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浑天仙盘

更新时间:2020-09-13 13:31:24

浑天仙盘 连载中

浑天仙盘

来源:落初 作者:途风 分类:仙侠 主角:杨文兴杨建豪 人气:

《浑天仙盘》由网络作家途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杨文兴杨建豪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须知渡修之人,缘难为魔,苦难为玄,外道佛缘不清净,极尽登高,才知世间为真。重生仙侠世界,自带抽奖转盘天盘/年奖励:天赋气运地盘/月奖励:天才地宝人盘/日奖励:各种经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又是一天好清晨,新生的暖日格外明亮,杨文兴众人早早就集合在了太清观内。

正天殿前,观内的道士们列队整齐,由监院在队列前带领着一起练拳,绝大多数少年也跟着在后面一起做着架势,一个个看上去有板有眼,竟颇有火候。

四年前的一个偶然清晨,杨文兴发现这些道士们练的拳非常有意思,有点类似前世拳法家练习的太极古架,但又绝对不同。

好奇驱使下,杨文兴也跟着一起练了起来。

刚开始他本以为偷着学会遭到老方丈高功们的反对,却没想到,道士们不仅不反对,还主动对他进行指点。

这一反常行为,让杨文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于是,他连忙拉着一众好友也跟着一起晨练,随着杨文兴等人的异常举动,其他少年心思活络的,也都跟着纷纷效仿。除了一些特别懒散的,几乎所有人都参与了进来。四年下来,这套古架‘早操’已经被他们练得非常纯熟了。

道观只是教导学问,从来都不教修行吐纳之法,就连平时打坐参禅也不让他们跟着一起,这就让想一心修仙问道的众少年整天抓耳挠腮,颇为着急。

按理说,年纪越小,可塑性就越高,这个道理其他人不懂?杨文兴不认为东游仙宗的修士会不懂这个浅显道理。

不见,前世一些小说影视,都是从小开始练功,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修行,才最终有所成就么?

那么这个道理放在这里难道就突然不适用了?

这没有道理!

曾经杨文兴问过老方丈这个问题,老方丈回答说,众人年纪还小,贸然开始修炼会伤到根基,等到身体长成,才可不伤根本。

杨文兴当时真的差点就相信了,但每当想起那一幕,他总觉得老方丈与他交谈时,神情有些异样,语气也好像不似那么坚定。

直到他开始跟着一起晨练一些日子后,总算稍微明悟了其中的一些道道。

这套古架拳法,确实是不会增加修为,也不会练成法力。但一段时间坚持下来后,就会发现精神状态还有身体素质都会有明显的变化。

这套拳法大有学问!

……

杨文兴认为,这很有是可能一场考验,或者是淘汰!

正所谓大浪淘沙,老方丈不止一次跟他们灌输过,‘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思想观念,修行其实早已经开始了!

杨文兴虽然并不知道,跟着练习这套拳法对于众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但这种机会或者说机缘,一定不可错过,哪怕到最后证明真的只是能强身健体,也并不意味着会出现糟糕的结果。

如果这是一道隐题,那就非常有意思了。

杨文兴一边练拳,一边为那些从不来参加晨练的同学们开始‘担忧’了,他并没有对任何人提到他的猜测,因为他并没有任何把握证明他是对的,他也看不上那些连送分题都懒得作答的沙雕们。

他能做到的,就是在身边的人想要放弃的时候,以各种理由拖着他们继续进行下去,时间一长,好处自显。

刚开始的时候,谭寻燕和陈苗两个女娃对杨文兴颇有怨言,古为真、田重二人倒是表现出足够的兴趣。他并不确定古为真是不是和他有一样的想法,但田重一定没这么多心思。

田重只是单纯的非常喜欢练这种拳,他只是拉着田重过来练了一次,田重就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了。

等到两个月过去后,两个女娃也都熄声了,跟着一起闷头练拳。等到他们跟着众道士练了差不多半年多的时候,才有除了他们之外的其他人,因各种心思也陆陆续续加入进来。

......

