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幻蛊天心

更新时间:2021-01-13 04:00:55

幻蛊天心 已完结

幻蛊天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洋虎 分类:玄幻 主角:李明成宝贝 人气:

《幻蛊天心》是洋虎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幻蛊天心》精彩章节节选:天降神物,幻蛊天心,一名来自沙漠的少年,一个神秘的仙境,一段幻世传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榆阳沙漠位于崇州大陆的中央,从北到南如同一道天堑横亘在榆林、三阳之间,时不时的卷起漫天的沙尘暴,凶险异常,鸟兽绝迹,荒无人烟,百姓畏之如虎,往来一次需绕道数千里,极为不便,当然,高风险意味着高利润,再难的路也挡不住商人的脚步。这日午后,沙漠深处走来一支商队,二十多人带着一百多只骆驼,驼背上负满了货物,攀上一座高耸的沙丘,隐约看到远处的丝丝绿意,众人长舒一口气,全身的疲惫仿佛烟消云散。“二叔,前面就是榆林城吧?”几个灰头灰面的小伙子尤其兴奋,他们是首次走这条商路,终于熬过恐怖的死亡线,劫后余生的幸福感非常强烈。“别急,还有五十多里,顺利的话傍晚才到,看样子也许要休整恢复,明早再走。”商队首领是个清瘦的中年人,因常年在外奔波,面容显得苍老,皮肤粗糙黝黑,头发花白,目光却炯炯有神。小伙子们的兴奋度直线下降,其中一人苦笑道:“我们能扛得住,牲口怎么办?”途中遇到特大沙尘暴,食品饮水损失大半,节省再节省,最后一滴水还是在昨天清晨舔干,炎热的沙漠里,无论多么强壮的勇士,脱水意味着死亡,他们凭借顽强的意志熬过来了,却也是元气大伤,浑身像散架似的。号称“沙漠之舟”的骆驼,世上最为耐旱的动物,更是断食整整五天六夜,已经到了生命的极限,每挪动一步都相当困难,一旦全体趴下,这些货物可不是他们能扛到榆林城的。那二叔沉吟片刻,摇头道:“走一步算一步,自然有办法。”走出沙漠,便是粗砂、砾石铺就的戈壁,商队的行进速度极其缓慢,几里过后,其中五只骆驼奄奄一息,趴在那里发出绝望的呜鸣。“谁还有水?”大家相互询问,又满嘴苦涩,问的全是废话,不用说水,连尿也喝光了。“铛铛——”突然间,耳边传来清脆的敲打声,然后有人在吆喝:“卖水啦,卖水啦,还有新鲜的草料、雪白的馒头,价格公道,现钱现货——”一遍又一遍,在这空旷的戈壁滩久久回荡,众人面面相觑,感到一丝诡异。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有人做买卖。还是二叔经验丰富,立刻吩咐众人戒备,他带几个状况稍好一点的小伙子前去探望。几十米外的碎石堆下,搭着一个黑乎乎的帐篷,一匹脱毛的瘦弱老马躺在帐篷前,病怏怏的打盹,旁边竖立一面破旧的白布招牌,上面用黑炭书写“沙漠杂货店”,下面三行小字:“水、草、馒头”,歪歪斜斜,却也能清晰的辨认出来。最引人注目的是人,一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身材高大壮实,穿普通蓝色长袍,洗得很干净,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虽然相貌普通,但双眸炯炯有神,两眉浓黑,笔直的鼻梁,颇有异样的神采。青年坐在招牌下面,用石头敲打破铁片,前面摆放几个瓦盆、一堆干草,嘴里吆喝着,一把宝剑随意的摆在脚边,皮质剑鞘磨得发白发毛。诡异的人,诡异的场景。二叔手握剑柄,慢慢的走过去,跟从的几个小伙子散开,随时应变。青年抬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他站起来拱手:“客官,买水吗?请,请坐!”几块半人高的石头就是座位。二叔注意到,青年的袖口各缝了一块黑色补丁,两指宽,十几公分长。野修!二叔暗自松了一口气,不失警惕的问道:“小哥,您这是?”青年一指白布招牌,嘴角挂着职业性的微笑:“在下李明成,在此开一间杂货店,欢迎光临。”揭开瓦盆、拿起干草,流利的介绍:“您看,这水干净得很,草也是前天割的,保证质量上乘,再瞧瞧这里,白面馒头,又软又香。”戈壁荒滩的,开起了杂货店,显而易见,买家只有他们这支商队,多年走南闯北的二叔疑惑更甚,缓缓问道:“这价格也不便宜吧?”李明成笑得更灿烂、更加真诚:“不贵,不贵,馒头五十两银子一个,干草也是每斤五十两,一斤水一百两,公平合理,童叟无欺。”“你,你不如直接抢钱。”“这是黄金做的?”“穷疯了,在这里白日做梦。”相对于城里的价格,翻了不止千倍,赤裸裸的暴利,明目张胆的敲诈,小伙子们忍不住怒斥。他们也看到野修的标志,打心眼里蔑视。李明成斜了他们一眼,不满道:“这位客官,咱是正经的生意人,做的是正经买卖,嫌价格高就走人,生意不成仁义在,没必要恶语相向。”二叔摆摆手,示意手下不要多嘴,他紧盯李明成,森然道:“小哥,东西我们急需,但是这价格嘛,好像稍微离谱一点吧?”