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毕方与石铁

更新时间:2020-06-29 07:46:54

毕方与石铁 连载中

毕方与石铁

来源:落初 作者:无情对 分类:玄幻 主角:汤池朱雀 人气:

火爆新书《毕方与石铁》是无情对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汤池朱雀,书中主要讲述了:上古神纪时。战神石生遗孤石铁,命途舛。始世,时光城言其能毁天灭地,三界不容。且偷生日城苟延于世,时光之神陌白奉命护之。其具不朽之躯,再生之命。彼以次处,命奈之和,扑朔迷离。毕方,为之遍尝生死别离,啜尽世态炎凉。一吻许天荒,一守履地老,思念分分串起,挂满银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陌头翠筠,石铁趣行,绮疎飘声。毕方,输琴慵来妆,贲石铁去。

陌头离人临,素颜泪一痕。久别相见欢,重逢载千言。

石铁视其,心中欢喜,面颜飞朱,搔首摸脑。只以一言,汝来矣。

毕方素知石铁,其口角微扬,流波送娇,素颜冁然,颔头示意。至石铁前曰,君,劳苦倦极,与我一道,还飞絮阁,以除疲弊,琴觞消淹。

毕方,筠下笑扶,眸升暖意,比肩竝行。陌头烂昭昭,翠筠悠悠,芳尘步步,纤痕归。

飞絮阁,人物如故。石铁,落庳几旁,环顾四周,翛然寻昔。顷,玉芽盏,荼蘼觞,上庳几上。毕方言曰,君自逍遥,我治菜食,君最嗜之。

荼蘼觞,畅饮厌塞,轻呷玉芽。邂逅而睨几上之,霏红吟。其伏几,

览阅

霏红凌兮香消黛,沓沓飒兮弄潸然。

乘风逝兮若离人,来年发兮子可还。

瓣凋宇兮扑游丝,条难留兮曳萼跗。

伤离别兮夭灼泥,媚行除兮霏红趾。

瑶碧嶂兮凌苍苍,阑风雨兮催归燕。

荼蘼扬兮冠狼藉,恰似侬兮总相宜。

芳尘履兮数落红,愿伊飘兮子中怀。

白侬安兮莫牵眉,霏微时兮多添衣。

乱春愁兮多情雨,幽帘梦兮无处觅。

毕方,凝目石铁。中心悦言,犹一团稚气,无拘无束,自在逍遥。此一切,皆陌生,又则亲切。其久违者快乐而轻松,又环了我左右。厌厌君子,悠悠我心。

暗香盈鼻,葛花四溢。石铁开目,眽眽含情目,正观之。

毕方见石铁悟。坐起方步,捧来葛花羹。与石铁曰,知君尽兴,已备之矣。食具瑶碧亭,每日为君,酿荼蘼觞一坛,君可开怀。

瑶碧亭,二人促膝,且食且言。夜阑珊,见石铁,戚戚寡欢,千觞为浆。毕方问及,君何时东。闻毕方问,石铁心中之无奈沸,诈言,不行矣。

信乎。。

是。

则善。日为君味,瑶觞鸣琴,穷遍山川秀丽,优游世间繁华。

嗯。

毕方,忧心忡忡。汝何,答非所问,含糊应我,君定有隐忧。于是,毕方云,君何时行,君我收服。

此时一别,疑即永远。我不可殃及,毕方之。与其使之牵挂,不若令其空心。日城危,陌玄令,陌白麾南荒大泽,十万锐士,护我经大荒芴天,去北极虚。生死难保,但其长安,一切,皆不重矣。于是,石铁,支支吾吾曰,今来,与汝言事。我与陌白有染,陌玄与我有救命之恩,其许可,以陌白适我。是故,故,汝忘我乎。

毕方,怒恚欧血,又碎食案,吼道,行,吾,不欲复见汝。石铁,汝欲去飞絮阁,我毕方,无碍子。如此亦可,今若步出,天涯相隔,不曾相识,未尝尽情。浮生两忘,不为红尘,屠青丝。

