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我在公墓看大门

更新时间:2021-06-09 08:15:10

我在公墓看大门 已完结

我在公墓看大门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五十二区 分类:言情 主角:吴老爹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我在公墓看大门》的小说,是作者五十二区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作为一个扛过枪也开过枪的退伍兵,我以前从来不信那些神神鬼鬼的封建糟粕,但在亲身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我才知道这个世界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有很多东西的确是常理和科学无法解释的,然而它们却真实的存在着,并且就在我们身边。 当初我也觉得白天黑夜都在埋了几万人的公墓里泡着,隔三差五遇见点儿不干净的东西应该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很奇怪,开头两年一直都平平静静,什么特别的事情都没有发生,直到那个人出现之后,所有的一切就都改变了…… 而我写下这个故事的目的是希望那个人能够看到这些东西——我希望还能见到他。 魑魅魍魉 鬼蜮人心 一个公墓临时工的见闻实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九章 比丘尼

我们俩边走边说,就这样一路来到位于山顶上的竹林寺。今天虽然不是节假日,但一大早也聚集了不少善男信女,看得出这寺院香火极盛,果然是名不虚传。

罗娜并没有去正殿进香,而是直接带着我绕到了后院,倒令我稍感意外,不过想想她今天这身惹火的打扮,老在佛祖和菩萨面前晃来晃去还真不太合适。

进了后院,只见这里是一横两竖的三排禅房,少说也得有二三十间。罗娜在门口处找到一个正扫地的中年尼姑,两人一见面就笑着聊了起来,显得十分熟络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肯定来过很多次了。

我暗想,眼前这尼姑不会就是那个明一法师吧?看她年纪也不太老,说话粗声大气的,衣着也很普通,怎么都不像是佛法高深的大师,倒和胡同里喜欢窜门儿嚼舌根的大妈有得一拼,恐怕在寺内的职位也不会很高吧。要说她是住持,我是打死都不信的。

正纳闷时,只听罗娜话风一转切入正题,请这中年尼姑进去向明一法师通禀一声,看她现在方不方便接见。我心说果然不出所料,正主还没现身呢。

那中年尼姑答应之后便转身而去,罗娜看她走远就赶紧提醒我说,那个明一法师喜欢静,待会儿见了之后千万不要随便说话。

我点头答应着,心想反正是陪你来的,我才不管那么多呢,在旁边听着就是了。

过了一会儿那中年尼姑转了回来,对罗娜说,师父这会儿刚读完早课,你们正好可以进去见她。

罗娜道了声谢,那中年尼姑就领着我们来到靠后排的一间禅房里。

这房间并不算大,充其量也就三十个平方左右的样子,跟我们公墓的传达室差不多,陈设却相当雅致,一看就是佛门清静之地。而正中间的禅床上还坐着一个身穿灰色僧衣的女尼,不用多问,这肯定就是那个明一法师了。

必须承认,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尼姑的时候有种被惊呆了的感觉,因为她根本不是我想像中那副满脸皱纹的老师太样子。从表面上看年龄绝不会超过四十,而且颇有姿容,但与罗娜的艳丽不同,她的气质中透着一股连佛衣都遮盖不住的高贵知性美。

我敢说,如果她留起头发再换身衣服的话,绝对是上市公司美女高管的范儿,真不明白为什么会去当尼姑。要是今后但凡有点儿姿色的女人都学她这样削发受诫,遁入空门,那全天下的男人可要哭死了。

罗娜进屋之后也就马上变得老实起来,只见她双手合十,毕恭毕敬的说,大师,弟子又来打搅您清修了,请恕罪。

明一法师微微一笑,回答道,不妨事。然后抬手向旁边两张垫着蒲团的凳子一摊,示意我们坐下说话。

落坐之后,罗娜先和对方聊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然后便说此番前来还是为了上次的事情。

明一法师点了点头,把目光转向我看了几眼,便问,这位就是伊施主么?

还没等我说话,罗娜已经抢着答应了。

明一法师又点了点头说,这就是了,贫尼前日已测出你二人八字相合,适才观伊施主之貌,眼入天苍、法贯颐堂、准圆库起、纹入承浆,是多福多寿之相,与先前所料果然不差。

罗娜听了这话脸上立刻像绽开了花似的,裹着香水味儿的身子又朝我这边靠了靠。

但我此时可是如坠五里云雾,咋回事?怎么才几天的功夫,这女人就真把目标转移到我身上来了?那她当时还死乞白赖的要老O的出生日期干什么?难道两人的八字不合,却像尼姑说的跟我相合?可老子什么时候把生辰八字交给你看了,这不是信口开河,满嘴胡喷么?

