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鬼王相公,娇宠妻!

更新时间:2021-10-14 07:34:39

鬼王相公,娇宠妻! 已完结

鬼王相公,娇宠妻!

来源:落初 作者:浮笑三生 分类:言情 主角:颜殇苏九儿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鬼王相公,娇宠妻!》的小说,是作者浮笑三生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苏九儿从小隐于深山道观,长于一众师兄之中,性格乖僻的空山老道是她的师父,深山一十二年修行塑就了她的惊世才华,也成就了她放荡不羁慵懒随意的个性。一朝习得隐身术,偷出山门,不料撞进了自家师兄颜殇的圈套,后奉师命,随颜殇前往南嘉历练。花朝节上,东璃的无赖太子景序百般纠缠,引得西凉玉公主百般刁难,无奈杂家才华横溢压根不怕,谁料,刚亮出惊世才华就被绑架,更令她泪奔的是这个红衣妖孽只是顺手把她绑了。入得鬼庄后几次险些被鬼庄主打死,然而此时她也遇到了一个人,发现了藏在自己身上的惊世秘密,原来自己竟有如此使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微风和煦,鸟虫齐鸣,青山观门前,一身灰袍的空山老道及身后一众白衣弟子皆眼含不舍目送齐身飞下山的二人,

待那身影远去,方缓缓收回目光。

周睿苦着一张脸跟在众师兄身后回观,却瞥见师父依然满目戚然站在原地,“师父,师妹都走远了。”

老道扭头瞪他一眼,“要你多嘴,今日天好,为师在门口吹吹风。”

明知他口是心非,周睿还是“奥”了一声没有拆穿,老头子心情不好,他可不想触霉头。

双溪镇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叫卖声不断,小风筝怕马车碰着人,放缓了速度。

一个人影鬼魅般跃至马车前,抱拳恭声道:“主子,魅影前来领命。”

隔着绣着双面白色木槿花的车帘,一个温和沉稳的声音传来,如珠落玉盘,又透着几分慵懒,“随行事宜可都安排妥当?”

“一切均按主子指示。”

“疾风前往圣都未归,你且随行。”

“是。”

有人帮他赶车,小风筝何乐而不为。

马车中,苏九儿侍弄着怀中的小竹盒,忧心忡忡,盒子里一只全身花纹的小蝎子此刻奄奄一息,八条腿几乎断了一半。

颜殇有些看不过去,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别看了,回头我给你找只更好的。”

“哼,喜新厌旧。”苏九儿没好气地翻了颜殇一眼,一点儿也不领情。

“你怎的这般记仇,我又不是故意的。”颜殇皱着眉头摊摊手,对面这小丫头压根软硬不吃。

“我记性好,这般深仇大恨当然记得,除非--”

颜殇心里一咯噔,“除非什么?”

“除非你把它治好了。”苏九儿眯眼看着对面,眼梢微微翘起,说不尽的魅惑风流。

看着那双眼,颜殇有一瞬间的怔忡,心里不禁纳闷,这么一双眼怎的就长在了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身上?至于这蝎子--

“要治好它虽要费番工夫,也不是不可能,不过你要答应我个要求才行。”他何时吃过亏?

苏九儿闻言咬牙,“三师兄果然精于算计,趁火打劫?”

“这个要求对你没坏处。”

“说来听听。”

“到圣都之后不可任性妄为,小事我自然不会拘着你,大事要听我的?”颜殇嘴角微勾,笑得像只狐狸。

苏九儿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损失,便点点头,“好,一言--。”

一语未完,只听马儿一声长啸,马车便剧烈地晃动起来,箭矢破空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颜殇早一步弯腰抱起苏九儿冲出马车,宽大的水云袖将迎面的而来的箭矢统统卷起,只轻轻一送,箭头便原路返回,周围顷刻间便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魅影携着小风筝飞至颜殇身侧,一把银色的长剑舞的呼呼生风,只是片刻间四人脚下便落了一地的箭头。苏九儿看清形势后,挣开颜殇的怀抱也加入了战圈,空山老道的徒弟岂是草包?长鞭一出,所到之处箭矢非折即断。

一柱香的功夫后,这箭雨却是愈来愈大了,魅影急得满头大汗,手下却半点不敢松懈,“主子,来人恐怕过百,为何不动--”

