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

更新时间:2020-05-25 17:50:52

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 已完结

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

来源:掌中云 作者:BLUE安琪儿 分类:玄幻 主角:小姐帅哥 人气:

《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是BLUE安琪儿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精彩章节节选:丑陋海怪来求爱,她逃!踩到美貌王子,她亲!谁知王子摇身成吸血鬼,还非她不娶!正太人鱼缠她回家做老婆!各路妖魔鬼怪齐聚头,讨论她该归谁家!天啊,她不就是做了一个穿越梦么,怎么竟是遇上一些不正常的王子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好心地解释着。 但明显的这个理由好烂,明明就是想偷亲人家嘛。 没办法,帅哥啊,不亲白不亲。亲了更想亲…… 原谅人家YY的思想。 但只要是个女人都会这样想的。 没办法,美男诱惑! “……” 他无语地扯了扯嘴角,原来,她吻他,只是因为这个? 因为怕他溺死,所以拼命地给他灌气? 这真是一个破理由! 咳……咳…… “你刚才亲了我?” “是的。” 梨子点了点头。双目开桃花。 这个帅哥,实在是太帅了。 这大波浪卷的头发啊,啧…… 这薰衣草似的紫红星眸啊,啧啧啧…… 还有,还有,这挺拔高昂的身姿,瞧瞧,极品啊,啧啧啧…… “你就这样吵醒了我?” 梨子点头又摇头。马上反驳:“错了,是吻醒!” “好吧,那你必须得死了!” “为什么?” “因为你偷亲我!” “5555……这样啊,要不我让你再亲回去好啦!” 梨子一脸的梨花带泪,装可怜。 他无语地扯着嘴角,扑嗵掉下床——这个死女人太BT啦! 来不及让这位掉下床的帅哥有反应,她就从床上大扑了下去。 砰,先趴在他的身上再说。 然后,伸出两个大爪子,抓起他的臂膀,对准他性感的唇瓣就是一顿的狗啃! 她迷人的少女气息,让他一阵的意乱情迷。 他的心,猛地扑腾,血液翻滚,接着一颗闪着紫光的珠子,就从他的嘴上过渡到她的身体里了。 这是什么东西?她吃了什么啦? 梨子,瞪大眼。 他也瞪大眼。 两人对视着! 啊——为什么会这样! 至从被父王软禁后,他半醒半睡地躺在这里千年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他丢了一件东西。 但到底是什么东西,他说不清楚,只是感觉到心底里一直流淌着悲伤,无法控制的悲伤! 他只知道丢了那样东西后,他的心就死了,血液也凝固啦! 可是,今天却被这个丑八怪给吻醒了! 而且,最要死的是,她吻他的时候,他竟然会有性冲.动! 啊——性冲.动啊。 谁能告诉他,身为千年的吸血鬼,竟然会对这个丑八怪的下等人类,产生性冲.动! 说出去会丢人的!5555……他的颜面要何存! “怎么样?我赔给你了,咱们就互不相欠啦!我……我……可以走了吗?” 梨子从他身上爬了起来,吱吱唔唔地说。 噌的,他站了出来。 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你想走?想离开这里?在你做了这样的事后,你就想一走了之吗?” “啊?我不是赔给你了吗?” “你不准走,就是死掉了,灵魂和尸体也要一直陪着我!” “……” 梨子盯着他,小脸一片的苍白! 由于,他俩的床戏声响太大了,引来了一群人的观围! “哥哥,你醒了?