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诣

更新时间:2021-05-02 07:13:26

仙诣 连载中

仙诣

来源:落初 作者:阖禾 分类:仙侠 主角:李太兮小屁孩 人气:

主角叫李太兮小屁孩的小说是《仙诣》,它的作者是阖禾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从与人斗,到与天斗,李太兮始终看不透这世事无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这一年里,李太兮沉迷于各种朝政和《太上经》的修炼,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半夜里,梦到了秦玉姿。第二天急急忙忙的去请崔昆打算此事,崔昆对这个皇帝赐的学生相当偏爱,遂跟他说:“你出身寒门,能有今天的地位不容易,很大的原因是朝中一大堆新政派在明里暗里的支持你,你娶了秦将军的女儿,天下的寒门士子还不知道怎么说呢。”

李太兮道:“我与玉姿相识久矣,万事蒙她照顾,心心相印,去年亦许她亲事,如今迁延日久已是万分惭愧,断然不可负她。师父所谓天下寒门仕子,贤者自有出人头地之道,仁人君子,更不会因情爱而厌我。他日若有机会同朝为官,共为社稷,又岂有寒门热门之分?若负玉姿,是为不仁不义,不可取也。”

“贤哉,兮也,此言甚善。”崔昆抚须称赞。

李太兮再次请:“请老师替学生主持。”崔昆点头:“我选个吉日,就上门求亲,你等我消息吧。”

“谢师父。”

回到府里李太兮请老道士做家长,本来他是有些嫌弃老道士的,可是奈何根本没有上档次的老者,只得求他,可是没想到人家反而不乐意:“贫道身份卑贱,做不得这种事情。”李太兮道:“师父教我长生,如何做不得?况小子不过向塘一乞儿,又哪里是什么高贵之人?”

老道士说:“只怕公子这桩姻缘,是桩冤孽。”李太兮不喜道:“何出此言?”

“佳人再美,百年后亦不过红粉骷髅,公子此时与她结婚,五十年后她老态龙钟,而公子青春英俊,何其伤人?”

李太兮皱眉道:“老先生的长生之说,玄乎飘渺,当不得真。”

“久后自见因果,但这桩婚事,贫道绝不插手。”

李太兮愤然离去:“不识好歹!”

老道士的话并没有被李太兮放在心里,崔昆的求亲很顺利,经过一系列繁琐的礼节,从求亲到完婚,经历时长总共五十天,陈州代表李太兮的家长和秦柏进行了接洽,皇帝陛下赏赐了新郎新年的礼服,以表喜爱,婚礼进行三天,一切礼成,两人正式皆为夫妇,李太兮曾经去看望老道士,他没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只是叹气。

婚礼结束的第二天,李太兮出现在门下省的衙门,崔昆问他:“你怎么不在府里陪陪夫人?”李太兮说:“家里和衙门,半炷香的路程,学生深受国恩,不敢留恋家室。”崔昆笑道:“哈哈,太兮好忠义。”等李太兮去别处,左仆射谓同僚道:“此子将来必非池中之物。”

大唐王朝又一次的重要的考试又要开始了,各地的考生将赴长洛参加会考,他们本就是地方政府已经经过乡试和州试的筛选,学识不弱,根据各地上来的统计,这次会考的人数会达到一千三百。这几年随着科举的大肆进步,人数越来越多,但是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地方的考试包括京师的会试,并不是纸面上公平公正。

这次考试,李太兮会参加,而崔昆身为门下省左仆射,将和户部尚书、文学馆尚书、国子监祭酒玄明共同担任主考。平日里崔昆向来不和李太兮讨论政事,今天倒是头一回,他问:“太兮,你说说,对这次会试是什么看法?”

“此乃为朝廷甄选人才,匡扶社稷黎民之盛事,学生每年旁观,未尝不憧憬向往,现在入局,还是紧张万分。”李太兮跃跃欲试,摩拳擦掌的说。崔昆道:“科举制在战乱时就已经施行,只不过碍于战乱,规模远远达不到今天。仕子们趋之若鹜,朝中的大臣们却是心惊胆战啊。”

李太兮道:“老师心惊胆战,怕得无非是三个人。”崔昆一笑:“哦?你倒是说说,是那三个人?”

“长孙子洛、章司禹、李湛云。”

“接着说。”

“本朝政府起事的是长孙子洛、打天下的是李湛云、定天下的是章司禹,此三者,是陛下最仰仗的三名大员,他们和气,大唐和气,他们闹,大唐不可安宁。”

崔昆道:“那怎么让他们和气呢?”

李太兮道:“中书令是百官之首,淮南章氏、清河崔氏,数百年的大家族,老师和章大人是朝中大臣之风,往哪边吹,大人们往哪边倒;长孙家,皇亲也,皇后也姓长孙,他们势力也大,长孙大人起于微末,心向寒门士子,认为大家族阻挡寒门仕子晋升之路是神州数百年战乱之根源。朝廷的官就那么点,寒门大喊着为生民立命,皇亲贵戚们打了半辈子帐,现在要让位,谁肯啊?所以中书令和尚书令,就互相不舒服了。”

“李湛云呢?”

