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青璃剑

更新时间:2020-06-28 07:44:53

青璃剑 连载中

青璃剑

来源:落初 作者:坤元 分类:仙侠 主角:雪狼圣贤书 人气:

《青璃剑》由网络作家坤元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雪狼圣贤书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青碑裂,双月天,明火降,冥王现。青璃一出,东周寂灭。鬼道入侵,邪魔本源。历生死,会邪神,倾天下,纵人间。一个被狼抚养过的孤儿,一段生离死别的逃荒历程,小小少年几经身死,终获奇缘,拥有修仙的资质。但是仙途漫漫,命运坎坷,少年将在这尔虞我诈,弱肉强食的世界中,走出怎样的求仙之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镇不大,不过里许左右,人丁稀少,原先二十丈长的集市街道,一眼望去尽是凄凉,只有四五家还开着店门.一股微风吹过,卷起地面的阵阵黄土.

三个小孩在街道转悠两圈,见都没有几个来买东西,当即打算在店铺中偷些东西带回去算了.然而这一次,他们却碰到了刺头,一个身材比他们三个中最小的天辰,还要矮上半头的小男孩.

此刻三兄弟被这不起眼的小孩全部撂翻在地,鼻青脸肿.小孩手中则抓着一个纸袋,里面全是一些花生,蚕豆等等食物.

小孩看了看趴在地上,气喘吁吁,直抽冷气的三个大哥哥,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你们还要打吗?不打的话,我就回去还东西了.”

三人此刻是腰酸背疼腿抽筋,一个个的仰天吸着冷气,那里还有力气回答对方什么.小孩见对方没有回话,捧着纸袋,转身径直走了,方向正是镇中集市.

原来三兄弟各自分工,天河和张大牛去的两家杂货铺倒是顺利得手.天辰去的那家却不知怎么的遇到了意外,作案时被这小孩发现,并当场抽了两个大嘴巴子.

天辰当场发飙,想要讨回面子.这小孩倒有一些本事,天辰比他年长一些,还是被打的还不了手.心中大怒的他骗出小男孩,一边发暗号,让天河和张大牛过来帮忙.

结果么,自然是兄弟三人共患难,一同挨揍,天河和张大牛到手的东西全给小男孩收走,并还回了各家店铺.

“这家伙什么来路?好厉害啊.”天辰轻轻揉了揉屁股,呲着牙,倒吸凉气.

“天辰都是你害的,怎么惹到这么厉害的人.你被打一顿就算了,怎么把我们两个也叫上啊.”天河啐了一口血沫,不满的说道.

“是啊,是啊.”一旁的大牛起哄道.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咱们是兄弟啊.”天辰没心没肺的回了一句.

“真是怪,我们三个一起出手,愣是摸不到他的衣服,我的大力气完全没了作用,反而被他找到弱点给轻松撂倒.我们三个都比他大上一些,还不是对手,太丢人了.”张大牛从地上爬起,甩了甩胳膊,脸红的说道.

“这家伙身法有些古怪,好像会一些功夫!”天河说出了自己见解.

“对啊,只有这个解释了,不然说不通啊.这家伙的力气并不大,只是找到我们的薄弱点,我一身伤,全都是自己摔的.”天辰挨了两次打,自然是伤的最重的那个.

“功夫?真是好东西,我们要是学会了,出去偷东西不成,那也不怕被吊起来打了.”张大牛眼中闪着精光的说道.

天家兄弟可是亲身尝过吊打的滋味,现在想想,仍是不寒而栗,对大牛的想法是一百个赞同.

“我看啊,今天先回去养伤,晚上好好谋划,一定要从这小子身上学到一些功夫回来.”天河建议道.

“行啊,我身上的银子还没处花呢,顶多送他当学费,我就不信这小子见到钱会不动心.”张大牛兴致勃勃的说道.

“能不交钱吗?”天辰迟疑道.