不是要等三百年后才能醒来一次吗?怎么提前了?” 听声音就知道又是那个超级恐怖的小破孩来了! “安娜,去给我叫桑梓过来。” 他对着小女孩子说完后,气虚地跌坐在地板上。 “喂,喂……你……你……怎么了?脸色好差啊,生病了吗?” 梨子蹲下身,扶着他。 看着他苍白如纸的脸色,梨子的心不知道为什么会疼痛。 这种感觉很奇怪,好像他俩以前就认识了。 他如果不好受,她也会跟着痛苦起来。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不准碰我哥哥,他可是我们血族最骄傲最尊贵的王子殿下呢,岂是你这个下等人类能碰得的!再者我哥哥,也不叫喂!他是有名字的!” 安娜毫不客气地拍掉了梨子的手。 “是吗?那他叫什么名字啊。一定是个很响亮的名号吧。” 梨子,好奇地问。 “是啊,我哥哥的名字叫‘安德烈’是光明的意思!” “哦?光明?” 梨子喃喃自语。 不过,下一秒,她就愣住了。 刚才,安娜说他们是血族啊? 血族是什么东西? 吸血鬼吗?呃……恶寒啊! “你们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吸血鬼?” 梨子说完,脑子里闪花,短路! “是啊。怎么样,碰到我们高贵的血族,你一定感到非常荣幸吧。对了,丑八怪,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叫丑八怪,我有名字的!哼。快叫梨子姐姐。” 梨子冲着小破孩凶巴巴地说。 不过,她的心里其实是怕得要死啊,只是表面强装镇静罢了。 吸血鬼啊,不行,得想个办法逃出去再说。 “我是血族的公主殿下,你再对我无礼。小心我割你的舌头!” 说完,高傲的安娜不再跟梨子说话了。 门外冲进一个人是桑梓。 “王子殿下,您提前醒了,我得赶紧通知陛下!” 桑梓挫着手就要走,可是他突然间发现了一个问题。 “王子殿下,您额上的紫珠呢?怎么不见了?” 安德烈无奈地叹了口气,解释:“我的同心紫珠被她吃了。” “啊?不——!” 安娜公主大叫起来:“不,我不要她当我的嫂子,我不要哥哥娶她!” 什么意思啊,看着她激动的表情,梨子一头雾水在晃呀晃! “我想杀了她,这个人类吃了我的紫珠同心!” 安德烈,一脸的气愤。 他稍微有点恢复过来了,所以依旧瞪着梨子愤然地说。 桑梓,头大地看着王子殿下,再看看梨子,突然呆了,这下他怎么向陛下交代啊! 这件事,太不可思议啦,发生得太快了! 梨子余眼瞅着桑梓的奇怪表情,就知道自己刚才吃下的一定是非常珍贵的宝贝。 所以,凑近桑梓说道:“桑梓哥哥啊,请问我刚才吃的是什么东西啊?你们都好激动的说!” 还未等,问出个什么东西。 问题又来了!恢复过来的安德烈眼眸如血,突然又掐住梨子的脖子。 “我怎么可以娶人类的女孩为妻呢!” “请住手啊,王子殿下,不要啊,那样你也会跟着死掉的!你们毕竟是夫妻了。她吃了你的同心珠!”桑梓赶紧拉开了他俩。 “我做不到!要我娶她不成!她这么笨,又这么丑!” 安德烈才说完,梨子的气就上来啦。 靠,骂我又笨又丑?什么意思嘛。 哼,长得漂亮又怎么样,一点也不尊重女生。 还不如海怪先生好玩! 动不动就要杀我,如果可以,我还想立刻离开这里呢! 安德烈帅气的容颜此时很不好看,看来是气的不行啊。 可是,为什么要娶她呢?梨子实在是想不明白啊。 “说一下,你们为什么要我嫁给他?” 在听了桑梓的解释后。 终于明白了,梨子表示哀默。其实,她是多想离开这里啊。 这样的氛围,静的吓人啊,梨子偷看了一眼那个安德烈,心就更虚了。原来是这样的啊。 她不小心地吃了他的紫色同心珠,那是吸血皇室给吸血皇后的礼物! 这是王子殿下还是婴儿的时候生化出来的,只能是皇室血统的继承人才会有。 