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狐萌君倾

更新时间:2021-05-04 07:13:14

重生之狐萌君倾 已完结

重生之狐萌君倾

来源:落初 作者:水瓶子123 分类:言情 主角:顾默顾云曦 人气:

《重生之狐萌君倾》为水瓶子123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顾默从小生得奇病,被关在漪澜院像个怪物一样活了十六年。嫁人后不到七天,她悲剧地挂了。重生成狐,她抛却了前生的感情,换了身份,回到人世,回到亲人的身边,展开了她另一段惊心动魄的人生。  沧海桑田,国家覆灭。日月轮换,乱世成殇。  奈何桃花开得太乱,世道艰险,人心不古……  (此文不长,大抵一百三十多章结束,望来自四海八荒的朋友捧个人场,给点支持,瓶子在此感激不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归来

九黎怔怔地望着溯勒良久,最终摇了摇头。

在人世受的那些委屈,即使是看开了看透了,也是难以抛却的。

“禁神之巅只有心灵极其干净的人才能前往的圣地,若是身在其中有得半分俗尘杂念,便会被禁神之巅的结界打得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阿黎,你扪心自问,现在的你……可以去那种地方吗?”

“去不了……去不了……”九黎慌张地摇头,“我……我不想死,也不想永世不得超生,那太可怕了。”

历经了**之苦后,她突然懂得了生命的宝贵。

这条命是师父溯勒花了那么大的代价,换给她的。她不怕死,却怕辜负了师父,辜负了溯勒为她支付的那么惨痛的代价。她的一生中出现的可以让她珍惜的东西太少太少,这次,她想要珍惜自己的生命。。

“阿黎,再回人世吧。”溯勒微笑着,将九黎揽入怀中,“也许,你命中注定的一场情劫还未过去。看不透这世间的爱恨情仇,便无法羽化升仙。如此这番,你不如去人世间应了情劫。若是应了劫,便得到了净化,那时再回来,前往禁神之巅接受惩罚罢。当你功德圆满的时候,你便可登入仙界了。你最大的梦想,不就是拥有一身法力,自由自在地飞往自己想要到达的地方么?”

是啊,无论是小狐狸,还是她,都曾拥有过这个愿望。然而,溯勒并不知道,她此刻最大的愿望是永远陪在他身边。

然而,她也知道,自己这代罪之身,若是留在溯勒身边,只会给他带去永无止尽麻烦。那些被曾被她惹怒的众妖是不会轻而易举放过她的。

“这是忘情丹,”溯勒将一粒仙气缠绕的丹药交到了九黎的手上,“它可以除去你曾对人世男子留下的情根。吃了它,你只会空有记忆,但不再会为那些无益的爱心伤。这有利于你在人世应劫。”

九黎并不犹豫,立即接过溯勒手中的丹药,闭上眼服了下去。

人世的爱恋,若是可以,她希望从不曾拥有。

翌日,在全族强行般地热烈欢送下,九黎踏上了前往人世的路。

临行前,溯勒一再嘱咐九黎:“你是人类皇帝的女儿,拥有着人类皇室的血液,所以此次回去务必要认祖归宗,这也是你的娘亲九茗把你交给我时一再恳切交代的事情。”

“和人类的皇帝认亲必定是艰难重重,但你也莫过担心,黑颜烬早已在人间等候,他会保护你,不让你受任何人的欺负。我也已经通知了他,你到了人间后,只管等待,他会找到你,并为你安排一切。”

