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梦仙游记

更新时间:2021-10-14 07:08:42

梦仙游记 已完结

梦仙游记

来源:落初 作者:糖衣幽幽 分类:仙侠 主角:玉儿武功 人气:

《梦仙游记》作者:糖衣幽幽,仙侠类型小说,主角:玉儿武功,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某男一脸冷漠:“你这一生只能嫁给我”。某女冷汗“大哥,别这样,我只是喝你一杯茶,用不着用一生来陪吧”。旁边某个不知死活的“不行呀,她已经有婚约了”。一抹寒意,全场安静“那就杀了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节目过半,大家也都酒足饭饱,一位身着紫衣长袍的邻国使臣起身,拱手敬礼。

“我们比丘向来与预国关系交好,今年特意献上百年一遇的稀世珍宝”。

盒子打开,我就看到了一个超大颗的夜明珠。这不就是一颗巨大的夜明珠嘛,不过这么大颗,却也算得上是一件珍宝。

众人也都开始议论。

“特使笑了笑,大家此言差矣,这鲲之泪不仅在夜晚会放出光芒,白日依旧会发光,光彩夺目,犹如天上的太阳,这象征着预国繁荣富强!强大到不需要太阳,自己就有太阳”。

“好!真是稀世珍宝,朕喜欢的不得了”。

皇帝都开口了,众人也跟着拍马屁。

“比丘特使,你说的朕龙颜大悦,要什么赏赐尽管开口”。

“大王喜欢,那臣的使命就完成了,不敢多要赏赐”。

“朕答应赏,那就一定要赏!特使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就是了”。

“既然如此臣斗胆替臣的小女儿明荣讨要一赏,臣女与谭将军同年自13岁那年就把谭将军作为榜样,平日习读兵法,这武功更是不得怠慢,刻苦专研练得一手鞭法,就想着能与战神切磋一二”。

“这...”

皇上也不傻自然懂得特使的意思。

“谭将军你是何意”?

“启禀皇上臣妹他在战场受了伤,还需调养,若使者不介意,怀堇愿替臣妹切磋”。

“不要!我就要谭怀梦跟我打”。

特使的小女儿蛮横的站起来,一袭紫衣,画着浓艳的妆容,语气也是咄咄逼人:“怎么,赫赫有名的战神,竟不敢接受我的挑战?这传出去可有损预国威名呀”。

“荣儿不得无礼,还不向战神道歉”。

他故意把“战神”两字加重,这父女俩一唱一和摆明了今天非要跟我切磋,呸,是打一架。

这边坐不住的可不止谭怀堇,谭怀玉更是要替她姐出头。

“向我姐挑战切磋的人多了去了,每天都有,如果每个人都答应,那我姐还不累死呀,你父亲说你很烈害是吧?那我跟你打,你要是赢了我,才有资格跟我姐打怎么样呀,怎么?你不会怕打不赢我吧”。

谭怀玉也不甘示弱,夹枪带棒的说了一通,你别说,还真把那特使的小女儿惹毛了。

“笑话,我会害怕?打就打,赢了你,到时候我看还有什么借口”。

“放心因为你就赢不了我”。

说完玉儿一个起身被我拽住,我贴近她,小声对她说:“玉儿来者不善,你的武功那么差,恐怕”...

“放心吧,再差也能伤她一些吧,我大不了挂点彩三姐就可以以她有伤不愿欺负弱者为由不跟她打”。

说完还对我笑笑“放心”。

一个箭步跳到舞池,明荣紧随其后,玉儿前脚刚一落地,身后紧接着就是一鞭子,还好玉儿轻功还不错,一个转身鞭子打到玉儿刚站的地上,玉儿看了眼地上的鞭痕。

“比丘也算得上是大国,怎么没人教教你比武的礼仪嘛”。

“在战场上你的敌人可不会跟你讲什么礼仪,看鞭”。

“喂,这是比武是切磋,不是战场,你用得着这么狠嘛”玉儿没好气的说。

这厮的鞭法让人摸不着头脑,招招阴险毒辣直攻要害,已经挨了几鞭子了,再这么下去别说赢她,就连近她的身都困难,可是她的鞭子像长了眼睛,不管多么快的轻功,怎么进攻都能被她的鞭子挡下来,这样耗下去体力上就吃不消了,怎么办怎么办一定要伤她。

哎呀都怪我平时不用功,好不容易能帮到姐却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

“跟我比武你最好还是不要分神”。

明荣手一甩,鞭子像蛇一样缠住玉儿的脖子,一收鞭,玉儿在空中翻了个滚然后摔在地上。

明荣站在玉儿面前,得意洋洋地看着玉儿。

“怎么样服不服”?