勾阳,忧心凝目毕方。见之,激动住面,泪珠滚滚,又不忍扰,毕方之眠。但轻轻,展其目珠泪。

毕方,心痛如割,划然开目。如何也,石铁谁,我岂有,此异梦。见勾阳,一面担忧,则曰道,良人勿忧,吾近,常有异梦,无妨。

良人状衣毕,我伴良人同,召巫者。与良人方药,尝佳。

良人,劳虑,不必矣,无伤也。

亦可,神君令,予除时光城城主。至期,有巫神苝骊,定能全良人。

贺良人。时光城,乃军机重地,蒙神君重,良人,勿负厚望。

良人,言之是,好,好,勾阳唯唯。斗阚轩设燕,五兄等,候我俩多时矣。良人,我等同往。

是,良人。毕方悦颜,言及。

斗阚轩,毕方勾阳,与箕阳等,行揖毕,乃坐起。

见一家聚。箕阳言曰,久淹苍梧,不闻世事。今,勾阳与毕方,鸳鸯只甚,我喜之不尽。先酌为敬,愿尔福履绥之。

谢五兄,毕方勾阳,言及。

神君渥涣,覆载难酬,涓尘当报。么弟,任时光城主。当,临难不顾,身先士卒。司战之神,不可憬涂兮,谨记。

五兄,此言里有言,予二十三,自司战来,谨守典律,唯唯听命,夙夜奔波,弗敢远道。

善,今我等七人皆在。斗柄移魂,谁擅祭起过。神君仁,自己而中庸罚。

勾阳遂曰,时,奉君令,我在戎,同十一兄,十九姊,弭乱。未见,斗柄移魂,不知。斗柄移魂,有十二哥守。

众见箕阳,面色凌凌。顿觉,满室凛然,无人敢言。

箕阳,中心言曰,诘斗柄移魂,则云,时奉神君令,在戎。我不问时,彼反言,当时。其目光闪烁,神微慌,词气怯,语必诳也。观之,朝言不假。而已矣,复往章莪之山,先平斗炁。于是,其满引瑶觞,释杯起坐,步出斗阚轩。众人,不乐而散。

妹妹借步。毕方与勾阳,正欲回斗榫殿,闻芜绮继,乃止。勾阳问曰,芜绮公主,何事吩咐。

芜绮悦颜道,勾阳弟,神君许,吾之求,移居时光城。汝往,收拾装,予觅,毕方妹,女儿家之事,子欲闻乎。

勾阳忙曰,良人。既公主觅。我先一步。

毕方,颔之曰,良人先归。我奉陪,芜绮公主。

毕方妹,请。芜绮与毕方,行去斗扈宫。

斗扈宫,金兽一线飘,臭过兰椒。毕方步过,绛纱帐幔,烂昭翠窗发,七弦玉女驾。帛缟生幽客,胆瓶一舜华。

芜绮,上茶玉几上,言曰,妹妹移步,坐饮茶谈。

斗扈宫,香甚烈。毕方,觉有不快,欲去。闻芜绮邀,乃正坐,矮几旁。

芜绮,手持银耳,进呈之曰,请闻香味杯。又以,兰花指,持白玉,复呈之曰,请啜茗。

毕方,礼接玉盏,轻啜慢饮。三盏后,其觉,神清气爽,飘飘乎,乐甚。不快,顷刻荡然。

芜绮,见毕方之神情恍忽,不复如常。乃自书阁,取一图卷,展于其前,因言曰,妹近常梦,梦之可否,画之中人。

毕方视画中人,面目悉而遥远。

但见,那画中人出。向毕方曰,乱春愁兮多情雨,幽帘梦兮无处觅。其许可,以陌白适我。是故,故,汝忘我乎。画中人行至芜绮前,牵手,顾视毕方。与芜绮并步,出了斗扈宫。毕方随后,其二人至斗芳阁,其搂彼倚,瞑瞑然意乱。毕方,奔画中人前,执其手曰,后来我知,君在骗我,非然也。行,我两人还飞絮阁。画中人颔首,抱了毕方,乘云去斗芳阁。飞絮阁里,画中人,啜玉芽,觞荼蘼。毕方,操七弦,吟天荒。瑶碧亭里,画中人以毕方抱,双眸脉脉,亲毕方之于离绛唇,其闭含情目,触唇寒恻恻,肤体盈凌凌。毕方,忽开目,不见画中人,抱其乃一骷髅。其忽推之而闷绝于地。

芜绮,顾,冥坐者毕方,中心大悦,口角上翘。曰,二兄,真切之法,其言不恶。无无回之记,惟弗欲启之门。二十三,出可也,向来一切,可,看得真切。其暂失记耳,莫能自欺之心。其心无子,若有日,其记复,君然水中捞月乎。芜绮短叹,又曰,墙内桃花恋君心,而取荼蘼弄伤情。