认祖归宗的事她是一定会做的,毕竟这是娘亲的心愿。但溯勒说的什么情劫,九黎却不大明白。

九黎与众妖生活的地方名为蓬莱仙山,与人类的世界隔着神魔道,而要跨过神魔道,需经过洗砚桥和净心瑶山。

洗砚桥的砚,属Xing黑。洗砚,顾名思义,便是指洗去内心的黑暗。只有心存善念的人或妖才能经过此桥。这对天生纯正的九黎当然很容易。

可这净心瑶山,只有摒除外界一切杂念的人才能走出这大山,而杂念过多的人或妖则会被山中幻境所迷惑,致使身陷其中,永远走不出来。

只要过了净心瑶山,她便可直达人世。

洗砚桥倒是不长,可是这净心瑶山倒是大了去了。九黎不久便迷进了山中一片桃林之中了。明明方才她还望着这硕大不着边际的桃林发呆,此刻竟是迷了进来,可是倒霉。

九黎深知眼前的桃林都不过是幻觉,也晓得脑海中杂念不除,这些幻境就不会消失,但她便是无法抛却杂念。

即使忘却了前尘往事中牵绊的爱恋,但是那些经历中的哀伤却牢牢刻在她的心上。

溯勒说的没错,这个样子的她根本无法进入禁神之巅。

正当九黎苦恼时,一个空虚幽远的沧桑声音道:“看你小小年纪,竟然受了人世间如此多的磨难,实在可怜。念你与人类有着千丝万缕的因缘,且你师父溯勒乙神已经为你向本山神请过神愿,本山神便也纵容你一回,放你过去吧。”

霎时间风起,无数桃花瓣空中旋舞,将九黎包围在了中心。

“谢谢你,山神爷爷!”九黎抬起头,看向上方天空那一张由白云组成的老者面孔,万分感激。

“嘿嘿,不用谢,小丫头。你且记住,进入人世后,处处都要小心。本山神便在此静候你在人类的世界应完劫归来的佳音!”

“嗯,我会很快回来的!”

桃花瓣渐渐化成了零碎的光芒,遍布了整个空间。九黎知道自己这是要去人世了,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双手捂住狂跳的小心脏。

时隔八年,不知还有谁记得曾经有一个叫做顾默的女子,是那样惨烈地度过她仅有的十六年人生。

如今,她回来了。

……

……

人生千折百转,八年后,她终是回到了原点。

睁开眼,看到的是无数次出现在梦境中的画面,辉煌的建筑,威严的狮子门,流金门匾上的三个金色大字:将军府。

九黎不明白山神爷爷为何将她送到高梵陌的府门前,虽然她曾因嫁给高梵陌而把这里称为家,但如今这里已不再她的归宿。因为——

她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对生死无所谓的女子,她是想要珍惜自己、想要幸福活下去的一只再普通不过的狐狸。

她的名字叫——

九黎。

目光沉思一般略微顿了下,九黎淡然一笑,转身离开。

怪了,怪了,这一路走来怎么大家都在望着她啊?

九黎一边小心翼翼地走在京城的街道上,一边惶恐地瞪着那些向自己投来好奇目光的行人和街贩。突然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将她拦在了路中间,指着她的头道:“大姐姐,你的耳朵还有尾巴好特别哦,是身上长得吗?”

九黎这才想起自己此刻是半人半狐的模样,虽有人类的外表,但狐狸尖长的的耳朵和松软的尾巴都还在。她这下子可慌乱了,正四下张望找块布盖住耳朵和尾巴,突然从背后飞过来一块大黑袋,将她整个套了进去。

她一下子慌了:倒霉催的,刚出来便遇上了歹徒!

九黎在黑袋子中挣扎了好久,最后从袋子里爬出来时,身在一间泛着富贵气息的客房内。抬起头,她看到了溯勒所说的那个会在人世恭候着自己的人。

九黎虽然在蓬莱仙山狐族新帝登位时见过一次黑颜烬,但也只是远远观望了几眼,便因其他事忽略了。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清晰地看到黑颜烬。

见他一身黑衣,如一把利剑寒影硕硕地站在面前,五官刀刻般俊美,冷酷的神情让人不由自主陷入惊惶。如冰幽冷的目光此刻正俯视着九黎从黑袋子里探出来的脑袋,没有任何感情。

九黎呆了:这就是狐族中传说的冷血可怖的杀手,黑颜烬?