“不服!你耍赖这不算”。

“不服是吧,那我就打到你服”。

鞭子一次一次的落下,玉儿根本起不来,在地上打滚。

“够了!住手,你不就是想跟我切磋吗,我接受就是了”。谭怀梦再也看不下去了。

明荣收回手中的鞭子得意的不得了,“怎么?心疼了呀?不对吧,我可是记得,战神最讨厌的就是她的跟屁虫妹妹,难道...”。

“谁说我心疼她了,只是不想让她这么丢人现眼罢了,不过这世人都知道我这妹妹不学无术,整天无所事事,你打赢了她,你有什么好骄傲得意的?打的过她,也只能说明你的武功能比街上的地痞无赖强那么一些”。

“你!呵呵看来战神伤好之后口才也变得不得了,脾气还是那个战神脾气,到是一点也没变,就是不知道武功还是不是从前的武功”?

谭怀梦微邹眉头,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才故意试探,不管怎样她一定是知道些什么,绝不能让她看出破绽一定要想个办法。

“怎么还不上来吗”?明荣看着谭怀梦眉毛一挑。

谭怀梦收起所有心思,起身缓缓走入舞池。众人皆诧异,明荣更是按耐不住的狂喜,像是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

“战神,怎么不用轻功呀?是用不出来还是忘记怎么用了”?明荣挑衅。

谭怀梦也不生气,不紧不慢的说:“你以为我像三岁小孩嘛,得到的东西都尽可能的展示给大人们看,你杀猪会用宰牛的刀吗?真是笑话”。

众人皆笑,比丘使臣脸上的表情那是一个丰富多彩。

“不过呀,你刚才耍的鞭子还真不赖,有一些哗众取宠的意思,你会的就这么多吗?哎呀,就会这么多的话那可就真没意思了”。不就是挑衅嘛,当谁不会?

荣明脸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握鞭子的手攥的死死的,咬牙切齿的说:“当然不会,就如你说的那样,杀猪怎么可能还用得上宰牛的刀”。

“哦?是这样吗?那不如我们换一种比法如何”?谭怀梦说的有几分玩趣的样子。

“换一种?你想怎么比”?

“你不是鞭子耍的好嘛,我挨你三鞭,若三鞭下来我还站在这舞池之上,就算你输”。

明荣挑眉,“你不跟我打直接挨我三鞭,你确定”?

“是呀,养伤养的我浑身痒痒,正好你来帮我挠挠痒”。

“好!你可别后悔,我这挠痒可能有点疼”!明荣邪魅一笑。

话落抬手就是一鞭子正中左肩,瞬间左肩失去知觉,而后便是火辣辣的疼,衣服都抽破了血水甚了出来。

就被打成这样,我愣是一动没动,我都有点佩服当时的自己了。

真特么疼呀,什么破办法疼死老子了!但除了这个办法我真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办法让我不出手,出手就暴露了,所以绝对不能出手!忍住还有俩下,坚持下来就是胜利。谭怀梦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怎么样止痒了吗”?

“呵...呵...一般般吧,看着挺吓人的,但也就那么回事”。我努力装作很轻松的样子。

怀堇眉头紧锁,这明荣真的是冲梦儿来的,对玉儿完全没认真,梦儿这样下去会有危险!歹想个办法赶紧结束这场比武。

台下的其他人看的都鸦雀无声,心中也都各自猜测,各怀鬼胎,看戏的看戏。不过除了谭家的人,上座中间的那位神尊,也有些不淡定了,也是一瞬之间便恢复了平静。

“好呀,那就接我这一鞭试试”。

又一下这回直击心脏,正常人根本受不了这一下况且我伤在心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意识也有一些模糊了,感觉心头里有一头猛兽,要撕开一个口子逃出来一样。

她嘴角邪魅一笑,看她的样子她知道我胸口有伤,她故意的她想杀我,不行了,意识越来越模糊,难道就要死在这里了吗?我努力站稳不让自己倒下,我穿越到现在,一天福没享受过,醒了就魔鬼训练直到今天,上来就要被打死了,想想还真是可笑,我这是不是穿越里,最窝囊的一个了。

不行!还不能死在这里!这个世界对我来说是个新开始,既然让我活下来,那就没理由再让我这么快就死,上天要是玩我,我就跟上天拼了!这厮这么想杀我,那我...那我就先杀了她!

意识突然清晰,谭怀堇的剑出窍,径直的刺向明荣,明荣一惊根本没想到会有剑飞过来刺她,四目相对然后双双倒下。

在场的都惊出一身冷汗,完全看不清楚状况,刚才发生了什么?

谭怀堇也奇怪的看着挂在屏风上的剑鞘,(剑怎么就自己出鞘了)。

就连上座的三位仙尊也露出惊讶的表情,其中一位慵懒一笑,“哎呀呀,貌似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