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史上最强氪命

更新时间:2020-11-25 03:45:41

史上最强氪命 连载中

史上最强氪命

来源:落初 作者:月毁星沉 分类:玄幻 主角:申凯王宏 人气:

《史上最强氪命》是月毁星沉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史上最强氪命》精彩章节节选:绝代天骄:我才情盖世,举目无敌,惊艳了一个时代。申凯:可惜,我氪出一把岁月天刀,擅斩天赋根基。世界意识:吾布局万古,视苍生如蝼蚁,今日天灭众生。申凯:额,貌似刚氪到一把盘古开天斧,专业蹦碎天道。彼岸强者:世间如苦海,本座一心超脱,今成无上境界。申凯:恩,阁下很努力,不巧氪到无量混沌海,所以你还是再多游一段日子吧。主神:吾至高无上,整个多元宇宙,任吾军团征服侵略。申凯:有趣,接我形上之剑,但凡存在,一剑删除。系统持有者:我等遍及诸天万界,信息深度无人能及。申凯:不好意思,三相图在手,你的一切,都在我设定之下。站在无数世界观之上,申凯表示,没有什么是一次氪命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多氪几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眼前那张,和自己七分相似的脸庞,上面有悲愤的怒火,不留后路的决绝,可能还有儿子对父亲的失望...

唯独没有一丝对未来的惶恐,和口出狂言的悔意。

申极煌眼中闪过了一丝犹豫和纠结,这在外人看来,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申极煌一向言出无悔、乖张桀骜,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纠结的样子,只可惜此刻的申凯,并没有注意到。

“很好,你走吧,究竟是一时妄语,还是潜龙出渊,一切三年后,自有分晓......”

申极煌缓缓转过身去,负手而立,犹如申凯最初进入房间时。

一切似乎和之前一模一样,只有房中的两人知道,很多东西都不同了。

看着申极煌的背影,申凯稍微冷静了点,神色复杂。

片刻后,他退后几步,双膝跪地,用尽全身力气,磕下九个响头。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没有留力和迟疑,九个响头一声接一声,申极煌依然没有回身,只是肩头微微颤动。

九下之后,申凯手撑地,艰难的站起来,原本俊美的面容上,鲜血淋漓,皮开肉绽。

他没有在意,任由鲜红的血液从脸颊流淌而过,也不知道,流下的究竟是血还是泪,或许两者都有?

看着依然没有回头出声的申极煌,申凯闭上眼睛,脑海中再度浮现原主的记忆,脸上露出了绝望又解脱的笑容。

“也不知道,你这一去何时归来,不过,我还是祝你武运昌隆、战无不胜。”

“那么,再见了,我的...父亲啊......”

说完这句后,申凯不再留恋,转身大步离开,也不理门口的申叔,径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在申叔的示意下,其他仆人赶快前去追赶劝慰,看众人远去,申叔走进来,将房门牢牢关上。

申极煌重新转过身子,靠在青铜桌案旁蹲坐,双手紧紧环抱住膝盖,深情落寂。

“老申,这畜生...这逆子走的时候,似有离家之意,他若是真想走,不要拦他,让他出去闯,只是暗地派人保护好。”

“人生百态,市井凡夫也是一种修行,他自幼舒坦惯了,若能够见一见不同的风景,也是好的。”

“到时候累了疼了,自然知道回家,如果能一个人闯出名堂,那自然更好。”

看着喃喃自语,仿佛孩童般无助的申极煌,申叔眼中闪过一丝心酸,叹息道:“唉,老爷,父子之间,何必如此,何苦如此啊。”

眼中恢复神采,申极煌站起身冷酷的说:“哼,先不提他究竟是我的儿子,还是那不能确定的‘东西’。”

“就算真是我的儿子,又怎么样,我当年吃过的苦,他吃不得?”

“百炼方可成金精、苦寒才能显梅香!这世间如苦海,你可看我退过半步?”

“水家那群杂种、天宫内部的势力、异族和叛逆勾结、还有那个最该死的神秘组织,我的麻烦还少吗?”

“我申极煌纵横半生,杀出了今日的修为富贵,但,若是有万一...”

“万一有一天,我不在了,而他又真是我的儿子...他该怎么办?”

“那老爷,您觉得少爷他到底是不是......”申叔迟疑的问道。

听到申叔询问,申极煌的神色有些兴奋张扬,说:“本来今天之前,我还一直怀疑,他到底是什么‘东西’。”

“要不是天柔临终前,让我好好照顾他,十七年前,我就想把他切片,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了。”

说到这里,申极煌神色变得复杂感慨

“这十七年里,正如我答应天柔的,锦衣玉食、名校豪车,看着他一天一天的长大。”

“说句实话,怎么可能没有一丝感情呢?”

申极煌的双手在空中挥动,似乎在触摸幼时的申凯。

“可是,我好害怕,如果他不是我的儿子呢?毕竟当年,那个组织的实验......”