当有了喜欢的对方时给她吃下,那么他们的心就连在一起,从此不离不弃,要一心一意地对待对方。 如果一方死去,另一方也会跟着死去。 如果哪一方背叛,另一方将会有焚心的痛,这种痛,生不如死! 但是,她吻了他,这一吻,就把他和她的心连在一起。 也就是说,从此以后,他们必须相亲相爱,一生终老。 梨子倒是没问题,这么一个大大的美男当老公求之不得呢,倒是可怜了这么一位大众情人! 实在是帅得无法无天了。 只消一眼,就沉沦的美啊! “我们根本没有感情基础,说什么我也不会娶她的!” 安德烈黑着脸,怒气冲冲地对桑梓说。 无奈的桑梓摊开手,摇着头,说道,“王子殿下,您要清楚,谁吃了你的紫珠同心,谁就是您的妻子。你们已经是一体了。为了您的性命着想,我想陛下,一定会让您娶她的。” 梨子歪着头,看着安德烈,真是太漂亮绝色啦,但是就是脾气太恶劣了。嫁给他日子一定不好过。 人家海怪先生虽然长得丑,可是对她很温柔啊。 早知道就收了海怪的紫幻水晶啦,说不定早就逃出这个鬼地方啦! “那我问下。如果我娶她了,就不用娶那对讨厌的双胞胎姐妹了吧!” 安德烈眸光揪紧,好像这对姐妹让他很头疼似的。 “是的,尊敬的王子殿下,您只要娶了王妃,就不必管以前的婚约了,这是皇室的规矩。所以,您躲了那对姐妹千年,还是可以毁约的。” “嗯,知道啦。死女人,你过来。” 说着,安德烈一把抓住梨子,好似她是他的救命稻草。 “你想做什么?” 梨子用大眼睛瞪着他。 这家伙太没礼貌了,动作真粗鲁,安娜不是说他是最优雅得体的吗? 切,最粗鲁恶劣的男子差不多! “我准备娶你为妻,你高兴吧。你是不是感到了万分的荣幸。” “你是在开玩笑,还是真的?” 美男是不错,问题是如果对我不好,还不如放手。 毕竟本小姐是不会为了美男牺牲掉自己的幸福的。 “嗯。是的。” 安德烈说完后,还俯在梨子的耳边吹风:“如果你不想让我吸光鲜血,就得陪我演戏。记住,你的脖子的血管是非常细的,一咬一定相当美味。” 梨子的嘴角止不住地开始扯面条,这家伙太恐怖了。竟然这样威胁她! 桑梓高兴地说:“好吧,就这样决定了,梨子小姐,恭喜你将会成为我们血族的第36代王妃。我将把这件事告诉我们的陛下,他一定很开心,王子殿下终于肯娶妻了。等了一千年,终于快要有王孙啦!” 王孙? 本小姐还没答应嫁给他呢,再者一想起本小姐后面跟着一群吡啦乱叫的小吸血鬼,还是想一头撞死算鸟。 生一群的小海怪,或生一堆的小吸血鬼。 好像都差不多啊!5555……命苦的我!有机会还是要逃走! 桑梓说完就快乐地飞走了,去报喜讯! 扑啦啦的飞,披风原来是翅膀啊!像黑蝙蝠一样两手展开的飞,动作也太滑稽了吧。 以前还觉得桑梓挺英俊的,但是飞的动作能不能改良一下啊。 梨子忍不住的轻笑起来。太逗了,蝙蝠式的飞翔。 可是,站在一旁的安娜开心不起来,样子相当的生气愤怒。 “哥哥啊,我不要你娶这个下等人类为妻,我不要啊,不要!” “安娜,你要乖啊。如果哥哥不娶她,那哥哥就会死掉的。” 呃,安娜瞪大眼。沉默了一会儿。 终于点头。冲着梨子大叫着:“喂,下等人类,你一定要对我哥哥好。不然,我就杀了你!” 梨子的脸抽筋着,哎,刚开始听到王子说——如果不娶她,他就会死掉。 还挺感动的,以为他是真心喜欢自己。 可是再想一想,是因为她吃了他的破珠子,他是被迫娶她的。就一肚子的郁闷。 安德烈根本就不喜欢她,很可能是为了摆脱以前的婚约才勉强要了她的,真是悲哀的婚姻啊。 不过,没关系的,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梨子,现在只能用这个破理由来安慰自己那颗单纯天真的心啦。 一转身,咦,安德烈不见啦。 梨子抬起笑脸,看向安娜:“安娜妹妹啊,你哥哥跑哪去啦。他去哪了?