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公主她不想当皇帝

更新时间:2020-07-08 08:42:02

公主她不想当皇帝 连载中

公主她不想当皇帝

来源:落初 作者:鱼歌未落 分类:言情 主角:帝王太祖 人气:

《公主她不想当皇帝》作者:鱼歌未落,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帝王太祖,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从小只因为“双生子”为祸的流言,所以成了没有身份的小公主。哥哥有难,她被当做替身送去邻国作了质子暗地蛰伏的她因缘际会乱入一场场皇权纷争。为了活着,她只能和他斗,和皇权斗,和天斗,一不小心,她就站在了皇权最高峰——小剧场贼人五花大绑将她高高吊起,百万雄师之前,城上威胁“束手就擒。”贺拂明可是高兴,机会来了,他英雄救美的机会来了!直言道:“好好好,放了我夫人。大军回家,不打了!退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殿之上,李邵仪一袭明黄龙袍,彰显威严,此时正正襟危坐。

隔了条珠帘,一娇弱女子还在贵妃椅是侧躺,丹凤眼勾着,正漫不经心的看着帘外,嘴角噙着笑。

鼻息浅哼,眼睛狡黠地转了几转,心中只道:不想,你也有今日。

愈发笑得愉悦,却更添两分杀意。

“宛秋,替朕解释解释。这些,你该如何说?”

李邵仪这话一字一句,既清晰又疏远,仿佛就快认定了这些行为是纪皇后做的。

安守义连忙将几个时辰搜集来的东西赶紧呈上,双手一托,至于眉心。

那女子今日特地穿了一袭明黄凤袍,一般是举行国庆时节或庆典才穿着的。

今日。

在李邵仪兴师问罪的时候,特意穿着。整个人优雅,端方,也是一股子不怒自威的气派。

她与李邵仪,此时就跟两柄利剑对峙而发一般,略微带着敌视。

纪宛秋腰杆挺的笔直,傲睨万物。

身为皇后,居然站在大殿居中被人审问!虾兵蟹将,魑魅魍魉却坐在两旁,简直可笑!有辱国体。

纪宛秋环顾四周,眼中的冰棱子悬在每个人头上……

“给本宫,搬把椅子。”吐字如菊,傲然的很。

与李邵仪一番对视,看着殿下的女子,身为国母,总不能跪吧。

安守义一眼,心下当即省得,立马抬手,同着几位有力的太监连忙搬了凤座在纪宛秋身后,跪请纪皇后入坐。

纪宛秋不动,再言。

“本宫站着,尔敢入座?”

大殿回荡着威严的声音,撞进每个人的耳朵里,刺进每个人的血肉里。

纪宛秋昂首彰显着自己的身份。

四周以淑妃为首,全都从椅座上跪在椅座前,俯首帖耳,不敢造次。

曲是欢在帘子后,不动半分,只是静静的隔着帘子望着东唐的皇后,此时强硬蛮横的作为。心下换想,若是曲是欢在这样的境地,怕也是这样的作派行风。

李邵仪看着满殿妃嫔尽匍匐在地,扶额,略显不悦。“宛秋,莫闹过了。”

纪宛秋仪态款款地坐下,纤长修白的指尖扶上凤椅。

右手食指曲起,轻轻扣起凤头。眼睫毛扫下一片阴影,小嘴微微一嘟。

“臣妾哪里过分?可有比您,栽赃我,更过分吗?”

语气此时软下来,娇声媚气,如同一汪春水,夹着委屈,直接翻滚进李邵仪心涧里去。李邵仪强硬的身姿从原先的正襟危坐,身躯偏软了些,卸了两分了,靠在龙椅上。

这一靠,细微的动作,曲是欢心里猛然被击,不动声色的警惕起来,瞧着外面,神情凝重起来。自然,这一靠,也没逃过纪皇后的眼,观之,细细的扯起嘴角,不露声色的笑起来。

一四十好几的夫人,穿着诰命,从一旁座椅上起身,朝着李邵仪行礼,又对着纪皇后行礼。

方,对着皇上说。

“初春旱雷稀少,偏在我儿生产是旱雷大作,又偏巧击中产阁院儿后的树,陡然升起一丈余高的火,最后还砸在我女儿的屋子上。顿时房屋倾塌。

臣妇叫枝香去看过树,树里被人灌了铁水,树叶还尚绿,那定是这两日作为。没灌铁水的,全被塞上这样的符箓,皇上请过目。且,在花草丛里,树根有被人凿过的痕迹。”

话未尽,物未呈上去。一盘的符箓,画的什么谁也看不懂。

纪宛秋的婢子若月胆大的疾步跨过几步,越过安守义先行拿过来,递给了纪宛秋。

李邵仪正要发话,纪宛秋昂着脖子。“怎么,不给‘冤屈者’辩白?”

