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法师的宿命

更新时间:2021-11-24 10:58:17

法师的宿命 连载中

法师的宿命

来源:落初 作者:九月之梦 分类:玄幻 主角:艾步特佩格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法师的宿命》的小说,是作者九月之梦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如果命运对你不公,你会如何去对待?当责任与使命落下,你又会如何面对?当你看到了世界的本质,遭到排斥,你是否还会为最后的希望献上一切?战争如同潮水,永不停息,永不。(新人写作,想把自己脑中的世界展现出来,只看书总会让人蠢蠢欲动,有缺点希望能够大家指出,万分感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晨雾散去,佩格穿上了藏青色的皮革衣,将束腰绑紧,利索的把每一块金属护甲固定在相应的位置,随后同他的两个兄弟一起,在武器架上抽下一把普通铁质的长剑挂在腰间。

听从父亲艾步特的指示,各自跨上的马儿,顺着道路离开了拉卡镇。

三兄弟跟随父亲不知奔驰了多久,最终在森林边缘的一个村庄停了下来,迎接他们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先生,其胡子甚至比艾步特的头发还要长,岁月的痕迹全部显露在其面孔上。

“至高王大人,感谢您能亲自过来。”老先生先是露出了惊讶的面孔,随后深深行礼。

艾步特快速跳下马,双手搀扶老先生,三兄弟见此也都依次从马背跳下。

“这是您的令郎吧,跟你长得很像。”抬起头率先看到迎面走来的佩格,老先生笑道。

听到老先生的话,克尔福不屑的瞥了瞥嘴,下意识的向前凑了凑。

“这三个都是我引以为豪的孩子。”艾步特笑着摇了摇头,“我们回屋聊吧。”

村庄不大,村民们各行其是,忙碌着各自的工作,当四人手握缰绳牵着马路过他们时,都会停下手中的活,对着四人行礼。

尤其是那群坐在门前缝补着衣物的年轻女孩,她们会刻意避开三个兄弟的眼神,随后私下红着面颊窃窃私语,貌似是在谈论哪个更帅一些。

倘若作为嫁给这三人,自己就会享受一生的荣华富贵,直接从社会的最底层提升到最高层。

克尔福直挺腰板,让他的身型看起来更加的健壮高大,不时的向女孩挥挥手,他最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了。

众人随着老先生的带领,走近了一间朴素的屋子,那是大理石和原木搭建而成的,屋内的炉火还在熊熊燃烧。

“再次感谢您至高王大人,我实在没想到会是您亲自过来。”老先生和蔼的笑道,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在火炉边找个地方做,这该死的天气如果没有酒和炉火该怎么过。罗莎!把地窖里的那桶酒拿上来。”

从屋内走出一位年轻的姑娘,穿着朴素的麻布衣,她瞪着大眼惊讶的望着老先生:“父亲,你确定?”

“我确定,我万分确定,再不喝我这辈子都喝不到了。”老先生笑着回答。

“冒昧的问一句,大人。”老先生似乎想起了什么,表情变得略微严肃,“请问您前来是否因为公告栏上的告示?”

艾步特大笑:“当然了村长先生。”

“我明白了。”村长笑容重现,“您是想让令郎们锻炼锻炼。”

正是如此,当他昨日查看公告栏时,发现了这张委托,任务很简单,希望有人去树林中铲除狼群,虽然村上的卫兵让它们无法靠近村庄伤人,但倘若有人出门砍柴,就会提心吊胆,谁也不想惨死在野外,尸体都无法保存完整。

此时罗莎抱着深红色的橡木桶来到众人面前,并从柜橱取下几个玻璃器皿。

“葡萄酒?”艾步特有些没有料到,普通家庭一般是不会有葡萄酒的,更何况还是用橡木桶当器皿酿造的葡萄酒。

“我年轻的时候一个贵族奖励给我的,我一直不舍得喝,主要是也没什么场面能让我对得起这酒。”村长笑着从罗莎手中接过器皿,拧开橡木桶上的阀门,那通体透亮,像红宝石一般的液体随之留出,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果然是好酒,一杯就够了,他们一会还要面对野兽。”艾步特笑道。

“没关系。”村长依旧盛满了所有的器皿,“壮胆。”

“您为什么没有直接找到民事或者卫兵,他们会处理这些事情啊。”艾步特轻轻抿了一口,疑问道。

“我不想麻烦各位大人,也显得老夫我琐事多。”村长摇了摇头,“更没想到会让您亲自前来,我为您和您的儿子敬上一杯。”

“您多虑了。”艾步特一饮而尽,“请问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村长此时露出了慎重的表情,他前倾身体,让自己靠的更近一些:“据说那群狼的首领,体型比普通的狼要大上一倍,但也只是口头传闻,没有人真正见过。”

“我该在哪找到那群狼?”

