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修仙科学院

更新时间:2020-11-18 03:00:38

修仙科学院 已完结

修仙科学院

来源:落初 作者:格子里的夜晚 分类:仙侠 主角:聂信洪涛 人气:

《修仙科学院》为格子里的夜晚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聂信是理论物理方面的天才,却意外走上了修行之路,随着他不断在两个领域的探索,他发现两者居然殊途同归。一条崭新的道路在他的面前展开了。  聂信可能是这个时代最穷困潦倒的修行者,但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财富,那些仿佛高不可攀的修行资源,只看他是不是有心去获得。  古老的修真法门和科学精神融合在一起,又加入了层出不穷的奇思妙想会有什么结果?能帮助聂信击破众多敌人与邪妄么?能把刻板守旧的卫道士,将嫉妒贤能的其他修行者就打服么?能为聂信培养出忠实而又可爱的灵兽追随者么?  科技以人为本……想到,就能做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地下室和一楼现在全都堆着各种新近购置的设备,有些还装在木板箱子里没拆开呢,甚至里面还有几台精度不错的数控机床。实验室毕竟是紧密和应用结合在一起,好歹得自己做出原型机来。二楼和三楼则是机房和普通研究人员的办公区域。这个钟点也只有小猫两三只,安静得很。

由于大部分实验室的主力研究人员现在都去听汪鸣的报告会了,四楼异乎寻常地安静。还有几个研究生在帮自己的导师整理材料什么的,但要躲开这些人,对现在的聂信完全不是问题。

要找到那叠手稿倒真不难。对于以前的聂信来说,或许这会困扰他很长时间,要一间间办公室搜过来,没个把钟头别想了。但对一个修真者而言,只要是留驻着自己的气息的物品,几乎都能轻易感觉到。聂信在四楼随意走了一圈,就锁定了其中一间专用于存放各类文件的办公室。手稿虽然锁在保险箱里,但再厚实的金属也无法阻挡手稿散发着亲切温和的若有若无的波动。就是这里了,聂信想着。他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符咒,贴在保险箱上,口中念念有词,黄色的纸质符咒亮了起来,向着四面八方散发着灼热的亮光,直接在保险箱上烧熔出一个大洞,随后才渐渐黯淡了下来。

聂信的手稿是保险箱里唯一的物品,装在一个金属的文件夹里,每一页都插在透明的保护袋中。不管学校和实验室方面对聂信如何,至少对这叠手稿的重视程度是不消说的。聂信将文件夹夹在腋下,闪身就从原路退出了大楼。

他在学校里找了个角落,打开文件夹翻看着自己的记录和演算过程,熟悉的感觉回来了。他顺手就把那些演算纸取了出来,将文件夹丢在一旁。重视是重视,可一叠纸张而已,这么放着一点手感都没有了,真让人不舒服。

取回了折叠手稿,以后和光华大学就算是两清了吧。谁也不欠谁的,自己当年因为国家的秘密研究所被解散,光华大学好歹收留了自己大半年,没有让自己饿死,却让自己逐渐从象牙塔里走出来,对社会有了初步的了解。至于光华大学是不是这么想,那他就管不着了。光华大学窃取自己的成果,难道还有道理不成?再说了,自己现在好歹也是个修真者,就凭光华大学,凭他严物华,能拿自己怎么样。

聂信将手稿卷了起来塞在屁股后面的口袋里。正当他站起来准备离开的时候,背后忽然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一个清越的声音说道:“小友,请留步。”

聂信一惊,这声音只能知道来自身后,却不知道是多远。那声音仿佛弥散在整个空气中,却又像是来自身后几米的地方。从自己开始修炼到现在,这种情况可从来没有发生过。来人毫无疑问也是个修真者,而他的能力,应该远在自己之上吧。聂信转身一看,那是个穿着玄色汉服,灰色长裤和黑色布鞋的老者,神情淡漠而悠然,仿佛他是在公园里散步,而不是在威胁着聂信。

“您是哪位?”

“你把东西放回去,今天的事情我就当没看到。这实验室,对国家来说可是很重要的,老夫职责所在,不容有失。至于老夫是谁,这和你关系不大吧,想来你也不会听说过我。”老者微笑着说,但每个字都透露着不容置疑的气息。

“那是我的东西。”聂信的身体绷直了,拳头攥得紧紧的,一股愤怒从身体深处透了出来。他知道,这对现在的情况来说,没什么好处。

“哦?”老者不以为意:“这和我也没关系。把东西留下,你可以走,这么做,大家都好。”

“那是我的东西。你去问严物华和汪鸣,要是没有我聂信的这些手稿,他们能不能搞什么磁力梭。我都没计较他们侵占我的成果,我只是拿回我的东西。”聂信的语气和客气显然没什么关系。

