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武禁烽烟

更新时间:2021-05-17 04:06:08

武禁烽烟 已完结

武禁烽烟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尘事 分类:玄幻 主角:王王伯 人气:

主角叫王王伯的小说是《武禁烽烟》,它的作者是尘事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金刚怒目,所以降伏诸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欲雪,浓似墨,晦暗无光,街边早早便亮起写灯火,倒是不显得那般冷清。

子夜时分,两辆马车于西门出,车上僧侣数人,乃是去郡守府讲经说法的,虽说这郡守官不大不小,然这赤云城郡守却不是常人可任,赤云属边陲重镇,这位若是入京,较之三品京官也不曾多让,这位子烫屁股的很,曾经有两郡守屁股没坐热就给拉去砍了,而今城中有西门封城坐镇,运筹帷幄,郡守于外还享有些清誉。

郡守府一行人仆役随其出,一瘦小身影,穿插其间,不显突兀。

城门缓缓而开,一行人缓缓而出,行于最后那人不断回望了数眼,城东污秽小巷,一老乞丐,睁眼闭眼,刚醒着又睡了过去。

迷蒙间,老乞丐又是睁开双眼,满面的油腻,唯有眸间一丝浩然,其喃喃的道了句:“谁言一场春秋梦,春秋过后又是一个春秋,老儿也想睡过这个春秋,不知许不许我,这春秋还不如这半梦半醒间来的舒畅,这俗世纷乱,看不懂人心。”

突而一道白色衣衫之人立于巷处,白鞋,白衣,白色纶巾,很是出尘,俊逸非凡,其入巷中边走边道:“五百余年前,一人名为陶潜,乃是一隐士大儒,其辞官归隐之后洋洋洒洒写了一篇《桃花源记》为世人广为传诵,书中写得是武陵人乘一叶扁舟而下,误入桃花源,见那落英缤纷美丽之景,进入了一处妙地,据称得了大机缘,误入了那仙门洞府,更有人称其中人不是修士就是仙人,后世有人称那书中所提武陵人便是陶潜本人,其入内后得仙道,方得大儒仙道,后人更是将陶潜描述得有些神乎其神,其忿然归隐后,其深居简出,“方宅十余亩,草屋**间”就是其之后安平乐道生活,其坐化仙离之后有人称其所住之地隐约有仙气流淌。其书中描写之地可谓神异非常,更是有其中光怪陆离之谈皆写于《东陆野史》之中,不过其间也不乏一些真实之事,并非皆是空穴来风,后有人说这桃源于哪?”

老乞丐恍然未觉。

白衣人再问道:“桃花源到底于何处?”

老乞丐一睁浊眼道:“西蜀边上,就有一处桃花林,你不是去过了,又来问老小儿为何?”

白衣人纳闷,道:“确实有一处桃花林,只瞧得见桃花。”

老乞丐闭眼睡觉。

白衣人挥手便见得天上落雷滚滚,老乞丐顿时跳了起来,白衣人再问,道:“兰亭传人极少出世,叶轻轲二十余年前锋芒正盛时便消失不见,近些年我如何寻也寻不得兰亭所处。”

老乞丐捻了捻胡子,突然生出了股大儒之气,隐入天地间,仿佛朗书般读道:“旧楚地西进丛林草莽幽深,会稽山就巍峨屹立此处,千岩竟秀,万壑争流,草木蒙笼其上,若云兴霞蔚,茂林修竹,常被称是仙人所居,来此寻道之人,往往入馅其中,不负其出,会稽山有一兰亭,于会稽山阴处,兰亭门数代皆于兰亭处,这便是《后九洲志》所记,或许近些年山门闭了吧,你不好好回去传教义,寻兰亭是作甚?”

白衣人探手,朝前虚踏几步,消失于巷中。

老乞丐继续倒于草堆上,无所事事道:“百年皆不忘其事,或许她早就死于《桃花煞》间了,其间千万阴煞,若是人也早已然被炼成了枯骨,你又是何必,桃源便是由你入‘桓澜水阁’中也不见得寻得到这破解之法,况且乃是蚩尤遗族,这书会给你查阅不成?兰亭隐世多年又如何能帮你,随我一同待后春秋起有何不好,今日事儿真就忙的很,兰亭,桃源,若非其中之人如何寻得,若真想问,那便上大昆仑,我又非仙,至多算个半仙,我是孙半仙,你太平教,便是杜大仙了,果然高人一筹。”