刚想开口询问,罗娜却轻轻推了我一下,然后小声说现在别吱声,等出去以后再告诉我。

我只好强忍着满腹疑窦,耐住性子往下听。

那明一法师继续说道,这位伊施主乃庚午年生人,纳音为路旁土,福元为坎宫,宫位东四命,坐长生,好文学,颇有才气,眼下虽未得志,但勤俭踏实,日后时来运转,大业可期;而女施主你是己未年生人,纳音取天上火,福元为震宫,宫位亦是东四命,生于清香门第,天性纯良,利官近贵,兴家旺夫。你二人虽年齿有差,但命格甚为相合,况且土火夫妻乃延年婚,主长寿有福,男女和谐,富贵绵长,儿女贤俊,终生安乐,外无欺妻宠妾之夫,内有啮臂盟心之妇,是少有的上吉之配,若无十成的理由,切不可错过。

我听到这里强忍着没笑喷出来,心想你这号称“言出必中”的也太水了。其他的咱先不提,就说罗娜的命格,居然也称得上“兴家旺夫”?这要都能相信,那公墓埋的四位大哥可真是死得太冤了,估计他们听了这话得气得从坟里跳出来。

明一法师也看出我虽然嘴上不说话,但脸上写满了不屑的表情,于是就问我是不是对她的话有所怀疑。

我虽然打心眼儿里不信,但也不能明目张胆的说出来让她下不来台,况且旁边还有把她当神供着的罗娜呢。于是只好说她这番讲解很有道理,不过男婚女嫁是大事儿,总得互相了解,培养感情吧。要是听人说说什么命格相合就往一块儿凑合,那还不乱套了。

罗娜倒是吓了一跳,怕我得罪这尼姑,赶紧出言打着圆场,又连使眼色让我别再说了。

明一法师倒也不生气,微微一笑对我说,伊施主所言甚是,既如此,不若让贫尼将施主之事说上一二,且看准是不准?

话既然说到这个份儿上,我就有心要试试她了,当下不再言语。罗娜还想说话,也被明一挥挥手阻止了。

她顿了顿,然后对我说,施主少小离乡,出身行伍,如今在茔墟之地谋生,可对否?

我先是有些吃惊,这句话透露出的三条信息全都中了,但随即一想便释然了,因为这些基本都是表面化的东西,估计略懂察言观色、相人相面的街头神棍都能猜个大差不离。

比如她说我是“行伍出身”,这种事情几乎是明摆着的,因为咱在部队练得就是个军姿,现在无论坐着站着腰板儿都挺得笔直,已经成了习惯,搭眼一瞧就知道是当过兵的。另外像“少小离家”,在“茔墟之地”谋生之类的,连蒙带猜,加上罗娜给她提供的信息,即使说对了也算不上真本事。

我当下只笑着点了点头,却不言语,想听她还能说出什么来。

果然,只听明一又继续对我说,施主乃家中独子,自幼受长辈宠爱,然运势颇低,应试不第,遇事不成,可对否?

我见她说出这几句话,心里便开始有点儿动摇了,马上点头称是。

明一法师跟着问,施主可知为何吗?

我心想,这不是废话吗?咱要是知道为什么,还至于混成现在这个熊样吗?于是诚心诚意的问她,正要听师太指点迷津。

明一法师微微一笑说,指点不敢当,贫尼要先向施主确认一事,敢问施主自小所居之处可是坐东朝西吗?

我的方向感一直不太好,在荒无人烟的高原上当了两年兵就更糊涂了。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才掰扯清楚,我老家宅基地上的自建房确实是面朝西的,而现在租住的那套老房子好像也是如此,可这跟我的运势有什么关系呢?

明一法师见我又点了头,就说,这便是了,贫尼刚才讲过,施主八字为坎宫,宫位东四宫。南延年,主桃花贵人;北伏位,主本命宅邸;东天医,主康体平安;东南生气,主事业财运,此为四吉位。而西南、正西、西北和东北乃四凶位,分别对应祸害、五鬼、六煞和绝命。以此观之,施主本宜居南北向,而却始终面西而坐,正对着四凶中的三位,岂有不减运势之理?天幸其中没有那绝命位,否则长寿多福之体就要化作中途短命人了!

她这一通说得实在是太玄太专业,我当时就被侃晕了,听了最后那句更是忍不住后怕。

然而还没等我消化完,她又接着说,这宫位居向之误是为其一,其二么,贫尼观施主命格面相本应福禄双全,但性情内敛,不善与人交通,诸事不顺。须知施主命中注定外缘胜于内缘,若要转运,还须贵人相扶。

这几句话根本不需要解释了,看她眼神最后往罗娜身上一瞥,我就明白这个所谓能帮我转运的“贵人”就是罗娜。

尼玛,转来转去没想到这尼姑居然还是个说媒拉纤的,我对她的态度立马又开始有所保留了。

明一法师见我脸色犹疑不定的样子,叹了口气说,伊施主,如果你仍信不过贫尼,那我不妨再猜上一猜——最近几日,你是否被鬼怪所缠,整夜无法安寝啊?

我顿时吓了一跳,这事自始至终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从来没跟任何人提过,这尼姑从何得知呢?看来绝对不是浪得虚名了。

我不由一阵欣喜,像快要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了木板。这几天已经被那“脏东西”逼得快去见阎王了,现在既然遇到高人,还有什么说的,此时不问,更待何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