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神迟

更新时间:2021-10-14 07:13:16

神迟 连载中

神迟

来源:奇热 作者:拾上 分类:玄幻 主角:木野陆离 人气:

《神迟》作者:拾上,玄幻类型小说,主角:木野陆离,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神迟》是拾上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角是木野和陆离。奇幻/玄幻:奇热免费阅读全文,小说精选:一场盛典,令无数强者角逐,掀起血雨腥风!一段恩怨,让木野重归故地,只为父母清白!阴谋与谎言背后,隐藏着什么?木野跌入漩涡,凭一副完美残躯,逆流而上!鲜血铸通途,浴战火,谱史诗。尘封的真相就此揭开,等待着他的,将是光与影的抉择。木野冷面向天,静待诸神降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软禁他做什么,究竟又是什么原因要被陆威侯软禁,陆离都没说,他知道木野想了解,但他不能说,至少现在不能说。

见陆离不愿意说,木野便将在偏厅的事情简单的讲述了一遍。

“殷殷早熟,平日里大哥也不在她身边,想来是那多事的老女人和好胜的母亲,让她耳目濡染。”

一杯苦茶递给木野,陆家三爷脸上并不轻松。

苦茶入口,木野的心思却没在这事上多做停留,“大陆巡游”,“荒地之行”,“点苍有名”,“夜袭”,“庆典”,这些事组合起来木野好像抓住了什么,又好像没抓住什么,陆天极让陆离赶紧回来,却是为了软禁他。木野思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陆离的存在,会影响庆典。

苦茶极苦,可木野觉得意外地好喝,有生活的味道。

“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可没忘记,”陆离以为木野的出神,是对自己失望,虽然两人才相识数日,可陆离已经将木野当成了多年的老友。

他从宽袖中抛给木野一个小包袱,让木野打开。

一本书,一封信,一令符。

蓝皮白封,是最普通的书籍,连个名字都没有。

“有点不好意思,元册的孤本我拿不到,只能先给你看看这译本。”

“译本?”

“嗯,先贤的文字早已失传,得有大智慧才能贯通。”

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小字,随意的翻看了几页,实在内容太多,不适合现在观看。

再而一封信,陆离阻止了想要将其打开的木野。

“敲门砖,学习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随从们会将你们送到,届时你将这个交于接头的人。”

另外一令符,黑色檀木上面一个大大的陆字,背后雕着复杂的花纹

“我的令符,以后进出一些地方会方便一些。”

“为什么这么相信我?”

“投缘吧。”

木野想了想,从怀中摸出那本小书,递给陆离,说了句。

“借你二月。”

陆离没有在陆府待够一个晚上,连夜被送到祠堂,开始了侍奉。而木野和吃饭还需要在这里待上两天时间,陆离说是学院那边需要打点。

陆离遣散了大部分随从,一些还在修行的追随者都回到师门或者外出试炼,只留下少数等待陆离,以及保护木野二人,特别强调说,要将两人当成自己来照顾。

陆离离去,木野自然也是一夜无眠,并不是因为朋友失去自由,而是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这元册

与木野想的不同,这元册并不是单独一个强者的自述或者传记,而是对远古一个叫做“元”的时代,数个强者的记载,不仅仅有人,还有物,是一本对那个时代罗生百象的详细记载。

读书讲究循序渐进,元册亦是如此,若不了解那个时代的基础,也就无法了解先贤的强大,即便木野是通读之人,也没有办法一夜就将元册读完。

天微亮,吃饭醒,对她来说没有一日三餐的说法,饿了就要吃,天经地义。

破晓时,两人翻墙而出,陆离偏院的高手们视若无睹。

岩城醒得也很早,清晨的街道上人并不少。

木野看着熟悉又陌生的街道,有些想难受,虽说已经重新规划,但还是难掩过去的影子。在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早点摊。

老翁卖饼,女儿煮粥。木野和吃饭坐下,一个吃得高兴,一个看着对面的大宅子暗自出神。

“尘寺”,新的牌匾换掉了过去的篇章,想来也只有佛寺能够镇得住那无边的血海,一家五十四口。

热饭,对于吃饭来说,已经十分稀奇,但是木野对着某处发呆,对她来说却一点也不稀奇,在荒地的岁月中木野经常这样盯着某个地方出神。

岩城有玄机,或者说宣国有玄机。

因为小孩不懂事,父母之间的一些谈话,很少避讳自己,现在想想,根本也不必避讳。

宣国是没有国教的,大陆上最盛的儒释道三宗,在宣国都难以成系统,宣国人内心强大。可偏偏在这个地方出现了一座寺院,木野望着皇城形成的巨大阴影,双拳握紧。

有寺院就有信徒,但这尘寺的香火并不旺,大门开着,别说来求佛的百姓,就连行走的僧人都未看到一个。

胡思乱想间,吃饭已经吃完了,岩城还有许多旧地,木野想带着吃饭都去看一看。

离开时陆离没有注意到,街边阴影处,一个披头散发的身影,正悄悄地注视着他们离开。

故园,流河,岩城的根基,小皇帝就算如何锐进,这些也是无法根除的,看惯了荒地扭曲的景色,风和日丽下,吃饭难得的安静。

“家!”

