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美型恶男在我家

更新时间:2021-10-14 07:28:10

美型恶男在我家 已完结

美型恶男在我家

来源:落初 作者:千月朝云 分类:言情 主角:安冉欧伊辰 人气:

经典小说《美型恶男在我家》由千月朝云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安冉欧伊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个家伙真奇怪!一大早莫名其妙站在她家盥洗室里不说,还敢毁她名誉,满嘴胡诌地诬赖她,竟说一切是得到过她的允许!  胡说!她安祈薇从小到大安分守己,是不折不扣的良家小闺女,怎么可能让一个只围个浴巾的陌生男人站在自己家盥洗室里!  陌、生、男、人!  可……可他这么理直气壮是为什么?什么?他说自己是昨晚那个美型小正太?什么?他说自己因为没了灵珠才会莫名缩小?  我说你这家伙糊弄谁呢!你以为你是变形金刚?你以为你能变成法拉利?还变大变小?还灵珠灵猪?!  可最最最离谱的是,后来铁一般的事实证明,他说的一切,居然全是真的……  Ps:已有完结vip作品《爱情兜兜转》《麻辣蜜糖炼爱记》《爱无能小姐》欢迎阅读!  新作品《奶妈威武》正在女生频道连载,果断召唤围观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004话倒霉的一天!

“你,你,你这该死的东西!我为什么会忘不掉你的脸?”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冉宓糖指着季岚优的鼻子,愤怒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季岚优耸了耸肩膀,“也许这个问题只能问上帝了。”

季岚优的话音刚落,只听“噗嗤”一声响,一阵耀眼的金色光芒闪过之后,上帝居然真的出现了!他的背后,还跟着两个长着圣洁羽翼,带着金色光环的天使。

“上帝?”冉宓糖目瞪口呆。

“是的,孩子。”上帝微笑道,“我正好路过这里,听到有人在叫我,就过来看看了。”

“啊!无所不能的上帝啊!你来得正好!”冉宓糖激动万分,“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会忘不了这个男人的脸?为什么我的男Xing容颜健忘症居然对他无效?”

上帝正色道:“孩子,做为全知全能的上帝,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忘不了他,那是因为……你爱上他了……”

“啊——”冉宓糖大叫一声,猛地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小糖糖,你刚才怎么了?吓死我了。”一旁的蒋倪丝被冉宓糖刚才的大叫给吓了一跳,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捂着胸口不满地说道。

冉宓糖惊魂未定地看了看四周。教室里坐满了同学,身旁的蒋倪丝花容失色中,哪有什么上帝?哪里有什么天使?更不要说有那个什么该死的肉脚怂男了!

看来,一切都只是一场荒唐又可怕的噩梦!

转动了一下麻痹的胳膊,冉宓糖一边安静地回到座位上坐下,一边往身旁的苏凌娅身上靠:“还好,还好。是做梦,是做梦。”冉宓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好可怕的噩梦啊……”

“糖糖,昨天没睡好吧?”苏凌娅从身上拿出一张纸巾,为冉宓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冉宓糖歪着头靠在她肩膀,也不说话,似乎还在为刚才的梦感到害怕。

“叮铃铃……”这时,上课铃响了。尽管心情还未完全平复,冉宓糖不得不挺直身子,准备上课。

“这节什么课啊?”刚才那可怕的噩梦,已经让她把上什么课这种事都给忘了,只能对身旁的蒋倪丝问了一句。

“这节是班主任的课啊。”蒋倪丝看了她一眼,一边指了指课本,一边对冉宓糖说道。

“班主任?季岚优!”冉宓糖浑身一颤,额上刚刚被苏凌娅擦去的汗珠再次冒了出来。

“是啊。”蒋倪丝有些奇怪地看着冉宓糖,“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喀嚓。”就在这时,教室的大门被人推开了一半。推门的人身子尚未走进教室,就先向教室里的众人露出了一个饱满的大额头。

这额头,冉宓糖太熟悉了!最近只要是做噩梦,这个大额头就必定会出镜!就在这大额头出现的瞬间,冉宓糖跟被猎人惊到的小鸟一样,“噌”的一声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接着,她低头猫腰朝着教室**飞奔。

“小糖糖,你干什么呢?”蒋倪丝和苏凌娅都惊了。

“我翘课,你们掩护我!”冉宓糖转身对着蒋倪丝低声地喊了一句,接着就跟一只小猫一样,悄无声息地溜出了教室。

猫着腰跑了好一阵,确定自己已经远离了教室之后,冉宓糖这才直起腰,长长地出了口气。此时正是上课时间,艺术学院教学楼的走道里一个鬼影都看不到。冉宓糖望着空荡荡的走道,有些茫然了。

刚才,她完全是下意识地要避开那个可怕的大额头,但当她真的跑出来之后,却又不知道该去哪。她冉宓糖,虽然算不上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可是对于专业课来说,她也是极少会翘掉的。

但很快,冉宓糖就没有时间去考虑自己该去哪的问题了。因为她听到走道的拐弯处传来了脚步声和对话声,听声音,他们正在朝这边走来。而更重要的是,从对话声中,冉宓糖可以分辨出,其中一人,是号称“铁面阎王”的艺术学院教务主任!

冉宓糖吓了一跳。要是被这阎王逮到自己翘课,不死也得脱层皮。她慌张地四处看了一下,正好发现不远处有个空着的教室,赶紧飞快地溜进了这个教室里,躲在了一张课桌后边,等待一切过去。

那脚步声渐渐近了,冉宓糖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脏都要从口里蹦出来!真是万年不逃一次课,逃一次就这么点背,竟撞到了“铁面阎王”出山巡视!冉宓糖紧张兮兮地躲在教室里,一边骂自己倒霉,一边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咦?这个教室的门怎么没关?”

“铁面阎王”的声音自门边传来,吓得冉宓糖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抓着桌子的双手也不自觉地握紧,指关节都变得苍白泛青!

