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九龙玄帝

更新时间:2020-10-27 03:05:03

九龙玄帝 连载中

九龙玄帝

来源:落初 作者:刁民要上天 分类:玄幻 主角:叶凉苏希柔 人气:

新书《九龙玄帝》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刁民要上天,主角叶凉苏希柔,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师父,长大了,我要娶你。”“嗯?”“我要每天陪师父说话,不让师父一个人。”“师徒,怎可相爱。”“我不管,我就要娶师父。”长大了,他似忘了对白洛水的誓言,为了‘姐姐’瑶止,踏宫抢亲,鏖战八方。可血战之中,救他的是师,害他的却是瑶止。十年后,铁血再归,凭谁问,卷土不能重来!?金戈铁马,踏九霄,万里江山,除瑶名!这一世称帝,我只为你这不该辜负之人!————通俗版:真圣强者重生归来,与一九首妖龙携手,碾压一切,再踏巅峰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竖日。

当叶凉起身,看得桌案上的汤药以及拜托苏希柔所准备的东西时,他也是嘴角苦笑:“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这份母爱。”

显然,他未想到,他昨日才拜托苏希柔的事,今日她便弄好了。

直接将汤药放于一旁,叶凉提笔写了张‘闭关勿扰’的纸张,贴于门口后,他关了门,走到了那木质浴桶前,将所大部分的材料都倒入了那事先准备的清水之中。

看着那些材料融入水中,九敖问道:“你要做什么?”

“断骨碎脉,重塑真身!”叶凉说道。

嘶...

似被他的话语微震,九敖说道:“你竟然要用这么极端的方法来修炼九转金诀?”

极端吗?很极端。

毕竟,修炼金诀并不一定要如此,也可以用灵丹妙药以辅,一步步的修出第一转金诀,而只要踏入这九转金诀,那这修炼便会水到渠成很多。

只是这过程非常的慢,尤其是辅助的药物层次不够以及自身天赋领悟低下,那更会拖慢速度。

如今的叶凉,弄不到那当年那般的药材,耗不起这样的时间,所以,他只能选取这所谓的捷径。

“帮我。”

没有多余的言语,叶凉说了句令九敖心泛波澜的话,便脱光了衣物,踏入了浴桶之中。

旋即,他感受着那因融入水中药材的滋润,逐渐出现一些玄力的体内后,他拿过一条巾帕咬于口中,开始逆练起九转金诀,以进行修炼的第一步,震碎全身的骨骼经脉!

咔嚓...咔嚓...

随着九转金诀的逆行而起,那叶凉身体内的骨骼经脉,在他的压迫下,终是开始一寸寸的断开碎裂而去。

那深入骨髓,刻入心肺的疼,瞬间传上他的识海,刺激着他的脑膜。

当这此起彼伏的声音在这房内不断的响起时,那叶凉的身躯疼的不住的颤抖着,肌肤上缕缕鲜血,也开始从毛孔之中溢出,侵染着那似清的浴水。

而这般的疯狂声响,也足足持续了三日。

三日之后,那浴桶之内,干净清爽的叶凉已然不复,换来的,是一个浑身粘满鲜血,彷如血人一般的身影。

其嘴中所咬的白色巾帕,也不知是被紧咬牙关溢出的血沾染的,还是别的血侵染,总之已经变成了血帕。

至于那木桶里的清水,早已如颜料涂抹般,变得了深红。

红的妖异,红的恐怖。

‘啪嗒...’

那似紧闭万载的嘴张了口,令得血帕掉入了水中,叶凉那被血色包裹已看不清究竟多苍白的脸,动了动,似用尽全身的力气道:“浮...生...叶...”

此刻的他,经历了全身的碎脉断骨,已然虚弱到了一个极致,甚至影响到了体内的封印。所以,如今的九敖是更容易透出封印了。

可以说,现在的九敖或者不能完全破开封印,但是要取了叶凉的命,却并不难。

只不过,如今的它却不想这般做,不仅仅是因为它与叶凉的合作,还因为它真的被叶凉的意志给震撼到了:“真是个好小子。”

这断骨碎脉也就罢了,这叶凉竟然每一寸每一缕都不放过,将全身的骨脉都化为粉末,那是真正的要彻底重塑,那般的痛苦,当真是常人难以承受。

所以,在如今的它看来,叶凉此人,只要不死,必成大器。

只是,九敖却不知道,叶凉的心中,背负了多少。

父的被害,姐姐瑶止的背叛,族内生变等等,这一切,他该报的仇,该夺回的东西,还有,那这一生至关重要的人,那绝不能再辜负的人,那他同样想问一句,为什么的人。

那...成为了他坚持苦熬的信念之人!

