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九华帐:只为相思

更新时间:2020-09-12 12:30:28

九华帐:只为相思 连载中

九华帐:只为相思

来源:落初 作者:河婆婆 分类:仙侠 主角:玄鸟帝君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九华帐:只为相思》的小说,是作者河婆婆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和平年代,作为三界九州唯一的战神,享着高官与俸禄,却无甚公务,赋闲在家的她过得无比逍遥洒脱。可偏偏隔壁山头搬来个邻居,好像还是上古就已经降生的厉害神仙,天天邀她去喝茶,有些招人烦。不过……这个邻居好像还挺好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应龙是风姝玄看着长大,她自然是疼爱的,于是应允下来,起身作关切状问文昌:“我隐约记得,地界凡尘千万,有西南一隅与我们光景不同,咱们的一日相当于他们一年,算算七八十年的凡人寿命正好是咱们两个多月,犯了不大不小的事儿的神仙都会被派到那儿去略略历个劫再回来供职,也不耽误事儿,难不成,你是被贬那儿去了吧?”

“咳咳。”他扶了扶鼻子,眼睛不知道在往哪儿看,脸有些潮红,“这不提了不提了,总之把应龙托付给你,我还有事,先告退了。”

既然文昌不想说,风姝玄也就不追问了,反正他这事儿有的是愿意八卦的仙友会告诉她。文昌帝君起身,匆匆行至门口。风姝玄吩咐英招给文昌包了包大红袍,送他出府。有一回陵光给风姝玄拿来这茶,说名字虽然俗气了点儿,却是实在的好茶叶,带来给她尝尝鲜。她不爱喝,但不能暴殄天物,正好给文昌拿回去招待跟他一样文邹邹的下属。

待文昌帝君离开,风姝玄把应龙招过来,带着去往后院,给他在英招所住的厢房旁收拾了间屋子住下。

应龙平日没事儿也会过来串门儿找英招玩儿,也便留了屋子专门给他用。

两个孩子年纪相当,兴趣相投。前段时日文昌帝君事务繁忙,应龙跑腿儿跑的多,也没怎么来找英招了,这屋子渐渐也积了灰。

英招送完文昌,兴冲冲带着应龙去后山捉狌狌。风姝玄想了想,似乎闲来无事,溜达着去厨房里给俩孩子留了几捆祝馀垫肚子,随手招来天边一朵云,迫不及待回菜园子去照看她的菜。

虽然天帝特意为风姝玄修建的府邸精致华美,可是她还是更喜欢和英招一块儿在山脚下搭起来的这茅草屋。

人人都羡慕神仙日子,可风姝玄却偏偏喜欢凡间的悠哉生活。譬如现在的她,饿了出门拔棵祝馀,吃一口十天也不会饿,渴了便于井中打点儿凉水,偶尔冰下瓜果吃吃也是怡然,夜里躺在软软的茅草屋顶看星星,白天逗弄英招捉来的狌狌。日子可比在天庭瑶池宫时舒服多了。

英招侍弄菜园的手艺是与风姝玄一起跟天家七妹夫学出来的,她仔细查看了几亩菜园,长势欣欣向荣,她点点头,非常满意。就是似乎少了几棵祝馀,许是英招饿了自己吃了。她环顾四周,想了想,哼着小曲儿一步三摇走向茅草屋的一角,挖出前些时日埋下的青梅酒,喝了几口,摇晃爬上屋顶看星星。

话说风姝玄这短短三百四十载仙生,除了打架,也就爱侍弄个菜园。

这也得亏了她单单对这里的祝馀情有独钟。

风姝玄幼时胡闹,下学后常常偷溜出来,随陵光回她在南海的府邸玩耍。有次她玩够了,恰巧陵光有公务在身,无法送她回天庭,便来招摇山采了迷谷枝丫给她,有这可以指路的迷谷枝丫,风姝玄也不会跑得太过离谱,嘱托她几句便让她自行回天庭。

风姝玄头回来这招摇山,跟在陵光后左瞧右瞧这山头的奇珍异兽,只觉得稀奇,怎会轻易离开。于是表面应承着,待陵光离开,便返回招摇山到处闲逛。恰逢一位黑袍仙友在此采药,便搭了个路伴,越聊越投机,他便指点风姝玄说这儿的祝馀可以算是珍馐美味,天下难得,且极其管饱。她吃了一口,便着实爱上了这个长得活像韭菜的植物。

三百二十岁那年,天帝终于将这片山头赐给风姝玄。这里处于鹊山腹地,人烟罕至,她可以随便折腾。可是这座山再盛产祝馀,但也算是珍稀物种,一天下来也顶多能找到一两棵野生祝馀而已,这么吃下去肯定被风姝玄和英招吃灭绝了不可。

思考了好久,想起天帝天后家的小女儿七妹和七妹夫大婚的时候,风姝玄凑热闹去喝了杯喜酒,得知妹夫是个热爱耕作的地仙,对于种花种草种庄稼颇有心得。开始还颇为不屑这耕造术,只觉这是凡人不会变化法门才不得借此生存。而面对这珍贵祝馀时,才真真觉得凡人开垦菜园着实是个又有益身心健康又实用的技能。若多种些祝馀出来,就不用担心绝种这个问题了。

