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途情坎

更新时间:2020-06-28 07:43:48

仙途情坎 已完结

仙途情坎

来源:落初 作者:矛盾的小菊 分类:仙侠 主角:溥石阶 人气:

矛盾的小菊新书《仙途情坎》由矛盾的小菊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溥石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古灵精怪的神界菜鸟,一个神界的第一美男,一个霸道狠戾的妖艳魔头。  哇,原来这个菜鸟身份特殊,看她如何颠倒冠绝六界的魔头  花开了又凋谢,缘散了又聚  爱了却负了  爱恨情仇情相牵,只羡鸳鸯不羡仙  若有来世我只愿是你手中的一根银丝  世世不离不弃,六界皆抛!  新书不易,卖萌打滚求收藏!!各位么么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路峰峦叠嶂、奇峰罗列,暮晓飞行一日,见前方有一淡蓝透明的琉璃层面,血翼试图穿透,无耐总是束手无策,血翼每次撞击,翅膀就发出“咯吱”声,她也被颠簸的难受,示意血翼停下。

小手试着触碰,一穿而过,似乎是另一个世界,她深感奇怪,为何自己能穿透?这几日连着经历太多事,小小年纪已经稍显沉稳,她退回原地:“血翼,你缩小,藏在我怀里,我带你过去。”血翼瞬间缩至三寸长,爬进衣内。

顺利进入后飞向空中,暮晓满目惊讶,只见苍翠的群山重重叠叠,云雾缭绕,美仑美奂,这是人间仙境吗?竟还有通天雪白的仙鹤,她兴奋的眯眼大笑。

远在神界,一颗璀璨星耀划破天际。

朝翎宫。

两位仙人正在亭中对弈,头上有个大肉包,手拄蟠龙拐杖的白发胡须仙人便是南极仙翁,仙翁看着俊美男子,深意微笑:“辰轩神君,看来迷路小羊快撞到家门了。”辰轩神君首肯:“真君,所言极是,该回家了,都一千年了。”说完,满目复杂的望向南岳山方向,千年了,你可还恨?

飞过那些美奂的仙境,血翼盘旋在一个巨型的山洞前,洞口矗立一个巨大的峻岩,犹如一个阴曹的判官,令人望而生畏,她与血翼停在漆黑阴冷的洞Xue外,这正是人间通往地狱的无尽虚空。

“血翼,这里就是无尽虚空?”

血翼不停点着骨头,似乎很害怕,迟迟不肯靠近,好像里面有很可怕的怪物,她也明白里面危险,所以才没带上二狗子,隗义杀说这是人间通往地狱的必经之道,不管如何,都要进去。“你的任务完成了,你回去吧。”血翼瞬间消失,跑路倒是挺迅速的。

洞口跟山峰外一样,有层淡蓝透明的琉璃层面,她轻松穿透,开心笑笑,虽不明白为何能穿过这些层面,但是能达到目的便是好的,里面漆黑一片,没有风却是彻骨的阴森,地上稀疏长着鲜红的彼岸花,花瓣透着红色的光,能模模糊糊照亮洞内。

“喀咂”断裂的声音,她低头看去,竟是人骨,残骨满地,“啊!”一声惊叫,全身冷汗,心脏飞快跳动,逐步深入,见一条漆黑的溪水,延伸至洞内,水里好像有无数幽灵在欢笑,像是在争夺美食,一阵寒气,将她的腿吸进水里,立刻有无数只手争抢着。

她惊恐万分,一边尖叫一边死命抓住地面,脚胡乱踢蹬,慌乱的向着安全地带爬去,解除危机后缓缓被惊吓的心脏,俯身爬行,越往深处爬,鲜红的彼岸花开满遍地,洞内也越发明亮,显得诡异而可怕,此时她的脸色已经惨白,只是救爹爹的信念一直支撑着她,四周忽然涌来无数恶灵,她煞白着脸,“啊……啊。”

突然一阵笛声传来,幽幽绕耳,堪称天上神曲,却又带着浓烈的忧伤,四周的恶灵发出阵阵惨叫消失不见,她胆颤心惊的望着笛声的源处,难道是鬼?

只见前方一个红色人影,慢慢靠近,越来越清晰,直到清晰的映入她眼内,一头银丝无风飞扬,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一身鲜红的极地长袍,衣摆绣着暗红龙身,其间金丝穿透,腰间一根银白腰带,上面绣着暗红的曼珠沙华,像鲜血一样猩红。

当看清他的脸时,暮晓震撼地无法呼吸,长眉若柳,眼若寒星,像是积累了万年寒冰,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高挺的鼻梁,嘴唇殷红,金色的瞳孔像是银河璀璨的星辰,眉心的火焰印记使整个人看起来邪魅而妖艳,深紫的玉笛更加突显他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全身都透着高贵与霸气,又带着浓烈的肃杀之气,红与白极致的衬托,在他身上显得是那么和谐、绝美,仿佛天地都黯然失色。

男子俯身看着暮晓:“小女娃?南华仙派还是这么没用,连个小娃娃都能进来。”柔顺的银丝拂过她脸旁,她内心深处一阵抽痛,“小女娃,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出去吧。”说完转身离去,她连忙爬起,跟在身后。

