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总裁凶猛,小妻要出墙

更新时间:2021-06-09 08:28:23

总裁凶猛,小妻要出墙 连载中

总裁凶猛,小妻要出墙

来源:微小宝 作者:顾言言 分类:言情 主角:何真亦唐文博 人气:

《总裁凶猛,小妻要出墙》作者:顾言言,言情类型小说,主角:何真亦唐文博,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总裁凶猛,小妻要出墙》是顾言言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主角是何真亦和唐文博。现情:微小宝免费阅读全文,小说精选:老公堂而皇之的将小三带回家和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婆婆为了得到家产,设计把她送上了别的男人的床!!一夜缠绵,一笔交易,她帮他对付婆婆;他帮她赶走小三。然而事宜愿为,那个男人宛若恶魔,一旦招惹再也无法抽身!“不是已经睡过了么?这种事情一次和一百次没什么区别。”于是,她再一次被他压在床上,欺负的惨不忍睹……“够了,我爱的男人不是你,求你放过我吧。”面对男人无尽的所求,她唯有求饶。“可以,等我玩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唐文博和杨沐晨从未蒙面,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争夺家产的小舅舅很是反感,如今又和自己抢女人,岂肯罢休。

正要发火,耳边传来了唐夫人的呵斥,“文博,真亦,大半夜的吵着你小舅舅休息,还不道歉?”

唐文博冷哼一声,转身就气冲冲的走了。

何真亦见养母来了,紧张的从杨沐晨怀中退开,瞧见他光着上半身,下生只穿着一个大裤衩,健美的身上还低着水珠,显然刚刚在沐浴中被她的敲门声给喊出来的。

“对不起。”她歉意的低下头。

唐夫人趾高气昂的站在门口,对着杨沐晨展颜一笑,“沐晨,真是抱歉,两个孩子不懂事,你别和他们一般见识,时间不早了,我不打扰你休息了。”

唐夫人低头瞪了何真亦一眼,“还不赶快回去休息。”

“是的,妈妈。”何真亦一溜烟就跑进自己的房间,被靠在门板上,听见唐夫人对着杨沐晨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然后是踩着高跟鞋离去的声音。

直到他们全走了,何真亦才松了一口气,将门给反锁死了,为了防止有人拿钥匙来开门,她搬来柜子将门抵住,坐在床上泪水落了下来。

刚刚当真是惊心动魄,如果不是自己跑得快,现在指不定已经被唐文博给奸了!

她是爱他,但是她要两情相悦的情况下,如果只是因为男人的一己私欲,或者某种施舍,她不要!

爱情是平等的,他想要和她在一起必须拿出态度,自己绝对不能委屈自己容忍他有别的女人!

自己到底要怎样才能让那个爱她宠她的文博回来!

她无父无母,文博就是她的全部啊!

夜静的叫人寂寞,静的叫人发疯!

何真亦沉沦在痛苦的漩涡的时候唐家书房却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文博,我说过了,你暂时不能去找何真亦,你怎么就不听妈妈的安排,你在这样闹下去,钟丹早晚会被你气走。”

唐夫人苦口婆心的训斥儿子。

“我只是去告诉何真亦让她从我们家搬出去,等这个项目结束后在回来。”哪知道何真亦竟然那么好看,然他把持不住。

在加上何真亦的不肯顺从,彻底的激怒了他,不是说一直爱着他么?为什么不肯给自己,分明就是变了心!

“我不管你现在怎么安排,你必须给我保证钟丹那个项目完成之前不出现任何差错,否则,我们唐家将会出现不可挽救的损失,如今杨沐晨又来和我分你外公的家产,你外公昏迷了半月,一直不醒,他手上有遗书,我能拖多久算多久,这中间若是哪个环节出错,我们将会破产你知道吗?”

唐夫人知道杨沐晨多半都是为了让他们唐家破产而来。

她不能让杨沐晨得逞,哪怕要出乎很大的代价!

“我知道了妈妈。”唐文博转身离开了书房,没有人知道他阴沉的外表下在想什么?

翌日。

何真亦和往常一样早起,以前一般都会起来帮助张妈在厨房忙碌,今天早上,她并没有准备去厨房帮忙,而是要出去找工作,她已经二十五岁了,不能在家里做米虫了。

站在楼梯口便听见楼下钟丹娇滴滴的语调,“文博,人家要吃那个。”

唐文博立马夹菜给钟丹,小伏低的伺候着!