“真是的,这是哪个班刚才用过的教室?用完了也不知道关好门,一点都不知道爱护学校财产!”教务主任说着,皱了皱眉,向着教室走去,似乎是有把门关上的意思。

躲在桌子后面的冉宓糖吓坏了!这“铁面阎王”要是进来了,发现是她逃课躲进了教室,那她还不死翘翘?!焦急的四处望了一下,冉宓糖终于在不远处看到了一个可以救命的东西。

一扇开着的窗户。

牙一咬,冉宓糖不管三七二十一,飞快地朝着那窗户跑去,准备趁着“铁面阎王”打开门的瞬间,越窗逃走!

当然,冉宓糖并不是为了躲过“铁面阎王”就拿自己小命开玩笑的人!这里并不是二楼三楼,随便跳一下不是摔成骨折就是玩成半身不遂。一楼而已,跳个一楼的窗子,怎么也不会危机到人身安全。

只可惜,今天似乎又是冉宓糖倒霉的日子。她慌里慌张地爬上窗户,正准备蹬腿往下跳的时候,她那条万恶的短裙居然被一颗不老实的钉子给钩住了!而此时,“铁面阎王”的脚步声已经停在了教室门口,似乎下一秒就有推开门的举动!

千钧一发的时刻,冉宓糖也顾不上多想,一咬牙,一使劲。“嗤!”的一声,被钩住的那小块裙摆硬生生地被扯断。接着,因为惯Xing,那一向以自己运动神经而骄傲的冉宓糖尖叫一声,很倒霉地从窗户上摔了下去。

“咚!”

“哎哟!”

本以为自己这一下算是完蛋了,屁股不开花也会摔成四瓣!然而,让那冉宓糖没有料到的是,今天竟然有个比她更倒霉的家伙!

慌不择路的她并没有注意到窗户底下还靠着一个人,她这一摔,愣是将那人给当成了人肉坐垫,只听得一声凄惨的“哎哟”,冉宓糖稳稳当当地压在了那个倒霉的家伙身上,将那家伙压了个够呛!

第005话撞人者,人撞之

对左堂勋而言,今天真是乐极生悲的一天。

原本左堂勋今天也该有课,但却是他最讨厌的几节。所以他叫小弟帮着点名之后,自己就翘课溜了出来,跑到学校风景最佳的艺术学院来偷闲。艺术学院坐落在学校最东面,三面环湖,从远处看去,就像是漂浮在湖面的一座小岛,很是有情调。而被左堂勋挑中的这个角落,可以说是他的秘密小基地,这里不仅阳光充沛,风景优美,平时也甚少有人来打扰。

仰头看着蓝天,白云,靠坐在草地上的左堂勋被阳光熏得浑身暖洋洋的,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美好的让人想要呻吟。正准备闭上眼就着这美好的阳光小睡一下,突然,一条白皙的大腿出现在他的头顶。接着,他就看到了一条印满了糖果的可爱小内裤。

“哇塞,原来躺在这还能有这好处,我怎么早没发现!”左堂勋乐了,当下就睁大了刚刚还几乎粘到一起的眼皮,盯着这难得的一幕使劲儿地瞧着。迷糊之下他也忘了去想,为什么会有这种事发生。

但很快,他就知道是为什么了。那条可爱的糖果小内裤突然在半秒钟之内无限放大,接着……“咚”一声闷响,一个女生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左堂勋的身上,撞得左堂勋两眼一黑差点没直接晕过去。

这一头被撞的左堂勋痛得是两眼昏花,那一头撞人的冉宓糖却没有丝毫疼痛感。

本来掉下来的瞬间,冉宓糖还以为自己这次完蛋了,屁股肯定要遭殃。谁曾想到这一摔竟没什么感觉,仅是觉得屁股下多了个肉垫,耳边还听到某个家伙在哀嚎。意识到事情的发展颇有些诡异,冉宓糖赶紧转身,朝身后看去。只见一个男生正一脸痛苦的躺在地上呻吟着,而她的屁股,则稳稳当当地坐在他肚皮上。

看着这个男生的瞬间,冉宓糖下意识地眯了眯眼,他那耳朵上的三颗耳钉在阳光的照射下很是刺目。有三分之一秒的时间,冉宓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念头,她恍然觉得记忆中似乎对这三颗耳钉有着些许的印象。

其实冉宓糖并不知道,这个被她不幸撞到的家伙,正是与她有过一面之缘,并且恰好是撞飞了她初吻的罪魁祸首之一。因为那个缠着她的“男Xing容颜健忘症”,冉宓糖早就把这个帅得冒泡的,貌似是男生之间boss级人物的左堂勋给忘了……而那左堂勋也因为这一撞来得太突然,根本还没来得及将撞自个儿的人给看清。

被冉宓糖这么突然一撞,左堂勋痛得是死去活来,刚缓过气,他就扯开嗓子拼了命的喊疼。冉宓糖被左堂勋吓了一跳,他这一喊要是发出去了,那自己岂不是死定了?于是,当下也不多想,冉宓糖猛地一扑,在不幸命中了左堂勋可怜的下巴后,总算是捂住左堂勋的嘴,让他立刻噤声,省得真把“铁面阎王”给招来!

只可惜,那阎王要来,谁能阻止得了?尽管冉宓糖反应够快,那“铁面阎王”还是来了。

“吱呀——”一声响,教室的门被人推开。冉宓糖浑身的汗毛全吓得竖了起来,捂着左堂勋的那双手也不自觉地缩紧。那倒霉透顶的左堂勋,这一会儿又是疼痛又是憋闷,愣是被折腾得两眼直翻,几乎快晕过去。

“主任,没有人啊。刚才听到的大概是猫叫吧,最近我们学院附近老有野猫乱窜呢。”

“嗯,可能吧。”将教室看了一遍之后,教务主任“铁面阎王”的声音再次从教室门边传来,“真是的,门不关好也就算了。怎么连窗子也不关?”话音刚落,立刻响起了他那富有代表Xing的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眼瞧着就来到了冉宓糖他们头顶的窗前!头皮一阵阵地发麻,冉宓糖急得手心满是汗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被“铁面阎王”给逮到!