吃饭的话让木野吃惊的无比,片刻之后,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回答道“没错,是家……”

就在二人放松之际,一只手轻轻地搭到了木野肩膀上,乌黑恶臭就连指甲缝隙处都布满了污秽。

吃饭好像完全没注意到似的,木野自己不敢回头,直到手的主人主动转到他面前,长长的毛发飘散开来,才能看清他的面庞。

黑色麻袍下,那是一张怎样的老脸,似乎都扭曲在一起,刻意地逃避着规则。

宣国皇宫御书房,角落走出一个黑影,

“天象有异。”

“有影响吗?”

那黑影立即对天推演,无数不知名的能量化为花絮飘向天空,不知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无妨。”

说完黑影退去,房间内只剩下年轻的宣帝书写的声音。

木野的穿越感马上就被旁人的叫喊声驱除了,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围过来数人,将那奇怪的老头赶走,跟木野解释这是街上的乞丐,经常吓唬小男孩,让木野小心。

吃饭问了句那人是谁?

木野看着那人失魂落魄逃跑的样子,想了想回答说,“一个可怜人吧。”

宣人重礼,木野向众人道谢,带着吃饭急急忙忙地离开。

时间安排得很紧,吃饭是第一次来到岩城,木野也是多年未回,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看完这座雄城,对两人的腿力十分考验。

中午时分,两人早早地来到这浅味馆,之前陆离有所交待,这浅味馆生意很好,需要早些去。可明明快到饭点,这浅味馆门前却是空空荡荡。

两人刚准备进去,一小二立刻笑脸迎出来。

“二位,今天小店不做生意。”然后递给两人一个木牌,“今日有所担待,您二位凭此木牌,明日一定优先招待。”

岩城味道最好的馆子,突然不做生意,想来要么是天大的事,要么是来了通天之人。木野讨厌麻烦,拉着吃饭就准备回去,这个时候回去,还能赶上陆府的午饭。

“来了还走什么?让他们进来吧。”

店内传来一个声音,小二犹豫了片刻,立刻将木野他们引到二楼。

浅味馆的布置没啥特别,也没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设计,二楼能够看到围河,除此之外再无新意。

角落里坐了一个中年人,一桌酒肉。中年人一边看着围河一边吃着喝着,小二张罗两人坐下,面前饭菜,皆是精致。

“能喝吗?”中年人依旧看着窗外,递给木野一壶老酒,漆红的酒瓶,看不出深浅。

木野刚准备拒绝,旁边的吃饭却一把拿了去,咕咚咕咚地灌下,再用手一抹嘴巴,开始大口吃肉。

中年人看吃饭喝得豪迈,哈哈一笑,开始对饮起来。木野虽然也感到奇怪,但是饭菜在前,哪有不吃的道理,

这干煸牛肉确实有独特之处,辛辣香甜,既有嚼劲又酥软,入口之后还有些许苦涩,如同人生百态。

这中年人一直是微笑着饮酒,剑眉星目,可中庭间却有些郁色,不过脸上是笑嘻嘻的十分开心。

吃饭肯定是闻着酒香才过去喝的,此时已经歪倒在一旁,打着酸味的酒嗝,没有一点女儿态。

“为什么让我们进来?”

“想找人喝酒你们便来了,而且都是孩子,甚好。”

这是两人唯一的对话,酒菜吃饱,木野背起吃饭就要离去。

外面见黑,没想这一吃就花费了这么久时间,身后还传来吃饭的喃喃声,“我还能喝!”不禁莞尔,这小吃饭原来还是个酒鬼。

刚踏出门,后面就有人喊停。

中年人跟了下来,丢给木野一块令牌,

“今天很高兴,以后你们每个月的初五都来这里陪我喝酒吧!”

令牌上很简单,一个四四方方的回字,再无其他。想到今天吃饭吃得高兴,木野点头应下了。

木野的方位感很好,吃饭在他看来也不算重,回到了陆府,随从围上来一边接过吃饭交给丫鬟去安排睡觉,一边询问木野为何这么晚回来。

“陆离出来了?”

“没有。”

“那为什么关心我的行踪,不是说还有两天清闲吗?”

“因为我们要见你。”

从角落中走出两人,灯光下显得与陆离极为相似,只是略年长一些,一人军旅打扮,身材挺拔;一人手持折扇,掌间把玩着一枚玉扳指。

一旁的随从连忙上前行礼,

“世子好!二爷好!”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