“今日,我便帮你一帮。”

一股黑色玄力直接透出叶凉的身子,九敖控制着这玄力将那桌案上余下的材料和一朵彷如莲花却又清莹剔透的叶片,引到了血水之中:“接下去,便看你的了。”

它知道,接下去便是关键步骤,造骨生经,重塑真身。一旦这步成功了,那一切便成了。到时的叶凉,不仅能够再修玄力,甚至速度比那些天才都会只高不低,完全有望超越。

而这也是九转金诀的玄妙之处。

“谢谢。”

彷如蚊声般的感谢了一句,叶凉没有多言,以浮生叶为辅,开始重新正常练转起九转金诀,进行这最后的关键之步。

如果说,断骨碎脉是最虚弱,最能被别人杀死的时候,那么现在重塑则是练金诀最关键的时候,一旦有半点差错,那么之前所付出的所有代价,都可能付诸东流。

所以对此,叶凉的认真凝神之态,不比之前低弱半点。

“加油吧,小子。”

望着叶凉凝神汲取着清水里的药材,九敖也静静的等待着。它知晓,这事,非一日可成,这关键阶段外人也帮不了,如今能做的,只有等待了。

而这一等,它也足足等待了七日。

七日之后,那浴桶里的水,依旧是深红的血色,但叶凉的身体已非完全的血人。

他体表外的血已然结成了厚厚的痂,其随着浮生叶的蕴养百脉,万骨复苏,一块一块的脱落于水中,露出那清嫩的肌肤。

与此同时,伴随着他胸膛和背脊之上一道隐约的金龙纹路浮现,一股彷如蕴含着亘古洪荒味道的真意,开始在他的四肢之中,百脉之内,诞生散发开来。

感受到这股气息,那九敖心血都是下意识的潮涌:“是真的...这是真的九转金诀...”

如果说,一开始它还有几分怀疑的话,那么当九敖感受到这让它心生拜伏,却又极为渴望向外的真意气息外,它便彻底的信了。

“小子,你一定要成功啊。”

如今知道是真的,九敖也变得更为期待,它忽然觉得,眼前这叶凉或许会是它此生转变之人。

不过,它又何尝不会是令得叶凉蜕变之人。

屋内,叶凉在悄悄蜕变着,屋外,却很不适时机的响起了吵杂之声。

“凉弟在里面闭关修炼,你们不能进去。”

“修炼?哈哈,我看他是胆小不敢出来吧。”

“哈哈哈...”

屋外,嘲笑声此起彼伏。

一名身着洁净白衣,面容长的有几分白俊的少年,正带着几名看似家仆,又似陪童的少年欲闯入屋内。

那放浪形骸的蛮横模样,倒是毁了那一身的儒雅之气。

“无论如何,你们不能进去。”

门前,叶蓿凝倩影清立,那素来愁容的脸上多了几分坚毅之色。

其实,在叶凉那一日与穆恪对峙完,和她一同回屋时,他便对她说了这个请求。让她无论如何,不要让外人打扰他。而这般宠溺他的姐姐,自然是答应了。

如今,她便以那被王府众人看不起的娇躯,阻挡着这群看似稚嫩却蛮横如狼的少年的胡来。

“叶蓿凝。”

白衣少年似失去了耐心:“我告诉你,备选新一任血贲军统领是王府历来的传统,也是外祖父的意思,族内凡新晋十八岁的叶氏族系后代,都得去,包括你那废物弟弟!”

血贲军,北凉王府自属精锐之军,战功赫赫,是守护北凉王府的重军,倚靠。

因此,北凉王府每几年便会进行一次选举,以找优秀的子弟成为一部分血贲军的统领,以磨炼子弟,并更好的统治血贲军。

今年,便是新血贲军统领选取的日子,也恰逢叶凉入得十八岁。

“卓剑然,叶凉是你的哥哥!”叶蓿凝愠怒。

“哥哥?”

忍不住嗤笑一声,卓剑然俊雅的脸上尽是不敬的笑意:“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这么一个废材的哥哥?”

话落,他沉声道:“行了,别和我废话,给我让开,我赶着带他去王府大殿。”

“不行,凉弟在修炼,不能打扰。”叶蓿凝伸开双手,护住了屋门。

“叶蓿凝,我看在你是姓叶的面子上,才和你多说几句。你要再阻扰我做事,别怪我不客气。”

卓剑然是叶烈七女叶红霞之子,但那跋扈程度,倒是被叶红霞宠的不弱于那些叶姓公子。

虽有几分心惧,但想到里面的是自己的亲弟弟,叶蓿凝还是强撑底气,道:“这统领争夺,你们去争就是了,我们放弃。”

卓剑然毫不给情面道:“放弃?你说放弃就放弃?我告诉你,就算要放弃,也得去大殿。”

显然,他不想让自己白跑一趟。在他看来,如果他连一个废材都请不动,那当真是笑掉大牙。

“然少爷,我看这小子八成是怕去了丢人,所以才让他的姐姐在这里替他挡着。”

“我可是听说,他从数天前就开始闭关了,看来他早就预料到今天,所以早早就躲起来了。”

卓剑然身旁的几名仆从说道。

“怕了?”