“啪嗒!”

冉宓糖的心脏随着这声“啪嗒”而“扑通”狂跳!然而,这“啪嗒”的一声似乎并不是冉宓糖的催命信号,随着这一声响,开启的窗子竟被人给关上了,那人还细心地拴上了安全锁。

直到确定教务主任肯定已经走了之后,冉宓糖总算是松了口气,这才放开左堂勋,抱歉地说了一声:“对不起啊,你没事吧?”

“你说有没有事!你让我撞一下,再踩几脚试试看!”左堂勋气急败坏。被这女人撞得这么疼那还罢了,她居然还敢用那双汗淋淋的手捂着自己的嘴巴,让自己喊不出疼来,还吃了一嘴的汗水,这简直比疼痛本身更让左堂勋愤怒!

一边擦着嘴边的汗水,一边瞪着那双丹凤眼死死地看着冉宓糖。好半天之后,左堂勋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愣了一下:“是你?!”对于这个前几天见过的,冒失又搞笑的麻辣小美女,左堂勋还是多少有些印象的,难怪他觉得那双大腿看着眼熟呢,原来这个小妞的。

“我们认识?”冉宓糖眨了眨眼,一脸纳闷。

“你不记得我了?”左堂勋一脸“你不会吧”的表情,好看的眉毛微微堆挤。

冉宓糖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我不记得你了。”这种事,冉宓糖已经遇见过很多次了,看起来,这又是一个“男Xing容颜健忘症”的受害者。

于是冉宓糖一脸无奈地又补充了一句:“我不记得你的长相了。”

她这一句不补还好,补完了差点将左堂勋给气背过去了。

“你居然会忘记我的长相?”左堂勋更加一脸的不可思议,那双狭长的丹凤眼被瞪得圆滚滚的,跟冉宓糖天然的大眼睛都有得一拼。

“不记得你的长相,有什么好奇怪?”冉宓糖翻了翻白眼,在肚子里加了一句:老娘哪个男人的长相都记不住,那又怎么样?但这个念头刚一想,她的脑子里就浮现出了一个饱满的大额头,顿时心里一阵恶寒,鸡皮疙瘩也起了一身。

正在数着鸡皮疙瘩的冉宓糖,并没有留意到自己那句话,几乎把左堂勋的鼻子都给气歪了。毕竟一直以来,左堂勋对自己的长相都是相当有自信的。事实证明,以往只要是见过他的女Xing,小到还在啃糖的三岁小女娃,大到含着假牙的六、七十岁老NaiNai,凡是见过他长相的,都对他印象很深刻。然而这个死女人居然说不记得就不记得了?!

这让左堂勋不仅仅是上火,还颇觉的有些不可思议。

第006话各位大侠,我只是出来打酱油的

“你真的不记得我的长相?”坐在地上想了半天,左堂勋还是觉得这事不那么靠谱。于是,他突然靠近冉宓糖,让自己放大了数倍的俊脸摆在距离冉宓糖只有两寸距离的地方。还很骚包地左右摇晃,最后定格在了一个他自认为最帅气的姿势下,“你再看看,仔细地看看!”

要不是自己心虚撞了他,冉宓糖很可能已经一个铁砂掌拍到他脸上去了。无奈之下,冉宓糖只得是撇了撇嘴,耐着Xing子又将左堂勋给看了几眼,最后才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抱歉,我是真的不记得。”顿了一下之后,冉宓糖又说道,“不过,我对你耳朵上那三颗耳钉倒是有点印象。”

说完了这句话,也不管左堂勋的脸色变得有多难看,冉宓糖都不打算继续和他纠缠,起身准备离开:“好了,看你说话这么大声,中气十足,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既然这样,那我走了啊。”起身,拍了拍粘在裙子上的草屑,刚迈开一步,冉宓糖就发现自己似乎是走不了了。因为,一群男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程扇形地围住了她和左堂勋,并且正在慢慢缩小着包围圈。

很显然,这些人是来堵人的。

堵截的人显然是有备而来,等左堂勋和冉宓糖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基本上所有的路线都已经被堵住了。

冉宓糖虽然脾气很麻辣,可是她也不认为自己有惹到什么不良分子。那么这群人的到来肯定与她无关!

果然,那个带头将他们围堵起来的红发小子,在确定他们已经无法成功逃脱后,他得意地笑着,在那群人中间以打量猎物的眼光打量着左堂勋和冉宓糖:“左少,真巧啊。这是你的马子?”

“不关你的事!”冉宓糖还没开口,左堂勋就怒道,“姓张的,你想怎么样?哥出来混的时候,你TM还是三好学生呢!怎么着,现在带着几个小痞子来堵我,吓唬我啊?”

“各位大侠。”这时,一旁的冉宓糖再也忍不住了,一拱手,对那群堵人的家伙开口说道,“你们慢聊,我能不能先走?”她指了指左堂勋道,“我不认识他,你们误会了。”

红发男生看了看冉宓糖,对左堂勋笑道:“左少,光嘴巴上牛B是没有用的。有句话叫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要是你,就会老实一点,省得等下多吃苦头。你看看,你马子就比你聪明多了。”

马子?冉宓糖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眼前这群堵人的家伙当真以为自个儿和左堂勋是一伙的了!