何真亦从楼上走下去,懒得看那一对狗男女!

要是放做以前,她怎么都不会用这样不堪的言词来形容自己深爱的老公的,但是眼下唐文博做的那些事情,真的是不算人!

唐文博眼尖的发现了下楼的何真亦,他绷着脸说道:“站住。”

何真亦脚下一滞,头也不回的说道:“什么事情?”

“丹丹瞧见你讨厌,你今天就给我搬出去住,过来拿钱,自己出去找房子。”唐文博从皮夹里拿出几千元钱往地面一扔。

何真亦回眸恰好看见他这个动作,整整齐齐的一叠钱被他仍在地面,依旧没有乱。

他这是将自己视为垃圾了么?因为自己是垃圾,才需要去捡他扔掉的垃圾?

何真亦一笑,“我不需要。”哪怕是饿死冻死,她也必须撑下来。

小时候自己没有生活的能力,如今已经是成年人了,她不相信养不活自己。

她没收拾任何行李,也没有带任何东西,一个人走向门口。

站在厨房门口的张妈张了张嘴,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何真亦走到玄关突然回眸对着唐文博展颜一笑,“文博,再见。”

她想了一晚上,没有让自己下定决心放弃唐文博,然而在今天早上,唐文博将自己视为垃圾那一刻,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对他如此卑微的爱在他眼中一文不值。

没有尊严的爱情,留着有何用呢!

唐文博失神了一秒,一眨眼工夫,何真亦就消失在眼前!

刚刚那一句再见,他怎么听都不顺耳,要搬出去了这么开心是吗?

不要钱,她哪来的钱?

他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知道自己的母亲很抠门,从来不给她零花钱,都是他将自己的零花钱分给她用,这么多年来一直如此。

她没有什么亲戚朋友,莫非是去找那个野男人去了?

妈妈不是说上一次她和别的男人……

对于这件事情,他一开始知道了很愤怒,如今冷静下来仔细一想,何真亦不是那样的人,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不管如何,必须盯着点才行。

何真亦离开了唐家,口袋里揣着两百元钱。

那是昨天她努力工作得来的小费。

拿出十元钱在路边摊吃早餐,大脑飞快的运转,想未来的生计。

想来想去,她认为自己目前要立刻去找一个工容易,但是那些工作都要上班后才给钱的,那么在没发薪水之前自己要如何生活呢?

今晚住在哪里呢?

再三思量后,她决定去找一家夜总会工作几天,先有生活保障,有一个落脚的地方,在想办法找工作。

唐家的夜总会肯定是不能去了,她在大街上游荡了一圈,在一家叫夜豪的夜总会大门前看见了贴着有招聘启事。

所为英雄也为三斗米折腰,更何况是自己!不妨做一次英雄!

白天夜总会是不营业的,但是大门没有关严实,她推门进入,走在昏暗的走廊上,小心翼翼的问:“有人吗?”

“什么事?”走廊尽头那边传来男人的嗓音。

“我来应聘的。”她放慢了脚步说道。

“应聘什么?”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从暗处走出来,对方带着黑墨镜看不清面目,身材高大粗狂,站在他面前的自己只能保持仰视的姿势。

“服务员。”她在唐家的夜总会干过,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有工作经验吗?”男人不苟言笑的问。

“有。”一天也是工作经验!

“可以,一百元一天,小费我们不管。”言下之意,凭你的本事,你一天能得到一万小费他们也不取一分。

“谢谢您。”何真亦稀里糊涂的就找到了工作。

这种地方就是好,日结,可以解她的燃眉之急。

“你现在如果有时间,就请到楼上去培训,今天我们老板来了,从他手里出去的人都是我们店里的台柱……”男人说起他的老板便崇拜的滔滔不绝,哪里还有表面上看起来的威风!

“你们老板……话说我是来做服务员的,不是来做台柱的。”她吞吞吐吐的说。

“服务员就不需要学习了吗?”男人脸色阴沉了下来。

“需要,需要。”为了不丢掉工作她敢不需要吗?再加上自己那微弱的一天工作经验。

于是,男人将她带到楼上,走过一条昏暗的走道,进了一间奢华的门。

屋内,正前方摆放着一面古色古香的镂空白玉雕屏风,如果是真的那就是价值连城!

绕过屏风,呈现在眼前的是穿着旗袍的年轻美貌女子成排站立在房间中间,面向前方,婀娜多姿的身影竟是一动不动!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