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秦风.流云醉

更新时间:2021-05-04 07:02:28

秦风.流云醉 已完结

秦风.流云醉

来源:落初 作者:颜离非 分类:言情 主角:小七宝剑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秦风.流云醉》的小说,是作者颜离非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现下已是大秦帝国,天下一统,无限的荣耀。身为帝国最受宠爱的公主,却身陷仇恨的泥潭,万劫不复。你的恨是什么?你的仇是什么?为什么不肯向我明言?我是一无所有的白丁,却愿为你,不惜一切,只要能助你冲破樊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飘絮十六岁那年第一次随公子扶苏和流域出了宫门,见了什么都好奇,都惊喜,害得扶苏和流域紧张兮兮地看着她,生怕这娇公主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伤着一点。记得那日飘絮身着平民女儿的服饰,梳两条长辫,娇俏可爱,路人纷纷驻足赞叹。

回想当初,犹如昨日历历在目。是不是人长大了就非要面对这些复杂无趣的立场,利益的关系?是不是非得为这些抛弃年少的真情?

今日他们已成路人,将来还将走向何处?

流域每每想来,都钻心刺骨,待要抛下,又熬不过刻骨的思念。

行到桥头,不远处是飘絮常去的小店,每次出宫她都要来这里吃上一些,饶有兴趣地听店里的粗鲁汉子大声地说话,或议朝事,或说年景,或怒酷吏,或论征战,飘絮的爱民惜民,便在这简陋的小店从扶苏处学来。

流域正要过去,忽听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响起,“这家店子我时常来,东西虽糙,却极有趣,每次我都能吃上一大碗。”

小七笑道:“那小七可要好好品尝品尝了!”

一男一女两个身影有说有笑地进了小店,丝毫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流域。又是那人,飘絮见了他有说有笑,见了流域却冷冰冰的。流域心里很不是滋味。

飘絮果然坐在他们常坐的位置,流域慢慢行了进去,坐到较隐蔽的角落。伙计是认得他的,正要出言询问,流域用手势制止了他,要他上东西既是,不要多话。

那伙计忙下去了,流域看飘絮和小七坐在他们常坐的位置,只将扶苏坐的位置空了出来。流域满心的不舒服,这个人取代了他的位置么?缘何他要可怜兮兮的窝在这里不敢与她相见?看飘絮穿着平常人家的衣裳,不同于当年的稚嫩天真,脸庞洁净,已带着几分女人的韵味,透着花果红酥透的微醺,令人心迷神醉。

今日店里的客人出奇的多,粗略数来有二三十个,几乎将小店塞得满当。看起来都是足迹遍及南北的商旅,这样的人见多识广,满肚子的故事,飘絮和小七饶有兴趣地听他们说话。

一个紫衣汉子粗声大气道:“前些时候路过辽西郡,正是秋收时节,辽西郡守却强征青壮修葺城墙,究竟是城墙重要还是地里的庄稼重要?已熟的谷子被麻雀田鼠吃了个干净,还是照样收田租赋税,饿死了百姓,要一座固若金汤的城又有何用?”

另一个接道:“老哥你说的算是什么?至少辽西郡还是为着北方抗击匈奴,平日里随意征民修筑私苑乃是常事,又有谁人管来?皇帝都可征民百万修筑宫殿陵墓,万里长城下累累白骨,上梁不正下梁歪,皇帝尚且如此,何况地方?”

飘絮眉头微拧,右手缓缓握住了剑把,小七看了她一眼,心道:这些人骂皇帝,难怪殿下会生气……

面汤送上来了,小七正要拿筷子,飘絮忽然倒转剑把将两碗汤扫在地上,啪啦的一声响。众人大惊,纷纷从桌子底下抽出兵器来,大门迅速关上,这才发现店里只有几个无辜的客人,此时已是呆了,走投无路,被强人们一一斩于刀下。流域低头静坐,强徒有眼无珠,正待一刀砍下他的头来,流域蓦然出手,那强人只觉眼前一花,面门受创,顿时鼻血淋漓,踉踉跄跄地退了下去,手中的兵器早落在了流域手中。

流域这一连串动作迅捷流畅,横变突生,强人们还未反应过来,流域已转到飘絮和小七身边。小七讶道:“李流域!”

