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纵酒吟仙

更新时间:2020-06-30 08:08:01

纵酒吟仙 连载中

纵酒吟仙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城南花下客 分类:仙侠 主角:老三朱 人气:

《纵酒吟仙》为城南花下客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千古秀本天地一游仙,醉酒仗剑笑凡间!哪管他什么红尘俗事,只求我自在逍遥!可醉酒吟歌,可撩风弄月!愿踏遍秀色江山,愿荡平天下烟尘! 若扰我悠闲,可先问过我手中剑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沿着小刀被押解来时的路,往外走,要穿过一大片原始丛林,小刀不知道凭着朱老三他们三个出世水平的家伙,怎么能押着他一路走来没有遇到凶兽,可能真的是运气好吧!

但是小刀不知道跟着千古秀回去的时候,会不会遇到凶兽,假若真的遇到一些高级凶兽,不晓得他是不是还会这么放松。

小刀想着,看了一眼在走在前头的千古秀。

这千古秀,一手拿着酒葫芦,大口往嘴里灌着酒,一手挥舞着,步履翩翩,仿若随风起舞一般,也不顾及身后小刀的感受,在前头不住的引吭高歌:我亦好歌亦好酒,唱与佳人饮与友。歌宜关西铜绰板,酒当直进十八斗。

摇摆长街笑流云,我本长安羁旅人。丛楼参差迷归路,行者匆匆谁与群。

幸有作文与谈诗,寥落情怀有君知。负气登楼狂步韵,每被游人笑双痴。

幸有浩然共蹴鞠,轻拨慢扣自欢娱。七月流火无眠夜,同向荧屏做唏嘘。

幸有彩云喜香山,兰裳桂冠共游仙,说来红尘多趣事,笑声惊动九重天。

幸有晓艳能操琴,玉葱手指石榴裙。止如高山流如水,流水溯洄桃花林。

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同酒。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千古秀歌声豪迈,惊得丛林之中弱小的鸟兽四散——只是未曾像朱老三那么悲催被拉一身鸟屎罢了。

小刀看着饮酒癫狂的千古秀,听他唱着歌,不觉心中生出好大好奇,这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短短两日,小刀见过他望着远方发呆,见过他杀人时的冷冽,见过他状若癫狂,也见过他在设的陷阱抓到一只流火兔当晚餐时笑的像个孩子,也见过他路痴时的傻了吧唧。

短短数日,千古秀的表现,不断刷新着小刀对他的认识。

只是,这歌听起来,蛮有故事的,小刀心中想道。

一曲唱罢,千古秀飘身来到小刀面前,把酒葫芦扔给小刀,嚷道:”兄弟陪我饮上一饮,你这闷声葫芦,实在是太无趣了,不及我的酒葫芦,不及!不及!”

小刀接过酒葫芦,依然默不作声,淡淡的看了千古秀一眼,却没反对千古秀叫他兄弟,也是大口的喝着酒。

千古这酒葫芦,就像是里头生着酒一般,无论怎么喝,都喝不完。

小刀记得,上次他说千古这酒,是女人喝的,千古说他不懂酒,这酒叫什么来的,好像叫长相忆吧。千古给他讲过这酒的故事,千古总是有很多故事,他说他很健谈,是真的。

千古说,这酒,叫长相忆,是京都人酿的,说有一女子爱慕其师兄,那女子曾赠与师兄一囊象征爱情的不离香,却被师兄婉拒。后师兄遭妒,遭人设计,背上了冤名,又被人暗算,身负重伤。女子不离,终日寻方,为救心上人,后来那师兄获救雪冤,感之情深,赠酒名曰长相忆。

却与女子言:女子甚好,吾非良人。女子笑而饮尽长相忆,焚发燃香终不复见。

过数月,师兄下山历练,又遇险,旧疾复发,殁。女子祭灵,见师兄友人于堂前灵位之旁供酒,问之,友人答曰,此酒名为长相忆,师兄酿来赠予心上人。只是师兄自知遭人暗算重创,恐命不久矣,未曾言明。女子饮尽,刻苦修行,至大成,屠尽暗算师兄之人。携酒自尽于师兄墓前。