于是风姝玄花了十年的时间,偶尔请来七妹和七妹夫帮她研究出祝馀种植术,开垦了几亩菜园,算是吃喝不愁了。

寻思着这山头除了她和英招,又要多只胃口大的神兽长住,正好这段时间闲暇,可以再多开几亩菜地。

干活干了两三个月,自觉身体又强壮了不少,菜园面积增加了好几倍。应龙这段时间出了不少力,已经不若儿时那么顽劣,风姝玄很满意。

这天夜里她躺在茅草屋顶看星星,感受到地脉仙气有些波动,似乎有仙友到访。

风姝玄看了眼英招,他不耐烦撇了撇嘴,转身出门,带回了两张帖子。

一张是隔壁山头的陆压散仙,又来孜孜不倦邀请风姝玄去喝茶。这已经是本月第三张,自他搬来后的第九张。

风姝玄看了两眼,翻了个大白眼儿,随手丢开。

这陆压散仙忒执着,开始风姝玄还礼貌客气回复过去,说她公务繁忙脱不开身。明眼人都知道,一次回复可能是真的繁忙,若三番五次都是同样的理由,那这肯定是不愿赴约了。可这位散仙的脑袋似乎是石头做的,竟完全听不明白,请帖送了一张又一张。以至于后来风姝玄干脆直接忽略这些帖子,送给英招折飞鹤倒挺结实。

翻开另一张,原是天后诞辰邀约,去天庭参加一年一度的蟠桃宴。天后待风姝玄恩重如山,如母亲般将她抚养长大,自是要去的。风姝玄思索良久,决定去河里寻块儿美容养颜的育沛,送给天后做诞辰礼最合适。

七月十八蟠桃宴,陵光一大早来找风姝玄,她让英招应龙留下看家,梳洗一番便匆匆向天庭腾云而去。

虽然说众仙平等,但无奈最近飞升的神仙有点多,三十六重天地方再大也渐渐有些满员。天后思前想后,只得将上古时代诞生的神仙分一波,女娲补天之后的新神仙一波,也算公允。风姝玄虽也才诞生三百来年,但传说中她的前世可是十几万年之前正经上古神仙,且与天帝有些恩情,又立过极大的战功,谁也不敢让她在年轻神仙席里待着。

待两位女神仙到了南天门的年轻神仙席,那儿果然已经熙熙攘攘,满是第一次参加蟠桃宴,激动万分,眼露精光,等待入席的小辈神仙。风姝玄和陵光略略有些不耐,直接绕过南天门,向瑶池宫飞去。

天帝天后和上古众仙们早早入席。风姝玄拜完天帝天后,奉上诞辰礼,又拜了对她同样有抚育之恩的斗姆元君,寒暄几句,这才四处张望,拉着陵光在孟章旁寻了个空座坐下。她不死心,又拧着脖子来回瞧着,随手拿个桃子,边啃边问孟章:“怎么没见文昌?这都快三个月了,他也该从地界回来了?”

孟章摇了摇头:“我许久未来这天庭,连他下凡的事儿都不清楚,更别说他回来了。”

她想了想,这话说的也是,孟章只爱住在东海,逗弄他几头神兽,好不容易出趟门还光去找陵光,谁都不走动,比她还宅。风姝玄只得回头,问一直在这天庭供职的翊圣星君:“对啊翊圣星君,他是何缘由被贬下凡来着?”

翊圣星君无奈,左右瞧瞧,凑到风姝玄耳边,压低声音悄悄说道:“今年文仙拜见文昌帝君后,几位小辈邀他过去吃酒,他一时高兴多饮了几杯,翌日处理公务的时候,大约灵台不甚清明,把一位应得状元的年轻人硬生生安排成写话本子的。待司命星君查得漏洞上报给文昌帝君的时候,但已来不及,那凡人彻底失去了当状元的机会,已经成为了远近闻名的作家,算是犯下了个不大不小的罪过,这才有了下凡历劫一事。”

风姝玄向来知道文昌偶尔糊涂,这次竟然犯了如此糊涂。

翊圣星君说的轻巧,这安排错凡人命格的事儿,轻则改变地界几十年的运势走向,重则引起天地动荡,估计这次让他下凡,便是去修补这几十年年运势吧。

“可算了一算,这日子也差不多了,他为何还不回来,连天后诞辰都错过。”

“具体原因我也不甚清楚,据说文昌已经递了帖子,说有位投缘地仙遇到点儿瓶颈,本着同僚情谊要先帮他一帮,迟些回归仙职。你担心也是多余了些。”

她了然,点点头。按照她与文昌相处了几百年的经验来看,他确实是个遇到个投缘的仙友需要帮助,总是尽心尽力能帮一把是一把,特别热心肠的神仙。

“不过这么久不见,倒是真叫本战神颇为想念呢。”风姝玄抿了口茶水,摇着蒲扇叹口气,略表示了些遗憾。以为这次回天庭,能从他那儿淘些新话本子和小玩意儿解解闷。

“哼。”一清冽的陌生声音响起。众人回头,一位身着素纱青衣,面色冷峻的仙友从风姝玄身后经过,手拿暗色方盒,向天后拜了寿献了礼,于桌对面坐下,随手倒了杯茶,抬眸瞥了风姝玄一眼,将茶一饮而尽。

她略有些奇怪看着对面的仙,他微微斜低着头,周身仙气似乎隐隐含有怒意,握着茶杯的手指骨节都有些发白。

因知自己爱健忘的毛病,风姝玄努力思索良久,生怕是否是又不记得这位仙害得他有些气恼自己。不过这天上地下着青衣衫子的神仙确实挺多,可相貌如此出众仙气如此醇厚的青衣神仙确实不多。对于风姝玄这类对于颜值极其重视的神仙,是断断不可能忘的。

这么想来,她基本断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位陌生仙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