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冥王退休计划

更新时间:2020-10-18 03:00:18

冥王退休计划 连载中

冥王退休计划

来源:落初 作者:黎瀞 分类:玄幻 主角:小师叔子玉 人气:

经典小说《冥王退休计划》由黎瀞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师叔子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1V1反套路另类甜宠:这是一个女大佬培养接班人把自己培养成对方媳妇的故事【相遇之前】她是天齐君将离——真邪恶纨绔不羁风流女冥王他是北阴君子玉——假乖萌年轻有为腹黑男上神【相遇之后】她是女大佬将离——撩完就跑不负责,至尊级颜控只看脸他是接班人子玉——死心眼爱钻牛角尖,无底线偏执不讲理当颜控遇上美男,将离初见即表白,自觉很猛:美者颜如玉,宝贝儿我爱你!可当偏执狂遇上不安分,子玉目标很单纯,没得商量:恋爱太多余,赶紧成亲去!成亲?开玩笑,大佬是不会屈服的!不屈服?那请你松手松脚自觉离我一丈远!【至于他们为什么会相遇】将离:事业搞到巅峰了太寂寞,就随便退个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生命轮回,浩荡不息。此时缘尽,彼时缘起。

青黑色的隘口之上,鬼门关三尊大字阴森凄凉,巨门之下,镇守其间的鬼王阴兵俱是青面獠牙。或黑或白的鬼差们腰挂长刀臂拖锁链,驱赶着一批又一批婉转哀泣的新魂。

血与骨,魂与魄,一分分抽离,流落到不见日月的黄泉路上。

这茫茫死境,整八万里,除却满天满地呼号不止的风沙,唯剩无根无萍的泣血白骨,用三魂和七魄唱出哀长的幽怨,飘散在滚滚不歇的阴风中,又与之一同刮进末路上那一段艳红如血的彼岸花海。

那被称为火照之路,因它颜色红至绝望,便像火。大片大片的燃烧起来,流淌着汇进三途河里,宛如一池咸腥腻胀的脓血。

而当这最初的一段猩红消散后,三途河也终于展露出它五光十色的本来面目,和它承载了一万年又一万年驱不散的哀与仇,恨与怨。

每一日的每一刻,这里都有数以万计的新魂,弃生向死,饮水过河。又于天子殿下,审一生之肮脏,判一世之罪过。

这只是阴冥之地的冰山一角,这不是一个芝兰玉树的神仙该去的地方。将离挥手震散了那片血雾。

而星合还是那么一直一直的看着她。

她狠了狠心。

血雾在掌心凝结成腥浓的血云。越过万里阴山,飘至无极。

潘冢山下,无边炼狱,枯骨满目,残尸遍野。

拔舌、剪指、剥皮、刀劈、冰冻、凌迟、火焚……山影如荒尸,高塔似巨兽,拖着庞大臃肿的身躯,睁着漆黑无瞳的双目,浸泡在腥甜滚烫的血海里,于腐香中浮沉。一日又一日,一口又一口,源源不断,永不停歇的吞咽着人世间最糜烂的血肉。

还有那一道道嵌在血污中的森黑影子,他们苍白如纸的僵硬面庞上全然没有一丝表情和温度,能用最无谓的目光撕开男人的骨、女人的肉、老人的头颅和婴童的心脏。

这只是阴无极中鬼差行刑的平常一刻。浓缩成一幅令人作呕的画面,格格不入的铺陈在宁静清幽的仙域星空之中。

或许她有点实在过了头,那画面清晰的能看到漂浮其中的每一块腐肉残肢,和其上钻进钻出的乳白蛆虫。

距离上一回亲自掌刑,也不知过了多少年,虽说这是自家地盘,但平日里散步散的再野也很难遛到那个地方去,这么猛然一回顾,将离自己都差点没恶心吐了。

羞愧羞愧,这几年活的太不亲民了。

她正了正色,然后又清晰的看到,画面里那个戴着鬼面具一身黑雾的高大影子,转过身,透过不知多少层天地屏障,十分心有灵犀的对准她这个方向,翻了一个白眼……

“君臣一家亲。”