勾阳顾,冥坐者毕方,因言曰,向来伤坠泪,青梅洒罗绮。来人,送良人还斗榫殿。

斗星城,十里外之林垌。香魂,露香弥罗,招致鸿雀,戢翼而游,似园囿凡鸟。鼓,优游然恬适,舒畅而怡悦。见芜绮至,乃问之曰,而事已了。

芜绮曰,甚顺利。

好,甚善。红颜苦矣,何时行。

今行。

最后一步,若为之。红颜,则可,欢。欢惬而素心。

芜绮,面泛红晕,心猿外跳。其因问及,终焉计。

鼓,手授之,一锦囊。因言曰,还开,一睹便知。又有,至于时,雨师妾,赞红颜。无事矣,去来兮

二乘舆,自北至,疾驶而去。后从徒骑贲士三十左右。一路长驱,羊肠雉尾。

荡之乘舆,使毕方寤矣。其张目,见己卧舆,勾阳坐于其旁,低头默然。便欲起坐,顿感身乏,头痛欲裂,则拳扣额。

勾阳,闻声视去,见其已醒,急扶之坐起。曰,良人辛苦矣。本欲俟良人寤而行,争奈接神君令,龙族苍淼,兴兵临夷。命予,即就列时光城主,以应之。

毕方曰,无伤也,憩息乃可。良人勿忧,我火氏,当助良人,诛水妖而惩恶,杀苍淼以弭乱,而守藩篱。

勾阳,冁然而咍,紧而抱之。因言曰,斗扈宫里,芜绮公主造幻,为良人也,禅异梦,良人莫怪焉。

毕方问及,为良人俾,行之者乎。

勾阳,答之曰,是也,予见良人,为异梦困,是故请,芜绮公主,造幻。

毕方闻之,便言曰,良人劳劳。幻神苦苦。毕方奕奕。

芜绮,谓之不错,其心犹存石铁。无论,我如何力,皆是不改之事。尝以为,汝失记,昔则葬。今日乃知,汝,或者以为,酬我活命之恩,并非真心。斗扈宫里,虽是幻境,其实即是,汝实之心。记,之不过是,弄人心之声耳,曲终人散,易之为韵,不改者心。

爱,须由乎。我真心意良人,良人欲设幻来疑,不信我何须真。褊心弗绰,我之异梦,良人过虑,妒忌生。永固矣相知,弗来相疑兮。我不好为囚鸟,今之所为,我也不怨良人。吾之异梦,无论虚实,我心唯良人。但愿良人,莫令我,失其望。

乘舆止,舆士下舆。临舆展揖,曰,报城主,已至小咸之山。

勾阳道,舍次,小咸之山。

舆士举舆之帘帷,勾阳与毕方,先后降舆。芜绮,坐次乘舆,当是时,亦举舆之帘帷下舆矣,三十贲士从与其后。

毕方举目,土之聚,田之壄,银粟弥满,白色者世界。其心顿开,喃喃道,

手捧玉尘风散萚,目送飞鸿夭条落。千树银华献媚绰,美景酣游心如琢。

须臾之间,舍造已毕。勾阳,见其不亦说乎。乃与芜绮,贲士,入舍次。隆冬,残阳寒,下直引暮色,阑月染写小咸山。

舍次里,寒倚兰膏,燃脂泛幽。勾阳千觞醉意浓,贲士赭颜未尽兴。芜绮,执玉觥,入舍次,置之于,勾阳前。曰,岁暮天寒,吾特为君具来,彼岸红,祛寒暖身。

勾阳凭几,徐徐开目,彼岸满酌。顾无绮,瞑瞑然意乱。以不连之语曰,犹,汝,待我好兮。知我冷,暖。不曰,伤情,其事者矣。来,陪,酌。勾阳伸右手,以芜绮拉在怀里。当是时,毕方为勾阳衣裘,走入舍次。

芜绮,假不见毕方,半推半就,坐于勾阳怀。水蛇腰转,风情万种。口角微扬,道,君醉矣,盖芜绮,快放我。

勾阳道,我,闻香,知,汝为芜绮。我,不径醉。来,以酌羽。

贲士见,毕方立舍次,顿止谈笑,俯各酌觞。

芜绮,是时笑看毕方,从勾阳怀里坐起。忙曰,妹,则彼必我,侑酒。我......。

毕方道,无妨。良人醉矣,与汝无干。说话间,至勾阳前。又言,良人醉,我扶良人归息。葛花羹亦佳,与良人酒醒。

勾阳,冁然然而笑。曰,汝,去息矣。葛花羹,遗,石铁,酾酒以。我,不希罕。

毕方,一束莫名之伤,萦萦系心,凉凉之。以,唯有者之温,结而成,凌阴,使其心永鲜不腐。素颜泪,去舍次。

至夜,舍次凛。勾阳清酌消,耿耿伏几不成寐,睡意全无。苦头载渴,心怅然。舍次静荡荡,广莫风,千层雪,一缕香魂盈小咸。舍外黑影,从勾阳目下,一掠而过。天香驾舍次,撩拨勾阳魂。后,又十余夜行,尾之而去。其尽羽释觞,步出舍次,踏雪寻香,一路而去。