“各位大侠,我不是他马子!”冉宓糖赶紧否认,她可不想因为不相干的人惹进不相干的事里,“我只是出来打酱油的!”她的这句话惹得在场的男生全都安静了,目光一起向她扫来。不过,在盯着她看了三秒之后,又同时将目光移开,显然是决定将她无视了。

“姓张的,别以为你人多我就怕了。不惭愧的说,比你们人数多好几倍,比你们素质高好几档的仇家堵截我都见识过。你们要是手里拿着家伙,我可能还头疼一点。就你们这群手无寸铁,营养不良的小鳖三也想吓唬我?搞笑。”左堂勋用身高的优势,以35度的斜角俯视着那群男生,唇边噙着丝丝冷笑,看上去颇为牛B。但站在他身后的冉宓糖却发现他的脖子间不断的有汗珠在往外冒,不由地有些纳闷的望了望天,今天天气有这么热吗?

被左堂勋这么嘲笑着,以红发男生为首的堵截队多少有些发蒙。毕竟,那左堂勋的名号在学校里有多响亮,是谁都知道的。据传闻所说,左堂勋从幼儿园开始,一路到小学,初中,高中……都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现在进了大学,更是有着一票的男生心愿情愿地跟随他,奉他为男生圈子里的BOSS。

不过,如果你以为他只是个会打架、会惹是生非的小流氓,那就错了!

他左堂勋可是被高中保送进这所全国一类大学的。进入大学后,尽管逃课惹事不断,学习成绩却依旧在学院里拔尖,所以那些导师教授对他是又爱又恨。而且不仅仅是这样,左堂勋这小子就连那张脸蛋也长得叫人嫉妒,女人缘是出奇地好。

当然,他左堂勋之所以会受到那么多男生的追捧,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的泡妹功夫一流!而且他还很爱组织学生之间的联谊,只要是忠心跟着他的,全都有机会享受到半个月一次的联谊活动,一个月一次的哈皮派对……

这个由左堂勋所组织的联谊派对,其水准之高,在整个城市的大学生圈子里那都是相当有口碑的。不过,也正是由于这联谊派对的水准高,那些想去却参加不了的人因此对左堂勋产生不满的也不少。

毕竟,不论是哪路混的大哥,您老就是打架再厉害,也不能一辈子和打架过日子吧?最终和您过日子谈恋爱的,还是长着两条腿蹲着上厕所的女人。如果恰好是个美女,那就再好不过了。左堂勋的联谊派对,正好又是美女聚集地,所以去不了的老大们自然会因此而不满。

久而久之,这不满就变成了怨尤。左堂勋甚至还为这事而结下了不少仇家。这红发男生,也正是其中之一。

“既然左少这么自信,那咱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红发男生冷笑一声,对手下使了使眼色,显然是要动手了。

“你们TM还真敢对我动手?”左堂勋怒喝了一声。声音虽然很大,但他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显然是有点色厉内荏了。连冉宓糖都听出这味了,更何况是那群经常打架的男生?

这群人也不再废话,“嚎”一声便一拥而上。

第007话连姑NaiNai也敢惹?活腻了!

“喂,真不关我什么事啊!”眼见着那群人冲了过来,冉宓糖急了。她可不想莫名其妙的跟人打架。但这群男生显然默认了她跟左堂勋是一伙的,当下就有一不长眼的小子抬腿朝她踢了过来。

“你们竟然来真的?”莫名其妙被卷进战火,冉宓糖怒了。一侧身,让开踢来的一腿后,又抬脚一个飞膝,顿时把那小子撞得弯成了一个大虾米,“你们这群打了鸡血的家伙,连姑NaiNai也敢打?我看你们活腻了!”冉宓糖的做人宗旨一向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是来犯,也就别怪姑NaiNai把你们当犯人来打。

筋骨一活动开,冉宓糖也就不客气了。要说打架,她冉宓糖从小到大虽然一直在输,可是那也只是在家输给她家里的那个金刚老爸。出了家门,她还真是从来没输给过谁!被她那金刚老爸逼着学的一身本事,可不是玩假的!

这群男生显然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娇滴滴的小妞竟然这么能打!猝不及防之下,瞬间就被冉宓糖放倒了好几个。左堂勋一看冉宓糖这么厉害,当下都有些傻眼,愣在冉宓糖背后傻呆呆地站着。

“发什么呆啊你?动手啊!”又一个回旋踢放倒了另一个不开眼的家伙之后,冉宓糖冲着发呆的左堂勋大吼了一声,让他赶紧开打。

冉宓糖这么一喊,左堂勋立刻回了神,就这么跟在冉宓糖的身后,对那些已经被冉宓糖放倒在地没什么反抗能力的人下黑脚。一边踹还一边叫嚣:“不开眼的东西,也不去打听打听我左堂勋是谁,居然敢来堵我?!本少爷不需自己动手也能玩死你们了!想跟我打,回去再练个十年吧!一群找死小瘪三!”

左堂勋骂骂咧咧地下黑脚,一脚一个准,看起来倒像是脚下功夫挺不错的一个人,当真有点不需要动到手就能“玩死”对方的调调。而冉宓糖则杀在他前方,嘴里“嘿、哈”地嚷着,手脚并用地放倒了一个又一个堵截队的男生。

就这样,那群来堵截的男生不像是来堵截,反倒像是来渡劫的。被冉宓糖和左堂勋的组合揍得是哀嚎连天,一个接一个地倒在地上蜷缩着。很快,这场混战就结束了。当那红发男生被冉宓糖一个侧踢放倒,又被左堂勋大脚踩在胸口的时候,这群来堵人的家伙已经没有一个是还能站着的。

“姓张的小子,现在知道本少爷的厉害了吧?”狠狠地在红发小子肚子上踹了两脚之后,左堂勋蹲下身,俯视着蜷缩在地的红发小子,咧嘴叫嚣着:“下次你要是再来堵我,你的下场可就不是这样了。我保准打得你小子见牙不见脸,让你这张本来还勉强能见人的脸蛋彻底玩完!”

短时间内放倒了一群男人,冉宓糖也觉得体力有些跟不上来了,只能一边站在那群歪歪斜斜卷缩在地上哀嚎着的男人中间喘气,一边听着左堂勋蹲在那里教训人。说真的,她也挺想上去训他们几句的,可是一番混战下来,体力消耗真的挺大。她现在都有些佩服左堂勋了,为什么一场混战下来,这小子竟还能脸不红气不喘?