卓剑然看向叶蓿凝紧张又微怒的脸蛋,嘴角挑笑:“既然怕了也行,你让他出来给我磕三个响头,他这比试便不用去了。”

似被他的话气的胸口憋闷,叶蓿凝杏眼微瞪,气语道:“卓剑然,你别太过分了。”

“过分吗?一个连自杀都敢的人,还不能磕几个头?哈哈...”

放肆的嘲笑叶凉的懦弱,卓剑然不怀好意的笑道:“要么,他不跪,你给我跪也可以。”

“你...”

“你什么你,快跪吧,哈哈哈...”

“对啊,给然少磕头是你的福气,快点跪吧,哈哈..”

面对那些仆童的嘲笑,叶蓿凝气的脸色涨红,胸部起伏不定。

虽是如此,她却依旧不敢反击,她知道,若如此做了,受苦的或许不止她,还有她的母亲,这不是她想看到的,所以她只能忍。

毫不在意的看着叶蓿凝露出羞怒之色,卓剑然趾高气扬道:“既然你喜欢替那废物出头,我就成全你,刘棋、方百,把她给我按到地上,给本少爷磕头。”

“是,然少。”

两人脸上露出不坏好意的阴笑,那方百和刘棋快速走到叶蓿凝的左右,一边用力按着她的香肩,一边揩着油。

显然,他们也想趁机占占便宜,毕竟平时虽然可狐假虎威,但这种亲手接触的便宜可是没有。何况,这是卓剑然的命令,他们也不怕会受到惩罚。

感受到他们上下其手,那叶蓿凝也是羞愤的反抗道:“你们太大胆了,快放开我。”

“放开?蓿凝小姐安心跪下来,我们就能放开了。”

方百和刘棋与她僵持着。

这倒不是他们不想将叶蓿凝弄跪下,实在是叶蓿凝本身也是个炼体五步之人,其反抗起来,他们还真的不太压制的住。

想来,这个时候,若是叶蓿凝胆子大点,方百和刘棋便已经被打倒在地了。

如此,屋外互相僵持着的时候,那屋内的叶凉也是进行到了关键时刻。

浴桶里浮生叶以及药材已尽皆被吸收殆尽,他的身躯之上阵阵荧光散发而出,体内的万脉已然重塑的差不多,点点碎金之点,熔铸在百骨万脉之上,透着玄妙之气。

“小子,别被外事所扰,秉持本心抛开杂念。”看得叶凉因屋外的声音眉头皱起,体内的玄力似有波澜,九敖提醒道。

‘嗡...’

如此平息片刻,当得叶凉身躯之上隐隐的金龙之纹彻底成形,那浴桶里的血水也是在此时旋转奔涌。

而后,在一瞬间,那黏黏的血色与大部分清水分离,脱空上腾,独独凝聚为三颗细小泛着诡异红光的血珠,漂浮在叶凉的身前。

“啪...”

也是此时,屋外一声清脆的耳光之声响彻而起。

那卓剑然恶狠狠的看着那被他一巴掌甩倒在地的叶蓿凝道:“***,你个野种,臭娘们,给脸不要脸,让你跪不跪,真当你是什么狗屁大小姐不成。”

“今天我不止要你跪三个头,还要你跪三百个,三千个,跪倒本少爷满意为止。”

“轰!”

就在他的手要朝地上的叶蓿凝抓去时,那紧闭的房门轰然而开。而后,只见得一道披着长袍的身影,瞬息而至。

“嘭。”

下一刻,毫无预兆的那道身影便是狠狠的一拳,打在了卓剑然的下颚,将他整个人都是击飞了出去,重重的撞落在了墙上。

见到这一幕,别说卓剑然等人诧异,那捂着脸倒地的叶蓿凝也是惊诧万分。

因为,她看的清清楚楚,刚才那动手的人,是叶凉!

“你...你敢打我?”

狼狈的被几名仆童扶起,那卓剑然难以置信的望着叶凉,怒吼道:“你竟然敢打我!”

“我不仅仅想打你,我还想...”

牙关之下血迹浮现,那叶凉毫不在意卓剑然周身的玄力散发,一字一顿道:“宰了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