银粟载地,纤足载途,香魂载鼻,臆想载心。巉巉千仞割层霄,动心骇目,危层欲压,古木筛月。山麓下,剑光晖茕影,寒刃斩孑魂。扑差,飒飒,丁零当啷,声声淫耳。勾阳挥目麓下,十余夜行,围一窈窕。窈窕,剑花若玉尘,银芒环游身。仙裾翩跹萦,足不沾地凌,姿轻若游云。十余夜行,一人一刀,光交如罗,困窈窕。招招催命,刀刀收魂。窈窕临危,坐观不可,先救再说。

枪尖寒光,宛若贲星割晦。穷天地寂,风中心独。血刀陡觉,狂甚者,万里气,请自后心扑来。当是时,十余夜行,手中血刃,相交伏魔,欲进一寸皆难之极,更不言变招刀,向后当架。勾阳人枪合一,速过霍闪,丁零当啷,血刃堕地,十余夜行,犹如石雕,相守玉尘。

多谢,战神公救。香魂袭面,媚音曳耳。勾阳闻声视之,摇颭绰态,柳腰莲脸,粉颈酥胸,檀口露瓠犀之窈窕,揾泪婷立。

雨师妾,奈何,当小咸山,又为,水妖追杀。不妨问之,便知所由。勾阳遂曰,雨师斗星城一行,小咸山邂逅,又被追杀,不知何由。

雨师曳步,于勾阳,伪振振。曰,战神公完娶,我躬斗星城。水妖欲擒余,却流波,于玉芽毒。我被伤走,欲归日城,可奈何,眼线振振,不意亡小咸。

盖此,适携去时光城,畜养身伤,复送雨师邑。勾阳,见雨师欲辟地,急急,两手相扶之。雨师因,仆勾阳怀。红绡罗衫,息香痒面,香魂萦心。勾阳,其不知何,弗可遏之欲,催其箍抱柳腰,欲以之纳己之胸,以致其妄也。雨师,两臂箍其颈,莲脸开春,中心喧雀,气息紧数,骨柔若坠。勾阳即此,押抱雨师,不知又何为乎。雨师卒然,啮其唇。

兰膏摇曳,香魂盈次舍,露香醒毕方。雨师妾,安亦至小咸之山。良人未归憩,或尚在酌羽,我便唤回,就寝是也。次舍,无良人迹,唉,归休而已。芜绮,一闪而过,影灭于晦里。有何事,其行如此匆匆。

毕方随之,至于麓下。风飒飒兮女媚鸣,其闻声看去,见勾阳与雨师,缠绵于共。其,几不信目,此刻,易之一切。

毕方,僵立玉尘,不泪不怒。曰,我,碎而复之,重来一次,心化齑粉,落一地之完美,若玉尘之美色,有何不可。良人,经不起惑,耐不住寂,我非同行者。尝以为,在哀之世里,汝为,吾之一切,只要,敞开双臂,则有所有。感恩良人,赐我空欢,南柯一梦枕席书荒唐。泪河东注,落寞成殇孑茕话凄凉。梦里看花,楼台阑月残红徒悲伤。孤标傲世,吊影独游红尘偕天长。呵,我,盖与己戏,情不得归,伤犹存,追悔无方。我,憧憬未来,却是虚设。

句阳,放手雨师,行至毕方前。以言曰。数年以来,汝心,惟有石铁。于归於我,异幻皆是石铁,汝心不我,何必欺心。我待汝,待汝,忘石铁之日,我当还汝左右。

哈,哈,哈,毕方冁然而笑,心损脉溢,裂眦血泪。

巉巉千仞,古木之下。鼓曰,血溢靛圜,魔女降诞。九凤,唤醒之。是,少主。九凤操琴,鸣萦绕,入毕方之心。

一曲尽。毕方,头痛欲破,靛圜黑。目似火烧,身灼灼。心突忿念,杀意起。此时之毕方,于其世界,欲吞诸生,始得清净。其背,黑烟滚滚,渐渐腾空,凝,虚体之金乌,又金为幽蓝,半面天冥焉。风萧萧兮乱青丝,毕方足植大地,双眸金芒,周身火荡。土之聚,田之壄,雪融而水涨,枯木怒烧,又半面天赤焉。

勾阳,雨师,芜绮,三十贲士,见势不妙,与逃去之。金乌开口,三十贲士,倏然隳裂。毕方,哈哈大笑,土之聚,初释之。勾阳,雨师,芜绮,遁火而走,乃全一命。

半面赤天,极幻,凝合为石铁,持盘古斧,傲世天下。毕方,周身火臽散,虚体金乌消。一切归静。一切过往,从心而生。其见真身,一声吟叹,飞万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