可能他要娶我挺兴奋的,一定一夜未眠,所以,本小姐大肚点,决定去慰问一下。” “真是自作多情,你还是免了吧,我哥哥才不喜欢你呢,他在睡觉,不想人打扰!” “呵呵……不行不行,我是他未来的好老婆,应该跟他培养下感情,多多亲近才会感情深厚嘛,再者,为了以后的王孙,我们应该多多交流一下经验才行。” 梨子,故意说得煽情。 “哼,跟你说吧,丑八怪,如果以后你不对我哥哥好,我就讨厌你!” “要我对他好,也行。那你也要对我好一点才对!这样我才答应对他好!我可是你未来的嫂子呢。你要礼貌地对待我。” 梨子掐着腰说。 哼,就知道对我指手画脚的。 “知道啦。他的房间在三楼,住在最大的套间里。对了,你是怎么进入我哥哥的房间的啊。奇怪,没钥匙是打不开的。” 总之,安娜对这个人类充满了好奇心。 占卜师说过,解救哥哥的人,在不久的将来,会神秘的出现。 难道就是眼前这个毫不起眼的人类女孩吗,真是太让人失望啦。 她一点魔法也没有,怎么可能敌得过那对双胞胎姐妹呢。 哎,可怜的人类少女。 她都不知道以后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折磨,还总是一付精神抖擞的样子。 好似,这个开朗活泼的少女并不害怕血族。 她总是有用不完的精力和永远开心的笑脸! “嗯。好啦。我上去啦。谢谢,可爱的安娜。” 说着,梨子,就大啵了她一下。 哇,好细滑的小脸蛋。 嘿,话说,人家一开始见到这个漂亮的布娃娃小公主,就很邪恶地想偷亲一下她的脸啦。 现在,终于辣手摧花,小花花让我吻到啦。开心,挖卡卡…… 看来,安娜很在意她哥哥呢。真是兄妹深情啊。 安娜呆了一呆。 终于回神过来。哇……555555……这个该死的人类竟然偷吻她。过分! 不过,好久了,父王和母后,都好久没吻过她了。 好怀念这种亲情般的吻。 哎,哥哥也好久没给她晚安吻了。 因为,千年前的那件事,他们都变得冷漠了。 虽然,她不太清楚,千年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哥哥真的从此消沉下去了。 他们都忽略了她的感受!她需要爱,渴望亲情! 梨子,兴高采烈地蹦蹦跳跳跑向三楼,去见她的安德烈王子啦! 嘿,怎么说,也要跟他说清楚,讲好条件,可以演好戏,但演完后,必须放她回家! 打开大门,她在黑暗中寻找。 “安德烈。亲爱的老公,你在哪啊?” 梨子捏手捏脚地进去了,不要怪她像贼,因为这个房间没有灯,黑的不见五指。 梨子挥着手,到处摸索,可是怎么摸也摸不到东西。真的太黑了。 她心里暗暗叫苦啊,这安德烈干什么不拉开窗帘啊,要么也开灯吧,这么黑,叫人家怎么走路啊!搞什么神秘啊!真是的。 “好不容易摸到一个东西,软绵绵的,还很有弹性。还有股男性的清香味……” 只听到—— “摸够了吗?” 啪,灯开了! 开灯的一瞬间,梨子大叫了起来——啊——! 万分的惊艳啊! 安德烈——没穿衣服! 一头散发着紫色幽光的大波浪卷发,像云卷的被子一样散开着……曲卷成一朵花的模样…… 好健美的古铜色皮肤,正散发着窒命的吸引力。 绝艳的黄金身材,修长的大.腿好笔直好有型啊,当美.腿模特一定拿冠军! 俊美精致的五官,妖.艳的星眸半眯着…… 显然,自己大声的尖叫,使他性.感嫣红的唇角抿了起来。 她的老公正全身赤.裸的展现在她的面前。 不知不觉就流鼻血了,天啊,她第一次看男人的裸.体啊! “你在鬼叫什么?出去,我没叫你进来!” 被无端骚扰而醒的安德烈,无语地看着眼前正在冒着桃花眼的梨子。 他那双带点朦胧的勾人桃花眼,瞬间清醒,所以赶紧着拉起被子护住自己裸.露在外的身.体。 他的脸,红红的,像一粒成熟的苹果,带着点点的羞涩红.晕。 看着梨子又兴奋地跑来捣蛋。她毫不知羞地用手指捏了捏他的肌肤。哇,好有弹.性! 他只好着急地大叫起来:“出去,死女人!不准碰我!” 噼啦!由于梨子太主动了,安德烈的脸又烧得像颗红柿子,只能用厉声的呵斥来掩饰自己怦怦乱跳的心。 