那‘冤屈者’咬字很生硬,刺啦啦甩到李邵仪脸上。

他皱着眉头。

确实,方才有些着急的传唤纪皇后过来,如同听训判罪一般,可不是当着众人拂了她的威严脸面。

李邵仪多多少少还是要照顾她两分,不若她有错无错,只要不是大错,只要不废,总还是要顾忌到她的爹爹和她的哥哥。

一位三朝元老,先皇侍读,前朝宰相。

一位边境大将,披荆斩棘为国驻守边境。

满门荣光。

刚才都是看着曲是欢慌了心神。

曲是欢曲家也是英杰辈出,两厢比肩,相偌长短。

誓与公道,若有偏颇,前朝不稳……李邵仪也是觉着额角疼。

她的小四子因为被纪宛秋爹爹使计阻塞,以致封作太子妃的是她纪宛秋,曲是欢则降居侧位,被人横插一脚。

侧位,再好听,再高,终是低人一头,贵妾罢了。

故此二人一向对立。纪宛秋嫉妒曲是欢得宠。曲是欢憎恨纪宛秋的横插一角。二人你来我往,但第一次是光明正大的摆到众人眼前。

纪宛秋从若月手上取的符箓,看了几眼。

鬼画符,不入流的东西。

嫌恶的还给若月,那橘影婢子托着,恭敬的还给安守义。

安守义先是一愣,取着连忙递给李邵仪。

就在此刻,帘后枝香抱着的孩子突然短促的哭了一声。曲是欢细细唱着歌拍着,哄着婴孩。

李邵仪心下嫌恶,不耐烦地拂开,皱着眉头。

“敬国夫人,继续。”

殿上众人此为大惊。这,是默认给皇后数状!

李邵仪给了纪皇后面子,却仍打算偏颇曲是欢。

也是,几个时辰前,曲是欢生了一位皇子。

这可想想,曲是欢原生就是皇上的心尖肉。这下可算是了不得了,一个皇子,如虎添翼般的宠爱。

曲家,怕是要上天了。怕是要抢了纪家在东唐第一朝臣世族的称谓了……

敬国夫人直直身子,朝着皇后行半礼,随后语带英姿,如同舞剑一般,酣畅淋漓的续道。

“臣妇不敬,方才在皇后殿后院,墙角梅树下也挖出符箓几张,树下还有灰烬未燃完,写有:双生子……”

纪宛秋虚眯着眼,揉着怒,冷冽的说:“你居然敢搜本宫的寑殿?”

敬国夫人深色凌然,漠视,只是咬文嚼字般生硬吐出:“不敢,只是有一小宫女在重华殿外畏首畏尾的超里面东张西望,安守义觉得有怪,抓了上前。先是一言不发,再是求饶说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路过。还好安总管发觉事情不简单,一番逼供,这才娓娓道来。”

敬国夫人眼睛一斜,护犊子的架势一起,直直毫不给颜色的发问:“娘娘,可知那婢子是哪座宫殿的何许人也?”

纪皇后看着敬国夫人这番气态,心下有些堵塞。

缓首翘起,直视李邵仪。

李邵仪却不知何时,已经退居帘后,同曲是欢一起调笑怀中婴孩,是不是还能听到李邵仪的笑声传出来。

纪宛秋想到一年前,李邵仪与她儿子那番亲昵模样,却在曲是欢有孕后荡然无存。

李邵仪对她儿子,不在是视为孩儿,而是视为皇子。

亲昵全然无踪,只剩严苛。

纪宛秋眼神晦涩,嗓子哽了一口气,怨气浓厚,萦萦而绕,紧紧将她包裹,显得整个幽怨悲伤。

好一会儿,才目露凶光,傲气凛然,重新回到皇后模样。而不是李邵仪的妻子,怨妇模样。

“罪婢呢?”

安守义四周一关心,铺开眼睑。

“带上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