飘絮没正眼看他,流域心苦,当下之势,却也顾不得这些了。

人群中有人冷哼道:“殿下若乖乖吃了还是好事,还能多活几日。”

“汤里有毒?”小七大惊。

飘絮冷静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一个瘦子站出来大怒道:“莫邪是离宫的神器,嬴政竟然随随便便给了一个公主!”

飘絮笑道:“原来是楚国人!神兵利器,本就是给人用才显其中的好处,宝剑藏锋,再名贵又有何用?将利刃作为权力的象征,自食其果,这个教训楚国之臣还没有领悟么?”

“住嘴!强盗的女儿,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小七大怒,指剑骂道:“你才住嘴!丧家之犬乱吠什么?这么想要抢回去好了!”

飘絮道:“不错,今日定有一战,唇舌之利算的了什么?本宫也不指望你们明白成王败寇的道理!”

“水寒……”一个矮个子苍白着脸走上前来,“小兄弟,你和高渐离是什么关系?”

小七无名火起,自出山后就不断地有人问他同样的问题,他出来行走靠的是自己的本事,没沾过高渐离的光!愤愤道:“我和他没有关系!半点都没有!”

“那你这把剑,是从何而来?”

“捡来的,总可以了吧!”

意识到了他的愤怒,矮个子忧道:“高先生不知身在何处……”

飘絮道:“还有燕国人!”环视众人,笑道:“看来六国遗臣都在这里。本宫就奇怪,秦律不许平民妄议政事,小小的店子怎么聚集了这么多胆大妄为之人!”

“哼,公主久居宫中却也并非毫无机心防备,佩服佩服!”

“这两年本宫少出宫门,劳诸位久待了。”小七不禁向飘絮看去,飘絮说的轻松随意,仿佛还在她的昭阳宫,和朋友品茗消午,语态悠闲自得。小七和流域都不禁各自担心,面对二三十人本属平常,但是激战中怎保公主殿下毫发不伤?两人心惊肉跳,却也无法可想。

只见飘絮笑盈盈道:“不知诸位寻本宫意欲何为。”

“哈哈,赢飘絮!嬴政最爱的女儿啊,他愿用什么来交换这个女儿呢?”

飘絮淡淡地看了一眼她那几近扭曲的脸,道:“答案是:什么都不会!父皇最恨的就是被人胁迫,你们想从父皇那儿得到什么呢?想让父皇放弃六国的疆土?不可能,任何人的Xing命都重不过父皇的霸业。还是,你们仅仅是想要被掳到咸阳的各国王侯贵族?钱财?就算给了你们,让你们逃出千里之地,又能怎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为首的紫衣汉子道:“哼,这些不劳殿下费心,便是只为私欲,得杀嬴政的女儿,也是大快人心!”说罢向飘絮扑来,悲吼之声似乎还带着几近干涸的哭泣,飘絮不由得心中一紧,眼见宽刀就到跟前,小七暴喝一声:“谁敢!”水寒剑出,青光乍现,仿如带着一条寒龙,所触之物皆随之断裂,鲜血飞溅,带着灼人的温度,众人的眼被这血红之火点燃起来。

悲怒之声将这小小的店铺化为炼狱,飘絮缓缓抽剑,流域忙中抽身,宽厚的大手按住了她的手,一声短促的金属相交之声,长剑按落,流域道:“飘絮,不必脏了你的手!”

飘絮闻言冰冷地打开他的手,莫邪剑一声轻啸,去势惶急,带着优雅的弧度直挑夹击小七的紫衣汉子,那紫衣汉子猝不及防,掠身疾退,已是慢了一步,自胸至腹,被莫邪划了一道长长的血口,只消再进半分,他便开膛破肚了!紫衣大汉冷汗直下,想不到这看起来娇弱的公主出手如此的毒辣,钢牙一咬,暴吼一声,弃了小七直扑飘絮。飘絮是大将清风的徒弟他们是知道的,但均想不过是学些花拳绣腿,聊以强身的,哪里想到如此的厉害?

小店板壁单薄,械斗之声传出街外,不多时,官兵闻讯赶来,推门不开,拍门大叫道:“何人在此闹事?快快住手!”

