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建设大时代

更新时间:2021-06-09 08:33:25

建设大时代 已完结

建设大时代

来源:落初 作者:高原风轻 分类:言情 主角:林南飞郑乾 人气:

高原风轻新书《建设大时代》由高原风轻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林南飞郑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本故事以大学生恋人林南飞和江北雁的就业及爱情故事为线索,讲述某古运河旁边,一条旅游高速公路正在轰轰烈烈地修建中。以及所见所闻的民族风情和秀美山水,农村的外出务工、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等;以及高速公路建设者们背后的家庭纠葛及情感故事。这天,从工地上挖出一个古隋唐大运河文物,而工程马上宣布叫停。从而引出了一场旅游开发与文物保护、经济建设与历史传承之间的矛盾——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工地因为挖出古文物的事停工后的第三天,本地下了一场大雪,下雪就不能上班,把工地上的工人们高兴得像过年一样。特别是一些从南方来的工人,以前也没有看到过这么大的雪。

在雪中兴奋地玩了一天的男人们,晚上,工地里没有其他的任何娱乐活动,一个个又都是远离老婆孩子的男人光棍汉,不比山村里的汉子,在被窝里还能“活动活动”,大不了,多麻烦一下镇里的计划生育人员。在工地,那种“娱乐”活动当然也就没有了,喝了几杯酒,也就早早地睡下了。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是不是天就要亮了,反正从窗子往外看,还看不到任何的光亮,经理郑乾和总施工队长任重被一阵阵急促敲门声所惊醒——

“郑总,郑总,快起来,快起来,施工场地上出事了解,出事了!”

“任总,任总,施工现场塌方了,有人出事了!快!快!快!你们快去看看------”

郑乾和任重赶紧爬了起来,门口昨天派到施工现场值班看守的一个工人,满脸泥土地站在门口,手和脚都还在颤抖着。

“怎么回事?”郑前和任重分别从各自的房间走出,不约而同地问。

“工地上塌方了,你们快去看看------”工人有点语无伦次了。

“工地塌方?就你一个人?那其他几个人呢?”

“我,我也不知道,半夜,我被一阵大风所惊醒,爬起来上了趟厕所,就听到一声巨响,吓得我屎都没拉完,就提起裤子跑了,等蹦塌的声音结束,我才敢跑到我们睡觉的地方去看,两个小窝棚已经全部被雪和泥土淹埋了,我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其他三人,恐怕是,恐怕是------”工人有点后怕地不敢再往下说。

又是一起施工现场死人事故------

郑朝和任重在心里暗暗地想。可又不敢在脸上表现出来。这时,隔壁的南飞等其他的一些人也被吵醒了,也都急匆匆地从寝室里跑了出来。

工地又出事了,工地上又死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整个工地------

上星期,施工部总经理郑乾还在县里参加了当地的年末安全生产会议,市里的杨书记亲自下到县里来参加了会议,而且在会上特别强调,快到年末了,各部门、各单位一定要注意安全生产。谁在这紧要关头出了事故,所有一年的工作将一票否决,不讲任何情面------

当然,大家都知道,开年,就是换届选举了,谁也不敢在这节骨眼上出事,可这------

郑前狠狠地的抓起了自己的头发,恨不得一把扯下几根来。

“***------,为什么这些事就偏偏落在我的头上!”郑前开始骂娘了。

任重走了过去,一把扯住那个工人的衣领,说:

“你确信你喊的时候,里面没有任何声音了吗?”

“任总,我,我,哪还敢骗你呀,我就是叫了好久,没有声音了,才来找你们领导的呀!”那工人哭丧着脸说。

“走!随我去看看!”郑前气冲冲地朝前面走。后面,任重、南飞以及其他的工人们也跟了上去。

任重紧走几步,跟到了郑前的身边,说:

“郑前,这事,要不要跟当地安全部门汇报一下呀?”