刚在想着这小子很可能是个武术奇才的时候,冉宓糖发现左前方正有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赶了过来,那样子似乎也是来堵人寻仇的!冉宓糖吓着了,一分钟之前刚收拾完一群男生,她的气都还没喘均呢,现在又杀来一群?她怎么可能搞得定?!

闪人!

这是现在唯一划过她脑海的念头。于是,不待多想,冉宓糖一把拉起蹲在地上的左堂勋:“快跑!又有人来了!”

这时,专心蹲在地上教训人的左堂勋才注意到又有一群男生正朝他们跑来。愣了三分之一秒之后,他猛地拉住人冉宓糖的手,带着她闷头就跑。一边跑一边低吼道:“***,这次到底带了多少人来堵我?”

“这话该我问你吧!你这小子到底有多少仇人啊?”

这次左堂勋也不答话,只是拉着冉宓糖一阵狂奔。

跑了大约十来分钟后,左堂勋和冉宓糖两人才终于甩掉了追兵。两人的体力也完全耗尽了,当即不顾形象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想不到,你一个女人身手还挺好的啊。”过了好一会儿,喘均了气的左堂勋转过头对还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的冉宓糖说道。

“你也挺不赖的啊……打了一场架,又跑了这么远,你竟然还……还有力气说话。”冉宓糖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这一阵狂奔,早把她累得个半死,要不是她从小就受到家里那个金刚老爸的特殊训练,她恐怕早在半路的时候就被人逮到了。

“今天,挺不好意思的。无缘无故地把你卷进一场纷争。”

“没什么,我就当是活动活动筋骨好了。”缓过来气的冉宓糖嘿嘿地笑了两声。其实逃课的时候遇到这种事她也不想,不过,这一场混战打下来,她早些被季岚优那肉脚怂男憋的一肚子怨气也算有了个发泄口,所以她倒是不怎么介意。

“对了,你真得不记得我了?”两人坐在地上休息了半天,左堂勋突然问道。

看着左堂勋揪着眉头盯着自己,冉宓糖还真搞不懂他怎么又纠结到这个问题上了。无奈之下,她只得是撇了撇嘴,再次说道:“抱歉,我是真的不记得你了。”这个破毛病她自己也感到万般无奈好不好!

“真的?”左堂勋不死心,又问了一次。

冉宓糖忍不住翻了翻白眼:“真的,真的是真的!比真的还要真!”

左堂勋将信将疑地看着冉宓糖,好半天之后才叹了口气:“那好吧,那我们重新再认识一次,这次你可要记清楚了!”整了整自己的衣领之后,左堂勋对着冉宓糖勾出了一个自认为最帅气的微笑,伸出右出手对她说道,“你好,我叫左堂勋。左堂的左,堂勋的堂,左堂勋的勋。”

冉宓糖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也伸出右手,与他相握:“你好,我叫冉宓糖。冉宓的冉,宓糖的宓,冉宓糖的糖。”

“很高兴认识你。”左堂勋继续笑着,并露出了他那口好看的白牙,笑得粲然。

看到一个大帅哥如此粲然地对着自己笑着,冉宓糖有些晃神,她总觉得这一幕有点熟悉。这粲然的笑容,耀眼的三颗耳钉……怎么瞧怎么眼熟,可是又实在想不起来这小子的脸。

纠结半天,冉宓糖还是决定把这问题放到一边。也对着左堂勋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第008话一抽抽,二抽抽,三抽抽……

阳光明媚,微风轻拂。在这样的一个好天气,能与一个帅哥相识也算得上是一件美事了。然而很快的,冉宓糖就发现有时候与帅哥相识也并不完全都是好事。

就在他们双手相握,彼此表示友善之后,冉宓糖惊讶地发现,左堂勋的手掌上竟然有血,于是好心提醒:“哎呀,你的手流血了。”

对于从小就跟着金刚老爸打打斗斗长大的冉宓糖来说,流血淤青那都是家常便饭一样的小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提醒左堂勋他的手上流血了的时候,左大帅哥竟大惊失色,好看的脸蛋顿时扭曲:“什么?”左堂勋顺着冉宓糖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左手。果然,他的右手上有一摊血迹。

接着,冉宓糖就见到左堂勋的脸色泛白,冷汗涔涔,最后居然两眼一翻,很干脆的晕了过去。

“这……喂?喂……喂?”冉宓糖有些傻眼,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刚才还很牛X,还貌似是个学生老大的大男人,居然看到自己的血就莫名其妙的晕了。这种形象跟表现之间的反差未免也忒大了点。这就像是一拄着拐杖过马路的老太太,突然嗷嗷叫着锤着胸膛,跳过去就把一辆大卡车给扔了一样,简直不可思议。

不过这人晕了总是事实,冉宓糖总不能见死不救。于是,她就把左堂勋平放到草地上,琢磨着该怎么救他。好半天她才想到一招掐人中,于是赶紧开掐。

“咕——”冉宓糖才掐了一下,左堂勋就喉头一响悠悠醒转。

“哎呀,你醒了啊。我还以为……”但是冉宓糖还没来得及高兴,左堂勋一眼瞧见了安祈薇掐他人中的右手上的那摊血迹,惊呼一声:“血!”又嘎一下抽过去了。

“喂……喂喂?”冉宓糖急了,使劲拍打着左堂勋的脸颊,掐着他的人中。但这次不管她怎么折腾,左堂勋就跟死了一样,没有丁点反应。

这一下可把冉宓糖给吓坏了。刚刚才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说晕就晕了呢?晕了一次还不行,竟然还晕第二次?