“你无法刻意的寻找它们,它们犹如幽灵一般,神出鬼没”村长把杯子放下,“但你进入野外一定会听到狼嚎,尤其是田地的附近,它们很聪明,知道会有人前往种田。”

“好的,村长,谢谢您的美酒。”艾步特将最后一滴酒倒进肚子,“那么我们出发了。”

“再次感谢您,大人。”

三兄弟从头到尾一言未发,纳里闻着酒香不断地向下吞咽唾液,他已经17岁了,平日里喝点酒很正常,自然也能闻出酒的好坏,但看父亲的意思,估计是喝不到了。

将马匹的缰绳绑在栅栏上,艾步特大头向着农田的方向走去,此时还是清晨,凉风吹在脸上有些寒冷,可佩格感受不到,他更多的是激动。

果然如村长所说,当众人走在田地时,远处阵阵狼嚎伴随着呼啸的风声传入众人耳朵,三兄弟将手放在剑柄上,警惕的环顾四周。

几个呼吸间的功夫,四周的灌木丛沙沙作响,听声音便可得知野狼的数目并不少。

“接下来是你们的战场。”艾步特向后退去,听他的话语貌似并不准备出手帮助他们,不过他的手一直搭在剑柄之上,若有必要,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拔出它。

随后从灌木丛中蹦出一只深灰色的野狼,以极快的速度奔向三兄弟,其他的狼尾随其后,转眼间三人便被狼群包围。

佩格二话没说直接拔出长剑,在腰间画了一道月牙般的弧线,双手紧握,此时冲在最前方的狼已经跃起,他向后撤步,弯腰,刺出,锐利的剑从狼的下颚进入双耳之间刺出,瞬间令其毙命。

他用脚踢开野狼还在抽搐的尸体,把剑从其头上拔下来,鲜血溅了一身,这给狼群来了个下马威,使狼群不再鲁莽向前冲,开始对着三人转圈徘徊对峙。

三人背对背站在一起,不给狼群偷袭的机会。

届时,狼群像有人下了命令一般,一同冲向三人,有的飞跃起来,有的俯身冲刺,让三人根本无法躲避只能迎战。

那锐利的剑身切在狼身上时犹如切黄油一般,直入脊椎骨,鲜血溅出。

三人为了保持优势散开了阵型,不然很大程度的限制躲闪。

野狼们明显陷入劣势,眼看野狼的战意逐渐褪去时,一声从未听过的狼嚎传入众人耳中,不禁让艾步特都皱起双眉。

发出这声音的狼绝对不简单。

随后从灌木丛中传来巨大而沉重的脚步声,其他的狼瞬间不再攻击,俯首向后退去,就像人类迎接国王一般。

佩格眯着眼看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突然,一个庞然大物从灌木丛中钻出,那匹狼至少有一只雄狮一般大小,甚至还要大,全身布满黑色的皮毛,且在双目之间有一簇白毛,随其移动向白色的烈焰一般随风起舞。

那巨狼直奔纳里而去,速度之快犹如飞禽一般,还未等他做出反应,便被扑倒在地,张开血盆大口准备撕咬其喉咙。

艾步特惊吓拔出剑准备攻击,身体都倾斜出去之时,离其最近的佩格快步冲了上去,顺着惯性把剑刺向巨浪的腹部,但那皮毛出奇的硬,仅仅只刺金了一寸还要少,但巨浪吃痛,从纳里身上跳开,红色的双眼怒瞪佩格,口水从口中流出。