男子停下脚步,疑惑道:“跟着作甚?”她踌躇紧张的捏紧衣角,眼前的男子绝美而妖艳,但又不像鬼,鬼不可能长的这么漂亮。

“我要进去找紫魂芝救爹爹。”

她暗想洞内突然出现的人,看起来不像坏人,而且刚刚还出手相救,肯定比黑水里的鬼怪要好,说不定还能帮助自己。

男子红唇轻启:“看来是个勇敢的女娃娃,小丫头你叫什么?”她呆呆望着男子的金色眼瞳,似乎没有焦距,瞎子?又拿手挥了几下,男子俊眉微皱:“小娃娃,怎地这般无礼。”

她歉意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试探,我叫暮晓。”

“暮晓,哦,原来是晓丫头。”

她一愣,怎么还是小丫头?“是暮晓,破晓的晓,漂亮哥哥,你可以叫我晓晓。”男子浑身一震,心脏忽然一震剧痛,喃喃自语:“晓晓?晓晓。”在哪里听过,记不起,只是一瞬间又恢复正常。

“嗯,那就晓晓丫头。”

她无奈的摇头,漂亮哥哥是挺美的,好像脑袋不怎么灵光,她抓住男子的手,手像寒冰一样彻骨,没有一丝温暖:“漂亮哥哥,你能不能带我进去找紫魂芝?”说完,还展示出自认为最完美的笑容,男子眼神飘渺,没有焦点。

手心上突来的小手,还带着阵阵暖意,虽不习惯但是也不讨厌:“好,不过,你可不能再叫漂亮哥哥,难听。”

她眨巴大眼睛:“那是因为暮晓从没见过像哥哥这般美的人,那我应该叫你什么呢?”男子红唇上翘并未回答,携着暮晓前行,感觉到她走的辛苦,索Xing抱起。

对突来的怀抱,她心里一阵激灵,男子突然闻到一阵清香,像是日出的第一缕层光,穿透云层射向大地的香气,眼疾的疼痛也明显减缓,对小女孩身上的香气,深感好奇。

“漂亮哥哥你为什么在这里面?你是鬼吗?”她不安的瞅着他绝美的脸庞。

他轻笑一声“要是鬼的话,你如今早就被我吃了”她闻言安心的笑着。

洞内的黑暗尖叫跟鬼魅,似乎都很害怕这个男子,都退到远处,四周也显得静悄悄,很快行至洞中心,一个冒着黑雾的泉眼,不停翻滚着泡沫,里面还能看到无数人头跟断手在四处游走,泉中心,一根黑色植物跃出泉眼,顶端一通体紫黑的灵芝。

暮晓雀跃:“这是紫魂芝吗?”挣扎着要离开男子的怀抱,男子越发抱紧她:“别动,这么冲动作甚,小心黑水里的鬼怪吃了你。”

右手轻抬,一条通体剔透的白龙飞出,龙约长三米,龙磷荧光闪闪,龙头一菱角,红色眼睛,此龙乃上古灵兽魔玲,魔玲对准黑泉口吐白光,黑水里的鬼怪尖叫不断,纷纷躲避,龙身一跃,叼着紫魂芝飞到男子面前,男子接过紫魂芝递给暮晓,魔玲迅速飞进广袖内。

她睁大眼球,眼里欣喜:“哇,好厉害。”手里握着紫魂芝,欣喜转瞬变成哽咽。

男子愣住,不知如何处理:“晓丫头,你哭什么。”她抱住男子脖颈,抽抽泣泣:“我爹爹终于有救了,我可以回家了,谢谢漂亮哥哥。”还顺带擦了鼻涕,她看着自己的成果,脸色微红:“把你衣服弄脏了。”

男子妩媚一笑:“无碍。”

她被这一笑震的痴呆呆:“怎么长的这么美。”又露出可惜:“就是看不见。”立马捂住嘴唇,一呆就忘形了,男子也没怪罪。

他一路抱着暮晓向出口行去,暮晓窝在男子怀里,一路鲜红的彼岸花,一大一小的人影,男子妖艳至极,小孩全身脏兮兮,画面显得突窘,却又很安详跟宁静,她小嘴轻扬,清脆的歌声响彻黑洞。

芦苇高,芦苇长,芦花似雪雪茫茫。

芦苇最知风儿暴,芦苇最知雨儿狂。

芦苇高,芦苇长,芦苇荡里捉迷藏。

多少高堂名利客,都是当年放牛郎。

芦苇高,芦苇长,隔山隔水遥相望。

芦苇这边是故乡,芦苇那边是汪洋。

芦苇高,芦苇长,芦苇荡边编织忙。

编成卷入我行囊,伴我从此去远航。

芦苇高,芦苇长,芦苇笛声多悠扬。

牧童相和在远方,令人牵挂爹和娘。

“好听吗?小时候娘亲常常教我唱。”

男子眼中温柔一闪而过,“好听,要是肚子不叫就更好。”

她窘迫地嘟着小嘴,行至洞口,感觉洞外有人,男子放下暮晓。

“出去吧,以后不要再进来”,说完,消失不见。

她四处张望,连一点影子也没了,对着洞里大声道:“漂亮哥哥,谢谢你,暮晓会记得你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