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舐血魔妃

更新时间:2020-07-06 09:15:30

重生之舐血魔妃 已完结

重生之舐血魔妃

来源:落初 作者:铭荨 分类:言情 主角:冷梓胡子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之舐血魔妃》是铭荨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冷梓胡子,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温柔娴静,胆小懦弱,与世无争,未嫁先休,坠楼而亡;她,倾城绝色,外冷内热,淡漠出尘,异世重生,随性而活;当异世重生,灵魂转换,凤眸再睁,光彩潋滟,狂颜倾世,邪倿乖张。淡漠退去,她是性格多变的千变女郎,遭遇重重刺杀,她巧笑斗姨娘毁庶姐,狂笑惩贵妃灭宠妃,步步设局,弦弦紧扣,步步惊心。曾经,他们琴瑟合鸣,闲游天际,嬉笑缠绵;曾经,他们许诺一生,十指紧扣,生死与共;她与他历经十世轮回,可否偕手到白头,上天入地,永不分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想要看她笑话的人太多,想要她命的人也太多,而她还要讨债,怎么可以让自己比他们先死。

“小姐……可……可以吗?”华儿睁大着眼,有些犹豫,她只是一个奴婢,怎么可以跟小姐同桌共食。

“你不吃,我就把你从这里丢下去。”冷梓玥说完,自顾自的开始吃东西。她的动作很快,用狼吞虎咽来形容也不为过,偏偏就是这么极其不淑女的吃饭风格也无处不彰显着她的优雅与贵气,仿佛她举手投足之间,皆是风情。

华儿一抖,乖乖的坐下,拿起筷子猛吃起来,两人的吃相一对比,就是天跟地,云跟泥的对比,小丫鬟实在太‘惨不忍睹’了。

酒楼里静悄悄的,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看着那赏心悦目的主仆俩,当然这眼光各有不同,看着那一身光华的女子是流口水,欣赏之情绵绵不绝,同时也冷汗淋淋,那么小一个身板,怎么能吃下那么多的东西,要养她还真是有点儿问题;小丫鬟虽然也吃得挺多的,比起她的主子来还是算少的。

冷梓玥放下碗筷,清冷的声音有些突兀的响起,“楼上的,滚下来。”

她知道楼上有三个人,从她弹完曲子之后就一直看着她,就因为感觉到他们没有恶意,冷梓玥才没有出声。现在她已经吃饱喝足,可不能由着别人免费欣赏了。

最让她不屑的是,那三道眼神中,有一道让她很熟悉,不,应该是身体的本尊很熟悉,不出意外应该就是那个负心男了。

想他堂堂祁月国的明王殿下,竟然被人叫他滚下来,百里长剑的脸瞬间就黑透了,这个女人的洞察力何时变得这般敏锐了。

她,还是冷梓玥吗?

那个胆小的绝色女子?

景常柯打开扇子,轻轻的摇着,掩饰他嘴角来不及逝去的笑意,真是有胆量的女子,竟然在明知楼上是何人时,还敢说出如此嚣张的话。

冷梓玥的目光一一从他们三人的身上扫过,一触即离,活像见了什么脏东西污了她的眼一样,见华儿已经收好黄掌柜递上的银票,优雅的起身,一步一步走向张啸,嘴角微勾,似笑非笑,动听的声音好像云与雾,捉磨不到,“欠了情,还情,你说,欠了命,应该还什么?”

对上那双满含笑意的眸子,张啸只觉得呼吸困难,身体里的力气一刹那全被抽了空一样,胸口狠狠的痛着,不自主的回问:“什么?”

“还命。”音落,那道挺立得笔直的身影已经迈着从容优雅的步子向楼下走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张啸,游戏才刚刚开始……

一直到冷梓玥带着丫鬟走出了醉客居,百里长剑才缓过神来,因为皇太后的缘故,总是时不时会将她带到永寿宫为她弹琴唱曲,他们这些个王爷都见过她。

只是,这般从容而优雅,淡漠而尊贵的女子真的是那个见了谁都低垂着头,浑身轻颤连回句话都细若如蚊的冷梓玥吗?

如果不是,怎么可能长得一模一样,如果是,之前他们所看到的都只是假象吗?

百里长剑皱着眉头,看来,他有必要好好的调查一番这个冷梓玥,弄清楚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她,若有必要,他必须除掉她。

唯有如此,才能让张啸死了心为他们办事,不会受冷梓玥的影响。

“啸,她刚才跟你说了什么?”称呼变得亲切了,百里长剑拍着张啸的肩膀,一脸的关心。

张啸摇了摇头,颓废的坐在椅子上,脑海里清晰的回放着冷梓玥对他说的话:欠了情,还情,欠了命,还命。

他的玥儿,是想要他的命么?

如果是,他也情愿将自己的命给她,只要她不要变得如此冷漠。

“啸,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你放心,等你完婚之后,我会亲自登门向冷四小姐讲明原委的,你不是抛弃她,只是你身不由已,她如果真的爱你,一定会体谅你的。”百里长剑心中疑云重重,到底那个女人说了句什么话,居然可以让一个大男人变成现在这样。

景常柯看着百里长剑,他没有错过他眼中闪现的杀机,看来,冷梓玥今日的出现为她带去了危险,明王不会放过她,那个野蛮的公主只怕就更不会了。

低头瞧了一眼甚是狼狈的张啸,轻声道:“长剑,啸,我们今天的聚会就先到这里,钱庄里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有什么最新的消息,我会尽快通知你们的。”

“常柯,那就拜托你了。”百里长剑拱了拱手,这个男人他看不透,似敌又似友,对他自己是有防备的,也就不担心他玩出什么花样来。

见他急着要离去,不知是否跟冷梓玥有关。

据他所知,景常柯跟冷梓玥并无关系,想来是他多心了。

“嗯。”景常柯点头,从容的离开醉客居,站在繁华的街道上,那抹清冷的倩影早已经消失不见,让他不知从何追起。

猛然顿住脚步,他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去追她?他与她,本就是陌路人,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为何,他会这般的奇怪。

“啸,我送你回凌王府。”百里长剑心中纵然有气,现在也得忍着,他会直接将这一切都记到冷梓玥的身上。

张啸顺着百里长剑的手站起来,抬起苍白毫无血色的脸说道:“长剑,你不用送我回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放心,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我的责任是什么?”

“那好,你自己小心一些。”百里长剑是聪明人,他知道不能把张啸逼得太紧,否则只会适得其反,他就得不偿失了。

张啸点点头,语气悲痛的说道:“长剑,玥儿她是不会原谅我了,她说以后都不想看到我,希望我放过她。”

只要百里长剑跟姜贵妃还有他的姑姑肯放过冷梓玥,张啸愿意做任何事情,哪怕是出卖自己的灵魂,这一切都是他欠冷梓玥的,怎能不还。

百里长剑失神的看着张啸摇摇晃晃的离开醉客居,皱起的眉头松了开来,他有妃子却不懂情爱为何物,他只知道女人分两种,一种是有用的,一种是没有用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