“瞧你那小气样,还想挨打的话明天就歇着,我和大牛一起去拜师学艺.”天河鄙夷的看了一眼弟弟,讽刺道.

自从天辰知道钱这个东西,能够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就一直把它当个宝,只进不出,十分抠门.平时吃饭一般都是他们两个出的血,想要从天辰请客,无疑是从他牙缝中扣米粒,要他的命!

“好好,我学,我学,只要不挨打,什么都好.”天辰服软.

“这才对嘛.”

三个兄弟勾肩搭背,在阳光照耀下回到了住处.

说是住处,不如说只是一块空地,天作被,地为席,兄弟三人紧紧抱成团,睡了过去.

晚上吃饭的时候,张二叔兴高采烈的回来了.原来他从镇中的铁匠铺找到了一个打铁的零工,可以赚一些小钱,就这样,几个人还要在这个小镇上多待一段时间.

次日,张二叔早早的出去工作,江云则带着两个妹妹沿街乞讨,看看能不能多要点铜钱.天河兄弟三人已经前往他们的目标地,那个小男孩所在的商铺.

小男孩所在的一家杂货店,里面的货物玲珑满目,什么都有,张罗这家店铺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妇人,只见她一个人忙里忙外的,将一见偌大的店铺打理得井井有条.

眼见今天一早,店门口就站着三个小男孩,妇人并没有多少高兴之色.她已经从儿子口中得知了这三个小家伙的存在,既然手脚不干净,到哪都不会受欢迎.也不知道谁给这三人的勇气,居然又觍着脸回来了.

“这家的小男孩呢?叫他出来,我们有事找他.”三人当中,张大牛的年纪最长,块头最大,他强作镇定,扯着嗓门大喊一声,给自己人壮壮胆.

“龙儿,有人找你.”

妇人无奈的看了赵大牛一眼,回过头朝里屋喊了一声,就继续忙着自己的事了.

“来了.”

“蹬蹬蹬”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孩就从里屋走了出来,脸上还挂着招牌式的笑容.一见是昨天的三名手下败将,男孩笑容一敛,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三位看来是苦头没吃够啊,怎么还想尝一次么?”这个名叫龙儿的小男孩嘴角冷笑的说道.

赵大牛脸色”噌”的一下刷白,嘴巴乱颤的说不出话来.

天河皱了下眉头,开口说道:“我们,找你有事,出来一下.”

“哦?好啊,娘,我出去一下.”龙儿露出一个意外的表情,转身朝妇人说道.

“别给我惹事,否则叫你爹收拾你.”妇人头都没抬一个,翻着账本,拨着算盘,但话语中的警告之意再明显不过.

“娘,你放心,我心里有数.”龙儿身体一颤,强笑道.

妇人”嗯”了一声,就不再过问.小男孩跟着三个比他还大一些的孩子出去,也是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担心.

四个小孩来到市场外的空地上,天河三人唯唯诺诺,单从气势上反而是小男孩占了上风.天河三人排排站,小男孩则一个人站在他们对面,双手交叉胸前,趾高气昂.

“怎么?这次是带了帮手还是家伙?都快点拿出来,家里还有事呢.”小男孩有些不耐的催促道.

天河三人对视一眼,顿时“扑通”一声,全部双膝跪地,着实吓了小男孩一跳.

“我们几人都是从西面逃难过来的,饥寒交迫所致,才做出此等不齿之事.不过我们本身还是善良的,只要有一份粮食,谁还会去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天河双眼一红的开口说道.

小男孩点点头,不可置否.

“昨天受到龙哥一次出手教训,我们三个回去想了一晚,这才痛定思痛,下定决心绝不再干这些令人不齿的勾当.”天河豁出去了,觍着脸皮不要,居然称呼比自己小上好几岁的人为”哥”.

小男孩”哦”的一声,依旧神色淡淡.

“但是我们都是乡村出来的孩子,没什么本事,所以向拜龙哥为师,请您教我们一些功夫,让我们能有一些立身之本,我等兄弟三人,不忘厚报.”天河说道这里是泪声聚下,磕了个响头,让旁人看了都不禁感到动容.

