个意思:自己有手,干嘛要他来扶。

舒暮云一哆嗦,立马搀扶着诺雪朝床边走。

笑话,华大哥是谁?英勇无双所向披靡,只需一个眼神,就能将他分尸了,还是片甲不存的那种,所以,那刚刚萌动而生的小心思还是不要存在的好,猜度谁也不要牵扯到华天胤。

悄悄的瞟了一眼虚弱的女子,以他阅人无数的经验来说,这姑娘长的肯定不差,华大哥一大把年纪了,也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个人问题了,关键是他希望有一个人能管着点,免得某人心情不爽就找他开刷。

舒暮云此刻已经忘了,不管有没有嫂子这一职业候选人出现,他都注定是被欺负的悲催存在,而且,比之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

诺雪只感觉自己的脑子好似高速运转的机器,无数的信息一股脑儿的朝她猛灌,脑子好像突然被过度充气的气球一般疼痛欲裂,本来就处在刚醒来的迷糊状态,此刻更是犹如浆糊一般越来越糟糕。

她好似看到那女子狰狞不堪的嘴脸以及几乎喷到脸上的唾沫;好似感觉到背后的大刀随时就能落到身上,冰冷而无情;险些摔下悬崖的恐慌;独自一人在深山野里过夜,树下是贪婪而凶狠的野兽,两眼散发着恐怖的绿光;求救无门自救无方的绝望。。

是了,在危急关头,她发现了一株夹竹桃,匆忙间布下陷阱,扯下枝叶碾碎洒向身后追击的两人,在最后的紧急关头,药效发作,终于救下自己一命,可自己也因为对方的最后一击滚下斜坡,慌乱中,她抓住了一棵树,才险险的逃过一劫捡回一条命、、、、、、

直到后来,她发现了一条小溪,惊喜之余却是晕倒在地,再后来,便是在简陋的茅草屋中醒过来、、、、、、

原来,这些不是做梦,而是自己亲身经历的事,大概是连带着自己也中毒,才会造成一时的混乱。

诺雪嘴角勾起一抹无奈,比起当年被人劫持恐吓,她都没有这么恐慌。

或许是环境和身份造成的吧,当初的自己虽然出入社会,但到底是在新中国,自己多少是个带官字的,又知道对方想要什么,所以心里有底气。

而大灾难让她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面对凶神恶煞要自己命的人,纵使她的心脏再强大,也不可能淡然处之——她的认知中,在万恶的封建社会,草菅人命在有钱有权的人家里,那可是再寻常不过的一件事、、、、、、

好在,她赌赢了。

此刻,聪明如她,怎么不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怀疑和防备?只是,自己真的不知道该不该说,该怎么说——在自己身体康复找到出路之前,她必须留在这里。

是的,别无他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