她嘴上僵笑着解释了一句,心里默默又将范无救烧死八百回。

星合终于不再看她。他转过身看着大大小小,环绕在他们四周和散落在遥远天河的数以万计的星辰,叹了一声。

“我没有选择。”

嗨,这可怜见儿的。

她这一颗心呐,当时就化了。可惜在她走出那片星空之后,这化成一汪水的心立时又冻上了。

老娘不嫁。抵死不嫁。

这世上能娶她的人他还没有出生,并且永远不会出生。

说实在的,君位交出去她没有半点不舍,高处不胜寒,事业搞到巅峰了她也很寂寞啊。星合的气质的确与阴冥不符,但到底这仙界诸神里,也没有哪个是符的。单看他对他老子的那份忠心,想来即便粉身碎骨也是在所不惜的。

如果当初的一切都能按照她这个设想走下去,那么此刻她或许早在人间盘下一家酒楼,指挥她的阴帅鬼王揽客挣钱,与美人们对酒当歌红尘作伴了。

但注定当她认真期盼一件事情,它就保准不会发生。

直到今日,将离都十分纳闷灵虚这样一尊好歹也是黑暗纪元中洗礼出来的神仙,他有的时候为什么能愚蠢疏忽到这个地步。

这已经不是教育能力的问题了。她没有证据,但充分怀疑他是因为单身太久不得发泄,把脑子给憋坏了。

在这样一个混乱的局势下,他竟然走漏了子玉身怀帝王命格的风声。这简直就是对元崖敏感心肝的一记公然挑逗。

于是似乎是荒唐中的必然,御笔一批,身怀帝王命格的子玉就这么被发配到地府来了。求仁得仁,既然是人皇亲口所说的帝王命格,又正好有意隐退的冥王她后继无人,这不是巧了么?

彼时的子玉,早已突破上神之尊,北阴君三字,喊出去也是很有几分分量,将离猜想他虽倾心于她,却也不会品味清奇到想要接下地府这个烂摊子。

不管这十几万年来阴间与阳间如何的生生不息,地府永远是神佛莫近的肮脏地方,这是仙界共识,没有哪一个飘然出尘的大神仙会心甘情愿来维护蝼蚁的秩序的。

他原本的计划,只是想待修炼有成,再迎她回他的昆吾山,和其他的神仙眷侣一般,闲云两朵,流水一生。

可惜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那真的很难活。

倘若没有他横空出世引得佛族加办法会,她又怎会破釜沉舟?

况且这场小小风波中,她也算早早和元崖定好了继承的人选,跟他本无半点关系。

倘若不是他师父横生波澜泄露天机,元崖又怎么会临时变卦将他塞到这阴冥中来?

她与子玉。两桩事。

于前途上,她不欠他,从没害他,即便你再追溯下去,这个帝王命的胡话也不是出自她口。

于情事上,那就没办法了。

子玉领了天帝法旨,初至地府的那一日,恰逢一场极乐大宴。

彼时将离徜徉在即将退位的美好幻想里,正挨个宠幸她的后宫佳丽,而子玉怀揣着前途破灭身陷无间的绝望,大概唯一的期盼便是至少能与伊人相聚,一解相思。

于是乎,他乘风而至,她醉卧席间,他眼中唯卿一人,她身后美男三千,他过去万载皆为与她相守而辛苦修行,她当下相见却是不识。

这不是尴尬了么?

后头听完子玉的叙述,将离都忍不住替他谴责她自己。

所以他这样发一发脾气,她走了半盏茶的神去思考那两个关于无聊的问题之后,想了想,也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他们俩的情爱故事,在子玉那头比在她这头早开始了一万多年。还连带着葬送了他在仙界闯荡出一番前程的所有可能。

而至于这场旷古烁今的倒霉爱情,它在将离这头究竟是如何开始的,那还得往回倒倒,从另一位小可爱长辞人世说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