“拜见师父”天辰和张大牛这时也学着天河叩头拜师.

看着他们一脸虔诚的样子,谁都不会想到他们昨晚歪脖子跷腿的,流着哈喇子熟睡的样子.

“你们说了这么多,就是想把我打你们的本事学过去咯?这个别想了,你当我是糊涂蛋吗?你们学去了,是不偷东西了,恐怕要改成明抢了吧.这事免谈.”小男孩显然阅历丰富,丝毫不为天河的言语所动,摆摆手,转身就要离去.

“请龙哥相信我们一次,我们只是一介难民,只是暂时留在此地,时间一到自然会离开这里,往东寻找安身之所.往东路途遥远,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多一样本事在身,也就多一份保障.这是徒儿小小的见面礼,望师父收下.”天河起身飞快的走到小男孩身边,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说到最后声音突然小了起来.

小男孩明显感觉手中被塞了什么硬的东西,凭他多年站柜台的经验,那是一块碎银子!分量还不轻!

“这,还是不行.我怎么知道你们学会了不会反过来打我.”小男孩开始有些犹豫.

“欺师灭祖,天地难容,我们三人在此发誓,绝对不会做出此等之事.”天河和小男孩又握了一次手.

小男孩感觉手心又多了一块碎银,心中一动,脸上表情变得缓和不少.

“但是你们要是不走呢?我这不是害了附近的百姓吗?”

“师父放心,我们学完就走,并且直到找到安稳的地方.”

天河神色郑重,打着保票,再次紧紧的抓住了小男孩的手掌,还特意的抖了两下.

这是他们最后的钱了,再不同意,就要卖裤子了.

又多了一块!

小男孩心里乐开了花.他毕竟才九岁,就算阅历再丰富,也只是个孩子,手里何曾真正有过这么多的钱?受到天河这一阵糖衣猛攻,一下把持不住,就沦陷了.

“好吧,我看你们几个也不是坏透了的人,还有改善的机会,我这就大发善心,教你们了.”小男孩脸上微红的说道,同时手上不着痕迹的将三块碎银子悄悄收起,放入怀中.

“多谢师父,徒儿拜见师父.”

三人一齐说道,同时心中暗想,钱果然是好东西,昨天还是对手的仇人,今天居然一下就给买通了,不可思议.但三人一换位思考,觉得自己多半在第二轮就扛不住了.天辰更是觉得自己在见到第一块银子的时候,就已经叛变革命了.三人又纷纷敬佩起了小男孩的定力.

一阵马屁狂拍过后,这个叫龙儿的小男孩,就成了天河等人的孩子王.

小男孩白天要帮家里打理杂物,没有多余的时间.几人一合计,小男孩决定就在每天天亮之前的这段时间,教他们一些基本的东西.反正听他们的意思不会在这里久待下去,能学多少就看他们的本事了.

商定之后,小男孩叮嘱他们今天回去后别偷懒,先找个五十斤的沙包练臂力.

四人分开各行其是,很快找到了一个大石块,具体重量那就不清楚了,反正凑合着练再说.

举重这等力气活对张大牛而言,简直就是吃饭喝水一般轻松,天河试过几次找到一些技巧,也能将这个几十斤的大石块举过头顶.而天辰么,这次好像是遇到了克星,一天忙活下来,只能将石头抱在胸口,想要往上举,那是比登天还难.

这也不能说天辰身子弱,他的年纪比起张大牛和天河要小上两岁,而后者都处于身体极速发育期,二者自然不可相提并论.

傍晚,几人空手而归,随便吃了一些东西就乖乖的睡觉了,江云从没见过这三个小子这般乖巧懂事,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也没多问,毕竟少一点闹心的,也能让她轻松不少不是.

