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兵法大圣

更新时间:2021-11-24 11:07:10

兵法大圣 连载中

兵法大圣

来源:落初 作者:倦听流水 分类:玄幻 主角:苏仪武举 人气:

火爆新书《兵法大圣》是倦听流水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苏仪武举,书中主要讲述了:修炼兵法可立地成圣?奇谋诡计能杀妖灭蛮?这是一个兵家仕子统御百家,主宰万物的世界,士气可伤人,军心安万民!武生用谋,或围魏救赵,或暗渡陈仓,倾尽锦囊妙计;国士杀敌,或穷兵黩武,或笑里藏刀,无所不用其极;元戎对阵,或投鞭断流,或草木皆兵,手握天时地利!此时,蛮族强横,人族积弱;中原尽失,退守江南。一位籍籍无名的庶族仕子,携天命将星,带文海石碑,开拓兵圣大道,醉枕万里江山。……《兵法大圣》战友群:52103478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到这黑衣土匪出手,周围贼人们议论纷纷。

“看这般高昂的士气,这世上也只有蔡老哥能具备了。”

“我没考上武生,不知道士气具体有什么用,这一脚下去,这小兔崽子会怎么样?”

“士气是情绪的体现,会随着人的兴奋和悲伤而变得高扬和低迷,高扬时,士气量增多,低迷时则相反。不过,一名新晋的武生,士气量再怎么高扬,也比不过寻常的巅峰武生。而蔡老哥就是巅峰武生!他可以将士气注入自己的四肢,让四肢变得比钢铁还坚硬,比刀刃还锋利!这苏家小子只是普通人,只要蔡老哥一脚下去,他会直接被撕成两半,必死无疑!”

“原来如此,蔡老哥果然是厉害!”

姓蔡的黑衣土匪听着周围的阿谀奉承,自满之色喜形于表。

但须臾之后,他的表情瞬间变得狠戾,目露凶光,高抬起的脚,挟带着一丝微弱的破空声,朝着苏仪的肚皮猛然踩下!

所有人都鼓掌叫好。

只听得嗤的一声响,一道士气刺穿**的尖锐声响传来,蔡土匪大仇得报,心中的快慰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

“让你这小杂种刚才踢我的要害!现在我直接将你分尸!惨叫给我看啊!”蔡土匪放声大笑。

但很快,一盆冷水立刻将他浇了个透心凉。

周围的贼人全部傻眼了。

所有人都看见苏仪在这一脚之下,身体分离,直接变成了两段!

但是,没有血,在那狰狞可怖,甚至连内脏都清晰可见的伤口处,竟然没有一丝血流出来。甚至连被腰斩的当事人,苏仪,都没有发出一道哀嚎声,依然保持着他的冷漠神情。

这真是太不正常了!

贼人们见过一些阵仗,但大多都是普通人,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蔡土匪是个武生,而且是一个停留在武生阶段将近十年的老油条,他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中计了!

所有人都被骗了!

蔡土匪下意识想要喝令撤退,但那道喝令才刚刚从腹部滚到喉咙口,一道奇异的场景,骤然闯入了他的眼帘。

在所有人惊惧的视线中,苏仪断成两截的躯体呼啸地膨胀起来,仅仅是一眨眼之间,两段躯体就膨胀到了极限,而大多数人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蔡土匪顿感不妙,转身就跑,但慌张之间,跟后面的两人撞到了一块,三人摔倒在地。

与此同时,一场剧烈的爆炸撕开了宁静,爆炸的烈波如万马奔腾,将所有人卷入其中!顷刻间,大地龟裂,脆弱的仿佛一张纸片。蔡土匪惊恐的视线所及之处,所有的存在都被席卷一空。

所有贼人直到临死的那一刻,才绝望地想到:眼前的这个苏仪,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他!

而一些人又想起苏仪此前打算花二百两银子来买自己一命,事实上,只是为了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罢了。

“如果当时照苏家小子说的做的话……”所有人心中悔恨不已。

这一小片山谷前的空地,仅仅是一个眨眼之后,就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人了。所有人像是被收割的麦草一般倒在地上,血肉横飞,连哀嚎都不曾发出过。

真正的苏仪,已经借助奇谋“金蝉脱壳”逃到了官道上。

“噢噢噢!居然真的能逃出来!”

苏仪仔细回味着第一次使用奇谋的感觉,心中久久难以平静。

“‘奇谋’可以随着对兵法的领悟而加深效果,一共分为五个阶段,每个阶段的提升不仅会提升奇谋本身的效果,还会带来各种各样额外的特效,堪称质变!”

“‘金蝉脱壳’的基础效果是,通过传送之法让自己脱离险境,并在原地留下一道惑敌的残影。而天命将星所赋予我的金蝉脱壳则天生就达到了二阶,不仅传送距离更远,达到了一百丈,而且留在原地的是一道有血有肉、近似于真身的躯体,这道躯体在受到一定程度的打击之后,会引发强烈的爆炸,在实战中简直占尽便宜!”