卷一:浮世倾觞第六章身世

在蓬莱仙山时,九黎便知晓了黑颜烬的底细。

狐族近代史策第三百六十四卷记载,黑颜家族乃是整个妖兽界名列前茅的杀手家族。而烬是黑烟家族万年一遇的杀手奇才。三岁学习暗杀大体术,十岁出师,接连暗杀了妖兽界十大邪恶势力的头领后,二十岁时名冠神魔界,二十二岁时被上任狐帝派任为大公主也就是九黎的娘亲九茗的守护人。后因九黎的娘亲死于人世,他自责守护失职,没有颜面在待在杀手行业中,便退了杀手家族,留在了人世,过着无人知晓的生活。

虽说黑颜烬已不再是杀手,但天赋异禀的冷酷,杀手特有的黑暗Xing格,仍会让每一个与他接近的生物都会不由自主的战栗。

——不过,自从六道回来后,她便对危险之物产生了抗力,并无害怕的感觉,振作精神,手脚麻利地从口袋里爬出,站起,走向黑颜烬,微笑,“你就是黑颜家的杀手吧?我是溯勒乙神的弟子九黎,谢谢你把我从歹徒的手里救出来。”

“我没有救你。为了避免你被人捉了狐狸尾巴,我不得已方把你套进口袋。”黑颜烬声音淡漠、字字清晰。

“哦,这样。”九黎点头,平静的表面,掩盖了汹涌的心理:就我的狐狸尾巴和耳朵惹人注目,他绑架大活人的举动就不招人眼球了么?真是不敢想象他这一路上是怎么漠然地走回来的。

不管如何,这是九黎与杀手黑颜烬第一次邂逅,带着无尽的汗颜。

黑颜烬如今是在京城内七王爷夏白鹤府中当差,担任王爷的贴身护卫。虽说是侍卫,但一般下人看来,王爷早已待黑颜烬为兄弟。

九黎来的时日也是巧,正赶上王爷从外地回来。九黎打扮了一番,将耳朵收于头发下,尾巴遮于衣服下,总算是人模人样后,黑颜烬便带着九黎去见了七王爷。

七王爷是个约莫四十来岁的人,一副富贵的臃肿态,眯着眼睛,倒也显得慈和。

九黎刚到七王爷所在的书房,还不等自我介绍,七王爷便认出了九黎,啧啧叹道:“这位就是阿烬常提起的麝熙皇后的女儿九黎小公主了吧?”

阿烬这一称呼可是让九黎偷偷喷笑了。

黑颜烬眼角余光掠过九黎没有章规的肆笑,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随即向王爷鞠了一躬,道:“禀告王爷,她正是麝熙皇后的女儿九黎。因为八年前生了场大病,Xing子和模样都还停留在十七岁,又因没有管教,所以有些不懂女孩子家的体统之事。”

听他人这般评价自己,九黎心伤:想来,从小到大确实没什么人教过我面见王爷的礼仪,我也并不知道那些个礼仪……

“不怪不怪,她的Xing子和当年她娘的Xing子真是一模一样,可爱得狠哪!”七王爷笑着拉过九黎的手,“阿黎,过来,让七伯伯好好看看你。”

九黎见七伯伯并没有因此生气,大大舒了口气,便老老实实地站在七王爷的面前。

突然,七王爷浑身竟然颤抖起来,连忙松开手,抬起头,目光转向别处,喃喃:“太像了,太像了,你和你的母后长得实在太像了,一样美得不若俗物。”

九黎顿时脸红了起来,“七伯伯过奖了,九黎不过是一副普通的模样。我师父溯勒的容颜才是美得不可方物。”

“呵呵,”七王爷苦笑,“可惜啊,溯勒乙神的样貌我这辈子都难能有幸看到了。”

“七伯伯知道我师父溯勒?”九黎略有激动地问。

“嗯,”七王爷点了点头,“当年你的母后还未成为皇后时,便是住在我府上,经常与我谈论起他。你母后常说自己对不起他,说她本应尊父王之命嫁给溯勒,却爱上了人类的皇帝,逆了彼此的姻缘。你母后还说溯勒是个老好人,就算她如此负他,溯勒还是一如往常地好生待她。”

“是啊,师父就是这么好的人。”想起溯勒的种种好,九黎很是感激,“为了心爱的人,甚至可以把Xing命交付。所以,为了报答溯勒,也为了弥补母亲对溯勒的亏欠,我会代替母亲嫁给溯勒。”

听着九黎这番平静地道出她一生的决定,七王爷吃了一惊,蹬了蹬眼,严肃道:“你真这样决定了?”