小七和流域将大半攻势封住,飘絮只对付那紫衣汉子,莫邪格住了他的长剑,长剑在莫邪侵骨的冰寒中颤抖不已,几乎欲碎。分明落于下风,Xing命掌握在别人手里,紫衣汉子通红的眼里却只剩下仇恨,没有半丝的退却。飘絮道:“快走,现在走还来得及!”

紫衣汉子愣了一会,不一会却恶狠狠地瞪视着飘絮,血红的眼睛似乎要滴下血来。飘絮神色清淡,闲适,没有丝毫的杀气,紫衣汉子眼中恶狂乱慢慢平覆,熄灭,阴云笼罩,逐渐变幻成一股委屈,忍不得要大哭一场。飘絮幽幽叹道:“你们是杀不了我的,快走吧!”

外面大叫道:“来啊,撞开这门,遇见逆民,格杀勿论!”

强人们慌张起来,“官兵来了,撤吧!”纷纷往**去。那紫衣汉子咬了咬牙,手中的剑松了,飘絮手中压力一松便即收手,没有乘胜追击。蓦然,锵的一声兵刃相交之声后是沉闷的刀剑入体的声音,那汉子临时反扑,饶是飘絮聪明过人,临阵变数却还少些经验,莫邪下落之势未收陡然回防,纵是神兵利器,已是软软绵绵,无半分的气力,长剑扑入飘絮右肩,顿时鲜血淋漓。

小七见了此景怒不可遏,大吼一声,一剑削掉那紫衣汉子的手臂,紫衣汉子哀嚎一声,屁滚尿流地滚到一边,被同伴救起,扶着要走,小七大怒道:“别走,留下脑袋来!”

流域心中大痛,忙抱着飘絮欲倒的身子,门在此时被撞开,领头的军官却是认得流域和飘絮的,见了这一幕大惊失色,“公主殿下,李三公子……快,去追击歹人,一个都别放炮了!”

流域道:“站住!你们想让公主流血至死么?马上备车,着人快马入宫让御医准备!快!”

“这……可是……”

“皇上若怪,由我一人担当,快去!”

官兵们忙领命而去,飘絮捂着肩膀,虚弱道:“你为何不让他们去?”

“你有心放他们走,我不能拂你的意。”

“你倒是会做人情……”

流域忽然将她抱紧,干净的脸庞几乎抵在她的伤口上,身上传来的奇异温度让飘絮的心不由得战栗了,多么熟悉的温度,仿佛还是从前,还是他们的年少,不知人事,事事由心,不关利益机谋。流域一声一声,深情呢喃,“飘絮,飘絮……”

飘絮如水的眼眸泛起了阵阵涟漪,手中长剑跌落,纤白的手轻轻而犹豫地抱住了流域,长袖微落,露出大段雪白的臂,赫然横着一道一道细长的疤痕,重重叠叠,触目惊心。

流域和小七立在昭阳宫,飘絮的房门之外,眼看宫娥太监慌乱地来去,不多时,太医疾步赶来,宫人更是慌乱。

太医进去不久便听人高报始皇帝到。小七心中一跳,这一统天下的帝王终于出现了,小七真想看看他是什么模样,但心中莫名的惊惧让他无论如何都不敢抬起头来。大队的宫女太监跟着始皇帝和小公子胡亥走入,始皇帝华丽的玄裳和高屐在两人面前停了一下,流域深深一揖,忙中以眼示意小七,小七忙跪下。

始皇帝若有若无地哼了一声,两人的心收紧了。

飘絮伤的虽深,所幸没有动筋骨,只是流血过多,面色惨白,更显柔弱不胜。太医和宫娥们忙不迭地跪倒,始皇帝不耐烦地宽袖一挥,无人敢高喊皇帝万岁。飘絮转动如漆的眸子,叫道:“父皇……”

始皇帝走上前来,这位一统华夏的伟大帝王,身上总带着噬心透骨的寒意,连关切也是硬邦邦的,“太医,公主如何?”