大家当然知道,跟当地安全部门汇报意味着什么,如果不汇报,要是真出事了,又意味着什么。

郑前停下了脚步,想了想,说:

“还是我们先去看看再说吧。”

施工工地,距离大家休息的工棚也就七八百米远,由于每天施工包括机器等的,都有很多重要的机械、物资放在施工现场,没有每天来回地朝住地搬,所以一直就是放在施工现场的两个临时的值班棚旁边,南北各由两组工人晚上在这里值班看着,守一晚上,也算他们一个工天,所以,工人们也愿意在现场值夜班的。

郑前他们来到现场,才真正地看清楚,按照平常的搭建值班棚的标准,一般情况下是安全的,可今天,整个刚刚挖开的这一面坡,连同松土、石头和坡上的树木,在大雪的压迫和风的吹动下,整整一壁坡都坐了来,才把两个分开的值班棚全部淹埋了。就连停在另一边的大挖机也只能看到那高高的鼻子了。南边的一个值班棚,也就还能看到一点点的房子的塑料布,北边的一个,已经找不到方位在哪里了。

“昨天,你们是怎么住的?”郑乾走过去,质问那个工人。

“晚上,我,我们四个人从工地住房那边过来,我,我和李文庭就进了我们住的值班棚,另两个人就到了北边的值班棚,然后,然后,我们,我们就,就睡下了——”

“那,你起来上厕所是什么时候?”

“我,我,我也不知道呀,我就到了厕所,听到响声后,就从厕所出来,喊了他们几声没有反应后,我就朝工地住房上那边过去叫你们去了。”

“那里还能看到原来你们住的那间值班棚的一角,你喊了?里面也没有任何反应?”

“没有,我也是等从上面塌下来的东西全部停下来了才敢过来的,所以我——”

任重走了过来,对郑乾说:

“好了,现在再说他也没有用了,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看还有没有救。”

说着,大家就一起朝南边的值班棚走去。

“李文庭,李文庭!”没有任何反应。外面的雪还在慢慢地下着,山上是不是还有可能朝下面滑下来,这,谁也说不准。大家的心里都悬着,害怕着。但又不得不为里面的李文庭担心着。

“这里也不是埋得很深,你,你,你,你们几个过来,和我一起轻轻地朝里面刨,看能来能把李文庭刨出来,看是死是活。”任重指着前面几个稍微年轻一点的工人说:“其他的人退出去远一点,退到安全的地方,也帮我们看看,一旦上面有什么动静,马上叫我们,都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几个工人答到,退到了稍微安全的地方。

任重带着几个工人轻轻地揭开还能看到的那一层塑料布,边慢慢地把旁边的泥土、石头、小树枝和野藤荆棘等往边上扯,一边又喊了李文庭几声。可是,仍然没有任何动静的。几个人又继续往里面刨,又揭开几层工程板和一些土和污泥。

看到床单了------

看到李文庭的脚了------

大家更加兴奋地朝里面刨着,终于可以摸到李文庭的脚了,摸了摸,还有一丁点的余温。

“还活着!李文庭还活着!!!”前面的几个工人朝退到后面的那一批工人和郑乾、南飞他们喊。

“真的?”

“真的,我们都摸底到他的脚下了,还有余温。”

“啊?我们也来看看!”几个工人说着就想跑向前来,被郑乾叫住了。

前面的人还在刨着,只听到后面的人又一声大喊:

“任总——,任总——,快,快,上面,上面——”

“任重,快!快!快带大家退下来,上面,上面又要下来了!!!”郑乾已经是拼着最大的力气喊了。

任重他们听到喊声,也顾不得太多了,也知道上面马上有危险,叫着那几个工人,连滚带爬地逃了过来,几个人差点就摔到在了地上,幸好被接上来的人扶住了。大家惊魂未定,大气都还没喘过气来,上面又一批泥土、雪和树枝又慢慢地坐了下来——

大家不约而同地“啊”了一声,后背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