“嗯,我很早就这样决定了。”九黎认真点头。

“哈哈哈……”七王爷大笑起来,“也罢也罢,你既然这般决定了,我便也不用Cao心给你牵姻缘的事,倒省心了。不过眼下……”他转头与黑颜烬对视了一眼,“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把你送进宫,完成你母后当年留下的遗愿。”

九黎这时万分不解:“既然娘亲如此希望我与父亲相认,为何当初把我送出去呢?”

“一言难尽啊!”七王爷叹道,“当时Jian臣当道,你母后也是为了保全你Xing命和皇帝的位置,才将你送出皇宫,另找了男婴替代你成为皇子。”

“原来如此,”九黎顿时满心伤,低着头,双眼噙着泪花,“原来母亲是嫌弃我的女儿身份。”

见九黎突然一副女儿伤心的样子,七王爷心疼无比,连忙解释,“阿黎,莫这样想,要知道当时也是形势严峻。皇帝登基十年,一直没有儿女,因为执意忠贞你的母后,而一只迟迟不肯招妃充填**,臣心因此被动摇,又面临三王爷兵临城下要夺取皇位之势,你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生的。”

这些故事,九黎早已经听溯勒说过,所以即使听了,悲伤也不减,“即使母后找了个男婴代替我,最后不还是被人冠以误了皇帝后gong的罪名,枉死于火刑。然后,那个所谓要忠贞于母后的人还是取了那么多妃子……”

大堂突然沉寂了下来。

七王爷咳了咳,勉强笑道:“好了好了,往事咱就不提了,眼下是要把你送进皇宫不是么?”

“嗯。”九黎委屈地点了点头。

于是,话题转到了正事上。

七王爷喝了口茶,一板正经道:“因为皇帝最近好似身体不好,一直待在皇宫静养,不得有人打搅,所以带你进宫面圣行不通。现如今,早朝一直由即将登位的皇太子代理,而皇太子对我似乎一直由所不满,所以我若贸然在上朝时将你带去,不仅不能让你成功认亲,而且还会害你我落下欺君之罪。”

听到皇太子这个名词,九黎心头一颤,脑海中瞬间浮现一个穿着淡蓝色的锦衣,领口和袖口绣着金丝龙纹的少年背影。

九黎突然觉得自己真是没出息,夏云欢既然是皇太子,便是她的兄长——她竟然爱过自己的兄长,实在是太**了。

“除去了这两条路,我们只能让你委屈自己扮作宫中的宫女进宫了。一直呆在皇帝身边伺候的李公公李无德向来与我交好,由她把你引荐进宫,应当不成问题。目前,我们好似只有这个法子了。”七王爷叹道。

“只要能顺利进宫见到皇帝……见到父亲,这点委屈算不了什么。”九黎连忙道。

七王爷站起来,摸了摸九黎的头,“那好,你暂且便在我府中住下吧,今晚我便写信,邀李公公明日来我府上一趟。”

“嗯。”九黎点头。

不久,便有丫鬟来,为九黎安排好了房间。

夜里,九黎无心睡眠,索Xing爬到房顶上赏月。她此刻的心头是风起云涌,明日便要进宫了,进宫便会见到父亲,还会见到夏云欢。想来,长着么大,她还没正式见过父亲和兄长的面儿。

脑海中再度浮现那个少年的背影,她忍不住胡思乱想:也不晓得,夏云欢娶了云曦后,过得如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