老者一皱眉头,说:“我说得很清楚了。聂信……倒是听汪鸣提起过你。不过,那又算得什么。孰轻孰重,你真的不省得?职责所在,老夫势必不能让这东西外流。谁都不行。”

“别人拿走了你的法宝说要拯救天下苍生,你不想拿回来?既然多说无益,那动手吧。”话都说到这地步了,聂信也不再废话。修真领域里,他是籍籍无名的小字辈,气动中期的水准可施展不了什么有威力的招法,而聂信在修真的时候,都不怎么重视那些攻击防御的招法,现在他唯一拿得出来的就是兜里的那些符咒。他话音还没落,两道玄炎符已经脱手而出,直射老者的面门和下半身。

老者冷哼了一声。伸手一挥,两道玄炎符撞在了他身前的气障上,轰然炸开成两团橘红色的火焰。这种程度的攻击压根不放在眼里,但聂信肆无忌惮地,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就悍然出手,让老者极为不满。修真者的世界是隐秘的,而聂信这么做,要是让人看到了,以后的手尾有的头痛了。

眼见玄炎符无效,聂信扬手又是四枚玄炎符,紧跟着又是四枚。老者摆开步子,推出一掌,一道橙红色的光芒朝着聂信激射而去。但当玄炎符炸开之后,老者却忽然发现,就在一瞬间,聂信居然已经到了自己身后。这是什么功法?老者一惊。瞬间移动位置的方法多得很,但没有一种是一个才气动期的小辈能掌握的。老者下意识地回身挥出一掌,手上喷薄而出的气劲仿佛一把利刃,切开了整个空间。但聂信又消失了,老者这时候才稍微有一点紧张,可就是这么心神一颤,聂信的攻击已经来了。聂信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老者的头顶上,从数十米的地方直坠而下,而他手还没闲着,一枚枚符咒接连射出,一下子就有数十枚玄炎符,其间还混杂着几枚千钧符。千钧符这种简单的小东西,脱胎于修真界流传已久,多有仿制品的法宝翻天印,靠的就是霸道的重量。只是千钧符依赖的是施法者本身的修为,修为层次越高,千钧符变化而出的重量就越大。如果让老者来使用千钧符,这简简单单的符咒可以真的有几吨的分量,可聂信不行,他手里的千钧符充其量也就七百八公斤的威力。

如果老者达到了筑基期,对付各种花样不断翻新的符咒,也不过是灵识一扫,立刻就能分辨出其中的不同,然后一一从容化解。看老者虽然比着聂信高着两个层次,却也不过是灵息中期的水准,这么一下子他可有些手忙脚乱了。尤其是玄炎符不断爆裂,空气中都是灼热的气息,都是四散的火焰,都是灼人的焰舌,在这一片混乱中,他还是不甚中招,两枚千钧符砸在他的手臂上,轰然作响,让他整条右臂疼痛欲裂。

“小辈你好胆!”老者也顾不得引起周围什么人的注意了,一团气焰从身上爆裂开来,将周围这些符咒吹得四散而开。他双掌一托,余下几枚千钧符都被他掌上发出的光盾挡开。而这时候,聂信又消失了。老者一惊,旋即觉得背后气浪涌来,老者又是一个转身,却大惊失色,刚才还停在不远处的那辆中巴,现在正砸向他。老者也顾不得什么风度,在地上就是一滚。而中巴就在刚才他站的位置砸成了一团铁饼。

这下闹大了,这种动静怎么都引起别人注意了。方圆一两公里内估计都能听到玄炎符爆炸的声音。老者恼羞成怒,但稍稍站定,等热炎散去,聂信已经不知所踪。这事情老者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聂信发射符咒的速度虽然快,但也说不上惊艳,只是熟练而已,手法更是粗糙,发射之后都是听之任之,没有方向和角度的变化,更没有什么细微的Cao控使之跟踪目标在最合适的时候展现威力。可聂信不知道为何居然能够瞬间变换位置,从前到后,从后到上方,最后又绕到了他背后,这绝不是因为聂信速度快到了他感觉不到,而是某种他不知道的神秘的方法。也正是因为这样,虽然自己灵息中期的被一个气动中期的折腾了个灰头土脸,恼怒之余,老者也没觉得太过惊讶。修真者的世界里,固然有级别的压制,可大家的道路千变万化,总有些特别的情况出现的。

“懿儿,我在光华大学……这里有点小麻烦,找几个人来打扫一下。”老者叹了口气。聂信的气息已经被吹得四散,他也失去了追踪聂信的机会了。老者打了个手机,找人来收拾残局了。反正知道了聂信的姓名,虽然被他取走了手稿,多少让老者有些没面子,却也不是没找回场子的机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