完了,这颗心,不是早死了吗,为什么一被这个死女人一碰,就跳个没完没了! 难道是紫珠同心的原因,对自己的爱人,才会产生兴奋的感觉?安德烈,实在是想不通。 梨子才不管,今天不把话说清楚,那她就永远也回不了家了。 所以,直接跳上他的床,扯起大嗓门,开始掩饰自己偷.窥美男裸.体的罪行。 “你不要脸,你睡觉的时候竟然不穿衣服!” “是谁规定,睡觉一定要穿衣服的。我爱裸睡!” 安德烈,翻了个身,不理她。 “你下去,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死女人下去!” “安德烈,你知道吗?你的身材真好啊,最佳黄金比例的身材呢!我想比偶像杂志封面上的帅哥还极品!” 嘀哒嘀,梨子再次盯着他的好身材,禁不住地又流下了口水,哇,真是帅得不行了。 “……再流口水,我就杀了你!” 安德烈头大地瞪着她流到床上的口水。我爱的床啊,被弄脏了! “谁叫你要赤.裸.裸地勾.引我!” 梨子底气很足地抗.议。不行了,自己也好困啊。 这张大床好舒适滴说,又大又暖和,睡五个人都没问题吧。嘿嘿。 还能像只小鱼似的,翻过来翻过去的游呀游的。 她现在出去,说不定会被安娜拖出去喂幽灵的。因为,刚才偷吻了那个小公主。估计她现在正想掐死她呢。 所以,还是躲在这里好点。 “对了,安德烈。我吃了你的紫珠同心,就代表我们是夫妻了吧。那我们是不是应该睡在一起啊。我好困。想睡觉了。你长得真漂亮。是我见过的最帅气的男生了!嘿嘿。我挺喜欢你的。” 梨子不知羞耻的问出这句话后,可是一点也没有脸红哦。 毕竟命比较重要嘛。 所以就说些夸他的话,省得真的被扔出去。 安德烈哪能受得了这么露骨的表白啊,皱高眉峰,大声地说:“都说了,不准上床,给我下去!” 讨厌啊,梨子鼓着腮子站了起来。一瞧见,他通红到耳根的脸色,就知道他在害羞了。 “你在害羞什么啊,这样吧,反正你全身上下都让本大爷看光光了,你也嫁不出去了。所以,你就从了我吧。本大爷会负责任的!” 一说完,梨子就觉得自己满头汗,这电视节目上的台词好像应该是男方说的吧。 哎,没办法,谁叫俺碰上了这么个害羞的活宝。 梨子用力地拉安德烈的手。 可是——砰!用力过猛,她在床前摔了个狗吃屎,真是糗到家了。5555……好痛的鼻子。 “哈哈……你这个女人真是笨死了。” 这个女人真逗,安德烈一把抓起了她。哎,心底里的那颗心还是咚咚地跳得厉害。 他发觉自己似乎有点喜欢上她了。 他和她对视的,柔和的灯光笼罩着他俩,一阵的暧昧气氯。 呼呼,梨子竟然脸红了。没办法,这家伙实在是帅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水见水喷…… 咦,不对啊,这个少年,好像是以前自己在睡梦中见过的! “安德烈,你会弹钢琴是吗?你们家族里是不是有一架超级大的钢琴啊。”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他一脸好奇地看着她,这个少女,看似平凡无奇,可是为什么她的笑脸总是让他看得赏心悦目? 她长得真的是好平凡好平凡啊,可是,只要瞧见她的笑容,他总是觉得自己好开心好开心。 这种感觉好奇怪,也好特别。 不像跟那对双胞胎在一起,她俩虽然长得国色天姿,艳丽动人,但就是不能打动他的心。 他的心,已经在千年前就凝固了,不能再跳动。血液也被冰封了似的,没有任何流淌的痕迹。 可是,为什么,这个平凡的人类,可以让他感到快乐舒心呢。 跟她接吻的时候,他会兴奋得要死;心底里也好甜蜜啊。就像凭空长了两对翅膀,快乐得似要飞上天去! 梨子嘟着唇瓣,好奇地看着陷入思绪中的安德烈。 他在笑啊,真好看。他陷入沉思中,却对着她笑眯眯的。 所以,她也大方地回应着他的笑,也笑得阳光一片的灿烂。 