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相公在阴间

更新时间:2021-10-14 07:27:35

相公在阴间 连载中

相公在阴间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苏以 分类:玄幻 主角:倩邵峻 人气:

《相公在阴间》是苏以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相公在阴间》精彩章节节选:一朝成鬼入阴间,没想到还混成了阴曹的公务员,为了复活只能在他手下的妖魔店打工,抓妖魔鬼怪这种活我怎么可能胜任?我不过是个弱质女流...女鬼,为了回到原来的生活,不惜威逼利诱,但首先要保住鬼命,不魂飞魄散,不说了做生意去,刷怪、升级、回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既然答应了工作,就得服从命令听指挥,在这种地方我反正是没什么能力,唯一能做的就是让顶头上司阎君大人觉得我乖一些,说不定能早点让我回家,第一个命令就是跟着樽食去熟悉环境。

阴间的寒冷,似是炎热的夏天忽然吹来一丝本属于寒冬的彻骨寒风,连带着空中的潮湿也凝成了冰凌,令人接触到便是一阵哆嗦,来这儿的人,身上既不会感到疲乏,也不会生病,不眠不休,形形色色的鬼,有的面如枯槁,有的富态丰满,可全都是面无表情,被夺走了喜怒哀乐。

地面坚硬的岩石平坦,偶有凸起的石块,凹进去的小穴,两旁石桥连接,石桥底下像是人间河流一般,流淌着火焰、熔岩,四周黑洞洞的,但只要你肯走,就掉不下去,总有亮光照亮你要去的地方,最中央一块透明的水晶石,高高的伫立在繁复花纹的底座上,发出明亮的白光。

“那个!那个!前辈!这是什么?”我用手触摸着白色水晶上的花纹问道,这花纹虽然复杂,但却像是有着什么规律,更像是一种文字,我绕了圆盘底座走了一周,花纹刻得满满当当。

樽食推了推金丝边的眼镜,才睁开半眯着的眼睛,退去睡意朦胧,“这是历代阎君的记录,也叫《黄宗阎录》,黄宗是个专门记载的官。”

“那就是说,见我的那个阎君也在记在里面了?”我弯下腰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遍,却还是只字不识。

“在这儿。”樽食指了指身前的一段文字。

我连忙飘了过去,“这是什么意思?”

“第十、十二代阎君梵天,公元738生—762卒,公元1401—1645任十代阎君,公元1740—1792阴曹主簿,公元1793—至今任十二代阎君。”樽食浅棕色的眼睛里倒影出文字的影子,不假思索的解释道。

“原来他叫梵天啊,公元738年?...那他、他是唐朝人?!中间空余的时间他干嘛去了呀?”我心里暗念道,原来是个‘老’鬼。

“野游神。”樽食思忖片刻,缓缓答道,他总是想比别人慢了半拍,思考慢,回答也慢。

“那旁边那个呢?”我指了指旁边的另一段话。

“第十一代阎君白泽。”周围有不少穿着大红黑边袍子、高帽黑靴的人走来走去,长相各异,有的黑长发拖到脚,面色苍白,额头上用朱砂写了个大大的杀字,还有的红发黑面,额头上用白笔写了个生字,每个人都一边行走一边翻阅着手上长到地上的纸,还不时向樽食点头行礼,樽食一边回答我一边回应。

再往前走就是一架摇摇晃晃的吊桥,四周用细绳拴着,两侧崖壁偶有碎石落下,吊桥地下是熔浆,像是川流不息的大河,飞快的流淌,碎石落入竟然一点火花都迸射不出,只有一声闷响,桥的两边都有不知名的兽闭着眼,蹲在入口处。

“这...”我垫起脚眺望桥底,忽然这虚无的身子也觉得颤抖起来。

桥这头,一只满身是火的鸟儿,蹲在入口处,这鸟儿浑身燃烧着火焰,连嘴巴和爪子上也都是火,见了我和樽食,扇呼了两下翅膀,撩起阵阵热风,让出了一块大小刚好我们两个人能过去的通道。

桥身只用细绳子所固定,但却丝毫没有摇晃的感觉,即使周围火焰缭绕,却完全没有毁坏的痕迹,我双脚轻飘,很快就没了之前那么害怕。

之前只是知道有一只兽俯卧在桥尽头,走过定睛一看,竟然是只黑毛红眼的三头巨犬,三个头颅一个睁着眼,一个闭着眼,还有一个只闭了一只,我吓得叫出声来,闭着的眼睛全部睁开看向我,露出獠牙发出威胁的低吼声,我一连退了好几步,躲到了樽食身后。