片刻后瞧得一青白袍道士泪流满面落于巷前,老乞丐压根懒得答应,打起呼来,待道士一走,老乞丐大叹道:“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

老乞丐突而朗声道:“何待汉王言,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话音落。

大风起。

天上云层渐拨,便是压得欲催城而来的黑云也消失殆尽。

--------

东门外拒朱雀数万兵,西门外却是兵戈声不显,西门便于这山口之后,战事一起,城门只闭不开,若不是这几日兵歇,纵使郡守都送不出人,赤云城高居关口中,远远一条祁连山脉贯穿西楼,赤云便是于这山脉间伫立起来的一座孤城,山脉过西楼都城白帝,巍峨于峡口上,雄踞天下,却天下之兵,西楼后就是一片浩渺瀚海,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瀚海阑干百丈冰”,剑仙李太白提剑于万丈涯前所留,前人观这瀚海壮阔,多留诗篇,古有诗人临渊赋诗,大赞天幕之下的波澜浩土尤瀚海最是壮阔,不免也有人感叹那涛生云灭的浩瀚。

于城门外不远处,走于最后的身材稍显瘦弱的那人拍了拍前边一小管事的背,两人打了个眼色,于这队中故意慢了数步,瞧着眼下无人,后边那人将一大把银子压于其手中,彬彬有礼道:“这是剩下一半的银子,请管家收好了,我虽是年纪小,一直想入城外瞧瞧,爹娘不让,早就听闻这城外深云禅寺上大有仙人,而今爹爹出城办事,娘也回娘家省亲,多亏管家你帮了这忙,眼下看入这深云禅寺估计还得有一阵子,一会还得多劳烦管家说些好话!”

那小管事听着管家称呼叫的顺耳,郡守府大管家于这城中走哪不得威风八面,其喜笑颜开,本是依旧有些狐疑,大半小子就想着出城,看在这钱份上也就懒得管这茬子事,而今战火延绵,这小娃儿胆子大的很,偏偏又是一幅家学渊博模样,说话颇为客气,也懂礼数,像是富家子弟,这识人多了的管家也拿捏不准,但琢磨这办些小事依旧容易的很,自己虽是郡守府里一小管事,这日子依旧是过得紧巴巴的。这几十两纹银,对这一小管事来说却是颇为丰厚了,一年好则入个十余两纹银,一俩便是一千纹,小小一千纹钱够穷人家省吃俭用的过大半年的,大管家平日里油水颇丰,自然也就没他什么事,也不知这娃儿哪里打听的,居然能寻至他。管事的掂了掂钱袋,眼睛眯成个缝,习惯性点头哈腰,道:“小少爷一诺千金,一会小少爷若是入禅寺中修些禅理,我这便给你打点打点,不就是三言两语的事,我瞅着少爷你眉目机灵,颇具慧根,家中必然不错,不府上是?”

这小管事的三番两次的询问,叶低眉早早便想好了说辞,其低了低头,喘了口气,脸色苍白道:“管家过奖了,当不得哪家子弟,不过就是普通人,家中经商,近些年颇有余粮,此次出行当不得爹爹同意,又怕他外出寻我,这就不告诉你到底是何家之人了,而今这天大地大,一时也不知该往何处,也就想于这寺中清净会,一会管事若是事成了,我便就于寺中修习一阵,到时候战事一停再回家中,也算这么走一遭了,圣人常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小子我也就出来开阔下眼界,城中一地还留有些银钱,一会事若成,我再告诉你置于何地,日后有他求,这银钱少不得管家您的。”

这名叫赵谦的小管事听言还有些银钱,顿时眉开眼笑,能攀上个富贵高枝比啥都舒畅,当时叶低眉于这王涉身上搜出来的银钱又于其家中取了些,来钱大部分都花于其身上,寻人得打点,穷惯了,就算有些钱也不过是图个三餐饿不着,叶低眉心中念及着娘说要以一剑扫清这天下不平心思有些大了,只想着活着能寻爹爹,二十年后再去那桃花林看个究竟,也算是个心满意足了,叶低眉手头钱于这巷中使了不少,差人一家一家的寻也寻不得琉璃,后听闻探花楼上那日来了个神秘女人,带着一小姑娘走了,叶低眉四处打探,觉得那小姑娘与琉璃颇像心中多了些期盼,琉璃命苦,也不知何姓,是于村中供奉山神庙前发现其躲于角落处,仅仅知琉璃其言二字,还有那冬暖夏凉肌肤。