小刀当时想问,这酒为何千古得了,千古却是醉得睡着了。自那后,小刀再也未提这酒,是女人家喝的了。

今日千古饮酒同歌,不知又是有得什么故事。

小刀大口饮着酒,等着千古再讲些奇怪的故事出来。千古却是醉的有些蹒跚了,忽的张开双臂,仿若要将这天地纳入怀中,轻啸一声,笑道:“醉酒当吟大风歌,小刀你这闷葫芦且听我吟来!”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小刀听得有些诧异,不知千古秀又如何吟得出这等诗来!却也感受得到这首诗的霸气,却也能感受出一种浓郁的担心、惆怅。看着千古秀的背影,风吹动他的衣衫,吹乱他的头发,说不尽的张狂肆意,小刀也醉了。

跑上去,跟着千古一起发疯叫嚷。

“我叫小刀!我没有家人!我是孤儿!我不想再被人欺负!我要变强!”

小刀的表现让千古秀有些愕然——我发疯就疯了,你跟我掺和个什么劲儿?

小刀却是忽然转过身来,眼眶红红的盯着千古秀,盯得千古秀有些汗毛直立,酒都醒了三分,连忙摆手后退,慌张道:“喂喂喂,兄弟,别拿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可不好男风!”

小刀不理他的话,只是盯着千古秀,认真道:“你叫我兄弟,你就是我的兄弟,我叫小刀,以后我们就在一起,你若认我,自此往后,我就是你的刀!”

“靠,什么我们就在一起啊,我可没有断袖之癖啊,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我几乎都要怀疑你的性取向了!”千古秀被小刀盯得有点发毛,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回缩。

“靠,你想哪去了,我的意思是我们以后就是不离不弃的兄弟了,别想那么歪。”小刀无奈的说,他心里有点惘然,他借着酒劲直抒胸臆,千古的回答,却好像是婉拒了一般。

“你早说嘛,说什么在一起之类的,搞的我都有些小生怕怕了。”千古秀笑道,却又突然正色道:“兄弟就兄弟,哪有把兄弟当刀的,这不是要陷我于不义之中嘛,以后休要再说这样的话!来来来,你我共饮这口酒,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

小刀听他的话,猛然抬头,神情激动,声音都有些哽咽,接过千古秀递过来的酒,仰头猛灌,只觉得仿若末雪遇骄阳,心中一些禁锢开始融化了,嗯,暖暖的!

“好,共饮这口酒,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

是夜,篝火旁,小刀与千古躺着,仰望着漫天星辰。千古秀翘着二郎腿,双手抱着后脑勺,嘴里叼着根草,吊儿郎当的,眯着眼睛,仿若在笑。小刀在一旁中规中矩的躺着,动也不动,好似一根木雕般。

只是眼神犀利如刀,却迷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自上次小刀醉后陪着千古秀发过一次疯之后,小刀还是那个小刀,依旧闷葫芦一个,千古问他,他却说他是千古的刀,刀是不会废话的,出鞘就要杀人——可是自那之后,小刀也确实改变了一些,比如现在,他陪着千古再仰望星空。

燃烧的木柴“霹雳”一声,将小刀从迷离中拉回了现实,千古却依然在眯着眼睛,望天。

小刀现在不望天了,在看千古。

篝火映着千古的侧脸,确实蛮好看——小刀不善言辞,只能用好看形容。

可是他不知道,他也好看,只是跟千古不属于同一个类型罢了——千古清秀,俊俏;小刀则真如刀,刚毅、冷酷。

“千古,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会被幽冥宗抓到这天堑山来吗?”小刀问千古秀。

“你若想说时,自会说了,又何须我问?”千古秀依旧望天。

“你当真不知道幽冥宗吗?”小刀有些好奇,问千古秀道。

“不知。”千古秀淡淡回应道。

“这幽冥宗可是魔宗极为重要的一个分宗,你身为修行之人,竟不知晓,也算是个稀罕事了!”小刀无奈道。

“哦?这魔宗很厉害吗?”千古秀问他。

“把吗字去了,再说一遍。”小刀与千古秀打趣道,这小刀本是极不善言谈的,可是与千古呆的时间长了,话也见多,偶尔还会蹦出几句玩笑。

“早知便不救你了。”千古秀见小刀玩笑,亦是打趣道。

“可惜世间并没有后悔药卖与你吃。”小刀笑道,见千古没搭话,便不再看他,抬眼望天,仿若自言自语一般,讲述起了自己的身世,以及为何被幽冥宗抓到了这不归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