唔…… 他主动吻了她了。 梨子的脑子里,马上一片空白! 玫瑰香气在彼此的唇齿间流转,缠绵悱恻,却又是甜蜜如丝。 他吻得好深情,他说:“闭上眼,然后回吻我。” 梨子的脑海内仿佛有无数只小蜜蜂在嗡嗡地唱歌…… 她瞪得大大的眼珠子里,映着安德烈通红的脸…… 接吻继续。 瞪眼也继续。 安德烈实在是再也受不了了。 砰! 抬高手,给了她一个爆栗吃。 “死女人,都跟你说了闭眼,有谁接吻,是瞪大眼看对方的!想吓死人啊。” 555……梨子万分委屈地争辩:“你本来就不是人嘛。” 你是吸血鬼好不好,吸血鬼生活在黑暗中,胆子不都是很大吗。 谁叫你长得这么帅,人家多看几眼,又不会少你块肉! 再者,人家本来就不知道要怎么接吻嘛。人家跟你也是初吻好不好。 你就不能耐心点地教我。 5555……我讨厌吸血鬼,更讨厌有一个吸血鬼老公! 看着她的无限哀怨的表情。 安德烈也万分委屈地想——上帝啊,为什么这么笨的女人是自己未来的妻子。 砰,砰! 两个爆栗以后,梨子直接扑进他的怀里,半天起不来。 “喂,喂,死女人,你怎么啦?” 感觉到她没反应,他紧张了起来。 不是吧。被他两个小爆栗一砸,就晕死过去啦? 天啊,这个人类女孩,也太弱了吧。 实在是太弱了! 他的心一紧,担心地抱起她察看。 这一瞧,没把他气死——这个死女人,竟然自个儿先睡着啦! 呼呼……呼呼呼…… 她睡得好香甜,完全放松了神精,非常甜蜜地睡着,还打着轻鼾。 她就这样信任他的独自睡去啦。 这种感觉真好。这种感觉是否就叫幸福呢? 她在他旁边呼呼大睡,一付天塌下来也不用管的样子。 他忍不住亲了亲她粉红的小脸蛋。 嗯,不是最美的,但笑容却是最耐看的! 可是到了半夜……梨子就开始做梦啦…… 然后,一整晚地练习踢足球。 结果,非常幸运的,安德烈被当成球,踢进了球门——床底下。 而且,连中三球入网! 最后,安德烈非常聪明的自个儿跑到大厅的沙发上,去疗伤啦,心灵创伤——我的大床啊,我的大床!就这样没啦! 梨子在城堡里呆了几天,真是快要疯啦。 这里的食物怎么全是红色的啊。郁闷,根本就是种族歧视,没有给人类吃的东西! 桑梓是在第五天赶回来的,还带着几位人物。 其中,还有一对非常美艳的双胞胎,一来就对她上瞧下瞧,嘴脸全是鄙薄之意。 梨子扯了扯嘴角,换了一付笑脸。 “两位有何贵干啊?” “滚开!别挡道,我们不是来找你的。” 两人,一人一手,直接把梨子推倒在地。 完了,一看就知道这两个狐狸精来者不善!但本小姐也不是好惹的! 笑脸不要是吧,那就换冷脸好啦。 “哦,找我家老公啊。真是不好意思啊,昨晚我们玩双人大战,一直玩到凌晨三点。他现在需要休息。” “什么双人大战?” 两人的脸一片煞白,大声的吼叫起来! “啧啧……还听不明白吗?我们在做‘造人运动’啊!” 还未等梨子解释完,刚从楼上下来的安德烈,再次扑倒在地,滚过来又滚过去…… 两姐妹一看,好家伙,安德烈出来了。 赶紧着,扔下梨子。 两人不约而同地飞上前,抓住这个心肝小宝贝再说! 这两人把安德烈架回了房间! 梨子一看,完啦,两人难道想那个? “我靠,这两人太过分了,竟然不把偶当一回事,把偶老公当成什么啦!” 安娜很同情地看着她,说道:“这是正常的事。几百年前就一直上演了。” 桑梓也一脸的点头:“是呀,是呀!” 梨子一听,气就上来啦:“我靠,我的老公太倒霉,原来,几百年前就一直被她们带到房间里,搞轮.奸!” 她才说完。 安娜和桑梓用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瞪着她。 两人,通通滚到地上,扭过来扭过去——天啊,这个人类女人,太强悍啦。轮.奸的词都可以随口派上场。太BT啦。太恐怖啦! 城堡里的仆人们,全一脸忍住爆笑的冲动。 