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君须怜我:错爱在今生

更新时间:2020-10-14 03:19:31

君须怜我:错爱在今生 已完结

君须怜我:错爱在今生

来源:落初 作者:遥远有多远 分类:仙侠 主角:天诺裴天浩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遥远有多远的原创小说《君须怜我:错爱在今生》,主角天诺裴天浩,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他,冰月王朝最果断的王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她,蓝氏一族最美艳的女子,玉洁冰清,善良可人,她原本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第一次相遇便注定了一生的纠缠,他用尽一切手段想要得到她,正当她的心慢慢靠近之时,命运的再一次捉弄,又将他们推向谷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丞相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赵太傅,你不用拿辞官来威胁皇后娘娘,如今的局势已经是很明显了,你有何必如此的固执?你就不怕一步走错满盘皆啰嗦吗?”赵太傅冷冷一笑,面不改色的说道:“老臣已经活了六十多岁了,什么要的场面没有见过,我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与地,但求一个问心无愧。”

刘贵妃邪邪一笑:“好一个问心无愧,那么依太傅之意,太子生死不明,三皇子又不肯继位,这冰月王朝的皇位就应该空着吗?”“老臣并没有说过任由皇位空悬,只是,老臣依旧支持三皇子登基。”他不卑不亢的说:“相信先皇和两位太子在天有灵也会支持老臣的说法。

“赵正,你不要再拿先皇和两位先太子做挡箭牌了。”刘贵妃冷冷的说:“这皇位由谁继承,也不是你我在这做口舌之争就可以解决得了的。”“愿听贵妃娘娘指点迷津。”赵太傅依旧不卑不亢。

刘贵妃一声冷哼,看向皇后娘娘:“姐姐,这皇位到底由谁来继承,您就说句话吧,要不然你我姐妹今日恐怕也要去见先皇了。”此刻听到她尖酸刻薄的声音,无疑是给皇后娘娘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陆皇后苦苦一笑,无奈的说了一句:“一切都是天意啊。”

刘贵妃得意的笑了:“天恒,还不过来谢谢皇后娘娘的恩典。”跪在大殿右边早已经按捺不住的裴天恒立刻站了起来,他目光散漫,一步三晃的向前走来,陆皇后即所有忠心的臣子都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皇后娘娘看着眼前这个毫无皇家气势、大将之风的年轻人,忧心的想到:如果把冰月王朝交付给这样一个举止猥琐、面带阴险毒辣的人手中,先皇和天承会不会死不瞑目?

裴天恒与母亲相视一笑,得意、嚣张的表情深深刺痛了陆皇后的心,她眼前一阵眩晕,裴天浩忙扶住了她:“母后。”皇后娘娘牵强的笑了笑,哀求的看着养子说道:“天浩,你怎么忍心啊,你父皇一生戎马打下这片大好江山,你两个哥哥至死不忘的也是这片江山,你怎么忍心啊,你怎么忍心……”

裴天浩看着母后伤心欲绝的样子无奈的唤了一声:“母后。”虽然陆皇后没有明说,裴天浩还是明白她的意思,可是……不是无心,而是……不能,他不能背叛自己最崇拜的哥哥,那是属于他的江山啊!

赵太傅做着最后的努力,他跪倒在地:“三殿下,微臣知道您生Xing淡泊,为人谦卑有礼,可是这江山社稷关系这天下所有的黎民百姓的生死存亡,相信天诺太子在天有灵也会希望您可以继承皇位,望殿下为社稷、为苍生三思啊。”“望殿下三思。”大殿内再一次传来了复议声。

裴天浩无奈的扶起赵太傅:“太傅,请您不要逼天浩了,裴天浩此生最大的心愿除了守在母后身边以报养育之恩,就是希望可以常伴在二哥左右,尽一个臣子应尽的义务,从不敢做半点非份之想,这江山是父皇用一生的心血捍卫的,纵横这天心大陆,也只有我二哥才配做冰月王朝的君王,如果天意要我二哥早逝,做弟弟怎么可以落井下石、见利忘义呢?求太傅不要逼天浩。”说完,他歉意的对太傅鞠了一躬退回皇后的身边,赵太傅失望的摇了摇头,不再多言。

大殿外,一身盔甲的裴天诺眼眶湿润了,难怪舅舅要自己按兵不动,他就是要自己看清这人世间的冷暖,都说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难,不到最危急的时刻,又怎会看到人的真心。天浩,你今天为我所做的,他朝,我一定双倍的补偿给你。

裴天恒不耐的说:“皇后娘娘,裴天浩已经自动放弃继承皇位了,你还在等什么?不会是等到天黑后,让你那两个鬼儿子来继承皇位吧。”“你说什么?”裴天浩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按捺不住的愤怒染红了他的双眼:“裴天恒,我不管你要什么,也不管你以前做过什么,但是你给我记住,如果你敢对我母后不敬,就算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如果你再不放开,下一刻我就会让你做鬼。”裴天恒邪邪的笑着!

