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土著也有生存权

更新时间:2020-03-28 09:24:25

土著也有生存权 连载中

土著也有生存权

来源:落初 作者:薛行衣 分类:言情 主角:晏莞纪氏 人气:

薛行衣新书《土著也有生存权》由薛行衣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晏莞纪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晏莞生在膏粱锦绣之家,自小娇生惯养,被宠得不可一世,素来受不得一分委屈和冤枉。  可突然有一日,她就成了别人眼中毒杀竹马、戕害忠良的祸国妖妇!  他追着她要她偿命。  晏莞无辜的眨巴着双眼,什么情况?她以为戕害忠良是重点,但原来毒杀竹马才最关键。  穿越女造的孽,却要她来偿?  莫名其妙成为重生者的复仇对象、穿越者的绞杀人物,她表示只想安静的做个美少女。  精短介绍:金手指奇葩滚粗,本土女也是有人权滴!  ——————————  PS:行衣建了个交流群,四六五一一零二四七,欢迎妹纸们一起玩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傅明珺醉龙井。

他本不是常喝茶的人,加上晏莞沏茶不当,不说洗茶,从一开始置茶的分量就不对。喝了一整壶浓茶,少年头昏耳鸣,躺在床上抱着胃腹难受,想吐又吐不出来。

傅夫人满脸急色的喂他糖水,大太太不时打量门口。

纪氏理亏,亦担心两家生出嫌隙,从来好面子的她也软了语气:“亲家夫人不用太紧张,醉茶喝些糖水就能解的。今儿是我的疏忽,莞莞不知亲家少爷喝不得茶,原是好客才上的。”

傅夫人面色不虞,但二府秦晋,毕竟不好直接下人颜面,只牵强了语气回道:“二太太莫自责,是我家哥儿贪嘴,他年纪小,在府里原是不沾这些东西的。”

纪氏闻言,心生不悦。

这意思是自家莞莞逼得她宝贝儿子喝了?

屋里气氛正僵着,廊下丫鬟通传:“老太太来了!”

毡帘打起,晏老太太由侍婢搀着进屋,刚过门槛问声即起:“亲家少爷怎么样了?”

“老太太,这雪地路滑的,您怎么亲自来了?”大姑NaiNai上前替了丫鬟,扶她到床前坐下。

晏老太太姜氏是先老太爷的填房,过门后只四老爷晏文霖一子,但平素为人温和,待其他几房皆一视同仁,主持中馈那些年处事公允,是以颇得府人敬重。

她同傅夫人告罪,满面歉意:“亲家夫人,我们莞姐儿不懂事,让珺哥儿这孩子受苦了,您多担待些。等莞姐儿脚伤好些,我必带她登门赔罪。”

晏傅两家关系素来不错,常有走动。

傅夫人自是要给老太太面子,将汤碗递给旁边丫头,起身道:“老太太这话真是折煞晚辈了,咱们珺哥儿哪里担得了您这话?”

听对方提起晏莞脚伤,想起自己本就是为此事来的晏家,心有主张自不会闹大,又望向纪氏,含笑道:“二太太刚说的在理,本就是小孩子玩闹,不是什么伤大雅的事,您千万别和我客气。”

适时,大夫进了府,给傅明珺把脉一瞧,只道无大碍。

原是他年幼体弱,突然畅饮浓茶刺激了脾胃,开个温和方子让服上两贴就成。

至此,众人皆安了心,傅夫人亦没有再责怪。

晏莞坐在炕上,趴在窗柩上透过缝隙看院子里人进人出。

积雪稍融的道上,被踩出一个个雪泞脚印,早前的好景致再不复见。

刚事发突然,母亲将人直接安置去了对面厢房。回想起方才傅明珺轻搐的模样,亦是一骇。

她的大丫鬟降香见了,轻声说道:“姑娘不要担心,太太都会替您解决的。”

闯祸后老实许多的晏莞倦倦的趴在那,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不一会,院中传来动静,大姑NaiNai搀着晏老太太进来。

晏莞挣扎着下地,降香去扶,“姑娘小心。”

晏老太太满脸慈爱,快前两步拦了她的行礼,“莞姐儿不必自责,傅三公子没事,他醉茶怪不得你,傅夫人心里清楚,大家都没恼你。”