“来人定有后招,隐卫不可妄动。”颜殇不疾不徐,面上丝毫不见慌乱。

“是。”

片刻之后,一张巨型的铁网从天而降,纵横交错的铁格上布满了铁钉,在阳光下闪耀着诡异的紫色光芒。魅影见状食指微屈放在唇边吹出一声奇怪的调子,只是转眼间,便从天外飞来数十只雄鹰,同时一股强大的气息加入了战圈。

战局在一瞬间变了。只见那鹰如钢铁般的爪子紧紧抓起下降的铁网掷向一边,躲在树后的黑衣人便像被扔进了装有毒蛇猛兽的囚笼一般,还来不及惨叫便一命呜呼。半柱香后,一切又重归平静,周围像是经历了一场血雨的洗礼,泥土被浸润,露出殷红,散发出浓浓的腥味。

苏九儿收起软鞭,皱了皱鼻子,对这股味道颇为反感,看了看惨死的烈马和早已被射成蜂窝的马车,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感受。

“三师兄?”苏九儿抬眼看向一旁波澜不惊的颜殇,没来由的一唤。

颜殇一愣,“嗯?”

苏九儿却眨眨眼,一脸天真无辜,“你好像得罪了什么很了不得的人。”

颜殇闻言粲然一笑,竟带了些痞气,“那可怎么办呢?我得罪的人可不止这些呢。”

那笑恍若雨后初霁,险写晃了她的眼,刚才那一刹那,她竟觉得三师兄比地上的泥土还要娇艳,不禁一阵恶寒,耳根有些发热地背过身去,良久,嘟囔了一句:“关我屁事。”

以颜殇的耳力自然听得一清二楚,无奈尴尬的扯扯嘴角终究什么都没说。

然而这样的刺杀并未停止,待行至天幽与南嘉的交界之地更甚,平均每半天就有一次劫杀,花样百出,让人防不胜防。当然,能平安走到这一步,苏九儿对颜殇是越来越佩服了,她不禁在心里庆幸自己并没有偷偷溜走,因为她是逃不出这个比狐狸还狡诈的三师兄的手掌心的。

“主子,过了前面的狮驼岭就到南嘉境内了。”小风筝坐在车架前,对着帘内,语气中掩不住的高兴。

苏九儿斜躺在车榻上,一把骨头都要被晃散了,心中正烦闷无比,听到小风筝的话,顿觉可笑,“别高兴太早,前面恐怕还有场恶战,这狮驼岭一带恐怕流匪成患,寻常商旅断是不敢经过的,要我三师兄命的人可不少,就算到了南嘉境内也没什么保证。”语气中的不满丝毫不加掩饰。

颜殇靠在车厢上只是苦笑。

小风筝闻言仿佛被泼了盆冷水,但自从被捉弄后,他对苏九儿的确没有什么好印象,心里很是不服气,“苏姑娘又没来过,怎么会知道?我们来的时候可是很顺利的。”言外之意,你这个没出过远门的人懂什么?

苏九儿不怒反笑,“狮驼岭之所以叫狮驼岭,是因了它的地形,横看似狮,侧看成驼,这样的地形,正是易守难攻,流匪山贼最是喜欢,那些刺杀的人岂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至于你们来的时候,呵呵,既要瓮中捉鳖,岂有不放进来的道理?”

“你--你说谁是鳖?”骂自己也就算了,连主子也给骂了,小风筝登时气了个脸红,双目瞪得圆圆的,似要将车帘盯出个洞来。无奈帘内却没声了,小风筝更觉委屈,主子都不生气吗?不由小嘴一瘪,嗔道:“主子……”

颜殇无奈出声,看着对面榻上那个肆意风流的身影不由想到了那日的俊美少年,一样的张扬,一样的恣意,只是那日,少年醺醺然粉面桃腮,而此刻,对面人儿莹白如玉的脸上却挂着满满的不耐烦,“师妹说得有道理,欺负小孩子就没道理了。”

苏九儿眼睛都没睁开,翻了个身,切了一声,“男人欺负女人就有道理了?”

颜殇闻言摸摸鼻子,倍感无辜,小声嘀咕了一句,“我可没欺负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