没办法,这个从外星球来的女人,口才实在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为他们的王子殿下而默哀三分钟。请勿打扰。谢谢。 这想着,上面突然有了响声,砰砰的,不和谐的声响,扰乱所有人的清静。太混战开始了。 “这发生什么事啊?哥哥会不会有危险?” 安娜一脸的担心。 “这还用说,肯定是那对双胞胎,又在使劲地折磨我的老公了!” 梨子大吸了一口,立刻就上楼了,本小姐来啦! 安娜和桑梓也跟了过去。 不看这个人类女孩唱大戏,就不是吸血鬼!哼哼。 所以,楼下的侍卫们也兴致勃勃地上楼去观战啦。 到了装饰豪华的房间里,到处一片狼藉,真是太乱啦。 梨子最爱的东西都砸的差不多。比如她最喜欢的亲亲嘴的两只小猪。 安德烈一脸悠闲安静的坐在椅子上,而那两个行凶者,则装得楚楚可怜,满脸泪痕的看向他。 然后,控诉大戏开场啦—— “为什么要给她吃你的紫心同珠?5555……我们等了你千年,你就这样无情无义吗?这个女人是人类啊!长得又丑又笨的,哪一点比得上我们。” 这两只妖冶的狐狸精,一人一口说辞,还是同步的,真是现场版的复读机啊——双重蹂.躏人家的耳膜!特别是这又丑又笨,重复了两次!该死的! 本来,梨子听到这句“又丑又笨”的,刚想发火。 可是,转眼又想,好吧,既然每个人都说我又丑又笨的。那就大方承认吧。 但承认的同时,也要气死你们——你们越凶猛,我当然要装得越可怜,这样才能为自己应有的地位加分! 梨子一脸乖顺媳妇的模样,跑到安德烈的面前, “是呀是呀,我长得又丑又笨真是委屈了我这位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老公啦!” 咬牙切齿地说着,还不忘捏了一把安德烈那张俊俏的脸,那意思分明在说:我靠,你到底是上哪给我弄来这两只狐狸精的?有奸情!没关系,等没人的时候,咱们再算账。 话题一转,梨子又继续说:“可是,安德烈又说了——你虽然又丑又笨,但是性情很温柔。是的,虽然我很丑,但我很温柔……特别是在睡觉的时候,总是半夜爬起来给我家老公光溜溜的身子,盖上被子。然后紧搂着他,以防他感冒。” 她故意把“光溜溜”三个字咬得又清又重! 当场的,所有人的脸全红了。 那两个气焰嚣张的狐狸精更是对梨子恨之入骨! 安德烈,瞅紧自己的老婆,汗毛直掉,这个死女人,把人家的隐.私全抖出来啦! 明明,每晚自己都委屈地跑去睡沙发受冷受冻的。 梨子,故意掉了几滴眼泪,博取同情分:“请大家不要替我担心,为老公的身.体着想,是我的本职工作。再者,当前本人非常满意我家老公每晚的表现。” 每晚的表现,一说。 所有人的眼睛瞪得更大啦。 但是,这对双胞胎姐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都冲着梨子的方向进攻啦。 “真是不要脸的人类,你说,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让他给你吃的,你这个不要脸的妖女,你用什么方法勾.引安德烈的?又笨又丑又恶心!” 她俩暴跳如雷地大吼着跟梨子说话!大有要把她碎石万段的气势! 梨子,收起被震痛的耳朵,学着安德烈的样子,悠然自得地说:”难道两位没听清楚刚才我说的话吗?我家老公都说了——我很丑,但我很温柔。”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凭什么跟我们抢安德烈,5555……你根本就比不上我们!” “对,姐姐,我们一定不能放过他们!” “是的,妹妹,王子殿下只是被这个丑陋的人类一时迷了心窍,过一段时日,他就会厌烦她的!” “总之,我们不要轻易放弃!只有我们才最配得上安德烈王子!” 然后很有戏剧性的,这两个自言自语的女人,两箭合并冲着梨子的方向,鬼叫了一声——“跟我们抢,你死定了!” 