“浩儿,放开他,别让诸位大臣看笑话。”陆皇后面色苍白的说道,刘贵妃尖声尖气的叫道:“哟,这就是皇后娘娘调教出来的好儿子,姐姐,就算不是亲生的,也不用训练成打手吧。”她尖酸刻薄的语气更加激怒了裴天浩,他举起了紧紧攥在一起的拳头,每一个关节都发出“咯吱。”的声响,可见他用了多大的力气,如果这一拳下去,恐怕裴天恒真的会面目全非。

裴天恒第一次见到裴天浩这么恐怖的表情,心中难免有一些害怕,他急忙叫着:“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你儿子要杀人了。”“浩儿。”知子莫若母的陆皇后抓住了儿子马上就要落下的拳头,她心疼的说:“好孩子,你父皇尸骨未寒,你怎么忍心在他灵柩前打自己的弟弟,你父皇地下有知,难免会心寒的。”“母后。”孝顺的裴天浩无奈的垂下了手,他冷冷的看着裴天恒说:“早晚有一天你会因为你的口无遮拦而付出代价的。”说完,他任由皇后娘娘牵着自己离开了裴天恒的身旁。

裴天恒不以为然的拽了拽自己的衣衫:“竟敢向我动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怎么样,皇后娘娘到底怎么想的?”陆皇后看着裴天浩,淡淡的说:“好孩子,母后知道你的心思,母后不是想逼你,可是……”

“皇后娘娘,难道。您真的要我逼宫?”裴天恒邪邪的笑着打断了陆皇后的话,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舅父可是正在皇城外保护您的安全呢。”陆皇后握着裴天浩的手明显抖了一下,她自然明白裴天恒的暗示,裴天恒的舅父乃是当今御林军的首领,手下统帅着整个皇城的兵力,如果他真的协助裴天恒,那么今天就算裴天浩答应代替天诺继承皇位,也只怕是Xing命难保。

她笑了,无奈而又苦苦的笑容刺痛了裴天浩的心,也深深刺痛了大殿外那个怒火中烧的人的心,他双手握的更紧了,修长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泛起了青白色,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冷的寒意可以冻僵他周围所有的生命。

皇后娘娘看向大殿外那仅剩的一方蓝天,不无哀伤的说道:“天意,天意亡我冰月啊。”说完,她看着裴天浩,低声说道:“浩儿,快快离开。”裴天浩自然知道裴天恒话中的意思,也明白陆皇后的心思,但是他不能那么做,他坚定的说:“母后,我不能丢下您。”“傻孩子,如今我只剩下你了,你听话,快走。”“要我丢下母亲独自偷生,我做不到。”裴天浩语气坚决的说:“就算是死,孩儿也不会离开母后半步。”

陆皇后看着裴天浩心慰的笑着说:“上天还是公平的,至少他还留下了你给我。”“母后……”他心疼的唤道,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走,往那?”裴天恒笑着:“皇后娘娘,三哥,你们放心,等我……不,等朕登上了皇位,朕一定好好善待你们。”他目光中的狰狞和他母亲眼中流露的狂妄相互辉映,让在场的每一个人毛骨悚然。

“天恒,如果你想名正言顺的登上这九龙宝座,最好还是放你三哥走,否则,本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陆皇后一脸坦然的看着裴天恒,“母后,不要和他多说,这皇位是我二哥的,他没有权利坐。”裴天浩愤恨的说道……

刘贵妃冷冷一笑,说道:“既然不想走,那就都不要走了,恒儿,快点做应该做的事,免得夜长梦多。”她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这么多年来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可以看到自己的儿子登上九龙宝座,自己可以扬眉吐气的把那个一直挡在自己前面的陆皇后拉下来,如今她已经是一刻也不愿意耽误了,“是,母妃,不,是母后。”裴天恒肆无忌惮的狂笑着,大叫:“来人。”

大殿一下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做着各种的猜测,裴天浩将陆皇后护在了身后,他平静的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大殿上除了众人急迫的呼吸声以外,所谓的“来人。”并没有出现。

“怎么回事。”裴天恒又一次望向大殿外,除了满天悬挂的挽联、黑纱,并没有他所等待的官兵,他狐疑的望向刘贵妃:“母后,怎么回事?”“我,我也不知道啊。”刘贵妃也吃了一惊,她慌忙看了父亲一眼:“爹。”“不好。”刘青山大叫了一声……

“既然走不了,那么大家就好好的在父皇的灵柩前聚一聚。”时机终于到了,裴天诺站了起来,即使是一身士兵的盔甲,即使是立于大殿之外,那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还是深深震撼了每一个人的心。

立于阳光之下的他,满身的盔甲都在反射着太阳的光芒,给他本就矫健挺拔的身体镶上了一层金边,耀眼的光芒、犀利的目光、不容置疑的语气,无不在向每一个人宣布:他,裴天诺才是冰月王朝无可替代的、真正的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