一个喘息的功夫,那巨狼跨过躺在地上的纳里直扑佩格,佩格下蹲向前迈步,将剑举高,顺着巨浪的腹部划出不深但长的伤口,鲜血溢出。

一般野兽的腹部是最为脆弱的,由此可见这头巨狼的皮肤有多硬。

克尔福并没有站着观看,在巨狼准备再次攻击佩格的瞬间,刺在伤口上,让它冲天狼嚎,回头抬起举爪在其腹部挠出三道血痕,疼痛让他瞬间倒在地上打滚。

见势不妙,艾步特不能再袖手旁观,他抽出佩剑,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奔着巨狼冲去。

接下来的一幕佩格惊呆了,父亲手中的长剑似乎是他有史以来见过最锋利的剑,在其巨狼身上划出的刀口甚至可以看到其骨头。

艾步特并未停下来,转身双手握剑,剑光一闪,直接将其前腿砍断,巨狼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发出呻吟,而后艾步特并未让它过于痛苦,手起刀落结束了巨狼的生命。

见到首领死去的狼群四处逃窜,但它们不会气馁,它们是非常团结的生物,甚至比人类还要团结,不到一周他们便会根据实力选出新的狼王,但它们一定不敢轻易踏入田地,这次的伤亡让它们元气大伤。

远处旁观的村民这时才敢露出头,急忙跑过来,其中有几位医生,她们急忙从包裹中拿出一些药草,敷在克尔福的伤口上,快速将他抬在推车上送回村庄。

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后,艾步特牵着克尔福的马,驮着克尔福加鞭赶回拉卡城,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因为伤口感染而毙命,当他刚入拉卡城的门口后,直奔城内最好的医生……虽然都大差不差。

傍晚,守望堡会议事大厅的蜡烛依然没有熄灭,它们熊熊燃烧,着凉大厅的每一处黑暗。此时艾步特正呆滞的坐在主位,听到大门声被推开,他欣慰的看着进来的佩格,示意他靠近自己坐。

“今天表现的不错。”艾步特拍了拍佩格的肩膀。

“谢谢父亲。”佩格恭敬的回答。

“你去看过你哥哥了吗?”

“刚被母亲赶出来。”佩格低下头,声音有些低落。他没有告诉艾步特的是,科拉那狠毒的咒骂,他虽然已经习惯,但不代表他不会在意。

“就这样你还叫她母亲。”艾步特站起身,向身后的桌子走去,“真是为难你了孩子。”

桌子上摆着一把金属剑鞘,通体发黑,在蜡烛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想必我在战场的故事你已经听腻了,但你有没有想过那伴随着我生命的武器和盔甲去哪了?”艾步特扭头,笑着问道。

“我猜不出来,父亲。”

“你降生之日,我拖王国最优秀的铁匠,将我的盔甲和剑重铸成了三把剑,我打算在你们能独当一面之日,就送于你们。”艾步特将剑鞘里的剑抽出,金属摩擦的哀鸣声让佩格瞪大了双眼。

佩格站起身,单膝跪地双手接过剑,仔细的观摩着。

这是一把手半剑,剑身与其剑鞘一样,通体发黑,仔细看还有会深红色的波纹,佩格从未见过这种金属。剑柄末端的圆头上刻着八角星,而护手呈弯月型,那代表着米勒家族。

“我的盔甲是陨铁打造的,而我的武器是雷敦钢打造的,当他们经过铁匠的无数次锻造和淬火后,形成了这奇妙的纹理,而这一把是最精致的,其纹理的颜色和剑身的颜色完全分开,像是地下的岩浆流动一般。”艾步特把剑鞘也递给了佩格。

“雷敦钢?”佩格接过剑鞘,用手轻轻抚摸剑刃,接过被拉出一道伤口,鲜血顺着剑身上的红色纹理流淌,像是会吸血一般,“好锋利!”

“雷敦是矮人种族的一个国度,他们可是天生的铁匠和建筑师啊!”艾步特转身坐在椅子上,“好剑都有其专属的名号。”

“我不想这么早就给它起名字,我想让他拥有一个又深意的名字。”佩格归剑入鞘,用手掂量了一下重量后他惊讶的发现,竟然比白天使用的普通长剑还要轻。

“谢谢父亲。”佩格无法掩盖他内心的喜悦,全部表现在他的面孔之上。

“暂时不要告诉你的兄长,待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将剑交给他们。”艾步特摇了摇头,“回去睡觉吧,天色不早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