“这下怎么办?”从惊吓之中回过神来,冉宓糖急得团团转,却正好一眼瞥见了不远处的一间校医务室,暗骂自己一声糊涂,麻溜的背起左堂勋,飞快的往医务室跑去。

“医生,救人,赶紧救人。”一进医务室,冉宓糖就着急忙慌的喊道。在医务室里值班医生转头一瞧,一个满手是血的女生背着一个高出自己许多,并不省人事的男生在大叫救命,那模样看着另类又搞笑,当下嘴角一抽,差点笑出声来。

不过,作为一个医生,他知道这样的情况下若是笑出声来,未免太过了。于是赶紧假装咳嗽,走上前去询问这究竟是怎么了。

“这位同学,你别着急。”值班的医生仔细一看,发现这两人看上去根本没什么大问题。最大的问题似乎只是男生晕了,那女生还很健康地活蹦乱跳,甚至能将一个个头这么大的男生给抗到了校医院来。

招呼着冉宓糖将左堂勋放到了医务室的床上后,值班医生才下意识地询问道:“这位同学,他这是怎么了?”

“啊?”值班医生这一问,倒是把冉宓糖给问住了。冉宓糖拧着眉头看了看左堂勋,又看了看值班医生,心里忍不住嘀咕:到底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啊?我要知道他是什么毛病,我就给治了,还需要废老大力气将他给抗到校医务室来么!

一看冉宓糖这副模样,医生知道问她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了。只能摇了摇头,转身准备先去观察一下左堂勋的状况。

“啊,怎么还是血……”就在这时候,两人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微弱的呻吟。两人循声望去,只见左堂勋正在慢悠悠的第三次抽过去。

看着两眼一番,正在酝酿着第三次抽过去的左堂勋,冉宓糖赶紧问道:“医生,你看这……他刚才就是这样,一连抽了两次,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值班医生一见左堂勋这德Xing,当下也傻了眼,竟跟着冉宓糖一起瞅着左堂勋第三次抽过去。

“医生……医生?你倒是想想办法呀,总不能老让他这么抽了醒,醒了抽啊!万一,万一他这么一直抽一直抽,抽出了什么大事该怎么办?”眼瞧着这位值班医生跟自个儿一样傻愣愣地速手无策,冉宓糖可是真急了,好看的眉头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

被冉宓糖这么一吵,值班医生总算是回过神来,赶紧拿出听诊器,尽责地将左堂勋给检查了一番。

“四肢厥冷……血压降低……脉搏细弱……可是,他全身也没什么伤痕,看起来不像有什么大问题的啊?”值班医生替左堂勋做了个大概地检查之后,很是疑惑地盯着抽在病床上的帅小子。照理来说,左堂勋应该是没什么大毛病,可他怎么老这么抽抽呢?

“医生?他这究竟是怎么了?”急Xing子的冉宓糖在一旁看着值班医生折腾了老半天也没说出一两句解释,心里一急,便勾着脖子上前询问。

“你先别急别急,他看起来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至于他究竟为什么会抽……不,是会晕过去……这还需要一番详细的检查。”值班医生随便解释了几句,又将目光移到了左堂勋的身上,“对了,你们来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把他第一次抽过去的情景给我说一次。”

冉宓糖听到医生说左堂勋没什么大碍,心里稍微放松了点,不过她还是挺担心的,毕竟这左堂勋抽过去还没醒过来可是摆在眼前的事实。于是,她赶紧将左堂勋第一次抽过去到第二次抽过去的情景原原本本的,一字不漏地给说了一次,末了她又说道:“医生,你倒是给他好好看看,他好好一个人怎么老抽呢?在这之前他还活蹦乱跳的呢。”

当然,冉宓糖在对医生讲述这些的时候,刻意隐瞒了两人之前被人寻仇的事情,只说两人来了次长跑。

听了冉宓糖的诉说,那值班医生的眉头也跟着冉宓糖一起纠结成了一座小山。心里很是纳闷,这么一个健健康康的大男生,究竟为什么会突然一下一抽,二抽,三抽抽呢?

第009话学生boss竟然晕血?!

盯着躺在病床上的左堂勋看了许久,又盯着冉宓糖手掌的血迹看了半天,值班医生突然一拍额头,低呼道:“啊,原来是这么回事!”

冉宓糖被突然发出声音的值班医生吓了一跳,扭过头盯着他。只见那医生飞快地跑到书柜旁,从里面抽出一本书看了半天。

“对对对,果然是这么回事!”放下手里的书,值班医生又转回病床旁,给左堂勋细细地检查了一番之后,大舒了一口气,对冉宓糖说道:“同学,你的朋友没什么问题,只是晕血而已。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过一会儿他也会自己醒过来的。不过……”

医生指了指冉宓糖的手:“倒是你,还真是需要处理一下伤口。也省得等会你朋友醒来了,见着你手上的血迹,又第四次晕过去。”

被医生这么一说,冉宓糖才终于发现,原来让左堂勋三番两次抽过去的血,还不是从他左堂勋身上流出来的,而是从她冉宓糖自个儿的手上流出来的。于是,冉宓糖也不再多说什么,跟着医生来到一旁,将伤口清洗包扎。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把手给弄伤了?要是以后留下了疤那可多不好。”值班医生一边替冉宓糖包扎伤口,一边嘀咕着,“你男朋友也真是的,一点都不懂得照顾女孩子……你自己也是,女孩子要多注意这些。”

值班医生一个人在那嘀嘀咕咕地,冉宓糖只听到了前半句却完全没听到后半句。完全不知道这值班医生把她自个儿和左堂勋凑成了对子。

替冉宓糖包扎完伤口之后,医生又给左堂勋喂了一点糖水,然后说道:“好了,你们都没什么大问题了。我有点事先出去一下,你等他醒了,就带他离开吧。”

冉宓糖点了点头,向医生道了声谢,就转头去看左堂勋了。由于从见面开始就一直意外不断,不是惹进了是非里,就是看着他一抽二抽三抽抽,所以冉宓糖直到现在才有机会好好地观察他一番。

视线慢慢地移到左堂勋的身上,躺在病床上的他闭着眼,安静地睡在那里,胸口因为呼吸而微微起伏着。窗外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为他的周身都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目光上移,停留在他的脸上。一瞬间,冉宓糖觉得自己像是被电击了一般,整个人都痴住了。

首先声明,她冉宓糖不是花痴。只是与所有正常人一样,当她看到美丽的事物时,内心会由衷地感到愉悦,痴住愣住傻住也就是情有可原了。

在痴了好几秒之后,冉宓糖总算回过神来,目光却依然停留在左堂勋的脸上。不得不说啊,上帝造物的神奇,在这小子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深邃的轮廓,高耸的鼻梁,还有那弧线迷人的下巴,真是怎么看怎么让人心动,怎么看怎么叫人心痒啊!