“伏牙兄,别来无恙?”樽食伸手将我揽到身后,本是一脸困倦,只片刻便是一脸笑意,拨了拨额前微卷的浅金色头发。

巨犬警惕的嗅了嗅,绕到了樽食的身后,在我身旁逗留了片刻,最后走了回去放松了警惕,“她身上有阎君的味道。”我这一愣神,一个硬朗成熟的男子声音即刻传到了耳边,我揉了揉眼睛,三头巨犬变成了身高八尺,黑发红眼小麦肤色的俊朗男子,他上身露出了一边肩膀,衣服系在腰上,胸上刺着狼犬的刺青眼睛血红,手持七星青虹宝刀。

“他是阎君新任命的青嫣阁主簿。”樽食微微一笑,在火焰的暖光下,显得温暖柔情。

“她?!”一声质疑和惊叹被揉捏在了一起最后形成从嘴角挤出的不屑,伏牙上下打量了我一通,红色的眼睛发出妖冶的光。

我有些不忿,躲在樽食的身后,小声嘀咕,“是我,怎么样?!”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

谁知他轻蔑一笑,“看样子,阎君又大发善心,应允了这凡夫俗子些什么,她哪一点像青嫣?”话毕却似自问自答,既不需要别人回答,也不等别人回答。

我听的云里雾里,直到伏牙轻然一笑,转头看向樽食道,“阎君把烫手的活给了你,也算是待你不薄,我等你回来喝酒。”一只手拍了拍樽食的肩。

樽食表情略有无奈,但最终还是翘了翘嘴角,推了下镜框,“陈酿,至少五百年。”

“五百年?!你可真是狮子大开口,算了算了,行啊。”话音刚落,男子身后忽的撩起一大团火,火燃尽处从燃火点晕开团光晕,幻影中像是人间用投影仪映出的一座石山,黑洞洞的山洞前一阵漩涡,散发出了七彩的光芒,走近一看,洞中山壁通亮,有大块的石阶在周遭漂浮。

“伏牙兄,我便带她去了,回来五百年陈酿。”点头示意后,樽食带着我跳上了一级石阶。

石阶在洞中自己浮动起来,毫不费力,仔细观察才发现这石阶就像是四周无挡的缆车,规则有序的一个个排列。

“刚才那个就是传说中的三头犬?可书上明明写的它是看地狱之门的,别说,这小狗狗长得还挺俊。”我嘿嘿嘿的笑了出来。

半晌见樽食低着头没有出声,我还在考虑这话是不是说错什么了,谁知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小狗狗?!你说的那个小狗狗可是阴曹的官儿。你们人类真有意思。”白皙的脸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

“你们人类?”这话不知怎的越听越觉得哪里不太对,“你不是人哦?”说完却想着两个鬼在讨论对方是不是人。

“我是鬼啊,我忘了你也是鬼。”说完樽食有露出了缓缓笑意,“做鬼的时间比做人的时间长,自然就认知自己生下来就是为了做鬼,做人反倒成为了奢望,你是刚死没多久,做人的时间比做鬼的时间长,还不习惯。”

“那你是什么时候死的啊?”我好奇的问道,看他的服装,应该年代并不是太过久远,至少比那个唐朝的老鬼近的太多。

“188几年吧,人间好像是光绪十年左右,太具体的我也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我是1860年出生。”樽食歪着脑袋思索了片刻,慢半拍的回答道。

“1860...咸丰?!那你死了一百多年了啊,那得多无聊啊。”我不知是感叹还是对他说,只是连想一想一百多年就令人感到孤独。

“没什么可孤独的,在阴间,一切尽在你想像,你觉得有便有。”樽食表情放的平缓,“伏牙的确是看守地狱之门,对于世间,人间即是地狱。”

我见他怅然,只好站在一旁不语,默默地望着他的脸,面容中似是有什么我看不懂的情感存在。

石阶的速度一点点加快,洞穴的尽头,有一丝闪耀的亮光,从尽头吹来了丝丝的风,细小而饱含凉意,既然那不会是人间,我更加好奇那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我才得知原来还有与人间了然不同的世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