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御金决:偷天换日

更新时间:2020-10-18 03:17:01

御金决:偷天换日 已完结

御金决:偷天换日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冬季听雪 分类:仙侠 主角:山涧古老 人气:

《御金决:偷天换日》是冬季听雪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御金决:偷天换日》精彩章节节选:一段恩仇,一世情缘,解不开的是那一夜冬雪,还是那长生之路上的坎坷?正与邪的辩证,是人性重要还是大道重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风扬自跟随前人带路,过了天桥,又几经曲折方才到达一处院落中。

只见房屋有两排,错落有致,更为惊奇的是房屋全部建在山峰边缘,不时有云雾萦绕,远处看去犹如一仙境。

那道人领着风扬四人来到了大厅之中,朗声道“你们四个以后就是我凌云峰上的弟子了,望你们以后多加努力以后扬我凌云峰之名!”

风扬等人连声应答。那道人又叮嘱了几声,便令人带了下去。

带路的是一个衣着灰色长衫的青年,一边带路一边介绍着凌云峰的事迹。

风扬听后想知道太乙门中的大概情况,于是恭敬地问道“师兄,不知紫峰山上有几个峰主?”

那人回了下头,看了一眼风扬道:“紫峰山共有五座峰,分别为紫日峰、望月峰、剑林峰、翠竹峰、凌云峰五大山峰,其中紫日峰为掌门所居,是五峰之首,刚才所到之处便是紫日峰。其余各峰各有一峰主,望月峰峰主维长凌师叔,剑林峰峰主徐天龙师叔,翠竹峰峰主冥苍月师叔,凌云峰就是我们师傅。其中除翠竹峰外其余各峰中师兄弟多为男子,所以呀,以后见到翠竹峰中的人要都客气点……”说着便笑着看着风扬几人。

风扬一听也是暗笑称道。

却说不及多时,就来到一个院落之中。

“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下,等会我再帮你们安排住宿等事!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张盛,我就在前面”说着向前指了指。

四人忙答谢“那有劳张师兄了!”

风扬等人互相寒暄几句,各自报姓名后,也谈的来,年轻人在一起,什么话都可以说,便也高兴。风扬也是感觉与他们相见恨晚。

四人当中数风扬最小方才十九,最大的是李云锦其次为吴庸、严玉书。

其中严玉书说话风趣,李云锦忠厚老实,吴庸却满腹经纶,讲起话来之乎者也的。

正当四人谈笑时,门外来一女子,只见她一蹦一跳的向屋中走来。

见到四人后就喝到“没有人和你们讲凌云峰的规矩吗?见了师姐还不问好?”

风扬几人见这女子年龄不过十八九岁,郁闷至极,心道不是说除翠竹峰外没有女弟子吗?怎么多出来一个师姐?当下几人就愣住了,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那女子见四人呆若木鸡,皱了下眉头,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我脸上有东西吗?干嘛都这样看着我?!”随即又一脸疑惑,心下想不会是太乙门中没有人了,啦这几个傻瓜充数吧!又摇了摇头。

此时张盛收拾好房间就赶来,见到女子便高兴的道“彩灵师妹,你怎么来了?”

那名为彩灵的女子回头一看满心欢喜道:“大师兄!”又跑到张盛身边问道“这几个人不会是傻瓜吧!爹爹也真是的,怎么把几个傻瓜带回来了?!”

张盛一呆,望向风扬四人,见除风扬外三人都是愣在当场,向风扬看了下,风扬就把心中的疑惑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听后张盛这才哈哈一笑向风扬等人道:“刚才那是小师妹在和你们闹着玩呐!来,来,来,我帮你们介绍,这位是彩灵师妹,是师傅他老人家的女儿!”随后又想彩灵介绍了风扬等人。

李云锦及风扬这才明白,刚想向前问好,却见后面串出一个人:“彩灵师妹可真漂亮,果然人如其名,真实闻名不如见面,师兄我刚才都被迷住了……师妹的容貌可谓是美若天仙,宛如……”旁边吴庸却把他拉回来。

此时彩灵却早已满心欢喜“就严师兄会说话,大师兄,严师兄说的可是真的?”说后望着张盛,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一味称是。张盛瞪了严玉书一眼,严玉书只干笑了两声,不再言语。

“各位师弟,房间已为你们收拾好,我们凌云峰人少,每人一间房子,走,我带你们去看看。”张盛说着率先转身向外走去。

彩灵早已不知跑到哪里去了。风扬四人就随张盛大师兄而去。

及至傍晚时分,这才安排妥当,风扬选了一间种有碧竹的小院,院内铺有青石,一直到门口,左边有一石桌,石桌旁种了不少的竹子,风扬细看之下才知道那乃是斑竹,只不知湘竹怎会在此?