太医惶恐,战战兢兢道:“殿下无甚大碍,休养些时日便好。”

始皇帝挥手让他下去,太医忙深深一揖,倒退着下去了,始皇帝坐到飘絮床边,阴鸷霸气的眸子像高原上滑翔在苍穹中的孤鹰,但再怎么孤傲的猛兽在面对自己的骨血时总会柔和几分,面对飘絮更是如此。磨出老茧的大手摩挲着她如花的面颊,先责骂道:“你又出去惹祸!难道要朕禁你的足么?”

飘絮歉然道:“女儿不过是闷的慌,出去走走。”

始皇帝冷冷道:“从前你乔装出宫从未遇险,是以朕任由你高兴。如何两年未出宫,一出宫门便遭伏击?究竟是何人泄露了公主的身份!”后面一句已是对着跟来的咸阳令说。皇室成员在咸阳城内受伤,咸阳令顿觉天都塌下来了,顾不得许多,亲自来向始皇帝报告。始皇帝牵挂飘絮的伤势,一话不说便往昭阳宫来,咸阳令只觉得脑袋在脖子上摇摇欲坠,不敢擅自走开,只得跟了来。没想到始皇帝未两句便盘问缘由,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冷汗直冒,半晌方慌道:“这个……臣已派人调查……多半,多半是那店家的主人……”

飘絮打断道:“断断不是,我同大哥时常去他那里,他们要泄露早就泄露了,如何等到今日?”

“那……多半是些暴民……”

“更不是了,本宫是临时起意要出宫走走,一般的平民如何能知道本宫的踪迹?哪里有如此高超的武艺?”

咸阳令冷汗涔涔而下。胡亥沉默半日,这才哼了一声,道:“依皇姐看来是何人所为?难不成是皇姐自己拿刀砍了自己,和其他人全无关系?”

飘絮垂目不语,始皇帝道:“那伙强徒可曾捉到?”

“下官并不知公主殿下在场,初时只几个官吏闻风而去,见此情景忙着将公主殿下送回宫中,点兵再去,贼人已经……”

始皇帝脸上青气顿显,沉声喝道:“饭桶!”

咸阳令忙扑跪于地,惊惶得无以名状,“臣有罪……”

飘絮插口道:“不知者不罪,你且起来。”

咸阳令不敢起来,但看始皇帝虽有怒意,但飘絮开口却也并无他话,忙又行一礼,“谢公主殿下。”正要起身,胡亥忽然冷冰冰,生硬硬地掷下一句:“跪下去!”

咸阳令扑的一声战战兢兢地跪伏于地,飘絮看了胡亥一眼,道:“起来吧。”

胡亥冷冷接上:“跪着!”咸阳令冷汗愈下。按秦律,飘絮和胡亥虽然身份尊贵,但身无实权,咸阳令尊敬有之,却不必惧怕的,只是大祸临头,心中惶恐,倒也忘了这些礼数。

始皇帝眉头一皱,似有不耐,飘絮便握着始皇帝的大手,“爹!”如寻常人家撒娇的女儿,始皇帝的眼神便柔软下来了,挥手道:“起来吧!速速去查出贼人的去向,十日内提贼人来见!”他们姐弟俩常闹些小脾气他是知道的,但些许小事只要飘絮开口叫这个“爹”字,始皇帝多半不会拒绝。这个女儿永远知道怎么软化他的冰冷残酷,也难怪他最疼爱她。

咸阳令苦着脸应了一声。看飘絮的意思是不想他扰民累民,但这大海捞针的怎么找?

“连朕的女儿也敢动,好大胆的刁民!与此事有关者皆不可放过,知晓公主行踪的宫人,守卫一一盘查!还有店里的老板伙计,附近的商户……”

飘絮急了,“爹,不必如此大动干戈,强人是谁女儿心中有数。”

始皇帝道:“是谁?”

“虽不知名姓,但大抵知道是谁人派遣,意欲何为!寻常人家杀我何用?一想便知了,女儿却也不想说出来。”

“岂有此……”

“爹若真心疼爱女儿,便依了女儿的心愿不要多伤人命,飘絮答应爹日后不再任Xing胡为了。”

始皇帝眉头拧紧,大为不悦,皇家的儿女怎么能任人欺负了去?待要责骂又见她眉头紧凑,面上一层微汗,便不再言语了。

飘絮见好就收,示意巫嬷嬷请胡亥和咸阳令下去,留他们父女好好说话。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