“您老是商界前辈,此言差矣。”李明成摇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物以稀为贵,这是最基本的生意经,比如说,一斤上品茶叶在三阳城价值五钱,只要过了这榆阳沙漠,卖五十两属于很客气的,如果运到了祈林城,那就是黄金的价格了。”二叔脸色微变。“您老说,是不是这个理?”李明成彬彬有礼,言语间却咄咄逼人。“看来,小哥是个大行家。”二叔微一点头,目光闪烁,“我买得多,能优惠吗?”“您老才是行家,做生意的前辈。”李明成大拇指一竖,顺便拍马屁:“可以,您要多少?”五十里外就是榆林城,这么点距离被宰了一刀,二叔同样肉痛,心里转了无数念头,但很快做出来决定:“五十个馒头,两百斤干草,一百斤水。”“大主顾,九折优惠。”李明成一副豪爽的样子,心算如电,“共计两万两千五,九折正好两万,最好是银票,呵呵,如果方便的话,其中一百两给碎银。”九折,这还叫优惠?二叔差点气得吐血,一时间犹豫不决,好在他行事果断,暗自一咬牙,吩咐几个小伙子回去取钱。“老人家,请坐!”生意成功,李明成心情好极了,将盛水的瓦盆递过去,“这点水,送给您老,不收钱。”二叔接过来没喝,冷冷的说道:“小哥年龄不大,却是做生意的天才啊。”“一事无成,混口饭吃罢了,让谢老板见笑了。”李明成淡笑。“你认识我?”谢二叔眉头一皱。李明成笑了笑:“不认识,但我在祈林城见过黄老板,呵呵,耳闻您老的大名,巧得很,小子也刚到榆林,想起您老历经千辛万苦,好容易越过沙漠,所以开了这个小店,雪中送炭来了。”这也叫雪中送炭?活脱脱的趁火打劫。“哦,原来是黄老板的朋友,失敬!”谢二叔哭笑不得,但脸色稍缓,半真半假的埋怨:“你的脑袋瓜转得很快,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狠宰了我一笔。”谢二叔心里满不是滋味,他向来以精明著称,做生意从来不吃亏,今天第一次被人敲诈,正所谓终日打鸟却被鸟啄,不过他还是蛮欣赏李明成,商机无限,人的天赋却有高低之分,从最寻常的消息中嗅到绝佳的商机,堪称了不起的天才。李明成赔笑:“您老过奖,小子是小本生意,您这一趟肯定赚得金钵满盘,小子跟着喝点汤罢了。”“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谢二叔阅人无数,此子颇为不凡,有着与同龄人不一样的胆识与气质,绝非普通野修。小伙子们取来所有银两,他们有怒气,其中五千两是银锭,两个人抬得满头大汗。谢二叔毫不意外,也不出声斥责,笑盈盈的看着李明成。小伙子们更是叉腰冷笑,想看李明成的笑话。李明成扫了他们一眼,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笑容,想了想,从腰间解下一个小巧的袋子,捡起一块块银子就往里面扔。小伙子们目瞪口呆,谢二叔同样色变。乾坤袋,修仙界的宝贝。能装多少东西,就要看袋子的品质,不过即便是最差的乾坤袋,只能装少量的丹药、书籍,也是拿银子买不到的宝贝。谢家够有钱的,仅有老祖宗留下一只,而且是下品中的下品,家主从来不肯示人,这是家族的最高机密之一,知道的人寥寥无几。李明成能拿出如此宝贝,肯定大有来历,谢二叔暗自庆幸,自己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否则后果很难预测。李明成的速度很快,几个呼吸银子就装完了,乾坤袋收入腰间,然后笑嘻嘻的掀开帐篷:“谢老板,全在这里,只多不少,多出来的就当我的人情。”“谢李仙友,有机会到三阳城,我做东。”谢二叔的态度不一样了,完全以平辈身份施礼。“哈哈,不要谢,咱们是平等交易,各取所需。”李明成翻身上马,扬长而去,隐约传来他的笑声:“谢老板,免费送你一条消息,上月底,青粟与青城的两大地仙争斗,致使祈江铁桥坍塌,交通中断。”马虽赢弱,奔跑的速度却不慢,很快就消失在众人视线里,小伙子们相互对望一眼,小声问道:“二叔,他到底是什么人?”“有胆有识,此子非池中之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谢二叔收回目光,望着周围的后生晚辈,苦笑道:“你们都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做这笔亏本的买卖?”“这里距榆林很近,派人去买也赶得上,没必要花这个冤枉钱。”小伙子们都想不通。“你们啊,还是太年轻。”谢二叔叹息一声,缓缓道:“时间掐得这么准,人家是有备而来,志在必得。”“难不成敢强买强卖?”大家不服气。“强卖是不会的,但真正的大商人不仅懂得赚钱,而且知道怎么散财,我们这一趟赚得够多,独占利益遭人嫉,很难长久。”谢二叔语重心长,随后话锋一转:“不要以为,凭借人多势众拿下他没问题,咱们正是最虚弱的时刻,十成战力不剩一成,拿钱消灾是上策,留下一个善缘,也许不是坏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