“安国公、北将军、京畿道行军大总管兼贝兰道节度使,李将军不在朝中,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匈奴不灭,李将军不倒。李将军喜欢章大人还是喜欢长孙大人,是胜负手。”李太兮背出了李湛云一堆的官名,口齿伶俐的说道。崔昆又问:“那你觉得李将军喜欢谁?”

“世家大族是大唐将士的粮食来源,得罪世家,李将军会没饭吃;将士们大都出身穷苦,长孙大人替他们谋划出路,李将军要是反对科举,军心不稳。”

“你说说,现在的局势,该怎么办?”

李太兮道:“学生刚刚不过纸上谈兵,诸位大人早就看穿一切,剩下的,就看谁更聪明,谁能懂得陛下的心思。”

“我看你很懂嘛。”

“老师真会开玩笑。”

崔昆瞪他一眼,也不生气:“放你几天,回家读书去,准备考试吧。”

“是,谢老师。”

离会考还有月余的时间,李太兮新婚燕尔,虽然没什么经验,但是好几天的互相琢磨,坦诚相待,加上老周的提点,这时候两人都初尝人事,好在秦玉姿整天舞刀弄枪,李太兮醉心典籍,居然没有怎么沉迷。好有个好事是李太兮经过半月的时间,已经可以驾着马儿小小奔跑,太快了还是会怕。老丈人得知此事,亲自送过来一匹白色的千里马,还颇为温顺,李太兮非常喜欢。

其间李太兮试着把《太玄经》给秦玉姿修炼,可是她没有丝毫感觉,没一会儿就放弃。李太兮才想起老先生的话,略觉遗憾。他常常读书到深夜,秦玉姿精神头好,每晚都会端给他一碗汤,贤惠的不行。两人还讨论要不要孩子,都觉得为时过早,毕竟还小,李太兮家里没什么老人,万事都得自己做主。

这一日两人并骑出了长洛,李太兮带她去了桃山,路过当时赵伯庭院,那里已经被重新打理,是李太兮自己吩咐的,只不过这时候物是人非,熟人早就不在,看守这里的是个庄稼汉,李太兮吩咐他:“要是有进京赶考的仕子没地方住,就叫他来这里,食宿我管。”

接下来李太兮又带着秦玉姿上桃山,眺望远处的长洛城郭,昔日情景,恍如昨日,不过半年,人皆不在。李太兮道:“以前我和两位朋友在这里春游,赏桃花背文章,不想今日,故人一去,再未相见,不知何时可见。此后漫漫长路,愿卿勿弃我而去。”秦玉姿道:“都是你们男人有钱就花心,以后你还不知道娶多少房小妾,你别忘了我就好。”

李太兮大汗:“不会不会,太兮今生就你一个夫人。”

两人在桃树下漫步,秦玉姿突然问他:“相公,你这辈子的愿望,是什么呢?”

李太兮遥望长洛方向,只感觉那里有一头龙冲天而起,遂说:“天下初平,战事皆往矣。我想大唐成为古往今来第一的王朝,为生民立命,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成大治之社稷。”

“在晨学殿里,我就知道朝廷里的争斗,新政派以长孙大人为首,表面上和和气气,私底下的长洛城里却经常打架。”

李太兮笑道:“夫人看起来只会舞刀弄剑,实际上蕙质兰心,什么都知道,佩服佩服。”秦玉姿道:“爹爹管着京畿要地的军事,朝廷里的争斗,已经波及到他老人家了。”

“兵权在手,现在长洛里哪个大人不给他老人家面子?陛下对岳丈也是信任有加,表面上京城里是中书、尚书两省的争斗,实际上还得稳住岳丈这十万大军,岳丈往那里,政治就往哪里。”李太兮静静的跟她说,秦玉姿向来聪明,如今娶回家,可不能浪费了。

秦玉姿不乐意道:“我爹爹可没你们的本事,被放在火架子上烤。”

“诶,什么叫我们啊,我可什么都没干啊。”李太兮委屈道,秦玉姿说:“什么叫你什么都没干?堂堂的书灵子爵,喝退匈奴四十万大军,崔大人的门生,现在天下的寒门子弟皆如草也,可望着你这个君子。”她的意思是,小人如草,君子如风,草尚风向,这个比喻前两天还用在催昆身上。

李太兮连连说道:“夫人谬赞,夫人谬赞。”秦玉姿认真说:“相公,你可别和爹爹作对。”

“不会不会,咱们家和万事兴,夫人是我的靠山,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难做,也不会让岳父大人难做,再说,我也没这个本事。”

秦玉姿见他一如既往,什么都顺着自己,也心满意足,忽然一笑道:“我还记得当初在西山的时候,被你气走的时候你说的话。”

李太兮想了想,好不尴尬,只是傻笑,牵着她说:“夫人真有先见之明。”

“呸,你这登徒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