真待个二十年,也无非不可。

----

深云禅寺本是一座荒山小寺,郡守信佛,便将这佛寺给修葺了一番,这寺中方丈是个高僧,深得郡守厚爱,据言建室当日迦叶于此处观得佛光片缕,见得天上真佛,便于此绘了佛门一百零八像后离去,后世第一代主持慧眼见着佛像与西牛贺洲佛门圣地莫高窟中像颇为相似,有大佛之气,便招了些徒儿于此处建了座半大不小的庙,佛光普照,但这寺庙一直名声不显,赤云城中佛门信众不少,城中也有寺院,这城外深云禅寺平日里就是香油钱都紧的很,自从来了这个郡守,这座寺庙才略显名声。

入这深云禅寺叶低眉只觉一股佛气迎面而来,可见当初释迦于比见着真佛做不得假,佛教底蕴深厚,这佛像一百零八,便是天上那十八罗汉,巍峨青山徒留一青长小道,草木枯黄,寺庙马车上不去,叶低眉行于最后反倒狠狠的打了个寒战,这山寒气凉,其身体羸弱,受不得这般苦寒,若是再引些寒气入体,就是神仙难救,叶低眉也无所谓,倒是管事眼疾手快,送了件厚棉褂给他,极有讨好之意,叶低眉点点头,瞭望这羊肠小道,数千台阶,起起落落,沉沉浮浮,好似能觉着有座孤寺就于这山中。

这寺庙唤作深云禅寺,极有意境。

一行人缓缓攀山而上,十余人,小管事对这叶低眉颇为照料,深云禅寺这一步栈道,为城中人称作小天梯,乃是磨砺心智所用,八百七十五步,不至天,也未有太多佛谶,叶低眉一步步攀着上,咬牙硬撑,山上凉气重,寒气习习,加之冬日雪天,山道滑,有些寺僧们扛着米粮就上去了,前头的手中握一扫帚,说是扫雪,这一路下来颇为惊险,一步若是滑了,就得命陨至此,叶低眉站于深云禅寺下吐了口气,山中雾气重,于此远远观之,前方一片浩渺云烟,雾霭沉沉,楚天阔。

叶低眉行的慢,近两时辰才行至寺前,寺门破旧其上泛些碧绿,寺前一老僧,寺门前两行书,其上刻,“芸芸众生,善善恶恶一杯土,茫茫大地,真真假假总成空”,叶低眉瞅着有趣,不免跟着念了起来,善恶是非皆成空,若是修得四大皆空倒也不错,于寺望,其下万千烟云,云灭涛生。

入寺听得佛音,叶低眉浑身舒畅,其静待于山中这一手捏大慈悲金刚印观音像前,小管事去找主持说说情,小管事这些年忙活寺中,与这主持结下了些交情,当初听着钱就拍着胸脯的答应,结果过了好一阵,见着这小管事的有些丧气的窜了出来,道:“主持言这山中并无俗家弟子寄留,若是招待个十天半月成,你若是久宿怕是不妥,其言施主若是欲入门下做个记名弟子,那便亲自入禅房一叙,不过听言这寺中就是做个记名弟子,都留不得发。”

叶低眉诧异道:“佛门不是大开方便之门吗,怎的这主持这般不解人意,多添些香油钱可行?我即是俗家之人,父母未答应,不敢随意剃掉这三千烦恼,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赵谦沮丧的摇了摇头道:“而今战乱年,这寺庙里也不易,而今寺内若是来个外人,也是不讨好,想想也是,不过这钱!”

如这等山寺,而今战火纷飞,谁会有心思上这山路拜祭,叶低眉不知这主持心中所谓何意,佛门中凡俗皆有,入室弟子修禅,俗家弟子依旧修禅理,两不误,弃三千烦恼丝,一步入空门,万万使不得,这天大地大无处可去不成?

叶低眉笑道:“即是如此说,这主持禅房不去也罢,银钱既然是给了管家,那便不可能有收回的道理,这些日还多谢管家照料。”

说罢,叶低眉朝其文绉绉的作一揖,挥袖即走,叶低眉教化气度都出自于他娘,男子风流雅韵必然不可少,每每听阿娘其爹丰神俊朗般模样就让其心驰神往,而今叶低眉虽是年纪尚且轻,一挥袖倒颇具气度,赵谦有些诧异,觉此子不凡,面色沉重,硬是要送一程。

山路风大,叶低眉抵不住风,走的摇摇晃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