“真的吗?”晏莞忽闪着大眼睛发问。

后者颔首,疼爱的摸了摸她脑袋,“莞姐儿这么懂事,当然是真的。”

大姑NaiNai亦开口:“瞧把三妹给吓的,一个人难过了许久。”

她们没待多久便出了阆仙苑,随后两个粗使婆子抬了轿辇进来,傅夫人接了儿子离开晏府。

纪氏陪同大太太将她们送到垂花门。

“二弟妹,你们回府好几日,还没去过我那,趁着今儿天好,不如上寅Chun堂坐坐?”沈氏主动邀请。

纪氏原惦记着女儿是不想去的,但先前的谈话被珺哥儿的事打断还没有结束,紧了紧白狐皮暖手捂里的双手,点头应了。

寅Chun堂虽比不得阆仙苑布置华丽,却也自有一派雅致。

妯娌俩对炕而坐,大太太开口:“弟妹,今儿傅夫人的来意想必你刚刚也听出来了,不是做大嫂的偏着外人,实则这燕京城里卧虎藏龙,有些人是碰不得的。

你们才回京,二弟年后还要走马上任,你如今兴师动众的查那日到过西围场的名门子弟,不说对莞姐儿不利,于二弟的仕途怕也有影响。”

“可这事,难道就这样算了?”

纪氏气愤难平,“大嫂,你是没瞧见,那射猎的箭有多危险,要是莞莞闪躲不及真的中了,我都不敢想象。”提起这事她就心惊。

“我哪里不知道莞姐儿受了委屈?”

沈氏苦口婆心,一脸难色,须臾言道:“二弟妹,我实话告诉你,你们回府当夜我就派人回南阳侯府,找珏哥儿要了去西围场的名单。”

见对方眸光一亮,她叹气再道:“这份名单我不能把它给你,只能说那日所去之人,并非都是你以为的官宦世家子弟,里面除了贵勋侯门,还有皇室宗亲。

弟妹,你若再查下去,怕是反要惹了事端。今日蕙姐儿婆母带珺哥儿过来给莞姐儿赔不是,焉知不是明白这其中利害,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莞姐儿误闯射猎林子本就是意外,想必对方亦不是有心的。可你若揪着这事不放,真得罪了人,不说傅家恐受连累,怕是咱们整个晏府都担待不起。”

晏大太太,便是沈家的大姑NaiNai,如今的南阳侯,正是她堂弟。

纪氏一张脸变了又变,还是咽不下那口气,“大嫂,你能与我说这番话我心里明白是替咱们这房着想。

可我的女儿不能白白受欺负,就算是宗亲子弟,我知道后奈何不了他,但这笔账也是要记在心里的。”

她就是这样的Xing子,没那么大肚量。

大太太听罢,垂头叹气。

纪氏离去后,沈氏心郁难舒,待她的**晏蓉进屋时仍是愁眉苦脸。

二姑娘晏蓉已近豆蔻,模样生得与她长姐晏蕙有五分相像。进了屋一双妙目四下察看,“娘,女儿刚在屋中午眠,听说大姐回府了,姐夫可有一道?”

“嗯,”沈氏面露慈爱,拉了女儿的手回道:“姑爷没来,是亲家夫人带了珺哥儿来给你二婶母和三妹妹赔不是。”

闻言,晏蓉微感失落,继而惊诧道:“怎么好端端的来赔不是?”

“亲家夫人说,早前西郊围场林中,是他们家珺哥儿差点误伤了莞姐儿。”

闻者起身,讶然反问:“怎么会是珺哥儿?”

许是她的反应过激,引得沈氏侧目深究,“阿蓉,你平时不打听二房里的事,今儿是为何?”

晏蓉重新坐下,应付的回话:“女儿就是吃惊,二婶母素来不是肯善罢甘休的Xing子,如果真是珺哥儿,大姐岂不是要为难?”

她面上努力克制着情绪,心底却仍然震惊。差点射伤三妹妹的,怎会是那傅明珺?

如果这就是事实,后面哪还有那么多事?

思及晏莞,晏蓉袖中双手紧握,满心都是浓烈的恨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