一个月后,到了杨文兴等一众少年离开的日子。

四年期满,幼童变成了少年,离家之苦即便再苦,也必须含泪割舍。家里给准备了不少吃穿用度,甚至还有不少银钱。即便老方丈一再强调,不用过多准备,但也挡不住众多父母的一片舐犊情深。

赵国国都封城距离广元实在是太远了,远到一封书信可能都要走上半年之久。封城在大多数广元百姓心目中,可能只是代表一个方向,一种向往。

在这个没有高速、没有铁轨的时代,对于普通百姓来说,一架牛车就是出门最好的交通工具,一路上的每道阻碍,往往都意味着生死。

虽然‘父母在,不远游’,但还有‘游必有方’,求仙问道,即是志向,也是勇气,这个道理包括杨建豪、谭老头在内的一众长辈更是明了。

这一天,风和日丽,众少年们穿戴整齐,每人身负至少一个布包,有的甚至被家里人塞了两三个。

杨建豪本来也准备给杨文兴多拿一个包裹,但这件事被杨文兴果断拒绝了,他的包裹里只带了一套换洗衣物,还有少量银钱,看起来要比所有人都轻便不少。

就连古为真的包裹都要比他的大上好几圈,其中竟然有谭老头送的许多东西,这让杨文兴一时之间大跌眼镜。

就在昨天,杨文兴亲眼看着古为真独自进了谭府,进去的时候包裹是瘪的,等出来时候,竟然壮大了至少三圈。

杨文兴不得不感叹,谭老头这老货可真是豁出去了,四年前还想让谭寻燕跟我结娃娃亲,如今目标说换就换了,也不知谭寻燕在其中出了多少力气?

他倒是对谭寻燕没什么多余想法,也对这件事没什么芥蒂。这些年来,尤其是今年,谭寻燕对古为真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如果两人真能成,杨文兴也替他们高兴,就不知道未来两人究竟能不能走到一起。

古为真一直都在有意无意间回避这个问题,虽然没有明显的拒绝,但目前看来,他们前路并不好走。

相比这些,更让杨文兴好奇的是,谭老头究竟是用什么方法让古为真收下这些东西的,古为真可不像是随便就收人礼物的人。杨文兴一时之间八卦之火熊熊燃起,于是暗自决定找个机会探探古为真的口风。

众人集合完,然后跟随一众道长顺着青石路齐赴道观后山的玉顶之上。所谓玉顶,不过是太清观众道士自我美化的说法,说白了这里就是山顶装饰出来的一片空地。

空地的地面上铺着整齐的白玉石板,在边缘处的白玉围栏上,还雕刻了各种繁复的刻纹。平时节日,道士们偶尔在此祭天祈福,这几年来,杨文兴等人也没见这处地界还有什么其他作用。

老方丈领着众人来到玉顶中心,向面前的香鼎里上了一炷香后,接着就见他盘坐在地,同时说道:“耐心等待,稍后道录司外使众人,将会从天而来。”

老方丈话音刚落,一干少年顿时惊叹连连,包括杨文兴在内的所以人都非常好奇,所谓的道录司外使将以怎样的方式‘从天而来’,就连多数火工道士也没见过这等神奇手段,除了一众高道依然淡定外,大多数人开始窃窃私语,一个个颇为兴奋。

等到香快要燃尽时,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快看南方天上!”

这一声如平地惊雷,所有人齐刷刷立马将目光投向南方天空,只见远处晴空当中一个碗大的黑斑出现在了众人视野内,乍一出现,特别显眼。

没几个呼吸的功夫,这黑斑越来越大,等到再几个呼吸后,众人皆是倒吸口凉气。

原来天上飞着的竟是一艘楼船。船分上下两层,并没有帆,更像是一个画舫,但要比画舫更显粗犷厚重之感。船身两侧分别有一对儿张开的机关大翼,远远看去整个船身的形象简直是颠覆众人思想。

“来了,那就是外使大人的渡舟,准备恭迎外使。”老方丈起身整理了下道袍,面容渐渐严肃,沉声说道。

众人皆是纷纷整理仪表,一个个立刻变得庄重端正,此时远处天空上的楼船已经来到了众人头顶上空附近,悬空停顿了下来。

楼船将近二十丈长,展开双翼下在天空中如一只大鸟一般遮挡了阳光俯瞰地面上的众人,地面上所有人顿时被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下,心中震撼不已。

杨文兴虽然自认见识不凡,毕竟前世比这楼船外表更加震撼的钢铁巨兽也都见过,但对这种事物在心中又敬又畏的同时,也产生了更多的好奇。

在场与他一般心思的不在少数,一个个也都过了最初的惶恐,在地面上纷纷抬头仰望观瞻。

只见此飞行楼船表面黑如磨铁,上面还绘有玄纹。船身两侧延伸出来的翅翼上嵌有精巧的机括,此时正在不停运转着。

船楼上下两层从远处看上去显得颇为宽敞,上层占地较小,有下层差不多一半。此时在下层还能看见好名个身穿制式古劲长衫的男子,这些人隐隐以一名中年大汉为首。

这大汉约有四十来岁,穿着一身红黑相间的长袍,皮肤黝黑,而且脸上的络腮胡子颇为飞扬,他的腰间还别着一只醒目的红葫芦。

杨文兴自然注意到了这大汉,但他见到这人的第一反应则是。

“没听说张飞也去修仙了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