几人没敢将拜师这事说出来,张大牛的父亲可是狩猎高手,自身也有点本事,只是为了生计,实在没多少时间教导他们.若是让他知道了自己的儿子向一个比他们还小三岁的孩子拜师学艺,而自己则要和一个九岁小孩同辈相称,三个活宝的下场可想而知.

月影西斜,星空璀璨,天还未亮,三个小家伙就偷偷摸摸的出去了.

三个人来到和小师父约定的地点,发现小男孩早已到来,正坐在地上,一手托着腮帮子,依靠着一个小型沙袋上打着盹.也不知小男孩是否学过警戒之类的功夫,天河等人静悄悄的来到他两丈左右的地方时,小男孩就突然睁开眼睛,冷冷的看着三人.

“太晚了,我都等你们半个时辰了,给我先做五十个俯卧撑.”

“是.师父.”

小男孩一皱眉的说道,天河三人哪敢有半分犹豫,一个个趴在地上开始做起了俯卧撑.

见三人如此听话,小男孩也有些意外,他没再说些什么,站起身来,开始手把手的纠正他们的姿势.像天辰那种下半身赖在地上,只有上半身起起伏伏的,被小男孩不知从那里掏出来的鞭子,愣是抽了几鞭才改过来.

俯卧撑做完,小男孩就叫他们轮流举沙包.没多久,金鸡报晓,旭日东升,小男孩交代几句后,就快步离开,回到店里忙去了.

第二天,几人早来了半个时辰,因为闲着不动,又被小男孩罚跑步,然后开始举沙包.

第三天则开始叫他们一些格斗技巧,一人抱着沙包,一人疯狂的攻击,但是每日举重倒是不能免的.这些技巧修炼也是小男孩走后,他们自行参悟.

第九日,小男孩在天河的几顿肉包子的攻势下,开始叫他们一些基础身法,也就是之前打他们的时候,怎么接巧力,四两拨千斤,将他们这些力气块头更大的人撂倒在地的方法.

小男孩收了贿赂,自然是尽心尽力,但是这东西讲解容易,一些技巧也在三天后全部演示了一遍,但三个人想要真正掌握这些要点,倒不是那么轻松.

这当中修炼最难得反而是身体孔武有力,但有些笨重的张大牛了,天河次之,天辰不知怎么的,反而是最快学会的那个.

时光如大河流水,滔滔不绝,转眼东去.

一个月后,张二叔在铁匠铺的零工已经完成,拿到了一份让他满意的工资,带着一家人继续上路,天河等人当然提前和这位小师父告过别.

这段时间,几个小孩子相处的十分融洽,宛如兄弟一般.

天河的贿赂很足,平时的”表现”又很好,小男孩教的十分用心.天河三人则成天痴迷武学,一点小偷小摸都没再做,双方和平相处,分别时倒是有些不舍.

最后一次集会的时候,小男孩拿出三本”武功秘籍”交给这三个亲传弟子,让他们勤加修炼,在外面别给他丢脸,然后眼睛一红的跑开了.

所谓的”武功秘籍”不过是一些基础的锻体功法,除了那本百步十八转有些奇妙之外,其他的只是一些基础拳掌法,用来强身健体还是不错的,遇上一些类似张二叔这样的”高人”,那就跟纸糊的差不多了.

三个小家伙死死地抓住几本书,一脸喜色,如获至宝般的的郑重收藏着.

往后的路程极其的漫长,也不知是否他们走错了方向,在将尽半年的路程当中,居然没有见到一座城镇,并且沿途黄沙漫天,连根枯草都没有.

好在出发前,张二叔已经将全部银子换成了干粮,毕竟银子再好,出了大门没处花,也不能当饭吃.这半年来虽然没吃过饱饭,但也没饿死,唯一麻烦的就是水源难找.

几人的运气都不错,身上带的水袋又足,往往三五天后就能找到一些烂泥水潭.水的味道不怎么样,但还不至于渴死,聊胜于无么.

就这样前进了半年,路上竟然意外的遇见了一股难民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