“只不过,这金蝉脱壳只有在面临生命危险的时候才能被使用,而且有着很长的‘无计可施’时间,我当慎用。”

苏仪打定主意之后,又抬头看了看天色,确认了自己的方位,面有焦急之色。

“现在差不多是辰时二刻了,再过半个时辰县试就要开考,我就算是一路跑着去县城也来不及啊!”

一边为自己为摆脱那伙贼人花费了太多时间而感到懊恼,苏仪毫不犹豫地拔腿就小跑起来,心中却打着小算盘:我一身带伤,只要跟主考官求求情,说不定能通融我一下呢……虽然感觉希望不大。

苏仪在官道上跑了盏茶时间,微微有些气喘,心想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在县试开考之前赶到县城了,心中略有些颓唐。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身后官道上传来了马蹄声,苏仪转头望去,发现一支马车队正远远驶来,顿时心生喜意。

苏仪毫不犹豫,立刻张臂拦车。

为首的车夫猛然拉马停下,后方几辆车的车夫没有准备,手忙脚乱,连忙拉马,引得马匹惊声嘶鸣,众人高声喝骂。

“哪个贼人敢拦我刘氏裁缝铺的车队!”为首车夫火冒三丈,怒喝道。

“在下兵家学子一名,因赶不及县试,特求诸位相送一程,日后必有回报!”苏仪高声道。

众人瞧得苏仪浑身是伤,一脸狐疑。

第一辆车的帘子被挑开,探出一名中年人的头来,他上下打量了一眼苏仪,笑道:“今日的确是县试开考之日,但你说你是赴考学子,为何满身是伤,又不带笔墨纸砚?”

苏仪一愣,这才想起自己装着文房四宝的书箱早已在逃亡途中丢失了,又仔细看了看那人的装束,绝对是这支车队的首脑。

苏仪不假思索报了姓名,随后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最后添上一句:“县试一年才一次,望掌柜的体谅在下十年寒窗苦读,让我搭个顺风车,若是日后功名有成,必将铭记今日恩情!”

这掌柜的见苏仪态度诚恳,不似说谎;又见苏仪面色稚嫩,感叹这少年口才竟然如此之好,显然学有小成,因此也终于点了点头,说道:“后面车厢都是货物,你上我这辆车吧。”

“多谢掌柜的!日后必将回报!”苏仪道谢完,连忙爬上车。

“呵呵,无妨,我本也是爱才之人,不忍看到学子因意外而落榜。你丢了文房用具,临时置办怕是来不及了,我就将我随身携带的笔墨砚台借给你吧。另外,我姓刘,叫我刘掌柜即可。”刘掌柜笑道。

苏仪心中感动,连连道谢。

随后的路顺风顺水,原本需要大半个时辰才能走完的路,但此刻苏仪上了刘掌柜的马车,只花了盏茶时间车队就到达了县城门口,停了下来,准备排队进城。

苏仪挑帘一看,突然在进城的队伍中发现了几道熟悉的脸孔,仔细一回忆,才认出他们两人是自己在陵亭村兵学院的同窗!

苏仪这才意识到自己赶上了县试,心中大定。

“多谢刘掌柜一路相送之恩,在下感激不尽,待得县试之后,必将再次登门拜谢!”苏仪作揖谢道。

“无妨,无妨。”刘掌柜捋着自己的山羊胡,笑了笑,“只要你能取得一个好成绩,就不辜负我的这点绵薄之力了。”

苏仪辞别刘掌柜,看着车队在车道上缓缓进城,随后转身向那两位同窗走去,扬手打了声招呼。

那两人瞧得苏仪,顿时双眸一亮,其中一个较为高大的说道:“苏仪,你可来了,我跟童溪刚才还在担心,说你比我们早些时候就离开了村子,怎么我们一路上紧赶慢追都没见到你……哎哟,你怎么浑身是伤,哪个王八蛋打的你?”

苏仪一眼就认出了这名少年,跟苏仪同龄,名叫吴妄,是陵亭村小财主吴家的嫡系子孙。虽然家世显赫,但吴妄却没有一点的骄横做派,为人健谈,Xing格仗义,经常帮扶苏仪,跟苏仪称兄道弟,两人十分对脾气。

再加上吴妄有家族财力支持,因此在兵学院的成绩名列前茅。

而跟在吴妄身后的少年则是一身麻衣素袍,身材矮小,不苟言笑。这少年名叫童溪,比两人小一岁,跟苏仪的关系也十分要好,如果不是早已了解了他的冷淡态度,苏仪还以为这是哪个陌生人。

童溪是寒门子弟,跟苏仪这等落魄门第很有共同话题,而童溪平日里发奋苦学,成绩比起吴妄只会更好,而且平时总会主动指点苏仪,算是苏仪的半个老师。

看见这熟悉的两人,苏仪心中稍定,诉苦道:“唉,别说了。你们还好走的晚,不敢就要跟我一样撞上一伙山贼,险些把命给赔上。”

“太可恶了,那些贼子安敢如此!”吴妄火冒三丈,道,“今天正值县试,那些贼子真是一点良心都没有,竟然迫害赶考的学子!他们也不怕陈老元戎降下军威!”

童溪瞧了眼苏仪浑身的伤势,担忧道:“苏兄,武举要考整整一个白天,文试之后立刻就接着武试,你伤成这样,真的熬得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