“所以啊,十七年了,哪怕是看着他长大成人,这张脸越来越像我,我也不敢分出半点父爱。”

“就算有着如此相似的面孔也一样,甚至他越长大,长的越像我,我就越讨厌越害怕。”

“就算身形样貌相似,可谁知道‘里面’住的,到底是我申极煌的儿子,还是那该死的实验产物?”

伴随着申极煌激动的情绪,整个房间扭曲动摇起来。

申叔赶快安抚他的情绪:“那您如今,又为何确信了少爷他是?”

申极煌停顿了一下,随即畅快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因为眼神,以及那血脉相连的感觉啊,错不了,绝对错不了的!”

“老申,这逆子自幼早熟,别人还是牙牙学语的时候,他已经有所独立。”

“只是就和我对他一样,他同样对我防范甚深,每天所做的,只是呆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看书,看我仿佛陌生人。”

“初时我以为,他不是我的儿子,现在想来,大约是从小,我对他没有好脸色,所以他才有样学样,只是过去我从没想过,他是我儿子的可能性,唉。”

“直到刚才,我本来不耐和他再纠缠下去,索性半真半假,威逼一番,无论之后结果如何,这些年我也算对得起他了。”

“三年后,随便给他扔一所大学去,也算对得起对天柔的承诺,至于他之后自生自灭,我不会再管。”

“可谁知道,我这一吓,那平日闷葫芦一般的逆子,竟然不再是用陌生人的眼神看我,哈哈。”

“没错,虽然那双眼睛中有敌意、有不甘、有悲凉...”

“但是同样的,这是只有儿子,对父亲绝望愤怒时,才会有的眼神,里面有着亲情!”

“只有儿子对父亲,才会有这样的眼神!”

“更加让我确信的是,最后他那九个响头,给我那种心如绞痛的感觉。”

“过去十七年间从未有过的,血脉相容的感觉!”

申极煌激动的握紧拳头,十分确认自己的想法,如果只是凡夫俗子,那么这些都可以说是心理错觉,或者被人蒙骗。

但是,他堂堂武道五阶,只差一丝便能突破六阶的存在,心有至诚,冥冥中的感应就是真实。

除非比他高出一个能级,才有可能蒙蔽,不过可能性仍旧不高,六阶的神祗甚至七阶的皇者,为一个稚子做出这样的事,可能吗?

“之前就是因为,没有任何血脉感应,我才觉得他不是我儿子,这些年一直亏欠了他。”

“直到刚才想着与他摊牌时,他情绪激动,这种血脉、父子的感觉才出现。”

“过去或许是因为那场实验的影响,让我无法感知,直到今天逼迫下,他情绪激动吐露心声,才让我察觉。”

“只是迟了整整十七年...唉,苍天何其弄人啊!”申极煌兴奋又疲惫的叹息

“那老爷,少爷既然是真的,您又为何不与他解释呢,闹到现在,说句不该提的,恐怕少爷他......”申叔担心的欲言又止。

“无妨,老申。”申极煌止住了申叔的话。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无论是那三年之约,还是那九个响头我都明白。”

“这逆子深恨于我啊!”

“恨到悲凉、恨到绝望,恨到要与我断绝父子关系了,哈哈哈!”

申极煌凄凉的笑着,说:“恐怕这逆子,现在满脑子所思所想,都是这三年奋起直追,在高考中一鸣惊人,狠狠打我的脸吧。”

“呵呵,这种事我年轻时做的还少吗,只不过现在,轮到儿子来打我,这个做父亲的脸了。”

“不怪他,错先在我,是我这十七年来负了他啊。”申极煌闭上了眼睛,满是苍凉。

“可您如果和少爷好好解释...”

“解释什么?他不是要恨我,想打我的脸吗?那就让他来吧。”

“我申某人朋友不算少,可仇家更多,现在人族暗流涌动,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我虽自负天赋才情盖绝当代,可上一代呢,上上代呢?”

“百万年时光,人族的水、这个世界的水,都太深了,茫茫星空、浩瀚宇宙,谁也不敢保证,上一刻的猎人,不会变成下一刻的猎物。”

“如果...我不在了,他怎么办?”

“所以,就让他恨我吧,恨的越深越好!”

“其他凡夫俗子,可以享乐一生,不修炼也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百五十年,唯独我申极煌的儿子不能。”

“仇恨和执念,是推动人进步的动力之一,他越恨我,为了踩在我身上,就越是要变强。”

“就和我当年一样,哈哈,不强何以打脸?”

十七年来,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痛快,申极煌感到体内,已经多年没有进境的穴窍,正在蠢蠢欲动,放声肆意的大笑起来。

随着笑声,体内穴窍由内而外,仿佛星辰崩裂一般的声音,在封闭的房间里久久不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