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豪门游戏:军商贵妻

更新时间:2020-07-08 08:44:10

豪门游戏:军商贵妻 已完结

豪门游戏:军商贵妻

来源:落初 作者:木简荨 分类:言情 主角:沈御方清妍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木简荨原创的言情小说《豪门游戏:军商贵妻》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沈御方清妍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在男人与女人的爱情各自索求不同的东西,在这场爱情硝烟的战场里,出身不好的西昔就着命运的安排降临在身为二世祖的沈御身边,原本想要努力的生活的她牢牢的被他抓住,这场游戏是爱,还是征服?--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是她不明白了,她有错吗?她只想做自己,除了爸爸,不想讨好任何人。

苏律推倒她,见她一副平平静静的样子,没有任何反应,当下就心里暗道,还真是一个小狐狸精,眼里心里都带着鄙夷,他又把手从西昔的棉布裙子下摆伸了进去。

女孩子发育的本身就早,十五岁的女孩子,身体已经开始了发育,西昔又属于是那种一看就是好身材的料子,同龄人中,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而这让他更加认定了,这个西昔,就是一个专门勾引人的狐狸精。从小就这么的骚,要是长大了还得了?

他倒是在这里暗想长大了怎样,还知道现在还小,却在做着成年人才会做的事情。

西昔压根就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反应过来就是要推开他,可是苏律见她推搡自己,只当她是做作,怎肯放过她?

十五岁的小女生根本什么都不懂,她除了知道那是女孩子不堪示人的宝贵隐私,就是莫名的羞耻。

西昔一叫,苏律就立刻伸出另一只手堵住了她的嘴,让她发不出声音来,另一只手,则是绕道她的后胸,打开了她的内衣暗扣。

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要被他给窒息死了。就这么的看不惯自己在这个家吗?所以恨不得弄死她?

脸憋得通红,羞耻感与自卑感一同涌上她的心头,成为不可阻挡的逆流,一并化成无力的眼泪流出了眼眶。

苏律本就没打算真的碰她,在他心里,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孩儿,就是一个又脏又骚的小婊子,根本就够不着让自己碰。可是现在不只是碰了,还是这样亲密的碰触了。

手上传来湿热的液体,不自知的沉浸在她的柔软与温暖之中的男孩这才发现这个自己心中不值一提的女孩,在哭泣。

无声的哭泣,只是因为太过于卑微。

她只是一个小人物,即使死了都不会有人记得这个世界上还有她这样的人存在过。

因为卑微,所以可以任人践踏尊严跟身体。可是有没有人知道,她一直在努力的活着。

一看她哭了,弄湿了他干净白皙的手,他简直就是一脸嫌恶的连推带逃的松开了她,由着她狼狈的从沙发上无力的瘫软滑落在地上。

提步离开,刚走了两步又顿住步子,显得跋扈的脸上竟然带着一丝不自然的表情,可依然是那样的趾高气扬:“把自己好好洗干净。”

要下去吃饭了。

最后一句话,梗在他的嗓子里,如同鱼刺一般卡在那里如此难受。可他就是说不出口。唯有那沾了泪水的手指,此刻暗暗地缠绕在他的指间,灼灼发烫。

西昔听着他这种侮辱Xing的话语,来了苏家之后第一次意识到,当她被苏景之带走的时候,有那么多同类用那种嫉妒的眼神看着她,羡慕她,可是,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同样的没有自由,没有尊严……

待她一个人哭够了,这才默默地把自己的内衣穿好,走到房间里的盥洗室把自己脸上的泪痕洗干净,她脑子里一晃而过苏景之的那张温柔的笑脸。

如果……他会不会帮自己摆脱这种、卑微?

下去吃饭的时候,竟然就意外的看到了苏景之也在。西昔看着苏景之的眼睛骤然一亮,星辰一般的让人无法忽视,苏景之一下子就看向了她,而后却微一蹙眉,只一瞬间,难以捕捉的情绪变动。

西昔当然不会注意到这些,她只是专心致志的想着,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她都没有听到车子的声音,想来或许是刚才是在房间里的时候……

想到这里,西昔咬了咬嘴唇,还好刚才他没去自己房间里,要是看到她跟苏律在一起……简直是难以想象了。他一定会觉得她是个随便的女孩子,一定会讨厌她……

苏律从她一下来就在盯着她看了,看到她眼睛红红的,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感觉,应该是他走了之后又哭了好一阵才会有这样的效果吧,不想承认自己心里是有那么一点歉意的,不过也许想着以后可以稍微对她好一些。

后来又见她从看到小叔之后就又呆子那样的站在那儿动也不动的,就是看着他的小叔,他的心里就又生出了厌恶。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小野种,小叔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是私生女那将来是要跟他的五哥争财产的,他必须要给她颜色看,让她明白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没有资格去争什么的。如果不是私生女,看她长成那个狐媚样子,实在不觉得是什么好鸟。不是怪苏律会这样去想,试问一个女孩子,如果是乖乖的,一定会很讨喜的,又怎么会一直到十五岁都还没家庭愿意领养呢?

苏律觉得自己的想法都是对的,是常识Xing的识人方法,并且他不觉得自己的常识有什么错的,他那样对待她,可其实就一点都用不着内疚跟歉意的。

“快过来吃饭吧,站在那里做什么?”苏律又是怪声怪气的对她说,虽然不是在吼她,口气里好像一点也不像平时那样,可是言辞之间的不友好,在西昔听来简直就是不言而喻的。

刚对自己做了那样事情的人,现在怎么就能这么坦然自若的站在这里对她讲话?

西昔听了这话,心里又是一阵难过,可是这难过实在是抵不过自尊的丧失,她要是再没眼色,估计又会连自尊都没有了的。

虽然苏家的长辈都在这里,可是苏律是他家的老幺,自然是宠的很的,她一个外来的养女,哪里有资格去说什么?

默不言声的,她以一贯的卑微姿势垂首走向他们众人所在的厅堂,一个或许是她永远都无法融入的地方。

家吗。这不是家。只是一个她生存的寄托所而已。没有温情,也没有关心,仍就是她一个人独自守着那份可笑的自尊,带着一点点的妄想,妄想自己可以有很好的生活,很好的未来。

她走的时候,没有从苏景之坐的那个地方走过去,而是从另一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不希望他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开始吃饭了,她一个人一直低着头,只就着自己跟前的菜偶尔动一下筷子,眼睛是不敢到处乱看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