“咕咚”一下,冉宓糖香了香口水,心里忍不住暗想这小子究竟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可以长这么帅?

盯着左堂勋看了半天之后,冉宓糖才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重重地叹了口气:“哎——长再帅又怎么样呢?我还不是过不了半小时就会将他的脸蛋给忘了?”人生可笑啊,为什么她冉宓糖偏偏就摊上那么个怪毛病呢?

都是那该死的怪毛病,害她初恋到今天也没送出去!也是因为那该死的怪毛病,害她连初恋的滋味还没尝过,初吻就被一个肉脚怂男给撞飞了!一想起这些破事,季岚优那顶着饱满大额头的可怕尊容再次霸进冉宓糖的脑海,心里顿时一阵恶寒。

“呸呸呸!恶灵退散!”冉宓糖大吼一声,为了让季岚优那该死的脸蛋从自己眼前消失,她再次趴到左堂勋床边,企图用帅哥的脸蛋谋杀掉季岚优那可怕的尊容。

只是很可惜,很多时候那思想都是跟本人的意识作对的。

你越是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脑子里出现的内容就越来越多。比如现在的冉宓糖。她越是希望将季岚优的身影从自己的脑海中驱除,季岚优那可怕的样子就不断地在她眼前闪过。甚至于她盯着帅气的左堂勋看,都看出了几分季岚优的影子。

“啊——该死的肉脚怂男,你出去!给我出去!”再也忍不了脑海中全是季岚优的可怕身影,冉宓糖不顾一切地大吼了一声。

“呃……”就在这时,躺在病床上的左堂勋悠悠醒转,一看冉宓糖,又下意识的惊呼一声,“啊……”

“啊?你醒了?”正在脑子和季岚优的身影大战的冉宓糖听到声音回过神来,定睛将左堂勋一看。看到他又是两眼翻翻翻,似乎是准备再次抽过去。

“喂,你看清楚了啊,没血了,已经没血了。”冉宓糖赶紧挥了挥自己的手。已经抽了一半的左堂勋一看,果然没血了,这才终于又抽了回来。

“我,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左堂勋看了一眼四周的摆设,晕乎乎地问道。

“这?这是医务室,刚才你晕过去了,是我把你送来的。”冉宓糖答道。

“什么?!”左堂勋一惊,脸色比刚才更白了,“你,我……不对,是医生!医生对你说什么了?”

“什么说什么了?”冉宓糖皱眉,不懂左堂勋是在说什么。

“我是说,医生对你说什么了?说我什么了?”绕了半天,左堂勋才挤出一句话。

“噢,医生说你没什么,小事小事,你别紧张。”冉宓糖笑了笑,还以为左堂勋是在担心自己有什么大毛病,“只是晕血而已,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什么?!”这一次,左堂勋是真的被惊到了,竟一跃而起,“你,你你你……我,我我我……医生说我晕血?”

“对啊,晕血。”冉宓糖点了点头,冲他招了招手,“真的只是晕血,你别紧张啊。”

“紧张?我能不紧张吗?!”左堂勋瞪大了双眼,盯着冉宓糖瞧了半天,最后才小心翼翼地对冉宓糖问道:“喂……我,我晕血的秘密,你知道了?”

第010话好吧,就帮你保守这个秘密

“啊?晕血的秘密?”冉宓糖看了左堂勋几眼,纳闷地拧着眉,不就是晕个血吗?这也算是个秘密?

“对!你知道了吗?”左堂勋紧张兮兮地。

“我……”冉宓糖眨了眨眼,也学着左堂勋的样子,凑近他身边,小心翼翼地答道,“如果这个算秘密的话,那不好意思,我知道了你的秘密。”

“完了!”左堂勋的脸色瞬间由白变青,呆呆的坐在床上不动弹了。

“喂?”冉宓糖见他又突然定机,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喂?你又怎么了啊?”刚刚才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现在又发呆发傻,这小子究竟玩什么呢啊?

“我完了……”

“你完了?你完什么了啊?”晃手无用,冉宓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企图唤回他的注意力。

“完了……我完了……我这次玩完了……”左堂勋任冉宓糖将他左右摇晃,整个人还是没有丁点反应,只是呆坐在病床上喃喃自语,看上去就跟一个痴呆儿童没什么两样。唯一的区别或许就是这个痴呆儿童长得不像痴呆,反而帅得有点没天理。

“你到底怎么完了啊?我说你倒是说两句有用的话啊?你只说完了完了完了,我哪知道你什么完了啊?”虽然她冉宓糖喜欢欣赏美丽的事物,有这么一个大帅哥摆在眼前本该是个挺开心的乐呵事。

可是她冉宓糖也不知道是倒了哪辈子的霉,自从遇到这左堂勋她就没摊上什么好事。一会儿被人寻仇,无缘无故地被卷进了一场风波,一会儿又碰到左大帅哥晕血,死拉活拽地将他带到了医务室伺候着。本以为等他醒了一切就OVER了,谁知道这帅哥的脑子似乎不大好使,醒来之后继续当机,当机完了又变成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完了、完了、完了”!