由于凌云峰人少,只有七人一鹤,所以晚饭是和师傅、师兄门一起吃的,倒也温馨。风扬好久没有和那么多人一起吃过饭,想到自己那未解的身世,不禁暗自叹息!

风扬站在斑竹钱静静的看着月空,月光如潋,洒落在竹林上,透过斑竹又落到地面,在青石之上倒出斑斓一片!不时还传来几声虫鸣!

好宁静呀!已好久没有这么静的欣赏月光了,但又觉得缺少了点什么,风扬玉笛轻挥,笛声悠然而起,时轻如鸿毛,时又缓如细水,时平时扬,清静而淡雅,却隐约带着淡淡的忧愁。夜更静了,那天空零散的疏星眨着眼睛静静的注视着这安详的大地。

这夜凌云峰的人都在这清幽的笛音中安然入睡……

却说风扬入得太乙门住入凌云峰,后几日无事,其间张盛张师兄来过几次,把太乙门中的基本功法,规则等条文拿于风扬又细心叮嘱一翻“练功非一日而成,切记贪功”风扬自是应答不跌,张盛见这小师弟也识得大体就欣然离去。

期间李云锦李师兄等人也来过,大多说几句话就匆匆而去,初入太乙门中,最基础的功法,心法必须了然于心,故此师兄各人也比较匆忙。

风扬自是一看就懂,全然是因为他原有百年功力,又修炼至炼气化神的境界的原因。就也没有像师兄门那么匆忙。几日间在凌云峰上跑了个遍,唯独一禁地之处不能到达,也是饱览了凌云峰的风景。经此缘由倒和喜欢玩耍的彩灵交心颇深,彩灵也是一有时间就找风扬玩耍。

彩灵其实年龄方到十九,与风扬相仿,只因比自己年龄大那么几天,这才成为师姐。不过这也倒无妨,修道之人与此等礼节上向来不是太过在意的。风扬自是以师姐相称,可彩灵却也不在乎,就让风扬在私下以彩灵唤之,倒也其乐融融。

玩耍了几日,风扬就玩的够了,虽说平时修炼师傅不会过问,可每月都会考查一番。

大师兄张盛说过“别看师父他老人家不太严厉,可到月末考查之时从来都是赏罚分明的!”

风扬自是不希望到月末之时受罚,虽然自己有炼气化神境界的功力,可那都被隐迹丹隐藏起来了。所以风扬还是决定接下半月以练功为主。

当下风扬就回到院中,待把房门关上后,就开始打坐!方才入定下来,风扬就“噌”的一下站起。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呀,明明感觉到自己功力还在,怎么丹田之内空荡荡的?”

风扬惊道,方才入定内视丹田,丹田之中确实空空如也,心中不禁一紧,可就在他疑惑心惊之时却发现丹田之中有一细小透明的光球,不仔细看还真难发现,风扬不知其中原因,从床上走下,暗提真气却感觉不到一丝真气!

风扬傻了眼,这可如何是好?功力还在却不能动用一分,这不是望梅止渴吗?

风扬思来思去,怀疑是隐迹丹的原因,慌忙从锦囊之中拿出隐迹丹的药瓶,可无论如何却找不到半点其他说明,只有瓶上写着“隐迹丹,可隐藏功力三年!”

风扬懊恼不及,如今的他只和常人一样!想修炼必须从头再来!那可是百年功力!在修真界中也算是半个高手了,想想哪有人能拥有那么多灵药?这么年轻就顺利练到了炼气化神的境界?只是元神刚有豆大的虚影就功力全退!又要从新来过!虽说他的功力来的太容易,可也不想失去呀!虽然丹田之内百年功力被压成细小之状,但无法运用不是和失去功力一样?!

“要重新修炼!要重新修练!”风扬暗自叨叨道,忽然双目一惊复又坐于床上入定下来,半响这才面露喜色的下床道:“好在还可以重新修炼!好在……”

话未及说完,就听到门外有人叫喊:“风师弟!风师弟!师傅让我们去大厅!”

风扬听后应了一声,就出门到大厅之中去了。一路上在想自己功法的事,连旁边师兄的说话都没听进去,只是一味的应答。

师兄门都很诧异不知这小师弟如今怎么了,严玉书嘻嘻一笑:“不会是风师弟练功走火入魔了吧!”