哇,声音太大了,把梨子震退了三步,一开始是有点发晕了,待她反应过来,那两个女人又开始砸东西啦。 太无聊了吧。一哭,二闹,三上吊,不是人类女人的专利吗? 为什么来到了这个神秘的世界,这里的吸血鬼女人也惯用这一手啊。 结果,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众人就爆笑出声。 梨子抬头一看——郁闷啊,她们扔什么不好,偏偏扔安德烈的大红内.裤。 这大红内.裤正迎风招摇地戴在梨子的头上,大有“唯我独尊”的风范。 好吧,扔内.裤就扔内.裤吧,本小姐大肚,不与她们一般见识。 可是,她们为什么又偏偏把她可爱的小胸.罩,扔到安德烈的头上。 安德烈的眼睛被两个小包包围上啦。 猛一看,还以为是咸蛋超人! 哈哈……哈哈哈…… 完啦,全场爆笑! 没关系,反正都丢人了,本小姐也不在乎再丢这一回。 梨子走上前,拿起自己的小胸.罩,冲着安德烈甜甜的笑……安德烈只感到冷风是那个吹呀吹…… 说实话,安德烈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算鸟。 他满脸的红霞,在看到自己的内.裤还挂在梨子的头上招摇,就更是无地自容啦。 他嘴抿得很紧,也是憋的难受,很想笑。可是,这小女生的胸.罩还在他身上,又不好意思笑出来。 只能用余光瞄了一瞄,这个死女人的胸.部也太小了点吧。 可爱的小胸.罩上,还绣着两朵玫瑰花。怯生生的,抖动着羞涩的美。 梨子,一瞧他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脑子里自个儿在YY幻想着呢。 人家胸部本来就是这样嘛,小小的,也是很可爱的啊。 不管了,梨子把头上的东西拿下来,凑近安德烈的脸,甜滋滋地说:“亲爱的老公,谢谢你一直穿大红内.裤。” 这是什么意思? 安德烈一脸疑问地看着她。众人也一样带着好奇的表情。 梨子,故意拿着内.裤在这两个双胞胎姐妹面前,甩过来又甩过去的说:“我最爱我老公的大红内.裤啦。因为这些精美耐用的内.裤是我在夜晚的时候一针一线地缝出来的。看吧,怎么扯都不会破!这是做为贤妻的标志——如果你爱你老公,请一定要给他穿大红内.裤! 说完,故意拿起来,用力地撕! 没办法,现场做活广告! 安德烈的脸,一阵的红,一阵的青,一阵的白。 这个人类女人,思维实在是太与众不同啦! 还未等众人消化完,这个女人的惊人之举。 她拿着内.裤又到处招待众人——“坚固耐用,精美无比,贤妻标志!要买的快点,过时不候!” 安德烈的上下排牙齿,咬得格格地叫。 看到安德烈的脸色,梨子又把小庇股挪了过来,开始撒娇。 “亲爱的老公,谢谢你帮我洗胸.罩。其实没关系的,我自己洗就可以了。老公你实在是太贴心啦,瞧吧,这胸.罩洗得太干净啦,都可以当成眼罩使用啦!请大家注意了——在这历史性的关键一刻,我的老公,把女人的胸.罩推前了一步!当胸.罩不再是胸.罩的时候,它就成为了——眼罩!” 安德烈的红脸上,满是汗,都没地方可以钻了。 这死女人,实在是太恐怖了,口才和思维一流,他快没脸招架啦! 那对姐妹花的脸色就更夸张啦,张牙舞爪的,巴不得把她撕碎! 还未等众人反应出来。 门外,就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 “这就是我未来的儿媳吗?太可爱了!“ 在看清了来人后,众人立马毕恭毕敬地让出一条道来。 原来是国王陛下来啦。 安娜跑了过去,抱住他,乐滋滋地说:”父皇啊,您来啦。” “嗯,乖啊,安娜你有没有欺负你未来的嫂子啊。” 一听,是未来的公公来啦。梨子的眼就发亮啦。 靠山呀,靠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