“喂?你要是在不把话说明白我可就先走了!”冉宓糖懒得再和这男人纠结。长得再帅又怎么样?还不是脑子不好使?再说了,他长得帅也不能让自己记住,有什么用?!

见着冉宓糖起身欲走,左堂勋总算回神,立刻出声制止:“等一下!”

“干嘛?”冉宓糖停步扭头,颇有些不悦地盯着左堂勋。

“那个……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左堂勋从病床上跳了下来,一把拉住冉宓糖的手臂,眨巴着他那双迷人的凤眼,勾搭着冉宓糖,“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你能答应吗?求求你……”

冉宓糖恶寒了一把,虽然这小子很帅,可是……他现在这副讨好的模样怪渗人的。特别是他那双眼睛,本来挺好看的,现在一眨巴,就跟那眼睛进了沙子一样,傻不啦叽的。忍住自己想要揍人的冲动,冉宓糖拉开他的手,耐着Xing子问道:“说吧,什么事?”

“你先答应我。”左堂勋不知道冉宓糖被他的样子渗住了,还在那一个劲儿的勾引。在他看来,他用这招对付女人一向就是无往不利,没有哪个女人不是败在他这双电眼下面的。

可这冉宓糖明显是个例外,左堂勋越是眨巴着眼睛对她放电,她就越是不自在,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都站了起来:“你先说了我才能答应啊,你先说!”

“不行,还是你先答应我,你答应了我再说。”左堂勋继续眨巴着双眼,试图用双眼电晕冉宓糖。

最后,冉宓糖终于是忍不下去了,一巴掌拍到左堂勋的脑门上:“你是不是眼睛有毛病啊?你老眨巴个什么啊?有事你快说,不说我可就走了!”搞得她浑身的鸡皮疙瘩不只是站起来,现在都掉了一地!

眼见自己“电眼勾魂”计策失败,左堂勋大感吃惊,整个人瞬间变成了一条打了霜的茄子,蔫了吧唧的。最后,他只能是扭扭捏捏,拐弯抹角地对冉宓糖说道:“就是……就是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吧……你看你能不能,就当他没发生过呢?”

冉宓糖拧着眉问道:“什么事?你说的是我撞了你的事,还是你被人寻仇的事?”

“我是指最后的事!”左堂勋急了。

“最后的事?”冉宓糖不解,眉头拧得更紧了,心里忍不住抱怨:这小子说话就不能干脆点吗?跟个娘们似的,磨磨叽叽!

“就是……就是我们在医务室里发生的事……”左堂勋急得额头都冒汗了。

“噢——你说的是你晕血的事?”冉宓糖挑了挑眉,颇有些纳闷地盯着左堂勋。

左堂勋被她盯得头皮发麻,脸色不由自主的红了一下,终于承认道:“就,就算是吧……你能帮这个忙吗?”

“我就奇怪了。”冉宓糖双手环臂,不解地问道,“晕血只是一种小毛病而已,又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这有什么好保密的?”

“这当然要保密!”左堂勋一急,激动的连脖子都红了,“你想啊,我是谁啊?我是左堂勋,是学校最威风的老大,能没几个仇人吗?像今天这样被堵的事,能少得了吗?要是仅仅是被堵的话,我左堂勋也不会怕了谁,最多把他们都揍躺了就完事了。可是,万一我这晕血的秘密被人知道了,那我不是彻底完了!以后他们也甭这么费事来堵我了,随便拿包鸡血鸭血鹅血往我面前一扔,我不就七晕八素随他们折腾去了?那我还怎么在这个学校里立足啊?”

“这倒也是。”听着左堂勋一解释,冉宓糖若有所悟,摸着下巴点了点头,“难怪刚才打架的时候,你只用脚踹,都不用手。应该就是怕用手会比较容易见血吧?”说完,她还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缠满了绷带的手掌,雪白的绷带上竟还能隐隐的瞧见血迹。

“对对对!”眼瞧着冉宓糖相信了自己的说辞,左堂勋欣慰极了,眼睛里几乎感动的挤出几滴泪来,并且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说道,“你真是我的知音呐!我跟人打架,一向都只用脚的。”

“好吧,既然危及到一个人的人身安全,那我就答应你好了。”冉宓糖摆了摆手,“你放心,我这个人向来嘴紧,答应你的事我就会尽力做到。”不过,那个值班医生也知道这事,应该没问题吧?

看见冉宓糖这么好说话,左堂勋喜得是见牙不见脸,连连夸赞冉宓糖是个好女孩,还拉着她胡扯了半天。本来就是逃课出来的冉宓糖也没什么事可干,这左堂勋在她答应不说出他晕血的秘密之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倒算是个挺好相处的人,冉宓糖也就坐在医务室里多陪了他一会儿。

“要我的手机干什么?”两人聊得正开心的时候,左堂勋突然让冉宓糖将手机拿出来。

左堂勋也不说是为什么,只是神秘地一笑,一把拿过她的手机,吧嗒吧嗒地按了几个按键,最后就听到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好了,我已经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存在你的通讯录里了。”说完,他又很骚包地拿起冉宓糖的手机,对着手机的镜头连拍了好几张自个儿的照片。最后选了一张角度最赞,造型最帅的大头照当作了自个儿在冉宓糖电话里的来电照。将一切搞定之后,他才把手机还给冉宓糖,然后留给她一个粲然的笑容,“以后有机会的话,一起出来玩吧?”

就这样,学校男生圈子里极有人缘的BOSS级人物左堂勋,与女生圈子里同样是人缘超高的冉宓糖第二次相遇,并算是正式相识了。

只是,下一次相遇时,冉宓糖能否成功记得左堂勋?这个答案,现在也许只有老天才能知道了。

******************************************************

千月朝云书友群正在翻滚ing,欢迎各界同学围观!

超级大群【指尖浪漫】40593300

一群【纸上旋舞】5068343

二群【指尖生花】60787302

三群【指尖旋律】89204235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