“我看不像!”李云锦摇了摇头。

“你们在说什么呐!还不快进来,师傅在等着呐!”大师兄见几位师弟还在厅外谈话就叫道。

李云锦等人这才应了一声进去了,风扬也是紧随着进去。

凌云峰峰主陆有才见众弟子都到了,就转过身来,目光扫视了下众弟子,当目光停到风扬身上时却一脸淡色。

“清松,你都把基本功法教于众师弟了吗?”陆有才淡淡的问道

“弟子都把门下基础功法教于众师弟了”张盛回道,一脸疑惑不知师父为何由此一问。

“嗯,那你们修习是否有什么困惑?”陆有才又向李云锦等人问道,其目光一直停留在风扬身上,而此时的风扬却全然未知。

“弟子刚修习,暂时还未遇到什么难处,此事多亏大师兄教导点拨”李云锦回到,严玉书以及吴庸也随声附和。

陆有才直盯着风扬:“你有什么困惑吗?”

风扬却浑浑噩噩的未答话,路由才见他竟不回答,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严玉书此时正站在风扬旁边,见师傅问风扬,而风扬却浑浑噩噩忙扯了扯风扬衣袖,风扬此时才发现众人都看着自己,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我……我……”

众人见风扬“我”了半天未说出什么话来,一时之间也为他担心,师父初次训话,风师弟就这样,这可是有点不合情理,但众人不知道其中原因也不好帮忙说些什么。

“想来风师弟一时想练功之事入迷,还请师父见谅!”张盛见师傅面色铁青就劝解道。

“哼!我看他是玩疯的了!整日游山玩水,不务正业!成何体统?此时却还因世俗之事缠心!月末要再功法没有半点长进就收拾行囊回家去吧!”陆有才也听说这小徒弟自上山以来整日游山玩水,不思进取,此时却有如此之行,哪能不生气?说完就拂袖而去。

大厅中只留下众人大眼瞪小眼,张盛还是第一次见师父生这么大的气,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忙安慰风扬道:“风师弟,你这是怎么了?是哪儿不舒服吗?”

风扬自见师父生气拂袖而去,便知道自己惹师傅生气了,一时懊恼不已,又听大师兄在询问自己,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将错就错,向众师兄门道:“谢师兄们挂心,我……我没事”就转身向外走去。

大师兄以为他在担心师父生气的事,忙又道“风师弟别担心,师父他老人家只是一时气话,不要放在心上”

风扬回头笑了笑,就走开了。

大厅中只留下张盛李云锦等人不知所以然。

风扬自回到屋中就苦笑起来,刚入太乙门就惹师傅生气,又想到要重新修炼,顿时又面带愁容,但少时他又想开了,反正自己这百年功力来得太过容易,重新修炼又何妨,这样也能亲身体验下正常人修炼的滋味。风扬笑了笑,反正自己还有不少灵丹妙药,何愁自己不能功力重回?

想到这他便又坐于床上,取了几颗走时在绝峰顶峰底摘下的灵果,吃下后入定,可没多时就从入定中回复过来!灵果竟然一点不管用!难道是自己灵果吃多了不成?看来想找捷径是不成的了。

风扬大笑几声,重新修炼就重新修炼,能修炼就好,总比先前不能修炼强多了吧!再说自己服食了诸多灵果灵药,又修至过炼气化神境界,再怎么说也比别人快点吧!正所谓轻车熟路……说不定还能超过以前的境界!风扬心结解开,顿时轻松了许多,拿出玉笛吹出一首《春江花月夜》来。

笛音清脆浑厚,直传碧霄,竟把师父饲养的白鹤也吸引过来,在空中盘旋跳舞,不时还传来几声鸣叫。

众师兄门听到笛音后就知道是风扬在吹了,自从前几天得知笛音是来自风扬口中后,他们也就不去打扰询问了,再说如此美妙的笛音可以清心,他们又怎么舍得打扰?

笛音渐渐截止,余韵连连,仙鹤也鸣叫几声不肯飞去。此时有一人在凌云峰上,目光望向风扬所在之处,叹息一声“可惜!可惜了!”若是清松等人在此一定会问道:“师父,有什么可惜的?”那人就是陆有才。

陆有才口微微一张,手一挥,少时白鹤就从天而降,见到陆有才后极是恭敬,只见它在陆有才身边飞来飞去,师傅在述说着什么。陆有才点了点头:“去吧!”

白鹤又再次高飞而去,越飞越远,不久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